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二百九十七话 欺骗(一)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8-13 07:57:01

邵锦华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之后了。

他没有去公司坐场,而是在那栋如今空空荡荡的主家别墅里坐着出神并且犹豫着是否要去看一看欧阳离。

自从那件事一出,随着愈发严重的舆论和一些利益的纠葛,欧阳家背负的压力越来越大。最终,即便是T国联合部门想给面子也不得不碍于民怨罢手。

看来——已经没有人给欧阳家活路了!

这恐怕也是那些人想看到的吧。

徒劳的坐一会儿,外面的管事来了,说是久久不归的欧阳洛大少爷回来了,回来时还带着不愿归家的妹妹。

对于乳燕归巢,邵锦华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欣慰,他只是淡淡的用他本有温和的嗓音让管事把人请进来。

但管事犹豫了一会儿:“他们……不愿意进来。想让您过去一趟。”

邵锦华搞不清那两个小祖宗又要搞什么鬼,但迫于无奈还是自个儿出去。

来到院里看见欧阳洛和欧阳文嘉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两人之间隔了很远,他对此有些奇怪,上前有些试探性的打了个招呼。

欧阳洛一出口就惊吓众人:“邵锦华,最近我亲妹子说我跟变了个人一样,我很想给她解释解释,但这种事情我觉得你更有解释的权利。你说呢?”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邵锦华将眉头皱起,看了看站在旁边一脸期盼而紧张的欧阳文嘉,再看向欧阳洛浅浅的笑:“少爷,别闹了。最近欧阳家情况不大好,这样的玩笑我实在……”

“是啊!咱们家都卷成这样了你们还想让她做旁观者?我是无所谓,但得看看我这亲妹妹想不想当个傻子!”

“欧阳洛,你什么意思?!”欧阳文嘉不干了,虽然她现在的感觉确实是他们把她当傻子瞒着。

见这令人头疼的小主人要搞事,邵锦华的话有些说不下去了;因为即便欧阳离从来没有说过,但他知道他的意思——欧阳家的水即便是浑了,也要力保这个女儿的洁白。

所以一直以来所有不好的事他们都不会跟欧阳文嘉提及,连在她跟前讨论都不会;但谁料,如今想要违反这个规则的居然是这位真正的欧阳洛?!

难道他,真的那么恨欧阳家么?

见邵锦华不说话了,欧阳洛皮笑肉不笑淡淡的道:“你不说?你不说行啊,那我来说,我说完你作证就行。”

“少爷……”邵锦华语气几近恳求。

但欧阳洛却没理他,他看向欧阳文嘉:“你看,所有人都想让你置身事外,你就是要来搅局,弄得我成个罪人。”

欧阳文嘉听欧阳洛阴阳怪气,心中窝火,但她知道这真相近在咫尺,不可在关键时候掉链子,因此只能憋着:“你快说!”

欧阳洛翘起二郎腿似笑非笑:“这件事得从我五六七岁,反正很小的时候说起,其实等我和欧阳离出去远游的时候我就已经不是我了……”

头一起,滔滔不绝。

他将所知道和所猜的事事无巨细的都说了,听得欧阳文嘉瞠目结舌,而反观邵锦华则是面色越来越难看。

最终,像是受不了一切“惊吓”的欧阳文嘉,不知是不是由此引发了之前的心理旧疾,大叫一声“不可能!”然后梨花带雨的跑了。

邵锦华一看不好喊了一声要去追,却被欧阳洛一把拉住,他转回头去,见欧阳洛眼神中显露出阴毒之色,一股怒意涌上心头,“啪”的一声抬手就给了这少爷一记耳光!

“他是你的亲妹妹,和你一般大;你即便再恨我和你父亲你也不该把她拉下水!你,还是个人么?!”

这一巴掌力道着实不小,欧阳洛牙龈被打出血来挂在嘴角上,但他立刻用舌头将之舔回去,笑容阴森:

“邵锦华,装什么好人呢?我当年难道就是该的?你们那样对我!”

邵锦华盯着他:“‘那样对你’?怎么对你?你知道你生下来就带有先天顽疾吗?你知道你的父母为此痛不欲生吗?你知道他们为了你的事求了多少人?他们为你的事彻夜不眠!”

“哦,所以你们最后的办法就是把我送走,送去到案板上做一条被屠戮的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你的病确实被治好了!”

欧阳洛怒道:“放屁!什么被治好?!我现在甚至都不敢确认我是不是真的那个我!

邵锦华,你知不知道你和欧阳离搞的破事让我像个模具一样被人每天不断的修改、刻印和复制?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你他.妈不知道!

我!一个人躺在手术台上,被一群人围着,我觉得恐惧觉得疼痛甚至我想要求饶和叫喊但是没有人会理!我曾经以为至少他!他把我送到那里他会一直陪着我!

但我错了,他就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任人宰割!我甚至想哭一声都没人可哭!

邵锦华,你告诉我,我当时几岁!!”

怒火蜂拥而来,欧阳洛神色扭曲,他看到了这少爷眼中的怨毒,那是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只是在这一刻全都爆发到了他的身上。

面对欧阳洛的质问,邵锦华心里也颇为吃惊,因为自打这位少爷被送出去治疗后,一切信息都显示他安好无恙。

现在想来,或许只是那边报喜不报忧而已,而当他见到如此健康的少爷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从未想过对方到底经历了什么。

——那些人,在骗他?

一个念头闪过邵锦华脑中,他依旧还是与欧阳洛对视,但目光里却没有任何的尖锐,相反的,那里面充斥着温和与怜悯。

但这样的目光却似乎踩到了欧阳洛虚无的尾巴,欧阳洛立刻跳起来指着邵锦华,说不出是什么表情只是从话语里听出了不满:

“这种表情,又是这种表情!我受够了!!我不需要怜悯,我有能力,我现在有能力把你们这些伪君子统统杀死!不,让你们受到比死还要痛苦的惩罚!”

“对不起……”邵锦华垂目的低语声在欧阳洛的咆哮里悍若雷霆,欧阳洛没料到这人居然会这么简单的就认错了,当即一愣。

“如果知道少爷受了那么多的苦,当初宁愿不送你出去……”

欧阳洛一时间没了主意,倒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就好比是一记重拳打在棉花上——力道全无;或许他选错发泄对象了,他不该选邵锦华。

“……只是当初大家都心急了,因为随着少爷的成长,空骨病的状况就越明显。少爷记得小时候经常被小姐欺负吗?那个时候你几乎是一被碰就骨折,我们发现了事态的严重性,所以想到了这个万不得已的办法……”

欧阳洛“嗯”了一声,鼻音很重。邵锦华说的事他记得。

事后他也了解过“空骨病”的一系列的状况,从客观来说,确实他们是不得已为之。心头有了些缓和,但他依旧不想把多年来遭受的苦难就这么算了。

于是冷冷的道:“别找借口,你也跑不掉!”

邵锦华声音依旧柔和:“我明白,少爷若是想要我的命,可以随时来拿。”

欧阳洛彻底没话说了。

邵锦华见欧阳洛气消下去些问:“少爷刚才说你去了以后被不断的……修改?刻印?复制?”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