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老妇人褐色的眸子微微瞪大。

她看着眼前道人,不自觉恍惚了下。

风吹过来,那花瓣飞起来,落下,赵离对于自己的回答很满意,收回了右手,老妇人伸出手,恰到好处将那花瓣拈在手中,呆着,在赵离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听到了背后那老夫人的嗓音变得低柔婉转,轻声道:

“……你是这样认为的么?”

这声音顿了顿,道:

“师父。”

赵离瞳孔骤然收缩,脚步停下。

……………

“师祖她老人家在何处?”

万青等人再度汇聚起来,一共十几个,都是妙法谷中身份修为数一数二的存在,不是境界高超,便是出身不凡,位列真传,可是这些修士几乎将整个妙法谷都寻了一遍,却找不到祖师的所在,不由得越发慌乱焦急。

其中一名身穿宫装,模样雍容的女子定了定神,道: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除此之外,只剩下数处地方没有找过。”

“事不宜迟,都分开行动,青儿,你随我来,我们两个去山门处看看,几位师兄便去后山秘境,那里风光颇为静谧,祖师也有可能会去。”

众人齐齐应下,又驾驭法术离开。

万青两女定神,也都驾驭祥云虹光,朝着妙法谷的山门阵法处赶来。

………………

赵离觉得自己身躯有些僵硬。

师父?

这嗓音他很熟,非常熟,在以那万年老怪的视角去看的画面中,有相当的一段的画面和这个声音相关,不过那时候,这一道嗓音轻快,仿佛有无止尽的活力,此刻听到的却安宁,如同看过了万年岁月,花开花落。

赵离几乎是瞬间知道了背后老人的身份。

回忆自己刚刚所说所为,一时几乎有头皮发麻之感。

其余人似乎并不曾听到这一句话,他在这个时候才发现,方圆一定范围内的天地似乎都凝固了,落叶停在了空中,风流动的轨迹清晰可见,赵离却因为自身特殊性,未曾受到影响。

心神电转,沉默了一会儿,赵离徐徐呼出一口气来。

他侧身一步,眼眸低垂,平淡道:“道友?”

老人一双褐瞳怔怔看着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突然笑道:

“仙长所说的,确实是有道理,但是这也是你从那位仙长的视角去看,去说,却不一定就是对的,我觉得,那位妙法谷的师祖,至少是愿意等候的,所以,并没有什么不值得。”

“只要她愿意,那便是值得的。”

“那她愿意么?”

“愿意啊……”

老人沉默了下,低语,褐色的瞳光温和。

赵离转身,背对着那等候万年之久的老人,心中感慨,想要狠狠心,说出那位仙长却不在意这样的话,却有些难以开口,但是这样的动作,在老人眼中却无疑已经是一种回答。

远远的有万青的呼喊声音传来。

天地恢复原本模样,风云开始流转,落叶也重新坠在了地面,仿佛一切都只是赵离的错觉,而其余人更是没有半点的感觉,身着青衣的万青和那雍容女子落在了一侧,玄一认得这两位,知道其身份,不由得惊住,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一道一老,恐怕是身份不凡,当下有些紧张。

雍容女子挥手让玄一和其余弟子都退下。

赵离未曾挪步。

那雍容女子因见着了赵离和那老人一起,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给那老人行礼,搀扶着她的右臂,低声道:“您怎么一句话也不说便出来了?让晚辈们心中好生担心……”

老人笑容慈和,拍了拍她的手掌,道:

“有什么担心的?”

“我只是静极思动了,想要出来走走,看看罢了。”

“不如此,也是见不到这位……这位道友了。”

赵离眼眸低垂,知道算是过了这一关,未曾露馅,万青和那女子看向赵离,主动行礼,道:“这,不知是哪里的前辈?”

赵离一手持剑,语气平缓道:

“不过是一山间剑客罢了。”

那女子见赵离不愿开口道出身份,也不曾继续询问,只是在老人耳边低语,老人笑着微微颔首,然后抬眸看着赵离,声音顿了顿,道:“道友可愿与我共饮一杯清茶,下一局棋?”

赵离隐隐听出期望,心中一顿,有心前去,可是又知道自己终究不是那人。

再加上自己的实力自己知道,面对着万年的存在,实在是有太多的顾虑,一不小心就会被看破了真身,心中沉吟,面上却冷淡,抬手微按斗笠,道:“多谢道友相邀,在下还想要再看看妙法谷中的风景。”

“恕不能奉陪。”

“…………原来如此。”

老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笑着颔首,道了一句,道友珍重。

然后转过身,由那雍容女子搀扶着一步步离开,仿佛瞬间苍老许多,让人不忍,赵离伫立原地,扶剑看着那数人离去,不过片刻,却又有飞光前来,却是万青,她恭敬地行了一礼,嗓音温和,道:

“见过前辈。”

“师长说,前辈隔了这许久才来到妙法谷,可能有许多地方都不熟悉,让弟子来为前辈带路。”

隔了许久没来……

赵离心知肚明这一句话的意思,点了点头,却又想到了一件事情,语气平淡,道:“只是带路的话,不必劳烦,倒是我还有一物,要送给方才那位道友,需要万姑娘帮忙。”

万青道:“前辈有所吩咐,自然遵从……”

赵离微微颔首,以剑气斩下自己一截蓝白色道袍袖口,随手抖开,沉吟了下,调动了那一缕缕灰色雾气的气息,揉入了法力,并指如剑,在上面写下了几行字,沉默了下,又在最后多写了一行,递交给了万青,平淡道:

“此刻送去吧。”

万青双手接过了这一截道袍,转身离开。

离去时候,招了一名弟子前来,为赵离带路,赵离自无不可,他对于妙法谷的认知,来自于那老怪万年前的记忆,这万年以来,虽然说大部分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其实也有不少的增减之处,有人带路,那自然最好。

那弟子看去是个二十余岁的青年,相较于玄一修为更深,气度沉稳。

介绍时候,亦是从容,讲的头头是道。

行过楼阁,殿宇,也都能说出这些亭台楼阁的归属和其中发生过的一件件故事,如数家珍一般,万年岁月,这里许多地方都发生过足以被凡人写成故事,千百年地传递下去的奇事。

其中有许多反转,往往涉及许多人,涉及数代的师徒弟子,爱恨情仇。

赵离禁不住在心中感慨,不只是人族,但凡是开了灵智,彼此之间生活,肯定少不了摩擦和碰撞,少不了爱恨情仇这些复杂的戏码,很多事情,除去了当事人的话,外人几乎无法评断,就算是当事人,也是无法分出对错。

只能说立场不同,彼此各有坚持。

又行了片刻,那青年弟子的脚步微微一顿。

两人已经停在了一处梅花林里,周围还有数人,这一片梅林不知道有多少棵寒梅,密密麻麻地向外面生长着,蔓延了至少有百十里地,此刻分明就不是梅花绽放的时候,这些寒梅却怒放,花海绵延流转,如同云霞,让人见之失神。

这个弟子的口才很好,见多识广,讲述时候引人入胜,不觉也有其余人跟在了后面,见到这花海,有一老人看得入了神,好半晌回过神来,便抚须笑道:“小兄弟,不知这一处景致,又有什么故事在其中?是爱恨情仇,还是些什么?”

其余数人也道:“是啊,有何典故,不如说说?”

“怕也是某位前辈以莫大神通,一夜而起的罢,就如同之前那一座大殿。”

妙法谷弟子未答,神色郑重,朝着这一片花林微微颔首,才道:

“这里共有寒梅一万余株……”

“据传,是我派祖师手植,每年增添一株,祖师恐怕已经不在,但是年年五月初七,皆有一位前辈会来此种树,株株手植,其根深种,万年以来,方才成了这样的盛况。”

众人闻言,先是震动,然后皆感慨赞叹其心。

赵离却沉默,远望了这大片的寒梅。

五月初七,寒梅树下。

这是‘他’救下了当年那孩子的时候。

赵离隐隐感觉到,在这花海之上那座山上,正有一股熟悉的气息,瞬间猜出了,这花海之上,正是云英的隐居之处,都说是恩重情重,可是这一份恩情,万年之久,实在是令人敬佩感慨。

赵离杀了那老怪,就成了世上唯一知道这件事情的人。

他不愿意这位等候了万年之久的老人仍旧等下去。

更已不屑利用这一份感情牟利。

为此,必须要画上一份句号了,就算是再等下去,也终究不会有人来。

赵离心中叹息,做出了决定。

众人正感慨于花海的来历,那青年弟子却看到,那位身份高深莫测的大前辈,突然朝着自己伸出手,嗓音冷淡漠然,道:

“佩剑与我。”

………………

雍容女子将云英送回了隐居之地,又取来了药粥,看到了云英吃下,这才稍微有些安心,可一去探查云英此刻的状态,却又让她心中担忧不止,老人此刻体内元气似乎活跃,却只是烈火烹油一般,一旦这段时间过去,便会一蹶不振。

老人只是宁静地看着远处,看着那一片寒梅林,有些恍惚。

等待了许久的师父出现,却甚至于不曾和她相认,只是告诉她,你白等了,不需要等待着,她有种空空落落的感觉,虽不知道为何,却又有些说不出的难受,正当此时,一道流光自下而上飞纵而上。

落在山上,恰是万青,按定了霞光云雾,快步走来,见到了老人的模样,心中一紧,双手捧着那布条递上去,道:“师祖,这是那位前辈给弟子的东西,说是要送给师祖……”

云英回神,见到那蓝白双色的道袍,微微一怔,道:

“这是从何而来?”

万青下意识道:“是那位前辈所赠……”

她见到老人模样,反应过来,道:

“是那位前辈以剑气斩下道袍袖口,亲自书写。”

云英神色微怔,伸出手,接过了那袖口,沉默了下,许久未曾动作,慢慢展开来,见到其上是自己所熟悉的笔触,写了数行字,语气却和记忆中的淡漠不同,可第一句便让她心中一顿。

“相逢是缘,离别亦是缘。”

视线往下,看到了文字继续写道:

“我本来是想要这样说的,却不知如何开口……”

“一万三千年啊,是我失约,让你在这里等着,苦了你了,我本也想要这样说,却觉得,说苦字,是否有些看不起你,一万三千年的道行,一万三千年的经历,妙法谷的基业,堪称伟业,这样的事情面前,我已没有什么资格去评价你了。”

“你做的很好,非常好,面对做到这样的你,我已没有什么要与你说的了。来此心中万般所思所虑,见你一面,皆已化作泡影。”

“我曾纵横天下,几无敌手,不知道做过多少的所谓大事,可此刻想想,虽然只是和你相处三月,可唯独你,才是我上一世所做,最为杰出的事情啊,那三月时间,对我而言,同样弥足珍贵,万年不忘……”

“今日见到你很好,我此行已然不虚。”

“从今往后,我只有一个师命了,云英儿便是云英儿,不是任何人的附庸,可知道么?”

最后顿了顿,是两行字迹不那么凌厉的字,透着温和。

“谢谢你等我。”

“谢谢。”

老人怔怔看着,万年间一幕幕画面浮现,鼻子突然发酸,便是万年修为,此刻却像是被父母长辈扔下的孩子一般,心里委屈,却又有复杂的释然,那不知道绵延至多久的梅花林突然晃动起来,发出的嗤嗤嗤的轻响,还有阵阵轻呼,万青一怔,看到那边气息,稍微一看,便即惊愕,道:

“师祖,有人在林中舞剑……”

万青仔细一看,呆住:

“是,是我们妙法谷的那一门剑术。”

云英霎时间出现在了崖边,几乎像是瞬移一般,低头看去。

在那寒梅成林,花海之中,穿着蓝白色道袍的道人手持长剑,施展那一门剑法,用的是妙法谷的长剑,剑气扫动,牵引寒梅,凌厉如常,而其动作,和云英记忆中的一般无二。

道人持剑,曼声低吟。

云英轻声在心中回答。

君不见山人平生一宝剑,匣中提出三尺练。

寒光射目雪不如,草堂白昼惊飞电。

一万三千年前,穿着蓝白色道袍的道人于一株寒梅下舞剑,剑光倒映在了少女浅褐色的瞳孔。那双瞳孔现在微微瞪大,看着现在,在一般无二的剑气剑法。

长剑铮铮而鸣,剑气扫落,绵延数十上百里的梅海纷纷落下,被剑气所牵引,冲天而起,然后失去力道之后,又纷纷地落下。

就如同那一日的落雪。

穿着蓝白道袍的道人背对着那一座山,山上有古旧的院落,院落前寒梅落下,落满了棋盘,老人伸出手,梅花落下,恍惚了下,仿佛看到那高大的道人伸出手,抚在自己的额头,嗓音冷淡:

“从今以后,你便是我的弟子。”

最后的一剑落下,那柄长剑飞出,直往山上而来。

长剑飞过了那隐藏的阵法,落在了那个小院落中,倒插在了梅花之下。

梅花老树震颤了下,一朵白梅落下,飘在了那剑柄上,仿佛当年。

山下道人侧了侧脸颊,微笑低语:

“今日出师了啊,云英。”

道人大步而去,不再回头。

PS:今日一更……四千六百字。

相当难打磨,改了几次,所以发的很迟,给大家抱拳了……

不过效果如何,只能说尽力而为了。

明天三更,大纲已定,高潮剧情爆发,至少万字准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