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范无救疑惑道:

“……城隍?”

“这是什么意思?还请钟兄弟解惑……”

钟正正色道:“范兄多礼了。”

“至于城隍,这是我和贪狼闲聊时候,从他口中一些破碎的消息,自己推演而出的,也不知道对不对,范兄权且听一听。”

他沉吟了一下,缓声开口道:

“我地府有十八层地狱,范兄已经知道,但是我从贪狼那边知道,地府同样有维持人间阴阳平衡的职责,而履行这种职责的,便是城隍。保护阳间之人不受到鬼物的侵害,代天理物,判定生死,赐人福寿,剪恶除凶。”

“而最为重要的便是,每一座城池,都有一处阴冥鬼域。”

“其中有十八鬼将,也有判官无常,城隍就是一地阴神统帅。”

每一座城池,都有一处阴冥鬼域,其中坐镇城隍?

范无救眼底闪过一道精光,脸上浮现恍然之色,道: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这样说来,莫不是……”

钟正点了点头,嗓音沉稳,道:

“不错。”

“若我推测不错,曲城那一处鬼域,本来就是属于我地府的城隍区域。”

“范兄且稍等一下。”

钟正起身,自一处地方打开了木盒子,取出了一本线装书籍,走过来,将这书籍递给了范无救,后者接过来一看,书本封皮上写着一行字,笔触沉静有力,下意识念出来道:

“《地府遗事考》……”

他抬起头,看着前面斟茶的钟正,道:“这是……”

钟正放下茶盏,缓声道:“嗯,这是我记录下来的,贪狼他虽然还有记忆,但是我怀疑他记忆也并不完全,颠七倒八,说起来的时候,语焉不详,又时有矛盾之处,我便将他说下来的都记下。”

“然后根据已经知道的事情,进行多次推测和删减。”

“前一段时日,我们地府和酆都打了一次,之后九黎有长老来和我们相谈示好,我这边暂且没有和他们交易的东西,但是他们也愿意暂且开放一部分简单的典籍给我这边……”

“我去查了酆都的部分情报,虽然不多,但是也足以补充地府遗留的事情。”

“贪狼他毕竟也曾经沉睡了许久,在他沉睡之后的事情,有许多也不知道,我便根据这些资料,暂且补全了一部分地府的事迹。”

范无救露出郑重之色,感慨道:“钟兄弟果然不愧是我地府判官……”

钟正平静道:“不过只是力所能及之事。”

“地府绵延几个纪元,贪狼性子跳脱,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

“这本书,范兄你拿着。”

“之后可以用来教导重新加入我地府的阴差鬼卒,不能让他们觉得和其余的鬼修势力一样,肆意妄为,坠了我地府的威名。”

范无救点了点头,正色道:“放心。”

“之后我会牢令他们把这些记住,手下一千余阴差,都不会遗漏。”

钟正脸上神色和缓,点了点头,道:

“理应如此。”

“重归正题,按照我的调查,极为遥远的时代之前,我地府执掌九洲的冥界,当时为了维持生灵和死者之间的平衡,在人间设有酆都,几乎每一座城池,无论大小,皆有我地府的城隍。”

“但是现在却不见地府,不见城隍,我很好奇发生了什么。”

“在贪狼沉睡之后,距今度过了许久。”

“我调查过卷宗,虽然并未明说,但是从那些彼此矛盾的记载,以及一些语焉不详之处,可以轻易得到一个结论,在远古,甚至于更为久远的时候,发生了一场大战,那次大战,几乎将九洲一切生灵都牵扯入其中。”

“有某种强大而对于人间一切都充斥着敌意的存在,和我们为敌!”

钟正嗓音沉静自信,双眼熠熠生辉,道:

“那一场大战没有描述,但是我们可以逆着推测,所有的卷宗,哪怕是最古老的历史记录,都止于万年前;而在各种传说中的九洲百族,尤其是天工一脉,已经消失于我们的生活当中,各种传说当中,也有极为难以理解,彼此矛盾的记载……”

“也就是可以判断,那一场战斗,基本将强大种族的传承断绝。”

“让九洲的百族分散,或者灭亡,或者被重创,幸存者无法在和人族妖族达成平衡,必然会在和平期受到压迫,所以,他们选择了离去,前往海外岚洲。”

范无救嗓音低沉,道:“……那一战,天庭地府作为最强的势力,定然参战了,甚至于损失极为惨重……导致天庭地府都销声匿迹,不在世界上出现,连记载他们的卷宗,也伴随着百族传承的断绝而遗失了,不再被人所知道。”

钟正点了点头,道:“天庭陨落,众星沉睡。”

“而地府广大冥界,再没有了主人,便被酆都趁虚而入。”

“它们占据了我地府最大的冥界区域,而它们终究不如我地府,只能够用暴虐来压迫着死者,而且手段越发变本加厉,更是无力去掌握九洲一切生灵的鬼域,于是各大城池鬼域皆独立而出,原本的城隍所在被一只只强大厉鬼所占据。”

范无救沉默了下,叹道:“何其……”

“让人扼腕。”

“天庭地府为了众生而战,最终我等先辈的荣光再无人知道,而他们原本的所在,更被宵小之辈占据,违背天地意志,去行暴虐之举。”

钟正沉声道:“现在不同了,既然府君要我等去拿下曲城鬼域。”

“这也代表着,地府要重新走出来,将原本的力量一个个掌握在手中。若是我所料不差,之后,府君还会下令,让我们去占据更多的鬼域,重新恢复地府对于人间阴魂的掌控力。而最终,我等将会率领天下之鬼兵阴差,旌旗十万,讨伐酆都之主。”

范无救缓声道:“愿效犬马之劳。”

钟正笑了笑,道:“不过那毕竟是很久远之后的事情了。”

“我们先要将曲城的鬼域拿下来,然后替府君分忧,重新设立城隍职位,对了,因为城隍众多,不同地域又各有人情风俗,所以,各地城隍都是本城当中悍勇公正之辈,死后封神,范兄到时候务必要关注一下,看是否有这样的存在。”

“到时候可以从无常殿和罚恶司选拔精锐,填充到城隍那边。”

他声音顿了顿,略作沉吟,又商量着道:

“还有一事,范兄,这些本就是我们地府阴神的分内之事,就不要麻烦府君大人下令了,他是何等身份,执掌轮回,阴冥之主,怎么能让他关注这些小事?待得我等成功之后,再焚香三柱,禀报府君……范兄觉得如何?”

范无救点头答应,道本来就该如此。

心中想着,就只区区一个小小的曲城鬼域,鬼王都已死了,算的什么大事情?

总不能连这样小事都让那位存在来下令,这样他们岂不是太过没用了?

复又想到了一件事情,询问道:

“对了,钟正兄弟,你可知道那位尊使的真正身份?”

钟正脸上神色已经缓和,微笑道:

“这位并没有打算隐瞒自身的身份啊,是范兄你着相了。”

“能够驾驭佛光,调动无常殿全部力量,还可与府君直接联系的,唯独那位了吧?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正是地府深处,大愿地藏王菩萨。”

他看到范无救脸上茫然之色,记起眼前无常似乎并不了解那位,当下道:

“范兄若是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稍微讲述一下他的事迹。”

范无救点了点头,道:“还请钟兄弟指点。”

与此同时。

“阿嚏。”

赵离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心里嘀咕道。

该不会有人在背后念叨我吧……

用白色空间,看到贪狼老老实实趴在玄部那边晒太阳,颇为满意。

很好……没得问题。

他收回视线,然后看着眼前的一堆灵材,以及,封印着一枚死亡符箓的灰色匣子。

PS:今日第一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