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二百六十五话 彼岸嘴里的任务(二)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9-30 04:14:47

在一开始,孟辉还兴致勃勃的听着彼岸的叙述,直到越到后面他越觉得,彼岸的这个“故事”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于是他细细一捋,发现其中有很多场景都和艾伦跟他说的某起相关任务一样,只是在时间上相差不止一星半点。

为此孟辉又特意问了几个关键点,见彼岸给出的答案果然与艾伦的相差无几他就明白了了——这臭小子又在骗他。

当然,这一次的欺骗算是无伤大雅,想想原因应该是少年人中二病犯了,想得到认可的一种幼稚手段而已。

但至少这么一来,孟辉可以知道彼岸至少是想在自己面前有所表现的。

“.你刚才说的那个坠子……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

在彼岸停下喝水的空挡孟辉好奇的问了这么一句,因为他相信如果不是一个事物有什么过于特殊的地方,那么一般人应该不会记那么长时间。

彼岸或许也料到孟辉有此疑问,他琢磨了一会儿,不知道是打算也交代点事情给孟辉当作礼尚往来还是在进行更详细的回忆。

孟辉没有打扰更没有催促,他只走到窗口将面前一整扇落地窗的窗帘拉得更开,让外面星星点点的灯光更能照进来。

“因为前段时间,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看见过这个东西。它在林旭身上。”彼岸平静的说。

孟辉愣了一下,因为林旭的那个链坠他是见过的,普通的材质不普通的雕刻;上面的花纹繁复杂乱,围着坠子绕了一圈又一圈;但细看之下也是欧阳洛身上肉雕的“迷宫”纹路。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他的眼睛历来很“毒”,他相信自己不会看错。

突然间,孟辉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某些猜测可能是对的,与林旭的“偶遇”并非偶遇,这个看似“平凡”的人也并非平凡。

再想想她之前给自己主动透露的种种过往,好像从小她家里人就对她很奇怪。

“……我知道是什么样,我见过。”孟辉转头看向彼岸:“它为什么会在资料上?”

彼岸蹙着眉:“当时资料上的意思是‘小心、警戒’……图片的旁边画了一个我们自己才能看懂的符号,那个符号就表示那个意思。

其他的没有多写了,我当时以为这个东西或者是拥有这个东西的人会很危险;但是我后来跟了你们一路,你们队里的那个林旭我也观察了一路,我没有发现这个人有什么可警戒的。

至于她的那个坠子,我还近距离瞧过,只是个普通的木头……所以,我看到的那个提示至今我也没想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它去执行任务的人呢?还有下发任务的人没有什么交代吗?”问完这句话孟辉就知道自己问错人了,这个任务彼岸其实根本没参加过,下发任务的人即便有交代也不会对他交代。

果不其然,彼岸摇头,但他摇着摇着突然就是一个激灵立马说道:“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林旭也不是个很正常的人!”

孟辉奇怪的看过去,彼岸想了想很确定的道:“绿茵小镇那个林子里面,你们要出来的时候不是被几头怪物追吗?有一头差点就把你们的脑袋给咬下来了,但是林旭在你们中间的时候那个怪物就好像被定住了一样……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怎么会不记得?那样千钧一发的时刻。

孟辉眯起眼,他点了点头;当时他就挺奇怪的,还以为林旭在那样的情况下应该死定了,结果那个怪物却像是被人定身一样站立不动数秒,直到欧阳洛伸手去林旭和怪物中间晃悠,那怪物才又动了起来……

这样的莫名其妙自然是很难解释得通的,她如果还是个普通人,那谁信呢?

被阻断的任务、带着情妇逃走的男人、偏僻乡村里的残照、林旭的家的诡异事件以及林旭本身似乎存在着一些不可解释的能力……

好像全部的拼图联系起来,一张完整的画卷就出来了。

他大概可以想到的是,林旭应该是有什么天赋的,所以被人“关注”了,从而家庭变得不幸;一方面有人派大名鼎鼎的“枯月”去保护,而另一方面则有人想对她图谋不轨。

——这个想要对林旭图谋不轨的团体很大程度上会是那个“共鸣”吧!

孟辉不动声色的将脑袋里连起来的线索消化掉,淡淡的道:“是,我记得。我原本就觉得林旭的到来不会是一场偶然,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场灾难。”

彼岸不解:“为什么这么说?”

孟辉摇头没有去解释,他只道:“但是,现在好像也脱不了身了……”

一提及林旭彼岸才想起什么事来:“那个女扮男装的去哪儿了?前几天我见她还时不时的来找你。不过她没看见我,梅姐也没让她进来。”

“太敏感了,我不能见她。”孟辉没头没尾的回答这么一句,但彼岸想想便知道,孟辉应该是为了避嫌。

欧阳家最近的事被传得沸沸扬扬,不仅仅是工厂出人命的事,而且还有一些比较离奇的消息:

诸如什么“政敌商敌乘人之危”,意思是欧阳家的政敌或者商敌趁着工厂命案事件开始激烈打压这一家族,甚至暗地里做出了刺杀欧阳嫡系血脉的嚣张事情。

再有什么“为保家族基业忍痛割爱”的消息,意思是上次那个工厂大命案其实罪魁祸首是欧阳家那位不成器的公子干出来的好事,欧阳离等为了保全自己家族的地位不得不出手予以血的教训。

更夸张的还有“双胞胎兄弟丧失海外、回归复仇”这一说法的,意思是有人在短时间内看到了两个穿着、状态截然不同的欧阳洛,见者脑洞大开就想了这么一出,配上偷拍的照片让人觉得确有其事。

当然,除了这最热烈的三条外还有几十个风格的猜测,而且这些猜测和讨论都说得是有理有据,最致命的就是那些上传到网上去的,毫无PS痕迹的图片……

而这些猜测和论证在被无限的回锅之后,最终到了一种不可收拾的地步,即便是政府及时删除都删不过来,若政府行为再过激点,又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因此最后只能在瓢泼大雨般的言论洪流中发出点儿稀薄的声音。

但总的事态,是越来越糟糕了——至少最近欧阳家已被宣布暂时收回下届执政预选权和收缴现在的一些高级别的权益;算是一种家族规模的严重缩水。

彼岸有点感叹,挑了挑眉:“也对,现在欧阳家就是刀尖上的肉;一个工厂大命案已经让他们的形象大打折扣,再加上欧阳洛本身的事……

有很多声音都猜测欧阳家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要忙着私下处决他们的大少爷可能只是为了丢车保帅。

而你们上任在即,这种浑水肯定能不蹚就不蹚。”

对于这些越闹越大的风声和五花八门的恶意揣测,孟辉自然心知肚明这幕后的操作者很有可能就是现在这位回来打着“复仇”旗号的主。

彼岸说的是对的,这也是为什么他对那个冒牌货“不闻不问”的原因,也是真正的欧阳洛那么放心大胆告诉自己一些消息的原因。

——因为那个欧阳洛赌自己不会为了所谓的友谊和情义而弃自己的家族于不顾。

有的消息告诉自己自己却无法采取行动,焉知不是那个欧阳洛对自己的一种报复?毕竟他知道,到目前为止自己偏向的还是那个冒牌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