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第八十三章 不稳定的混沌因素(2/2)

作者:阎ZK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1-22 21:24:52

九黎附近的森林永远都幽深茂盛。

崎岖的道路上有着杂草,能够长到人的腰部那么高,还有如同龙爪一样暴露出来的,坚实的树根,错落于大地,每走几步便能看到。

钟正神色平静,徐徐前进,在他的周围,还有着许多的鬼修。

这些鬼修大部分是少年的模样,还远远不能够御物,眼馋钟正手中的长剑,可他们连一根树枝都抓不起来,眼馋也就只能眼馋。

对于这个年纪其实不比他们大多少的钟判,他们心中一直是尊敬和畏惧两种复杂的情绪。

这一段时间里面,他们不止一次地看到,那些凶恶无比,青面獠牙的恶鬼,在身穿红袍的钟正剑下轻易地被击溃,不堪一击。

若是双目猩红,满脸煞气,显然是吞噬生魂修行的恶鬼,会被当下斩杀。

而若是懵懂混沌的鬼物,则是会被锁链带走。

会锁在阴气汇聚之所,现在被称为罚恶司的地方囚禁,据说之后会各自依其罪行迎来不同的惩罚,但是目前而言还没有实行过,反倒是让那些被囚禁的鬼物心中畏惧害怕得厉害。

钟正带着众多少年鬼物们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

槐木属阴。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这里在整个森林当中都属于是极为茂盛深入的地方,肆意生长的树木树枝都连在了一起,连天空和阳光都被遮蔽,凉风习习,隐隐有一种阴森的寒意,会让人感觉到不舒服,这些少年却只是感觉畅快。

到了地方,钟正持剑肃立,那些少年按捺住了心中贪玩的天性,老老实实地排列。

等到他们都排好,不再出声,钟正方才抬眸,视线扫过这些命魂,嗓音平静低沉,道:

“你们虽然曾经蒙受了佛光普度,不再惧怕阳光,也不会轻易溃散,但是天地间有无数的游魂野鬼,本心被地煞影响变得凶恶,你们仍旧需要修行,才能在这个世上更好地活下去。”

“罚恶司目前还没能有一个足够好足够大的驻地,鬼物太多,又杂乱,不适合传授你们修行的方法,往后每日都来这里修行,我会传授你们地府中正统的修行之术,务必要好好修行领悟。”

地府?修行之道?

那些少年命魂微微一怔,然后都浮现出了激动之色,队伍中隐隐有些许的骚乱。

钟正当即停下声音,不再开口,那些少年们察觉到气氛的变化,都闭上嘴,但是仍能够从他们的眼底看出明显的兴奋之色,这一段时间当中,在贪狼的教导传授之下,地府诸多传说已经在整个罚恶司传开了。

所有的少年们,尤其是男孩子,都想要成为罚恶司成员,成为贪狼口中,奉命捉拿三界六道一切魂魄,位列阴差正神麾下的鬼差,女孩子们则想着成为赏善司的成员,畅想着和人间诸多善人结交为友。

当下各自交换着眼色,其中有些胆气大的少年,更是看着钟正一身红袍,跃跃欲试,是存了往后成为地府判官的念想。

钟正无视了那些视线,见到他们安静下来,缓声道:

“我地府罚恶司的修行,分有战斗手段,修行的大道,还有独门神通三部分,其中战斗的步法,以及追魂夺魄剑,要等你们正式入门才能够修行,至于神通,则更是如此,今日传授你们地府炼魂决。”

“第一步凝聚魂魄,也是一切鬼修法门中最基础的部分,你们细细听来。”

他让所有的少年都盘坐下来。

然后释放出赵离根据光环技能开发出的神通,一圈灰蒙蒙的雾气将所有少年笼罩其中,钟正旋即按照法门凝聚自身命魂,借助神通的影响能力,引导这些少年们踏入修行的道路。

这些少年是他和贪狼选择出来的。

本身都具备算是中等的修行天赋,而地府的法门,其根底本来是赵离从元朔武院藏书楼里翻出来的鬼修正道,又用白色云气糅合推演而成,走的是堂堂正正的鬼仙路数,并无半点阴损之气,修行起来很是顺畅。

再加上罚恶司这些少年在这段时间已经被传授了最基础的凝练魂魄之术,其实已经打下了算是坚实的基础,不过是一个时辰,所有少年就都进入了凝魂的步骤。

这一步是入门之基,至少需要持续百日时间。

百日之后,这些具备修行天赋的少年就会拥有对标于气脉境第一重的实力,虽然还不算是什么,但是,至少比之于先前已经稳稳踏出了一大步,到时候,罚恶司就不会是只有他自己一人支撑。

钟正脸上浮现一丝微笑。

其实这也是他的主意,先传授基础的凝魂功法,让所有命魂修行,然后从其中选拔出最有天赋,品性也最好的一批,分层次地传授给他们地府的神通,等到他们慢慢地成长起来,就会成为罚恶司的鬼差,甚至出现鬼将,判官。

他盘腿坐在一侧,靠着树木,看这些少年,有些恍惚。

和老郑头从酆都逃出来,老郑头死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当时整个人都是茫然的,看着酆都外界,那如同恶鬼,张牙舞爪的树木剪影,心里莫名就浮现出了一种感觉——

他这辈子恐怕都是天煞孤星的命格了……

注定了只能一个人走。

但是现在,看着眼前开始修行的少年,钟正露出一丝丝浅笑,觉得自己往日真的是想多了,自己周围分明还有着许许多多的人啊,一直到现在,也不再感觉到当初那种孤独,有这些‘人’在,自己怎么可能会成为天煞孤星?

要一批一批地训练他们。

等到最后,汇聚三百名阴差鬼卒的时候,再和府君说罢。

目前才十几名,不够多,也撑不起罚恶司。

钟正心里念头起伏,颇为期待,神色也温和下来,突然察觉到一丝丝不对,神色微变,也不见到他如何动作,抱在怀中的长剑铮然出鞘,被他握在手中,手腕一动,借助命魂特性,以奇诡的方式刺出,剑刃拉出一道银线。

铮的脆响声音。

一道流光被钟正直接击溃,长剑剑锋微微震颤,钟正身形落在正在修心的少年们身前,右手持剑,一双眸子幽深,道:“谁?”

林子一侧传来的声音,道:

“没有想到,这里还会有鬼修……”

“而且似乎还是修的玄门正宗。”

来的是两名鬼修,就这样大剌剌地走出来,身上穿着墨色的衣服,肩膀上有着铠甲状的器物,面色青白,手指干瘪而长,指甲从末端延伸出来,有着青黑色的弧光,像是淬了毒的匕首一样,气息阴森可怖。

钟正的瞳孔骤然收缩,瞬间认出对方的身份。

这样的外貌,这样的衣着。

是酆都……

他心中收紧,脸上神色毫无异样,有些好奇和戒备,缓声道:“二位是谁……”

其中一名酆都的鬼卒冷笑了声,道:

“嘿,连我等都不知道么?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修士,罢了,也不与你追究,赤鬼在哪里?他应该是这一片儿鬼修里势力最大的了,前几次让他逃了,这一次我等有鬼将大人亲自来此,定然要把那家伙捆回去当了炉鼎的柴火。”

钟正想到被他斩杀的第一只恶鬼,嗓音却出现波动。

仿佛受惊,声音都放低了些许,道:“是在这一带聚阴之地的那位赤鬼大人么?”

鬼卒对视一眼,冷笑道:“不错,正是他。”

“看你的实力不错,是他的属下?”

钟正摇了摇头,诚恳道:“不,并不是,不过我们倒是和这赤鬼大人有些冲突……有孩子曾经被他掠走,二位若是要找他的话,我可以为两位带路,只是希望两位能够放过我们,在下虽然实力不强,也愿意在捉拿赤鬼的时候为二位出力……”

左侧那青面鬼卒心中冷笑,心里道一句果然只是偏僻地方的鬼修。

居然连酆都都不识地,恐怕只是偶然得了修行的法门,当下暗自与同伴传音,不如将计就计,让这鬼修去带路,待会儿打将起来,也让他挡住赤鬼,最后趁着他们两败俱伤,都齐齐拿了。

能多出十几个命魂,看这里这些娃娃的命魂,都是上好的材质,扔到炉鼎里,能烧挺长时间,这样算算的话,也能够多领不少的赏赐。

当下面容倨傲,微微颔首,道:“那你来吧。”

“是。”

钟正微微颔首,缓步靠近,那两个鬼卒初时还不在意,只是看着多出来的十多个少年命魂,心中畅想能换取多少奖励,突然心中微寒,左边那鬼卒抬头,看到钟正手掌握住了兵器。一时间还没能反应过来。

刹那之间,钟正直接消失在眼前。

鬼卒心中发寒,下意识后退,却感觉一只手如同铁钳子般抓住了自己后领。

庞大力量出现,让它不受控制往后跌倒。

钟正以这段时间在‘轮转台’修行出的步法,瞬间绕弧,出现在了那鬼卒的背后,掌中剑直接出鞘,一手抓住鬼卒后领,一手猛地前刺,两股力道相加,剑锋直接刺穿了命魂核心。

手腕用力一抓,将鬼卒青面獠牙的头颅给抓下。

干脆利落。

是战斗过不知道多少次才磨砺出的技巧。

另外一只鬼卒此刻才反应过来,面色大变,一边后退,取出一个号角样的东西,就要吹响,寒光闪过,钟正直接把那只号角连着手腕斩落,与此同时,猛然跃起,右足裹挟厚重阴气,重重踏在那鬼卒面颊。

气力爆发,鬼卒的脸几乎被他踏成了圆饼。

钟正落下瞬间,手中剑刺穿其眉心,搅碎魂魄。

毕竟只是酆都最基础的鬼卒,面目狰狞,显然是走错了道路,对上了修行正统鬼仙功法,时常在白色空间中厮杀的钟正,几乎是修为和经验的彻底碾压,连一个照面都没有撑过去,转眼就被击杀。

但是钟正的面容也有些沉了下去。

他在意的是这两个鬼卒最开始说出的话——

有酆都的鬼将来到了这一片森林……

鬼将……

钟正脑海中想到了曾经在酆都见到过的,那些强大无比的身影,其气息远胜过自己,本来徐缓的心情一下变得糟糕,心里沉甸甸压了许多事情,又因为自己的性格,不会主动与人说,只是暗自思考着破解这一局面的方式,一直没有告诉其他人,直到夜间,才被贪狼看了出来。

在贪狼所特有的某种追问方式之下,钟正将事情说出。

“啧啧啧,合着就这么点儿事情啊,本座还以为怎么了。”

挑衅钟正之后,被少年拿着剑鞘抽地皮毛都塌下去几个宽条子的贪狼打了哈欠,满脸你是不是傻的表情,一双幽绿色的眼睛斜睨着钟正,理所当然道:“你又不是单打独斗的,你自己打不过,你摇人啊你。”

“摇人?”

“就是叫人的意思。”

贪狼抖动皮毛,悠哉道:

“你也不想想,你是谁?”

“你可是地府的人啊!”

“而且你们地府和我们天庭还不一样,我跟你说,天庭那边也就剩下个太公,大圣,其他周天正神不知道哪里去了,可地府不一样,地府可是有泰山府君,还有地藏王菩萨在,你都领命重建罚恶司了,地府那边儿肯定恢复地不错了。”

“打不过?三炷香把事情一报。”

“然后你就等着泰山府君老爷处理吧,也不用阎罗,陆判,什么夜叉鬼王,十大阴帅,黑白无常,牛头马面随便来一个,就啥事儿都没有了,就那牛头都是手持钢叉,力能排山的实力,收拾个酆都鬼王,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钟正怔了下,道:“真的可以么?”

“这样会不会太麻烦府君了……”

贪狼伸出爪子,拍在钟正肩膀上,正色道:“没问题。”

“你信我。”

“打不过,找老大就行了。”

………………

与此同时·天乾国。

赵离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自言自语道:“怎么回事?”

“难道说昨晚上睡觉着凉了么?”

PS:今日第二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