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第十三章 巫祝

作者:阎ZK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1-17 04:45:35

赵离从梦境回到了充作牢狱的地下石窟。

他脑子有点发懵。

一道一道声音,不断在他耳边回荡着,几乎形成了幻听,这些有着特殊节律的音节映入了他的脑海深处,因着他记得天权养气的全部内容,自然作出回应。

经脉已不再是有吸引周围无形之气入体的趋势。

而是干脆形成类似于漩涡的状态。

赵离自然而然进入了吐纳修行状态,他本就距离成功只差一步之遥,临近丹田处溃散掉的内气重聚,然后顺着小周天的轨迹,快速流转,因为天权余音的影响,这一过程极为顺利。

他是被饥饿感所惊醒的。

等到他意识苏醒过来的时候,天权余音已经消失不见,体内一股暖流缓缓游动,这里是铁西部的禁地,据传说,连接着九幽,是九幽通往人间的某个分支岔道之一,每时每刻,都会有冰冷无比的风从地底涌出。

这自然是荒诞不经的传说,但是确实温度极低,寒风不断。

除去武士,没有人能够支撑太久的时间。

之前赵离都感觉自己手指指尖已经要冻得没有知觉了,可是现在,体内暖流流动,一股股热气流转,他竟已经不再畏惧那种寒冷,正觉得惊异,胃部又是一阵抽搐,饥饿感再度袭来。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赵离看到旁边石头上的烤麋肉,抓起来,手上传来的硬度让他心里有些迟疑。

拈了拈,张开口,试探性地咬在了石头上。

他的牙齿没能够触碰在一起。

赵离张开嘴,把肉放到眼前,看着上面两个浅浅的牙印,沉默着,他突然伸手倒替着烤麋肉,在石头上敲了敲。

石头和肉碰撞,发出了当当的脆响声音,远远传出去。

嗯,很适合防身。

这个硬度,用足力气,差不多足够把一个成年男人打晕。

赵离默默吐槽一句,却又轻笑出声来,打了个响指,道:

“被冷风吹了六个小时的肉干,攻击力1点。”

没有怨恨,愤怒或者恼怒地嚎叫,赵离这一次找了个稍微背风的地方,用送来的木碗在地下河里盛了一碗水,肉干,水,都放在前面一块平整的石头上,微眯了眼睛,就像是前面有着一张黑色的饭桌。

赵离满意地点了点头。

然后在河水里洗了洗手,等手上的水干了,拿起木碗喝了口润了润嗓子,之后才抓起肉干,在这样孤独凄冷的地方,不知道多少人被囚禁着,孤独者嚎叫死去,他却仿佛仍在文明世界。

把肉干重新放在嘴里,顺着肉块原本的纹理,他好不容易用牙齿撕扯下来一条又韧又硬的肉干,鼓足了腮帮的肌肉,用力咀嚼着,好不容易咽下去,笑呵呵地自语道:

“无污染的肉类,传统的烹饪方法,里面加入了名贵的中草药。”

“而且还是用最传统的风干手段,值得拥有。”

洞窟里只有他孤独的,带一丝轻松的笑声低语。

“哎呀,赵离,赚大了啊。”

自娱自乐一般,赵离花费了很多工夫,才吃下了这一块加了虎血草后,被风吹干的肉干,赵离感觉自己的胃里面似乎是有一团火焰,在汹涌地燃烧着,那一缕内气加速流转,搬运气血。

赵离剔着牙尖,自语道:

“吃饱了吃饱了。”

正打算歇歇肚,再入梦境空间,给自己加一个buff继续修行的时候,远处传来了脚步声音,赵离挑了下眉毛,上次来的是两个护卫,这一次脚步声音却成了三个,多出一个更轻微的。

从洞口的方向走来了三个人。

周双一手提着青铜灯,灯座里面黑色的灯油,引出来一根棉线,火焰燃烧,释放出稳定的光源,在他前面走着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身子有些消瘦,穿着麻质的衣服,眼睛安静幽深,腰侧挂着一柄青铜短剑。

这正是部族中的老巫祝,能够凭借烟气,和神灵,还有祖先的灵交流。

是地位甚至于在武士之上的人。

周双恭恭敬敬地伏着身子,让灯光稳定地跟随着巫祝,用谦卑的语气道:“巫祝大人,那个祭品现在就在下面。”

巫祝点了点头。

一提到祭品两个字,他就感觉到自己的下巴一阵痛楚,连带着心情都很糟糕,他从少年时跟随着上一代巫祝,一直到现在,从没有遇到过祭品敢做出那种反应的,暴起袭击,他记得今天转过头去,看到的那一双眼睛。

像是应对群狼的猛虎一样。

他苍老的眼睛俯瞰着冰冷的洞穴。

这个洞窟很深邃,地下河流冲出了自然的轨迹,还有嶙峋的怪石,不熟悉的人会很难走,一不小心,还会直接摔倒,砸在石头上,河川里,会受伤,但是他不同,这一个洞窟他走过太多遍了,他太熟悉了。

他曾经许多次地将战俘和祭品送到这里。

又走了一小会儿,在灯光可以照到的地方,他看到了那个祭品。

巫祝停住了脚步,沉默了下,他想要按照以往那样,从周双那里取来灯,亲自过去,可是想到了今天早上那一记狠辣的重击,又停了下来,沉默了下,冷着脸,道:

“你跟着我一起过去。”

周双受宠若惊,连忙凑在了老人的身旁,亦步亦趋跟着。

巫祝看到了那个祭品。

他见过许多被俘虏之后,用来祭祀上天的敌人,他们有些也会被送在这里,当得知了自己的下场之后,大多会变得暴躁愤怒,甚至于歇斯底里,但是现在,那个祭品坐在一个挡风的位置上,前面的石头上放着食器,眼神平静。

或许是错觉。

看着那祭品,他竟然有一种在九黎的大部中的感觉。

他脚下踩着柔软的缎子,前面摆着燃烧的火焰,香料的香气让人沉醉其中,桌子上是烤好的食物,以及碧色如同天空的酒,而他面前的不是祭品,而是得到了最好教导,出身尊贵的贵人。

他马上推翻了这一观点。

这并非是错觉。

巫祝在这个时候第一反应并不是之前的愤怒和杀意。

他只是在心中叹息着:

“果然,这是最好的祭品啊。”

老者让周双在自己五步之后,走到赵离前面,缓声道:

“我是铁西部的巫祝。”

“我名为瀚。”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