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赵离此刻修为水准,法力的数量未曾变化,但是却是从二十九处法相一齐涌出。在瞬间爆发出的法力远远超过先前的水准,一招击出,气势磅礴,周围侵袭过来的群鬼尖叫一声,齐齐溃散。

继而又在远处重组,比之先前更加地虚弱,皆面目惊慌,往远处而去。

赵离眸子微眯。

这是故意要将他往那边引啊。

左右看了看,这个洞穴已经没了值得关注的部分,原本此地就是那老怪所布置的核心处,按理来说,那青铜铁卷被他彻底吸收,这个法阵也会消散,但是现在却并没有半点溃散而去的迹象。

恐怕是在这万年的时间里,阵法也发生了某种变化。

赵离沉思了下,右手直接招出葬日枪,暗沉的枪锋发出低低如同虎咆的声音,隐隐有一丝灼热气息,人间司的要求是彻底处理此事,解决令百姓失陷的事情,现在这还不能够算是完成。

当下一手持枪,缓步踏前。

刚刚他出手,法力汹涌澎湃,一瞬间爆发出的力量绝对在法相境之上。

甚至于达到了无漏境的水准。

但是相应的,一身雄浑可怖,远超同级的法力直接下去了三分之一还多。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而现在他心念徐缓,周身二十八宿法相都缓缓流转,吸收天地灵气补充修为,也只是几个呼吸的水准,那一击所消耗的庞大法力竟然已经恢复过来。

赵离循着那些阴魂往前走去。

踏出了这个洞穴,继续向前,已经不属于当年那老怪布置的法阵范围,又继续往前,走入了一处空地,踏破遮挡视线的迷雾,看到一处由阵法形成的奇异地方,是在故乡难得一见的场景。

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墨绿色藤蔓彼此纠缠,形成了墙壁,像是剑一样地向上蔓延,数十,乃至于百余米,除去走进来的那个宽大缝隙,只有上方有空洞,能够看到一片蓝色的天空。

光穿破了上空的雾气,形成如同涌动光雾一样的画面。

而在这一处秘地的中央,有仿佛阴阳鱼的异象拂动,有两个人分别踏足其中一个位置相对,赵离眸子微眯,霎时认出来这个缓缓旋转变化的阴阳鱼,就是阵法异变之后的核心,只要将其破坏,这个秘地就会彻底宣告失效,无法再发挥作用。

“道友,这位道友!”

那边在阳面所站的是一个身穿青衣的少女,眉眼清丽,黑发如墨系在背后,握着一把长剑,见到了赵离进来,眼底有欣喜之色,口中连呼。

赵离抬眸看过去,道:“是在叫我?”

那少女连连点头道:“不错。”

“在下青元妙法山弟子,见过道友。”

“道兄也是为了百姓失踪的事情来到这里的吗?”

赵离握着葬日枪,点了点头,随意答道:“不错,听来姑娘也是如此?”

那少女松了口气的模样,道:“不错……”

“我等青元妙法山距离曲城不远,听说了这件事情,师父让我们师兄妹一起下山来解决此事,我们一起闯进来,可惜路上的阵法都太阴毒,师兄中了招数,与我分开,我侥幸来到这里,又遇到了这个鬼物……”

少女脸上黯然,复又强振精神,道:

“道兄,这只恶鬼,就是秘境中异变的缘故。”

“他将进入这个阵法当中的百姓害了,驱使他们的命魂害人,为百姓计,还请道兄助我一臂之力,诛杀此僚,我青元妙法山,承道兄的情。”

赵离看到站立在阴阳鱼阴侧的,是个身材高大的大汉,说是大汉,其实是鬼物,青面獠牙,形容可怖,一双眼睛透着血红之色,常人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不是善类,当下缓缓点头,手持葬日枪,往前靠近。

就在踏入了阴阳鱼之前却突然停下来。

那少女似乎正在和对面斗法,法力灵光流转,面色苍白,鬓角带汗,手中法术变化,口中道:“道兄,还请借我一道法力,助我拿下这恶鬼。”

赵离却没有动作,等到那少女脸色苍白,我见犹怜,时时看来的时候,方才悠然道:

“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姑娘你能不能回答一下?”

少女贝齿轻咬嘴唇,道:“道兄请问。”

赵离看着她,认真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骗?”

少女清丽的面容迟滞了下,旋即委屈道:

“道,道兄你在说什么?”

赵离葬日枪在地上戳了戳,平淡道:“阴阳交汇的阵法啊,没有想到真的能够在这里见到这种天地所生出的奇阵,阴阳轮转,入阵之人就变成了阵眼,彼此维持平衡,除非内部杀出一个生死,否则无法破去此阵。”

“无论内外,都是如此。”

“但是这种奇阵还有另一种破解的方法,那就是从阵外,用其他的生灵替换阵法当中的阵眼,这地方没有其余生灵,你和那边的对手实力仿佛,所以打算要拿我替代你入阵受苦吧?”

少女白皙面容滞了下,旋即眉心凸起了一个小小的点。

下一刻,仿佛裂锦般的声音陡然炸开,那少女眉心炸开,一道黑色的骨刺从里面凶悍无比地刺出来,要刺穿阵法,将赵离勾进来,而那惹人怜爱的少女竟只是一张皮,被直接挣破,出现的是一个身上有墨色倒刺的怪物。

口中嘶吼,头顶两排红色眼睛,一根根狰狞骨刺朝着赵离穿刺过去。

铮的一声脆响,骨刺被葬日枪挡住,枪锋上陡然自发亮起一道道符箓,灼热的火光逸散出来,赵离身形一偏,右脚猛地踏前,周身窍穴吞吐浩大法力,化作磅礴的力量,将那骨刺直接踩在脚下,手中的葬日枪直接刺下。

噗呲声音,那怪物的一截子身躯被枪锋直接斩下来。

粘稠的蓝色鲜血喷出来,落在地上,仿佛强酸一样腐蚀地面,发出了刺鼻难闻的味道,怪物张嘴发出了一声惨叫,猛地后退,藏身于阵法,不肯再动,赵离眯了眯眼睛,有些遗憾:

“可惜了,你居然留了三分力气。”

怪物不答,不知从哪里取出了新的人皮,足有厚厚的一沓,挑挑拣拣,取出了一张披在身上,重新化作了个才十二三岁的童子,白白胖胖的可爱,可欢颜变得面色青白,双眼全无黑白之分,尽都是几欲滴出的血色,令人心中发麻,怨毒无比地看着赵离。

赵离握着葬日枪,感觉到枪身上传来的灼热感,眸子微眯。

葬日枪是针对太古神魔的兵器。

这家伙看起来不像是神,是魔的后裔?

此刻他用面具和斗笠隐藏了样貌,随手一甩葬日枪,甩开了上面的鲜血,推开了阴阳鱼,此阵只要还在这里,难免会有无辜者被引诱过来,他需得要彻底破坏这个阵法,杀了那怪物。

那厚厚的一沓人皮,都很新,从孩童到少年少女应有尽有,赵离心底杀机四溢。

走到了阴阳鱼另外一侧,看到了站在阵眼中的另外一人,或者说鬼物,青面獠牙,双目也是血色。

赵离手心佛光流转,双眼沾染一丝金色,却未曾感觉到这狰狞鬼物身上有一丝半点的煞气腥气,反倒是纯粹无比的阴气鬼气,并无半点杂质,心中微松了口气。

要是这个也是恶鬼,他就真有些头痛了,不知道该如何破去此阵。

此刻就简单许多,只要帮助这边这个好鬼,击溃对面那怪物,甚至于不需要击杀,只要让阴阳之势失去平衡,阵法自然就会破去,到时候他出手以克制神魔的葬日枪镇杀那怪物。

当下心念微定,缓声开口搭话,道:

“这位道友……”

青面鬼木着一张脸,没有去理会他,只是安静坐在阵眼当中的石头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赵离再度道:“道友陷入此阵法,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让你脱困,离开此地。”

青面鬼仍旧不发一言。

那边重新批了一张人皮的怪物口中发出冷笑,却也是孩子那种清脆的音色,只是显得鬼魅,道:“不要白费功夫了,他就是个傻子,说什么都不会回应的,这三个月的时间,我说了许多,他都不发一言,如同木头石块一样,坐在那里,不肯动弹。”

“你是想要杀了我吧?可是你根本无法破阵,又不甘心离开,是不是?'

“不如你帮我破阵,我杀了这鬼,这样阵法才能够被破开,我才能出来,到时候咱们两个再厮杀一场,如何?”

“大侠你可有胆量冒这个险?”

它开口蛊惑赵离。

赵离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淡淡回答:

“不敢,胆小,惜命。”

怪物冷哼一声,颇为不屑。

赵离沉吟了下,看着眼前的青面鬼,心念转动,嗓音平淡,道:

“你在这里,可是有什么冤屈事情?说出来的话,我或许可以帮你。”

青面獠牙的鬼物还是没有回应,就在赵离思考其他方法的时候,它的瞳孔微微转了转,仍旧木着一张脸,张开嘴,声音沙哑地像是干燥的火烟,道:“等……人。”

赵离心中一动,赞一句这无数故事里开启剧情的万金油果然有点门道。

语气越发平缓,道:“等的是谁?”

青面鬼木着脸,缓缓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不知道?

赵离微微皱眉,那边怪物发出一声嗤笑,调养自身伤势,被葬日枪击穿的伤口,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血液滚动,长出密密麻麻的肉芽,看着恶心。

赵离收回视线,想到一事,缓声道:“那你可知道你是谁?”

青面鬼神色呆滞,自语重复:“我是谁……”

然后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赵离又道:“你在这里等了多久?”

“……我不知道。”

“那你在这里做什么?”

青面鬼的眼神变得清晰有神,道:

“我在等人,他一定会来。”

这样一问三不知的模样,让赵离不由得有些头痛,沉吟了下,又道:“那你可有什么约定的信物吗?可以辨认你或者那个人的身份。”

这一句话仿佛触动了青面鬼,他沉默了许久,道:“有,刀。”

慢慢抬起手,放到了怀中,小心翼翼取出了一个布条,展开之后,里面放着一把刀,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很是狼狈,这一把短刀却保护地特别好,古色古香,虽然不是什么特殊的宝物,却也显然久经爱护。

他沉默了会儿,慢慢抚摸着刀,沙哑道:“刀……”

赵离眸子微眯,看着这刀,猜测这短刀当是一对,心中想到,若能找到了这个鬼物等着的人,或者能够让鬼物神魂短暂恢复理智,他在这种状态仍能够克制住那怪物,恢复理智的话,自然能够直接将其压制,破去此阵。

无论是人间司的任务,还是除恶务尽,这都是必须的。

当下尽可能让自己的语调平和,缓声道:

“可以让我看看吗?”

“我可以用天机术,帮你找到你等的那个人。”

不知道是否是赵离表现得很可靠,还是说这个鬼物很久都不曾和旁人交流,他沉默了很久,慢慢伸出手,手掌上许多污垢,指甲尖锐,握着那匕首,一点一点伸出去了阵法笼罩。

手掌展开,上面托举着这一把刀。

赵离微微颔首,伸出手接过了刀,是凡刀,而且绝对是古物,若非是处于那鬼物的身旁,恐怕早就已经被吞噬,生锈溃散了,赵离意识小半升到了白色空间,借助画卷的感知能力和自身魂魄的位格,施展天机卦术。

在他旁边,一个个纯白的符箓法印浮现出来。

那短刀震颤,被白色光芒浮现出来,在空中旋转,然后指着一个方向,嘶鸣不止,仿佛就要自此破空而去,赵离心中微动,命魂汲取白色雾气,变化了面具下的容貌,然后仍旧带着面具,浮现在肉身旁边,那怪物眼底异色闪过,赵离对那青面鬼微笑,道:

“你且在此稍候,我去寻他。”

袖袍一拂,那短刀嗡鸣一声,被白光包裹,破空而去。

赵离将混元剑容纳自身这一缕命魂当中,长剑浮现,化作一道光在他身周一裹,也紧追而去,转眼离开了这一处阵法,那人皮怪物看着赵离肉身,眼底浮现异色,手指突然咔嚓一下裂开,从白生生圆滚滚的手指中飞出一截黑色骨刺,仿佛箭矢一样朝着赵离射过去。

铮的一声脆响,骨刺化作青烟一样袅袅地散开。

赵离的小半意识在白色雾气上关注着肉身,手中葬日枪斜抵地面,侧眸悠然微笑道:

“就这样等不及吗?小家伙?”

怪物阴毒的神色一变,几乎被骇地叫出声来。

他刚刚不是魂魄出体了?!怎么可能还能控制肉身?!

那不是魂魄出体,那还能够是什么?

身外化身之术?

那怪物想到身外化身之术要求的修为,头皮发麻。

赵离手中的葬日枪在握在手中,轻描淡写刺出,凌厉霸道,灼热的气血磅礴澎湃,其中蕴含的暴虐之意,几乎让那怪物身躯僵硬,半点都不敢动,心中生出几乎被击杀的感觉,枪芒散去,却看到地上出现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棋盘。

赵离随意持枪,悠然相邀,笑道:

“等的时间也是无趣,来下一盘棋如何?”

怪物不应,开始觉得眼前这人有些捉摸不透。

赵离洒然笑了下,以圆圈代表白起,×代表黑棋,自己去下,先下一子,略微沉吟片刻,便又下一子,那怪物披着人皮,在人世中行走,认得棋路,却见到那棋盘上的黑白两路棋子,厮杀惨烈,一者兵行险着,一者步步沉稳。

都是难得的好棋,又从未曾见过,显然不是胡乱去下。

当下虽然看到赵离沉吟,却也不敢再轻举妄动。

………………

那边赵离借助白色画卷,还原了记忆中棋局的千古残篇。

装着神魂俱在,震慑住那怪物,这边赵离一心二用,大部分意识却已经随着那短刀飞出,他用的是老怪记忆中的一门天机卦术,算是追寻器物所蕴含的缘来寻人,缘分越重,效果越好,但是好到这样程度的,就算是在老怪记忆中也不多见了。

等人,究竟是等谁?

难道说他等着的人还活着么?

赵离心中念头起伏,却见那短刀上光芒散去,开始往下坠落,下面是一座人族的镇子,有法阵保护,赵离赶上前去,抓住了短刀,此刻是命魂之躯,借助先前纳入命魂的一缕白色雾气,让身上的黑色装扮化作了一身白色道袍,面容也变化得清俊出尘。

芒鞋拂尘,却像是个得了道的修士。

落下来时候,却见那短刀所指的方向是个不算大的院落,来往客人不多,都喜笑颜开,口称恭喜恭喜,再细细去听,却是这家主人要生孩子,有亲朋好友,还有周围镇子上的稳婆上门。

赵离看了看自己现在的装束,又收敛了一身的煞气,才一拂袖袍,缓步上前,那边有位老妇人迎接客人来往,见到了这突然走来了一个气度不凡的道人,连忙迎上前来。

赵离行了一礼,嗓音温和,笑道:“老人家。”

“贫道途经贵地,来讨一碗水喝,不知方便不方便。”

天下修行成风,但凡是知道修行的人,都盼着见到个有道行的人,希望自家晚辈有能被看得上眼的,老妇人连忙邀赵离入内,口中笑道:“方便方便,这有什么不方便的?”当下去里面取了一壶凉茶并一些茶点,邀赵离坐下。

赵离喝了口茶,笑道:“不知道今日是谁生产?是老人家的孙媳妇?”

老妇人笑得双眼都眯起来,道:“那可不是,这都成亲三年了,总算是来了个孩子,说起来怕道长笑话,我啊,早早盼着能抱着孙子,便是孙女也好,孙女更好,安静,也可爱,男子总是调皮捣蛋。”

赵离笑了笑,又随意聊了几句,方才装作漫不经心,转到正题,道:

“贫道其实想要向老人家打听一件事情。”

“道长请说。”

赵离随意摸出了那一把短刀,放在桌上,朝着那老人推了推,嗓音温和,道:“不知道,老人家可知道此刀?”那老妇人怔了下,抬手将这刀拿起来,定定看了许久,面色郑重,看着赵离,道:“……道长此刀,是哪里得来的?”

赵离神色不变,微笑道:

“为一故人。”

“故人……”

老人呢喃自语,突然起身,让赵离稍等些,然后匆匆赶回后堂,片刻后回来,怀中抱着一个显而易见有些年份的盒子,小心翼翼打开了上面的锁,看了好一会儿,叹息一声,将这东西转过来,推向赵离,道:

“道长请看。”

赵离抬眸,看到这个盒子分成三层,最上面的,用红色绸缎包裹着的,正是一把和赵离所取出的短刀一模一样的刀,但是仔细看来,有略微的区别,是一对锻造而出。

赵离心中微动,道:“这是……”

老妇人叹息一声,抚摸着刀,道:“这是我家先祖留下来的,一代代传到我祖父手上,我的祖父又传给了我,我没有想到,这辈子还能够见到另一把刀的机会。”

赵离嗓音平和,含笑道:“贫道也没有想到会有第二把。”

“这一把刀,可有什么来历吗?”

老妇人坐下来,笑道:“有来历?也算是有吧,不过不算是很大的来历,这些年来说有些蠢的人也是有的,这刀,差不多已经有七百多年了……到现在,日日都得要抹油擦拭,才能保护这刀口不断。”

七百年……

赵离心中一顿,听那老妇人抚摸着刀,道:

“道长若是不嫌弃老太婆多嘴,倒是可以说说这个老掉牙的故事。”

赵离微笑道:“请。”

老妇人叹息道:

“事情呢,是在七百年前了,照理说当时的历史传不下来,可巧合的便是,那恰好是千年来唯一一次的大兽潮,这刀又和那兽潮有关,事情就保留了下来。”

“那个时候,我家这一脉的先祖,记得是族中排行老七,有一位异姓结义兄弟,情同手足,他们一同长大,一同游历。可是偏偏,在兽潮那一年,他们回到家乡来,因为有事,我家先祖先走了一步,两人约定好,要在相约相见的地方碰头。”

“到了约定的时间,先祖要动身,却又被族中事务绊住,就迟了一个时辰。”

“这一个时辰,兽潮便爆发了,他没能去。”

“可是我家那位世叔祖,就是我家祖先的兄弟,却去了约定的地方,人们推测他去了以后,遇上兽潮爆发,担心先祖也在路上,被兽潮狙击,所以没有直接躲藏于山腹的山洞,而是朝着我家方向赶来,希望能和我先祖汇合。”

“最终自然是未曾找到,死在了路上。”

“这事情传出来之后,我家先祖哭嚎了三天三日,大病不起。”

“开窍法相的修士,竟然半百都没能够活下来,重病而去,去世的时候,还握着这一把刀,泪流不止,说是他失约,若是一起去,至少是有机会或者逃出来,而不是让他兄弟担忧他而陷入兽潮而死。”

老人将这个不算长的故事说完,笑道:“这故事和刀一直就流传了下来,老太婆活不久,见到了孙子或者孙女,也要把这刀和故事流传下去,虽然两位先祖都被人笑说是蠢,蠢便是蠢吧,这也挺好……”

赵离想到那鬼怪,还有超过原本阵法范围的奇异之地,感慨道:

“一者守信,一者重情,自然是很好。”

老妇人闻言笑起来,赵离沉吟了下,还是开口道:“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要买了这短刀一用,不知道可否?或者,老人家也可以开个价钱,在下当尽力满足。”

老妇人端详赵离,笑着摇了摇头,道:

“我知道道长是有本事的,若是其他的要求自然可以。”

“可是唯独此物,老身是不打算卖的。”

赵离有些遗憾,道:“原来如此……”

正在此刻,房间里突然爆发了几声喊叫,道:“生了,生了!”

可是却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喊声,然后就有稳婆惊呼,道:

“哎呀,坏了,孩子憋坏了脑袋,不会哭,怕是个失魂症……”

旁边老妇人身子剧震,面色苍白,赵离双瞳抬起,看到那边孩子隐隐有挣脱出肉身的趋势,心中一动,起身,微微笑道:“这茶水很好,多谢老人家了。”

“这个算是回礼。”

他抬手,按在旁边枯萎的梅花树上。

魂魄当中,先天五行之气流转,最后借助五行中生生不息的木属,展现出了对于命魂尤强大影响能力的符箓,生机溢散,那胎儿弱小的魂魄被这木属生气轻柔地送入了肉身当中。

一声嘹亮的哭喊声响起。

老人才松了口气,那种紧张感觉却还残留,突然觉得手掌一松,那短刀已消失不见,旁边道人洒然一笑,行了一礼,拂袖,也已消失不见,带着笑意的声音袅袅散去:“不过这刀嘛,在下却还是要借他一用,之后定当还回……”

老妇人呆住,见到旁边那道人抬手按过的寒梅竟然在秋日怒放。

大片大片的梅花落下来,生机勃勃,清淡的香气充斥在整个院落。

赵离命魂出现在了远处山上,看着那慌乱起来的院落。

随手一弹,生生木属之气流转化作一只青鸟,青鸟振翅,飞入百姓院落,神异无比,释放生生之气,让胎儿身体越发健康。

“青鸟衔风送子……”

赵离自语,微笑收敛,看着手中两把成对的短刀。

这便是那青面鬼心心念念之物,该送回去了……

身形直接消失不见,带着两柄短刀离去。

PS:其实这个约定的故事算是我们神话里的一环改变的,原本是潮水淹死。

emmmm,其身份应该是可以猜测出来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