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酆都鬼域。

幽冥之境——

钟正喘息着,但是喘息,这也不过是他的错觉,他背后背负着一个狰狞可怖的鬼物,那鬼物已经快要溃散,已经看不到双腿,原来是腿脚的地方已经溃散,已经化作了淡淡的灰色雾气。

他自己也已经是鬼了。

不,应该说是命魂之身。

钟正心中默默想着,没有开口,紧紧背着背后的老鬼往前‘跑’。

他刚刚变成命魂没有三年时间,一直只是酆都最为基础的鬼奴,每日每日只是背着那些鬼物的命魂,一日一日不断行走在几乎没有穷尽的台阶上,将抹去了意识的命魂送到最高处,扔到那几乎要容纳天地的大鼎里。

然后再下来,周而复始。

所以没有习得半点修行之法,还是迈动双腿移动。

但是他的脚尖气其实没能踩在地面,没能真正奔跑,更像是飘过去。

一切都是在消耗他自身的命魂,又逃了约莫不过里许距离,钟正突然一个踉跄,险些跪倒在地上,好不容易稳住了,面色有些痛苦,隐隐又有些许透明的感觉,却仍旧背着背后的那个狰狞老鬼。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阿南啊……”

面貌狰狞,有着白发的鬼物开口,伸出手拍他的肩膀,声音沙哑,道:

“把我放在这里吧,你自己找一个洞穴,避开阳光。”

“想办法跑出去,离开这里……”

“你在说什么蠢话?!”

样貌粗豪,双目却很温和的钟正咬着牙,支撑着将老鬼背起来,喘息着道:“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了,老郑,到时候,我带你去看看你的女儿和外孙,然后,然后咱们找个地方,学点修行的法门……”

老鬼样貌狰狞,青面獠牙,声音虚弱,疲惫道:

“放下吧,我本来就没有机会了,你也是知道的。”

“吞了酆都的鬼丸,才凝聚出来了命魂,一出来就背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沿着那种青铜路不断往上走往下走,在这儿我也呆了十来年啦,知道那些花纹就是传说中的法阵,咱们只要踩上去,就会受到酆都鬼神的侵蚀。”

“你看我这个样子,我的魂魄早就被污染了,反倒更加离不开那个地方,等到死了,呵,命魂是不应该说死的对吧,都已经是鬼了,等到被彻底腐蚀,就会像是老六,老舟他们,当柴火一样烧着,彻彻底底魂飞魄散。”

他叹息一声,呢喃道:

“那青铜鼎的下面,那种蓝色的火,都是咱们这些鬼奴啊。”

“老舟他给我挡过鞭子,老六告诉过我这儿的规矩,可最后却是我亲自把老舟和老六他们背下去,看到鬼监一甩鞭子,鞭子长成了好几里那么长,上倒刺把千百个鬼都刺穿了,然后朝着火炉下面一甩,他们就都被火给吞了。”

“我什么都做不了,就只木在那儿,看着他们被火烧着,他们也一样,没什么表情,就是烧的厉害了,会叫几声,然后就都没有了。”

“那火炉子像是活着似的,那么大,比起我以前那个城都大,上面画着的全是鬼,都叫啊,惨叫,看着就疼的厉害……”

背后狰狞的老鬼似乎是到了极限,双目茫然,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钟正不说话,只是竭力加快脚步,这里的环境非常的阴森,树木枝丫尖锐地像是出了鞘的长剑,都朝着上面长,像是上头都吊死过人,阴冷冷的风在林子里呼啸着,让人骨头里发冷,阳光照不进来。

这里是幽冥的边缘。

钟正和这个狰狞的鬼物,是趁着一个大鬼王挣脱了锁链,引发混乱才跑出来的,一夜狼狈,也不知道究竟是跑了有多久,看到阳光散落下来,钟正的眼里本能浮现出丝丝欣喜,叫起来,道:“老郑,老郑!”

“咱们跑出来了!”

“你快看啊,快看,有太阳!”

已经处于混乱茫然状态的狰狞鬼物抬起头,看到了真的有淡金色的阳光落下来,那么璀璨,那么地纯净,和那阴冷可怖的鬼域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世界,他眸子瞪大了,又重新凝聚出了神采来,在钟正的背上急不可耐拍了拍,声音虚弱,却催促道:

“靠前些,再靠前些……”

“哎,成!”

钟正慢慢靠近,他因为阳光而欣喜,但是作为因某种丹药才凝聚魂体,最为低级的鬼物,他也惧怕着阳光,慢慢靠近,在那一线阳光旁边停下来,感觉到丝丝灼热的触觉,想了想,又支撑着靠近了些,忍住刺痛,笑道:

“这个距离怎么样,老郑。”

他看着那丝丝淡金色的光,满是向往。

狰狞鬼物瞪大了眼睛,他在钟正的背上,慢慢地伸出手掌,触碰到了那丝丝的光,本能地缩了一下,又慢慢伸过去,金色的阳光灼烧他的手掌,发出嗤嗤嗤的声音,冒出烟气,鬼物却不觉得痛苦,他露出微笑。

在村子没有被那突然出现的,穿着黑色铠甲的鬼物军队扫荡时候,就有这样的光啊,那时候还嫌弃实在是太热,抱怨了不少,白天洒满阳光,儿子出去种地,儿媳在织布,他逗弄着孙子的脸,孙子……

狰狞的面容松缓下来,鬼物伸出手,拍了拍钟正的肩膀,金铁碰撞一样刺耳的声音却给人柔和的感觉,他重重地嘶喊,道:

“好不容易出来了,活下去啊!”

然后毫不犹豫,纵身一扑。

扑向阳光里那个逗弄孙子的自己,他展开双臂,迎接那光芒,就像撞在一柄锋锐无比的神剑上,老鬼的身子直接碎了,整个直接地气化,变成了大团大团的烟气,那张被鬼神气息腐蚀而变得狰狞的面庞在阳光下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是个和蔼的老人,眼角垂泪,直接灰飞烟灭。

“老郑!”

钟正被这个变化给惊地呆住,下意识低喊出声,上前一步,却被灼热阳光给灼烧地不得不后退,手臂皮肤上大片灼烧痕迹,传来阵阵刺痛,他看着心满意足地灰飞烟灭的鬼物,沉默了许久,神色复杂至极,又有痛恨。

“为什么……恶人死了受罚是应当,可为什么,连好人死了都要受到这样的罪?”

“一辈子与人为善,却落得这个结果……”

“竟然还不如那些恶人!”

当的一声脆响,老人隐藏在衣服里面的一颗珠子落下来,跌坠在光里。

钟正打算有机会把这个送到老人女儿孙女那里,伸出手去取那个唯一算得上朋友,唯一还能够交流的老人遗物,但是那阳光太剧烈而炙热,让他的命魂之躯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钟正咬着牙齿,手掌颤抖,却还是一点一点靠近,手掌都被腐蚀,出现大块大块奇异的暗红色灼烧斑块。

正在这个时候,一股奇异之力打在了他的心口上,将他打退十数米,远离了阳光,那股力量直接涌入他的伤口上,让他的伤势在瞬间痊愈,然后传来了一声轻笑,道:

“小子就这样想死吗?”

钟正抬起头,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衣服,面容俊朗儒雅的中年人。

当下警惕,道:“你是谁?”

男子温和笑道:“我是谁?你们不一直都是在找我吗?”

“找你?”

“不错,找能够带你踏入修行之门的人。”男子神色从容。

钟正变了变,然后瞬间反应过来,道:“你刚刚一直都在?”

男子知道他想要说什么,笑了笑,语气温和儒雅,道:

“本座乃是天域尊者门下弟子,法号真阳,亦掌握法身之变,云游至此,见你二人出来,本欲现身相助,却见此人死志已决。”

“就算是本座出来也无法改变他的想法,不如就让他去了,也算是满足他的心愿,酆都鬼丸虽然能够凝聚命魂,可是却也不是必然成功,看他模样,应该是有至亲离他而去,心死之下,亦不如归去。”

“至于你……呵,本座感念你意志坚韧,又怜惜此鬼最后于你的叮嘱,略有些恻隐心,原本只是打算将你二人送出幽冥,此刻的话……”

他声音微顿,看向钟正,微笑道:

“如何?你可愿意随本座修行?”

这样大的际遇之下,钟正难免心潮起伏,但是很快克制住自己的想法,模样神色恭敬,却问道:

“晚辈愚钝,前辈为何愿意收下在下?”

男子眼底闪过一丝异色,微笑道:

“此为缘法。”

“缘法……”

“不错,因缘传法,万事万物,天地之间皆有冥冥气数,你我有师徒之缘,合该入我门下,不过你若是不愿,本座也不强求,亦会把你带离开这里,送入安全的地方。”

钟正沉默了下,想到自己的深仇大恨,终究点头,道:

“多谢前辈……”

男子看到钟正神色,心中禁不住大喜。

谋算数年,终究是成了!

他曾前往钟家村落脚,认出钟正便是传闻当中能够聚拢万鬼于麾下特殊体质,活着时候,不需要修为就能看到种种狰狞鬼物,身死之后,便是修行鬼修法门的奇才,一经修成鬼将,便是法宝万魂幡的最好材料。

只是炼化时,一旦反抗,以他修为,几乎无法遏制这种天生操控万鬼的体质。

于是便苦心积虑,引来幽冥鬼军,踏平了那一座村落。

人族是九洲最大的种族,并非全部都在九黎和大周这两个庞然大物之下。

若是九黎和大周境内,便是他的师父也不敢如此大胆。

大周有不世高人,能够擒拿一十三条太古孽龙为凡人所用,而九黎也分毫不差,甚至有拘拿神魔的大法力大神通,这两个人族国家,是九洲中极为庞大的势力,都有能够比肩先天神灵一样的存在,威势极大,

但是这两个庞然大物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部族和聚落,少则千百人,大则动辄数十万,乃至于数百万人,都分布于九洲,以及无尽星海上出现的岛屿上。

而在钟正被纳入酆都,成为鬼奴之后,他仍旧不去行动,非得要让钟正到最绝望之时才出手,以得到少年的信任,只是后来才突然发现钟正在鬼域这种地方,非但没有绝望崩溃,反倒变得警惕心越来越重,更处心积虑,打算逃出此地,心性坚韧,前所未见。

担心继续下去,恐怕会变得难以掌握,就算是炼化其作为法宝主材,对方也不会信任自己,会抱有极大警惕之心,导致功亏一篑,是以才在此刻选择出手,在钟正还对人抱有信任的时候,在对方因为唯一忘年交魂飞魄散的时候,出手将他救下,博取对方信任。

当下心中松了口气,有得来不易的大欣喜,男子脸上露出微笑,道:

“既如此,你就不能够称呼我为前辈了。”

“本座天域炼气士赤阳真人,你应当要叫我师父才是。”

又看到那一颗落在土里的珠子,沉吟了下,道:“等到你拜师之后,为师会亲自赐予你一件宝物护身,至于此物,这是你好友的唯一遗物,便收着吧。”

“收好以后,靠近过来,我带你离开这幽冥鬼域。”

赤阳真人随意挥袖,一股霞光将那坠在阳光中的珠子托起,放在了钟正前面,看到钟正脸上的神态温和下来,他的嘴角微微勾了勾,如看一落入罗网的小虫儿,只觉得自己这兴起的举动,效果极大。

只是随意将险些忘记的珠子送给了钟正,就轻而易举得到了他的好感,得到些许的信任。

简直是无本万利的事情啊。

钟正看到那珠子,想到了老郑头谈论起家人时候的模样,心中不由悲伤。

道谢之后,小心翼翼抓起了珠子,将珠子收好。

然后,他的命魂之躯直接在男子眼前消失的干干净净。

真的是干干净净。

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没有留下来。

赤阳真人笑容呆滞凝固,双眼慢慢瞪大:

“……”

“??!”

他的神识瞬间横扫过数百里的距离,一无所获。

“是谁?!谁敢抢夺本座看上的弟子,出来!!!”

“你给老子出来!”

数息后,森林里传来他暴怒无比的怒吼,赤阳真人昂首长啸怒吼,背后直接出现一轮赤色大日法相,具备大漠之中,长河落日的邪异气息,释放出无尽光芒,驱散幽冥之地的黑暗,而现在钟正看到的那一缕阳光也消散了,化作了流转的光,落入赤阳真人手中。

他心中被无限怒火所占据,额头贲起青筋,不断发出咆哮,疯狂掠过这一片森林。

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苦心思虑数年,结果连根毛都捞到,他感觉自己心里如同被火焰灼烧,面容因为怒火而扭曲,阴冥当中,许多鬼物直接就被他所释放的未能直接碾压至死,鬼域当中似乎有存在终于看不下去,传来冷哼,呵斥道:

“赤阳你要发疯,滚出去发!”

“闭嘴,区区一个鬼王,也敢在本座这里放肆!”

面容儒雅温和的赤阳真人火气被直接点燃,怒喝一声,直接抬手召出一轮大日,一甩手朝着鬼域扔过去。

鬼域升起大片大片的黑色雾气,将太阳托住,融化,吞噬其中。

那数十里的黑雾涌动,化作了一件长袍,落在一个恐怖身影的身上,遮蔽住他的身体。

“你疯了吗?赤阳!”

赤阳真人心中暴躁愤怒,正想要恶战发泄,怒喝道:

“你说,是不是你把我的徒弟劫走了?!”

那鬼域中的存在脸色冰冷,沉了下来:“疯子!”

两股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白色空间中,风平浪静。

赵离端着一杯放在青花瓷杯子里的肥宅快乐水,看着前面呆呆的少年。

哧溜一下喝了口肥宅快乐水,心中感慨。

今天的运气真好啊……

PS:今日第二更……

因为刚开新卷,步调需要慢些,稳住节奏和内容,明天应该能够恢复三更(抱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