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消息送到的时候,西芦城的城主正在处理当日的公文,看到属下莽撞地冲了进来的,他的心中甚至略有些不愉,却还凭借自己几十年的涵养,没有动怒,只是将手中狼毫架好,动作神态不紧不慢,从容不迫。

然后当他听到柳杨舟已死。

心态一下失去了原本的涵养,几乎控制不住地神色骤变,猛地起身,不小心撞在桌子上,檀木桌哐啷一声,被撞地剧烈颤动了下,砚台里的墨汁洒出来,在才处理好的公文上留下了一大块浓重刺眼的墨痕。

西芦城主顾不得可惜,越过檀木桌,上前两步,厉声道:

“你说什么?!”

来报的青年低下头不敢看他震怒的面容,快速将消息重新说了一遍,最后低声道:“属下所说,句句属实,炼气士也都已经确认,柳客卿的命魂已经失去感应,恐怕,恐怕,凶多吉少……”

西芦城主面色铁青,深吸口气,克制住怒气,令那属下退下。

然后慢慢踱步走回,重重坐在了靠椅上,缓了许久,方才一挥手,下令将城佐带来,城佐是辅佐城主所设立的职位,一向由本地德高望重的长辈担任,得到传令之后,匆匆而来,西路城主将事情告诉了那城佐,末了恨恨开口道:

“杨舟是我的左臂右膀,在我麾下三年,为我处理过许多事物,才华过人,不知道是谁,竟敢对他动手!”

“周老见识广,可有什么头绪吗?”

城佐抚须,沉吟了下,道: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此事蹊跷,柳客卿夜间为何会离开住处,是被人引诱,还是主动出去查探事务,都还没有定论,留下来的线索也不多,想要查案也无从查起。”

“城主何不派遣炼气士用天机卦术卜算一二?”

“天机卦术是炼气奇门神通之一,就算是使用者的修为不够,也会或多或少得到些线索,有所收获,至少比起现在这样要好得多。”

西芦城主微微颔首,道一句正要周老作为见证。

然后又挥手弹出一道玉符,化作流光飞出去,过了一会儿,有穿着素色长袍,下摆处一个阴阳鱼,手持拂尘的男子快步走入城主府大堂中,五缕长须,气度不凡,容貌儒雅温和,却又似乎有些傲气。

老人微微颔首,心下了然。

他认得过来的这个人是西芦城中一个名气极大的炼气士。

号称是五十年道行,不修神通,不炼法宝,只修天机卦术,在这一道上的造诣极高,西芦城主恐怕是早就有了用天机术的打算,将自己也叫来,是为了让自己一同看这天机术的结果,帮忙解卦。

那炼气士颇为傲气,面对西芦城之中地位最高的两人,只是微微一礼。

听了西芦城主的要求之后,炼气士面露迟疑之色,推脱了两句,说此事涉及颇大,恐有危险,不愿意算卦,西芦城主又许诺了重赏和丹药灵材,这才貌似勉强地答应下来,从袖口中取出一莲花台,只是往外一倒,流光落下,出现了诸般灵材,浮在空中。

又把那莲花台倒过来,往地上一扣,院子里多出一座高台。

城主府其余人都被驱出了这个院子,炼气士操控灵材布下阵法,有条不紊,又取出一枚符咒,沾染牛妖眼泪,在双眼前一拂,符咒消失不见,他双瞳中倒影流光,又取出了一柄千年雷击桃木心炼制的木剑,手腕一动,挑起玉符。

脚踏禹步,伴随步法勾勒出一道道法印,口中念念有词。

他这一脉在东澜景洲被看作了旁门左道。

卜算天机,不问苍生,问的乃是鬼神。

招鬼驱灵。

家中代代相传一只千年鬼物,号称有神通可以通晓天地之事。

只见得阴风阵阵,卦台上面符咒无风自然,西芦城主双瞳流光,已自开了天眼,见到了那一只养了千年的鬼王,高大狰狞,却又白须白发,一手抓着天机算筹,炼气士和他低语几句,那鬼王便施展开神通。

白玉雕刻成的算筹浮在空中,一一排列开来,自然组合。

城佐抚须叹道:“八十一根白玉算筹,每一次看到都会觉得感慨不已,这李家代代相传的鬼王,生前也应该是天机卦术一道的大前辈,却身死道消,死后和李家的先辈结下了这互助的约定。”

“他为李家卜算,李家将收货的灵材分给他。”

“千年时间,倒也这样过来了,倒也算是一桩奇观。”

那狰狞的鬼物无视了彼此交谈的西芦城主,双目闭合。

白玉算筹在他面前浮动,组合。

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飘飘荡荡浮现起来,在天机命格的引导之下,隐隐有蕴含指引的画面在他眼前展开,这一过程他早已经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沉稳镇定,精心凝神,一缕真灵顺着天机飘摇而去。

赵离看着眼前桌子上的饭菜。

今天是大块猪肉炖菜,配刚刚蒸出来,热气腾腾的馒头。

赵离把拳头大小的馒头从中间撕开,然后把大块肥瘦相间,炖的烂熟的猪肉夹进去,捏着土法肉夹馍咬下来一大口,炖了许久的猪肉肥美,极为入味,肥腻感觉又被朴实的面香所遮盖住,不会让人觉得过于油腻,组合地恰到好处。

赵离几大口吃下去一个大馒头,最后捏着手里剩下的一小块馒头。

直接扔到猪肉炖菜汤汁里面,看着馒头被深色的汤汁浸泡,从白色变成了浅褐色,趁着还没有软的厉害,用筷子一捞,混着大块的萝卜一起放到嘴里,咬上一口,吸饱了肉汁,几乎分不清嘴里的是萝卜和馒头,还是肉块。

赵离眯着眼睛,满足地呵着嘴里食物的热气。

正在这个时候,他的动作突然微微顿了顿,睁开眼睛,左右看了看。

不知道怎么地,他总觉得有人在偷看他。

可是这个屋子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就又收回视线,打算继续吃早饭,可那种感觉却越来越强烈,让赵离极为不舒服,微微皱眉,想到了死了的暗线,还有这个世界的天机卦术,若有所思。

对方的上司已经知道了是酆都鬼修出手,立刻天机卜算的概率不大。

是西芦城的人?

看起来这个暗线在西芦城的身份果然不低。

一死就有人查找他的死因。

想到这里,没有了食欲,赵离双目微闭,心神联系到了白色画卷。

感知力量瞬间被极大强化。

他握着画卷,隐隐约约,仿佛‘看到’了西芦城主。

看到了法宝祭坛上的炼气士,看到了那狰狞的鬼神,不知道为何,他似乎能够感觉地到,对方打算通过那八十一根白玉算筹,还有天机算卦的手段,‘看到’和自己相关的画面,然后进行解卦,反向推测出自己的身份。

如果不加处理,那鬼神借助算筹,恐怕真的能够看到自己的真身。

但是赵离本就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感觉到那种清晰无比,悄悄看过来的感觉,赵离让命魂凌驾于白色空间之上,撬动了那一团修为,他的身上仿佛笼罩了一层墨色羽毛大氅,双瞳燃烧着幽幽的火焰。

赵离感觉到自己在这种修为加持之下,对于白色空间的掌控力量,尤其是精细程度有所提升,满意地颔首,然后按照自己的想法,随手捏了个画面给对面看过来的意识主动塞了过去。

他可没有反制天机卦术的手段,可也大概明白天机卦术的基本原理,知道对方是要‘看到’些什么。

既然无法阻止和反制对方看过来。

那么只要主动让对面看到假的东西就可以了。

所以他随手把记忆里比较深刻的一段游戏CG用白色空间模拟了一遍,揉成一团送了过去。

顺带提一个一点都不重要的事情,那个游戏叫做魔兽世界。

这段CG叫做巫妖王之怒。

巫妖王阿尔萨斯,霜之哀伤的主人。

因为担心吓不住对面,他还稍微,只是稍微地加强了一点点。

PS:今日第二更奉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