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巫祝的住处,在整个部族的最核心位置。

赵离脑海中有弘方的记忆,小孩子平日里没有什么事情,学武还稍微有些嫌早,又已经不是在家里带着的年纪,就结伴在部族里面到处疯跑着玩,他对这里的建筑布局风格无比熟悉。

其他人忙着救火,根本没人注意他。

赵离按着那些孩子往日里的路子,快步穿过了窄道,避开南宫岗的住处,以弘方对于南宫岗的直观印象,这个年轻的武士一定会亲自带人去灭火,这样就避免了遇到这个铁西部最危险的男人。

赵离直往部族中最中间那建筑奔去。

那里是部族最为高大的地方。

一层一层,足有十米高,青铜火盆里面整日整日烧着大火。

赵离靠近了这个建筑,放慢了脚步。

巫祝,还有尤,都在里面。

这个建筑的下面,每日都有武士在给巫祝充作守卫,一名武士牵着的野狼突然朝向了赵离的方向,口中低低嘶吼着,武士惊觉不对,一下抽出刀来,喝问道:“谁在那里?!”

赵离早已将刀收好,跌跌撞撞跑出来,口中大喊道: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火,火!”

“着火了!”

那武士一双粗眉毛皱起来,呵斥道:“着火算是什么?那自然有其他人去处理,这种事情,你居然敢来打扰巫祝大人,快走,快走!”

见到那个低着头的人仍旧杵在原地不动弹,柏邑有些不耐烦,他们六兄弟为巫祝大人处理那个祭品,甚至跟南宫岗一派有了冲突,此刻已经自诩为巫祝心腹,气焰也大了不少。

牵着那匹足有两米来长,毛发如同钢铁的青狼靠近过来,伸手就要狠狠地推搡来人肩膀。

一推之下,居然没有推动。

柏邑微微愕然。

赵离抬起头,冲柏邑微微一笑,满脸的和气轻快:

“晚上好哟。”

“今天晚上,月色真美啊。”

“是你?!”

在柏邑大脑因为震惊而一片空白的时候,赵离手中的刀已经猛地刺出去,不是攻击柏邑,而是撕扯向那匹青狼,青狼是铁西部所驯服,最为猛烈的野兽,却因为被柏邑牵着,无法张开獠牙扑上去撕扯,只能仰着头怒视着赵离。

赵离手中森白一片的钢刀从狼嘴里贯进去。

手腕转动,赵离带着那种令人心惊胆战的微笑。

钢刀的刀锋把青狼的内脏一瞬绞碎掉,那匹凶悍的青狼发出痛苦的呜咽,一下倒在旁边,柏邑瞬间反应过来,身子猛地后退,他的兄弟们也在同一时间凑过来,老二松开另一匹青狼的绳索。

这一头森林中凶悍的野兽露出了獠牙,和猩红色的牙龈。

爪子呈现一种略有琥珀质感的灰黑色。

一双苍灰色的眼睛,死死盯着赵离,喉中发出低沉的吼声。

它是训练有素的猎手,此刻没有着急着扑击上去,甚至于隐隐和柏邑六人组成了一个合围为围杀的阵势,赵离从狼腹中缓缓抽出了那一把钢刀,冰冷森白的刀锋上,鲜血顺着刀锋流淌下来。

一切仿佛是他梦境空间所重现的场景。

只是多出一匹虎视眈眈的猛兽。

他们看到赵离没有拔出另一把刀,他只是握着那一把染着血红色的长刀,突然问了一个很无厘头的问题:

“一万七千五百二十一下。”

“九出十三归换算下来,是多少?你们知道吗?”

“大概不知道吧?”

“咦?真的不知道?你们数学老师会伤心的……”

“对了,你们没有数学老师?”

柏邑心中渐渐滋生出一种恐惧感,以及似被鄙视的不痛快,低沉地怒喝:

“你再说什么?!”

“一起上,将他捉住,带回去给巫祝大人处置!”

赵离遗憾道:

“听不懂啊。”

他手中刀锋抬起,另外一只手缓缓握住刀柄的尾端,视线顺着刀锋往前,呼吸,思维,归于沉静的河流,声音也变得沉静下去。

“我的意思是。”

他嘴角噙着笑,眼底冰冷。

“这件事儿,我们这里必须躺下六个人才算完。”

六个人?

柏邑怔了下,旋即大怒。

赵离眼底仿佛闪过一道寒光,猛地踏前一步。

手中刀以一记标准无比的直刺,狠狠刺出。

如同一道惨白色的光。

柏邑下意识将兵器横栏,挡住了这一招,但是那样庞大的力量,仍旧让他的手掌发麻,让他忍不住朝着后面退了一步,心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

这个几乎被他们天天蹂躏的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

他朝后一步,赵离猛地伏身,避开几乎是擦着他背后斩过的两把兵器,在梦中空间,这个时候对手是同时间出拳,但是整体的合围策略没有错。

他的心中无比沉静。

他没有想到会在找尤的时候,遇到这六个仇人。

手中的刀猛地竖起,与另外一柄刀碰撞,发出鸣啸。

赵离借助这个力量起身,刀光如同游鱼,在他身周闪动起伏。

钢刀的刀锋不断鸣啸,赵离身子微微一晃,竟已以精巧无比的步伐,仿佛卡着节奏和时间一样掠过刀锋,旋身,出现在了柏邑的背后,与此同时,左手已从柏邑腰间抽出一柄匕首。

并且趁着转身的同时,反手握着匕首,上抬。

这一动作的节点,匕首的刃口恰好卡在了柏邑的咽喉上。

没有给他恐惧的时间,赵离脚步踏出,趁势旋转,匕首瞬间将柏邑的咽喉割开,鲜血一下喷出去很高,而他右手的长刀也在同时,借助旋转的蓄势斩出,另外一名武士的脖子被撕扯开大半,捂着脖子上的狰狞伤口倒了下去。

赵离提一口气,手中刀的力量没有半点的衰弱,在熟练掌握了破敌的招数之后,剩下四名武士对于他而言几乎没有了威胁,这种层次的搏杀,靠的就是勇气,意志,力量和速度,不会持续太久。

短短几个呼吸,生死立判。

又有三人死在他刀下。

但是就在他即将斩落最后一刀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道刺痛的寒意。

是那匹青狼。

它就像是阴影当中最狡猾,也最冷静的猎手,一直到这个时候才暴起发难,赵离右手的刀才斩下去,已经来不及发力回防,只能抬起左手,挡在身侧,青狼张开嘴狠狠地咬了下去。

最后的武士也在濒死时候激发出了最后的怒勇。

他手中的青铜刀抬起来,想着赵离打算回防,刀上力量肯定会变弱,只要能够弹开这一刀,他就有活路,他心中在这个时候满是后悔,如果一开始就大声喊叫,敲动铜钟,虽然是失职,但是至少能够活命。

眼前的敌人仿佛知道他们的每一步动作,连进攻都像是送死。

他的刀和赵离的刀碰撞在一起。

庞大的力量将他的刀锋打得扬起,那样庞大的力量像是河流一样倾泄出来,武士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这个祭品不怕手腕被咬掉吗?

他没能够继续思考下去,钢刀就已经剁在他脖子上的大动脉位置。

最后的画面里,青狼怒张的獠牙已恶狠狠撕扯在了赵离左手的手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