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第三十八章 贪狼,危!!!(1/3)

作者:阎ZK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1-17 04:52:48

周围原本凶悍强大的恶鬼,在这个瞬间竟仿佛遭遇到世上最可怕的折磨。

惨叫声音大的让人头皮发麻。

基于原本死亡缠绕技能思路,演变而来的地府神通。

能够逆着命魂的运转进行解析级别的破坏,赵离在设计这一招的时候,在令牌打出的瞬间,判官仍旧和令牌有一丝联系,然后再决定,这一招是辅助命魂的流转,以恢复伤势,还是逆着运转规则,进行破坏。

也只有白色画卷这种级别的解析能力。

才能在命魂复杂的流转之中,确定出气脉境可以使用的最有效率破坏方式,并且尽可能简化施法流程,以大量的运算推演和足够的耐心,形成了极为精密的破坏性神通。

这是等同于对生灵进行溶解肌肉组织和经脉一样狠辣的招式。

在这种剧烈的痛苦之下,此刻这些单纯凭借本能作恶,意志却并不强大的的恶鬼已经纷纷失去战斗能力,一个个惨叫不止,倒在地上。

青面鬼一步步后退。

他看着前面体型比起自己小很多的钟正,脸上神色起伏,最后变成了狰狞,怒吼咆哮,鼓起肌肉,猛地一剑劈斩下来,这一剑凶悍非常,气势磅礴,仿佛能够将前面这个小家伙一剑劈裂。

周围几个孩子都吓得叫出声来。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钟正神色沉静,在这一剑蓄势的时候,直接一剑刺出。

双剑碰撞,铮铮暴鸣。

钟正早有准备,往前一步,态势不变,而青面鬼却被震的手掌发麻,下一刻,钟正长剑之上纠缠死气,一剑剑暴起,都是追魂夺魄剑法的路数,招招狠辣,这一路剑法他已经极为熟悉,能够运用于实战。

青面鬼一时只剩下了狼狈防御的资格。

铮铮的铁声越来越大,不绝于耳。

钟正伴随剑法反震,娴熟调整自身态势,调整力量,甚至于借助反震之力,使得自身剑术越发诡异,剑光如同形成了一片阴云,而青面鬼却觉得,自己手掌已经麻地握不紧剑,对方的剑气和鬼气蔓延,现在半边身子都麻了。

最后一剑直刺。

青面鬼咬牙,支撑着抬起剑,挡住了这一剑。

这一声铮鸣最大。

那种被侵蚀和反震形成的麻痹感一下扩大,他的架势一散,身躯僵硬,失去了之前的灵活,心中一个咯噔,在这一瞬间的破绽,被钟正无比熟练地把握住。

他身子一偏,剑术轻灵,借助旋身之力,手中剑锋锐无比,一剑往下,将青面鬼的右小腿斩裂!

青面鬼是走凝聚实质的鬼修,失去平衡,身子一晃,半跪在地。

钟正在旋身的瞬间绕至青面鬼身后,因为对方半跪下的缘故,脖子出现在了钟正前斜下方,长剑一抖,在对方抬头之前,直接刺穿了青面鬼的脖子,透出大半,然后右脚踩在青面鬼肌肉结实的后背上,猛然用力,长剑将那颗狰狞的鬼头撕扯大半。

处决!

他手中的剑是九头凤法相所化,位格极高。

这一只浑身煞气的恶鬼再没有爬起来,直接倒下去,化作阴气轰然溃散。

几个孩童被这种厮杀惊的呆住,回过神来就都拥上前去,围绕在钟正的身边。

钟正看了他们一眼,没有立刻就责备,此刻击杀了这样一只强大的鬼物,那种成长的感觉越发清晰起来,将那些中了赏善罚恶令,身上纠缠有浓重怨气的恶鬼一一击杀,钟正又往内,发现了一些刚刚凝聚了的小鬼。

对方只是刚刚凝聚命魂,身上不带有怨气和煞气。

钟正未曾将他们杀死,却又有些不放心,右手一动,死气汇聚,想了想,尝试将赏善罚恶令神通的运用之法用在其中,失败了好几次,最后竟然让他无师自通。

令牌打出,手掌一抓,直接化作了一条条锁链。

钟正在外面覆盖了一层无害的鬼气。

一旦被困住的鬼想要挣扎,就会崩碎,化作原本的罚恶令,没入体内,造成巨大无比的痛苦和折磨。将那些鬼修的手腕锁起来,然后锁到了一起,需得要他确认这些鬼物并未作恶,才会考虑将他们放走。

在这个洞穴的深处,钟正也看到了那些还没能凝聚命魂。

只是无意识游荡着的鬼物,他已经问过了那几个孩子,知道了青面鬼将地藏王菩萨加持误以为是某种宝物,劫掠了孩子,是为了慢慢拷问出宝物的所在,是为了让这些游荡的鬼物都凝聚命魂,以好作为他的属下。

小书抬头,看了看那些正在无意识游荡,口中发出阴恻恻声音的鬼物,心里害怕,都忘了自己也是个鬼,躲在了钟正背后,声音颤颤巍巍,道:

“钟大哥,这些鬼,怎么办?把它们留在这里么?”

钟正抬头,看着那些游荡,无意识的鬼物,微微皱眉,心中自语。

“赏善罚恶,将命魂带往冥界接受审判,维持三界安定,正是地府的职责,大兵灾之后,地府消失,酆都出现,现在地府虽然只是刚刚回归,我作为地府的判官,却也不能让这些命魂自生自灭,或者在这种地方化作刚刚那样的恶鬼。”

他将剑收回剑鞘,然后在那些被锁起来的小鬼,以及几个孩子注视下,迈步走入阴气最重之地,走到了众多命魂鬼物当中,盘腿坐下,双目微阖,手中掐出了一个法决。

让自身的魂体以最基础的凝聚方式运转。

然后以神通无罪,让这种魂体波动释放出来,覆盖向那些游魂。

他的魂魄相较于这些连凝聚命魂都无法做到的幽魂而言,可以说是强大无比,此刻释放赵离按照邪恶光环的思路创造出的神通,直接将它们全部笼罩住。

这一门神通本就是以自身强大来引导弱小的命魂。

此刻钟正直接摒弃神通原本的用处。

反倒是借助这种传导之力,引导这些魂魄进行修行。

慢慢的,那些原本不成模样,无法凝聚的命魂开始学着钟正的方式运转魂体,让自身的魂体渐渐稳定下来,然后在那些被锁链锁着的鬼物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形成了一个个清晰的魂体,有男有女,还有一只老虎,都匍匐在了钟正面前。

一只被锁住的鬼物瞪大眼睛,道:“这,这是什么?!”

“怎么就聚魂了?发生了什么?”

旁边的孩子得意道:

“因为钟大哥是地府的判官啊!”

“地府?判官”

几个孩子得意洋洋,将自己知道的地府说了点东西,诸如六道轮回之处,以及天地人三界之分,轮转修行,十八层地狱,浩大磅礴,真实无比,将一众小鬼吓得瑟瑟发抖,面色青白,又觉得恐惧。

“这,这是要把我们带到十八层地狱么?”

小书迟疑了下,道:“这要让钟大哥判断。”

“他是罚恶司的判官,有着判断鬼魂罪孽的职责,像是刚刚那只大鬼,就罪孽深重,身上都是煞气和怨气,不知道吃了多少的命魂,就被钟大哥直接斩首了。”

“你们还好,还活着,应该不至于被发配到地狱当中。”

终究是孩子,心里有恻隐之心,在讲述了地狱的恐怖之后,又安慰那些鬼修。

几个鬼修却还是面色惨白惨白,完全不敢挣脱那具备强烈威胁感觉的锁链,身躯僵硬无比。

钟正睁开眼睛,站起身来。

在他的帮助和引导下,那些原本的游魂借助此地阴气,勉强凝固命魂。

其中一名男子命魂叩首道:“多谢恩公。”

钟正一身红衣,扶剑而起,一手握着腰牌,嗓音低沉平静:

“地府钟正。”

“你们现在身死,命魂之躯,为我地府所掌,赎去罪孽,再入轮回。”

那凝聚出了十几个命魂都躬身行礼,对帮助他们摆脱混乱状态的钟正无比恭敬,那些个原本属于青面鬼麾下的小鬼更是因为恐惧地狱而直接跪下去,锁链哗啦作响。

这个地方是一个天生的阴气汇聚之所,能够天然聚集阴气和地煞,如果修炼得法,能够极为大地促进命魂的修行,远比他们先前在的位置好的多,钟正在将整个洞穴探索一遍之后,发现下面有一个更大的洞穴,地气就是从其中蔓延而出。

找到了贪狼属下,一只足有十几米大的铁甲犀牛。

再加上头顶有尖角的金色穿山甲。

生生地打通了这个地方。

钟正将所有的命魂都带来,让他们在这个适合命魂的区域生活修行,又划出了一片区域,将那些抓来的鬼魂扔进去,周围以罚恶令为基础,创造了层层锁链,不可随意出入,勉强作为羁押之所。

钟正心中有些遗憾。

自己这边不懂得那种地藏王菩萨的法门,否则的话,能够轻易超度恶鬼,驱散怨气,不像现在,掌握神通有限,更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够确认其罪孽,如何判定其行为是否是正当……

他心中这样的念头被强韧的意志压制了。

巡视了一遍。

最后在阴气地煞最为浓郁之处,钟正拔出长剑,猛然跃起,剑气纵横,从上而下,最中间以贪狼传授的‘古代文字’,恭恭敬敬写下来了泰山府君四字,又在稍低一侧,写下了地藏王菩萨,一侧则写下十殿阎罗尊名。

其名为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至最后第十殿轮转王。

密密麻麻,写下了一整面墙壁。

然后方才落在地上,长剑收回。

那些被抓回来的鬼物都好奇,又敬畏,隔着罚恶令形成的锁链,询问孩子命魂,道:

“这些是什么?判官大人又是在做什么?”

被问的孩子道:“钟大哥要重建地府罚恶司。”

“那些名字都是地府的强大存在,非常非常厉害,能够决断仙人和神的生死。”

决定仙人和神的生死?

那鬼修实力不强,闻言心中恐惧不已。

那边钟正已然开口,被羁押的恶鬼鬼修们看到,三百余命魂,加上钟正所救的,一共四百命魂,都恭恭敬敬地排列在了钟正的背后,密密麻麻,占据了这个山洞大部分区域,神色恭敬,有着相同功法,命魂微微浮光,竟然有浩大庄重之感,让鬼修们纷纷噤声,不敢开口。

钟正按照贪狼告诉他的仪式,准备了香料,纷纷分下去。

片刻后,四百命魂都捧着三炷香,木香气味萦绕,钟正神色郑重,沉声道:

“我地府诸多正神在上,判官钟正,在此重建罚恶司。”

“虽力不足,亦将会全力以赴。”

“今日告知诸多正神。”

他话不多,说完之后三拜,将香插入准备的青铜鼎中,四百命魂都齐齐重复他所说的话,只是将第一句增加了追随两个字,声音浩大,重复数次,于山洞中回荡,竟然毫无半点阴冷鬼祟之气,反倒充斥堂堂正正,光明正大之气,令被锁着的鬼修命魂无不心神震荡不已。

上香礼毕。

四百命魂齐齐三拜叩首。

庄重肃穆,仿佛上古先民朝拜。

钟正心中想到了泰山府君这位伟大存在,心中不知为何宁静下来,右手扶剑。

四百命魂都诚心诚意,在这仿佛上古先民朝拜的行动中,滋生出了一丝丝无法察觉,却又真实无比的气息,那气息本来欲要消散,钟正腰侧玉珠微微有流光闪烁,随着其心念,直接指向了泰山府君。

本能联通白色空间,被撕扯吸收。

可其特殊,在白色空间也无法化去。

封神榜上,一丝丝灰色雾气亮起,散发出一种莫测的威势,仿佛是一一对应一样,其位格恰好能将奇异气息吸收,越发明亮起来。

与此同时,正在看典籍的赵离身躯陡然僵硬。

他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念头涌向了他,恍惚之间,仿佛察觉自己身披如同泰山一般高广的黑衣,俯首看到数不清的命魂朝着他叩拜,看到了一侧有红衣持剑的少年判官,扶剑而立,背后则众鬼匍匐随行,远处可见到河流石桥,诸多异象。

威严,肃穆,冰冷。

这一股幻象一瞬间溃散。

赵离瞪大眼睛,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书,确认不是自己的错觉,嘴角抽了下。

刚刚那幻象是怎么回事?地府?泰山府君?

那人是钟正?

赵离迅速找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在椅子上,装作看典籍累了,闭目凝神,魂魄升上白色空间,白色画卷上,一丝丝灰色雾气浮现出来,流转,钟正的名字突然明亮了起来,赵离点在钟正名字上,少年名字溃散成墨迹,重新组合成了一行字——

地府·罚恶司。

赵离:“……???”

他心中仿佛有一万头神兽在草原上奔跑过去。

不是,我就只是打算让你保护这些人啊。

你都弄出了些什么?

赵离迅速寻找白色空间对应的画面,豁然出现了此刻钟正所在之处,看到了他对神通举一反三的应用,看到了那充斥着肃穆的画面,然后听到了旁边一个孩子模样的命魂在跟刚刚复苏的,刚刚凝聚了命魂,懵懂无知的幽魂们神色肃穆,讲述六道轮回,地府天庭,天地人三界。

看到那些命魂都认真在听讲。

赵离面容凝固了。

一切都明白了。

他牙齿紧咬,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

“贪……狼……”

PS:今日第一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