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这是个很破旧的小院子,或者说是很老的院子,在大周皇城这种地方,种种或奢靡或威严的建筑很多,这种破破烂烂的反倒是少见,说这话的老人抬起头,呆呆看着天空,想要装出几分认真和严肃,捂了捂袖子上的破洞。

旁边的年轻人蹲在旁边,正在煮着白锡锅子里的豆腐。

豆腐在咕嘟咕嘟的水泡里翻滚着,闻言头都没有抬起来,道:

“人皇气?”

“老师你又在说胡话了,怎么可能会有人皇这么个说法?我听都没有听过,又是您老自己编造出来的词语,可万万不能给监察司的人听到,他们那些老学究,只是喜欢在字眼里找银子。”

“找就找呗,咱也没银子给他。”

老头子嘀咕两声,摸了摸自己锃光瓦亮的头顶,轻咳一声,严肃道:

“我告诉过你我曾经看到过远古的典籍,在上古的时候,我们人族是归于人皇的治下,当时候天乾国在的东澜景洲,天风国和玄国在的越洲,还有大周现在在的神洲,那都是连在一起的。”

年轻人无可奈何,从锅里盛了一碗豆腐,放到调好的酱汁里面,撒了些现切的葱花递过去,老头子闭住嘴,接过来,夹了两筷子豆腐扔嘴里,烫的直吸气,一边比划着手,道:

“当时候,我人族人皇,是绝对不逊色于妖帝,还有九黎共主的顶尖高手,龙族之王都要矮我们人皇一头,啧啧,那威风,怎么能是现在比得起的?”

他咽下去豆腐,赞叹一声道: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这水煮豆腐最能入嘴。”

“旁的都是些什么,失了本真。”

年轻人搅合着酱汁,视线飘飞到远处灯火辉煌的楼阁,呆呆道:“他们又吃好的了,我听说那位阁主请了顶顶好的厨子,据说都入道了,做的菜好吃,有一道菜我都见过,当时嘴里口水都没能停下来。”

“我还偷偷看过一道菜的菜谱,肥嫩黄雌鸡腿,煮软去皮,丝劈如鳖肉。别煮黑羊头软,丝劈如裙澜。更用乳饼、蒸山药和搜作卵,以栀子水染过。或用鸡鸭黄同豆粉搜和丸为卵,沸汤内焯过……”

“以木耳、粉皮丝作片,衬底面上对装,肉汤荡好,汤浇,加以姜丝、青菜头,供之。若加以桑娥、乳饼尤佳……”

他突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转过头看着老人,沉默,然后深深吸了口气,道:“老师,口水……”

老头子胡乱擦了擦嘴,一瞪眼睛,道:

“你在说什么?老夫岂是那种饕餮之辈?”

年轻人张了张嘴,默默道:

“老师,你的眼泪从嘴里流出来了……”

老头子脸色一僵,咳嗽一声,视线飘过去,道:

“咳咳,荒谬,嘴里怎么会流出眼泪?再说这些吃的算是什么?人皇,来,玄寿,我与你说说人皇的饮食……”

玄寿端着碗蹲在地上,叹息一声,道:

“老师,您总说上古人皇之事,不是学生不信,那您倒是说说,当年皆是在人皇统治下的一大片大地,为何现在变作了三大洲?”

老者抚须道:

“这个的话,书卷上记载是当年一场大战,有神人冲击了大地,然后让大地崩裂成三个部分,最后人皇和龙族之王交好,龙王引来了无尽星海之水,淹没了大地崩裂带来的岩浆,尽可能去抵挡巨大的冲击力。”

“但是那力量太强大了,三大洲还是被迫分开,再加上到现在过去了十几万年那么久,沧海桑田,早已经和当年不同了。”

玄寿道:“那古籍当中记载的只是这样吗?”

老头子笑呵呵道:“自然不止如此,那古籍当中,说人皇有大权柄,能够敕令鬼神,无论阴阳,是人还是鬼魂,都应当要听从人皇之令,人皇还有苍天赐予的兵刃,乃是皇者仁者之器……”

玄寿还是不信。

老头子看到自家学生赌气的模样,笑着摸了摸发油的衣服,道:

“那这样,咱们先瞧瞧去,一路上往东澜景洲去,到时候你看看有没有?”

“这可是古籍里写的明明白白的,老师我可没有骗你。”

玄寿一惊,道:“走?离开这儿?”

老头子笑道:“你不是不相信吗?那就去看看,顺便,在大周皇城呆了这么久,静极思动,也该走走了,观天阁那些大人物们,也铁定了看着咱们师徒两个不顺眼,早走两边儿都省心,懒得看那些鞋拔子脸。”

玄寿道:“要不是老师你总说那些太古事情,也不会这样。”

“当年你可是陛下亲自迎回来的。”

他抬起头,看到老头子一身油光发亮的衣服,还是闭上了嘴,只能叹息一声,又有点发愁一路上的路费,却见到自己老师慢悠悠朝着观天阁的大楼走了过去。

………………

“你知道了吗?常先那个老家伙今日请辞了。”

“哼,终于是走了,整日里占了资源,却说些不着边际的所谓太古秘闻,不过只是个没有什么本事的闲人罢了,走了也好,将那楼阁推平了,正好修建些亭子,挖开地面,引入天池水来,平日也能钓钓鱼儿。”

“不过推了他的院子,他往后闹将起来怎么办?”

“放心,他方才将那院子,连带着一堆破烂般的玩意儿都卖了换钱。”

“都卖了?”

“是啊,便是那发油的被子都卖了。”

观天阁中,交谈之声嘈杂。

最高层处,一位中年男子却未曾去管这些闲杂事情,只是在看一座极为繁复的阵法,这阵法并非在人间,而是在空中,在万丈的高空之上,凌冽寒风,群星之辉被接引下来,丝丝缕缕的金色细芒,组合成方远超过一座寻常城池的巨型阵法,缓缓旋转。

这阵法每时每刻都必须要有上万名无漏层次修士维持。

调动的真人上千。

至于底层修士,更是以十万这个恐怖数字来计算。

这座阵法将所有经过大周境内的星辰都化作一点,吸引其星力,以群星为算筹,推演天机,检测国运,当未来有可能发生影响大周朝国运之事时候,阵法就会发生变化。

此刻男子眉头紧紧皱着,看着这阵法,先前阵法曾经发生过一丝丝变化,但是旋即就又平复了下来,运转仍旧无碍,但是他心中有一股阴影挥之不去。

他方才看到和当今大周皇帝嫡子相仿的气运出现在远处。

大周皇帝的嫡子经受重重保护,不可能遗失。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性,有草莽龙蛇出现了,这个可不是小事情。

他将这件事情对自己的辅官说了,并且打算要告知于皇帝,那辅官沉吟了下,阻止他道:

“大人你直接将此事告知于陛下不妥,若此事是真,只是上报,则显得你我无能,会令陛下心中不愉,此事若假,你我的位置也就到头了。”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不如先将此事处理,再说,区区一草莽龙蛇,大周自原古至今一万余年,这样的草莽龙蛇没有一千也已经不止五百,皆已被提前处置,现在才刚刚出现,成不了气候。”

“我等请出那件法宝,自然无忧。”

中年男子沉吟了下,微微颔首,道:“善。”

旋即吩咐下去,调用了千名修士,组成阵法,稍微借用了这星辰大阵的一丝丝威能,以极为高明的天机卦术算法,果然锁定了那一股大周气运所出现的地方,然后小心翼翼去取出了一枚黑色的箭簇。

这东西可不凡,乃是一条八千年修为的恶龙,曾杀过仙人,被大周布下大阵绞杀,七天七夜之后,从其魂魄中生出此物,吸收一身的血肉魂魄,沾惹天机而行,能够坏人道行,伤人性命,是一件有违背天道常理的禁器。

本不应该存在这世上,只因为其循着天机杀人的特性,破例留下。

只是那毒龙魂魄仍旧存活,没到夜里便在匣中怪叫长啸,乱人的心境。

此刻吸收了上千人的法力,箭簇微微亮起血色流光,有邪异之气逸散出来,道人额头满是冷汗,艰难控制住心境,道一声去。

箭簇瞬间破空而去,顺着天机杀人,要碎人的魂魄,坏了人的气运。

箭簇之上,化作了一条盘旋着的毒龙,一双血色竖瞳,散发怨毒之气,此刻兀自在心中冷笑不止,笑区区人族,仗着杀死过他肉身一次,竟然敢用人道皇气符咒所化的封印来利用他,何其大胆!

真的当他们也是人皇之姿吗?

可笑!

这千年间,他曾杀死过十一名具备气运之人。

气运和他的怨毒之气相互克制,冲突之下,封印早已经微弱不堪,此刻只消吞噬最后一丝气运,就可以冲破了封印,再塑肉身!

到时候,观天阁的那帮蠢货,都要死!

循着命格而来,他速度极快,且极为隐蔽,几乎瞬间掠过天地,出现在了元朔,‘看’到了沉睡之中的姬辛,看到那紫青当中泛起金色的命格,心中更是大喜,正要加速贯穿姬辛的眉心,突然察觉到不对。

那箭簇在此旋转一周,循着气运之力,直接绕过姬辛,出现在了另一个陌生的所在。

他恍惚了下,看到了另外一人,心中微定。

无所谓,只要是有气运的,都可以,只需要一丝即可。

大不了出来再吞噬了另外一个。

他飞速朝着对方冲过去,因为即将脱困而狂喜。

他看到对方修为很弱。

不过只是区区的法相境,看起来也没什么本事。

而且相当地没有防备。

这种家伙,几乎一下就能够杀死。

然后它看到了那人手中的黄色斧头,轻蔑一笑,都算不上法宝,区区以气运凝集的兵……

嗯?以气运凝聚?

一整把?!

毒龙眼底狰狞瞬间凝固,赤色竖瞳看到那一把大斧头,满脸呆滞,旋即疯狂挣扎,想要让箭簇停下来,心中疯狂怒吼。

观天阁那帮家伙是要我来送死!

停!给我停下!!

停啊!!

以气运锁定的箭簇飞快前进。

与此同时。

赵离微微抬头,眼底疑惑:“嗯?”

“好像又有谁锁定了我?”

“不,我为什么要说又……”

赵离默默吐槽了下,具现出了一尊最擅长对抗因果的佛陀,突然觉得前面有东西飞过来。

以人的本能,顺手抡着手里的黄钺斧,直接砸了过去。

PS:今日第二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