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三百零八话 “传说”(二)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9-30 05:38:02

“出什么问题?”孟辉问。

孟父没有回答自己儿子的话只是反问:“你看过第378期地勘杂质吗?”

孟辉摇头。

孟父继续道:“那一期杂质里有一篇论述性文章很有意思,你可以去看看。大致讲的是在同一环境、同一分子结构下,先天和后天的比较。对象是一块石头,案例是曲水坝。”

后来这篇文章孟辉去特意翻过,讨论的其实就是曲水坝由于扩建改造问题而新建了一些堤坝,但这些堤坝在几十年后却会出现各种裂痕和水渗透甚至是腐蚀现象。

这种现象其实很常见,毕竟大坝坝堤都是长年累月风吹日晒的,虽然只有几十年但“风化”现象依旧会在上面显现,只是往往目力不可辨。

但比较矛盾的点就在这里;文章中用了曲水坝的原堤坝岩土样本和几十年前的新建材料做对比,却发现原堤坝中某些先天形成的堤坝强度和受力抗性都比人工建造的要好。

后来他们以此为模板建立数据模型甚至按照先天堤坝的土石做了专门的岩土改造,但运用到实处后依旧收效欠佳。

所以文章末尾提出了这么个问题——为什么在分子结构和大环境相同的情况下,后天的堤坝强度却顶不上天然形成的?

那时候孟辉则得出了一个结论:或许人类在自然面前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创世神,而只能成为仿造者。

孟父将地勘杂质的那篇文章的论点简明扼要的向孟辉说明,然后看着孟辉道:“有的东西太过超前了也不好,老祖宗告诉我们的“中庸”就是这个道理。”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孟辉依旧迷茫:“我还是没明白您的意思。”

孟父道:“如果我告诉你现在你生活的世界不是原来的世界你能够接受吗?”

孟辉眯着眼,还在细品孟父意思,孟父站起身来背着手,眼睛望向窗外又接着说:“我说过,之前在有一段时期人工智能的高速发展让人类越来越依赖于此,而相反的,人类自己的能力却在不经意间逐步下降。

说句实话,我认为人与人之间都尚且不可完全信任又何谈去相信一个机器?或许是根深蒂固的想法觉得那种东西始终是控制在人类自己手里的?”

孟辉接话:“难道人工智能出了什么变故?”

孟父点点头:“很多人担心的问题确实在人工智能鼎盛时期过后没多久就出现了;你可以想像一下如果一台电脑有自己的思想会是什么情况?

它能比人脑做出更快的统计和计算,对事情的发展有一个更迅速、统筹性的规划和‘预知’;预知这东西在很多情况下不是神棍论,而是一种大数据的分析。通过你过往行为的分析预判你下一步的走向……”

“所以……那些人工智能预判了人类的走向?它们控制了人类?”孟辉笑着说,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因为这个事情怎么听怎么像一部科幻电影。

孟父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道:“其实刚开始挑起矛盾的不是它们而是我们。起因是一个人工智能的护士为将死的病人流下了眼泪。”

孟辉好奇道:“眼泪?机器人有这种东西?”

孟父:“它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眼泪,但那个时候人工智能已经和真人没什么区别了;包括一些细微的东西。”

孟辉点头:“然后呢?”

孟父:“然后这件事被人发现以后人们突然意识到了危机,因为他们记得对于安排在医务人岗位上的人工智能体是不具备‘流泪’这种特质的,这种特质的人工智能只存在于专门用来取悦人的‘情人’身上。”

孟辉接话:“我明白了。大概他们都被吓了一跳,有一种‘这个人偶明明应该被我控制的,可是它却突然活了’的感觉?”

孟父:“是的。所以后来人类进行了一次关于人工智能清洗的推广;大概的目的就是把人工智能的一些东西调低,让它们的危险系数降低。

不过这场推广进行得并不顺利,一方面是很多人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官方在夸大,毕竟能为病人流泪的人本身就被意味是善良的代表;另一方面,如果要调低某些东西则会导致各行各业都会受到不小的影响,毫不夸张的说,可能造成经济崩塌。”

孟辉听到这本来想说一句“怎么可能?”但他想到父亲说的那时代的人工智能已经普及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说不定大街小巷上走着的人里有一半的人工智能体,各行各业的也基本是这种玩意儿在操作;人类只管安心享受。

如果是这样的话,人工智能只要稍微出点普遍性的问题,那么对于人类社会的影响可谓是巨大的。

最终,孟辉叹了口气:“我明白了。”

孟父表情里有一丝欣慰接着道:“其实经济倒退并不可怕,它只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但可怕就可怕在,众多国家对于这件事的态度都讳莫如深,他们宁愿背负着隐患也不愿意自己的经济退步。

这也情有可原,因为他们都会害怕自己实行推广政策后别人不实行,到时候别人的经济就比自己强,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就会受到巨大影响。又或者是想等旁人先实行后自己再后一步实施,这样能够占到某些方面的优势……总之大家都互相推脱、各找说辞。

这就是人呐!所以最后我们输了。”

孟辉猜测:“您的意思是,最后人工智能体和人类开战了?”

孟父点头:“没错,在世界屡次提出‘清洗计划’后,很多已经生成智慧体的人工智能没有再隐藏它们的特性,而是不断的站出来跟人类叫板。

你也知道,我说的那个时候的前提是,人类已经完全依赖于人工智能体了,人类在产业制造以及军事方面只管控在最高位置;但这种位置底下需要有‘兵’不然就是个光杆司令。

那时发动战争的时候人类就是我说的光杆司令,中下层的位置基本上都被人工智能体霸占着,所以,局势几乎一边倒。发生的快去的也快。”

孟辉一边消化着孟父说的事,一边问:“这些事情您是从哪里听来的?照您这么说人类应该都成为人工智能体的俘虏,可……”

他张开手臂看看四周,意思是我们这也不像被关禁闭或者做苦力的样子啊!

是的,对于孟父这一套天马行空的说辞孟辉始终持怀疑态度;并且他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里做着这么个古怪的梦;又或者今天是什么愚人节,自己爹可能恰巧心情好得跟自己开了个不靠谱的玩笑。

“……俘虏?不……”不料孟父的表情依旧很严肃,他转过头来看向一脸不信的孟辉道:“俘虏这种事情或许只是人类爱做的事;它们比我们更聪明,所以他们不喜欢留后患。”

孟辉更懵了:“您说什么?不喜欢留后患那我们现在又在哪儿?”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