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第十章 我就只是碰一碰

作者:阎ZK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1-22 21:39:53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次——

青铜刀撕扯出一连串的寒芒,落在铠甲关节的弱点处。

刀锋上覆盖了一层森寒的气劲,沉重的铠甲逐渐被撕裂出缝隙,穿着铠甲的巨大武士已经回身,姬辛咬牙,看了一眼铠甲上即将被撕扯出的裂缝,心中一横,再催气力,欲要趁机再度打出一刀,然后再退。

刀锋之上,锋芒更甚。

下一刻就能够将铠甲撕碎,但是这个时候,‘巨灵神’的左手已经抓住了姬辛的脑袋,那是足以与这样庞大身材所相匹配的力量,直接将姬辛抓起在空中。

然后在赵离不忍的视线中,姬辛被卡在了战戟刃的特殊豁口上。

‘巨灵神’双手持拿兵刃,怒吼声中,重重朝着前面摔砸下去。

姬辛被一口气直接甩飞,重重地砸在地上。

他的身躯再次崩碎,消失不见,这一次却再没有重现出来。

赵离从画卷上传来的意念中得知,姬辛的精神已经到了极限,要是再继续下去,就算只是梦境,也会对他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至少需要几天的休整才能够继续。

只不过因为最后一次没能在梦中重聚身体。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那种恐惧还会在他的心底里停流一小段时间,然后就会散去。

没有事情就好。

赵离心中稍微松了口气,看到画面中的书卷,这一段记忆已经彻底完成,玉质的表面上,浮现了四个古朴的大字。

《天权养气》

生机,到手了。

赵离呼了口气,一直紧绷着的精神一下放松下来,纯白色的空间翻滚着开始崩碎,他还没能够反应过来,就仿佛被人当头重重一击,眼前一黑,而在外界,躺在阴冷石窟中的赵离身体,也在瞬间陷入了更为彻底的昏迷当中。

…………

天乾国,割鹿城。

穿着马面裙的侍女怀里抱着彩缎,小心翼翼给躺在竹椅上的少年披上一层,她的动作非常柔和,眼睛看着眉清目秀的姬辛,不自觉就想到了他的母亲,天乾国国主的侧妃。

都是一样温柔可亲的人啊,为什么会遭到那样的不幸?

她在心里叹息了一声,给姬辛抚了扶上衣上的褶皱。

就在这个时候,安静躺在别院竹椅上的姬辛身子一颤,猛地睁开双眼。

侍女以为是自己的动作有些大了,正要开口。

姬辛已经本能地做出了反应。

他的身子在瞬间紧紧绷住,猛地从平躺着的状态坐起来,右手仿佛闪电一般抬起,直接死反扣住了侍女的手腕,那一只白皙的手掌像是钢铁打造的一样,侍女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发展,吃痛低喊了一声,然后她看到了姬辛的双眼。

平时那是一双比得上旁边一顷湖水的安静眸子啊。

可是现在,那双眼睛就像是出了鞘的利刃,充满了锋利的感觉。

刀出鞘是要杀人的。

她心底里竟然浮现出了恐惧,下意识喊了一声。

“殿下?!”

姬辛恍惚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猛地松开了手。

他看到旁边站着自己熟悉的侍女,而不是那个强大无比的重甲武士,整个人凝滞住,视线转移向旁边,看到了宁静祥和的天空,还有被他动作惊动,甩尾离开的游鱼,他像是雕像一样坐在那里。

过去了许久,姬辛才像是真的清醒过来了一样,脱力一般朝着后面躺下。

竹椅稍微晃动了下,吱呀轻响。

他整个人几乎被无边的疲惫所席卷,但是那种一开始苏醒时的心悸,以及恐怖,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消散,没有留下更多的影响,反倒似乎因为在梦中经历了那一切,有种发泄过心中积压情绪的感觉,稍微轻松了不少。

春风吹过竹林和湖面。

姬辛感觉到身体有些黏,想来是刚刚梦中出的冷汗。

他因为疲惫而半眯着眼睛,支撑着自己起身,看到侍女手腕上已经有些发青的痕迹,眼底浮现一丝歉意,轻声道:

“桐姨,我之前做了个噩梦……”

“你不要放在心上。”

“之后我会让人给你拿些伤药,这些天就不要做工了,你早该休息的。”

侍女是跟着姬辛母亲来到天乾国的,从小就照顾他,对姬辛的话没有太多的怀疑,将刚刚那种恐惧感放了下来,看到放在旁边草地上的竹简,有些气恼道:

“殿下是这些时日想得太多了些。”

“那些炼气士记载的志怪故事,少看些为好。”

声音又转为柔和安慰。

“今日再吩咐厨房那些人,给殿下准备些安心定神的晚膳。”

面对桐素的絮叨声音,姬辛一一都应了下来,之后入别院中洗漱了一番,重新换了一身干净衣裳,脑海中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那个古怪的梦境。

还有那挡着披靡,气势雄浑霸道的高大武士。

他低低呢喃。

“巨灵神……”

“镇守天庭?天庭,是什么地方?”

“之后问一问先生吧。”

时间到了每日修行刀法的时候,他已经无意识走演武场,正要伸手握向那一柄连刀柄都有些许磨损的战刀,视线边缘却看到了一柄长柄战斧。柄有一丈长,刃口森寒巨大,有锻打出的雪花纹路,和梦中那位所用的兵器有七八成相似。

这是西狄人常用的兵器。

天乾国,风国,还有周帝国的人,是很少用这样粗蛮的兵器的,他们更常用灵巧的刀剑,或者在枪刃上开了血槽的战枪,只是因为这里毕竟是王室别院,设计院落的人为了一个全字,将能够搜集到的兵刃都带了来。

往常的话,姬辛是绝不会碰这种兵器的。

但是现在,那一柄阔刃长柄战斧就像是有着无法用言语说明的吸引和诱惑,姬辛的视线完全无法从它身上移开,他的眼前仿佛又一次看到那样从容不迫,又带有无匹压迫力的刃口寒光。

从容不迫。

霸道无比。

无比的压迫感和战场统治力。

那种强大是他亲自体会过的。

可是,舅舅和父王都说,这种兵器是蛮族才会用的……

反正四下无人。

那,就只是在练刀法之前,稍微试一试。

姬辛心中低语。

就只是试一试,不继续下一步。

在他意识到之前,他的手掌已经握住了那柄长柄战戟的长柄上,螺旋形的花纹能够防止摩擦,手腕微动,五指死死抓紧,伴随铮的一声鸣啸,这一柄沉重无匹的杀器,第一次被人拿起,离开了兵器架。

阳光下,那刃口散着冰冷的寒芒。

如同凶兽的獠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