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二百五十七话 奇怪的家庭(一)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8-13 07:18:29

女子淡淡的看着欧阳洛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吼叫而觉得无措,见欧阳洛情绪平静后她才悠然说道:

“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呢……我没有必要去计较这样的问题,但我希望我可以把所有‘寄主’一生里最大的愿望予以实现。”

可以,这样的说辞欧阳洛至少能够接受,他又问:“你说林旭会有危险?为什么?该不会是你的下一任‘寄主’就是她吧?!”

女子摇头:“这是我最后一次的‘寄生’了,如你所见,我现在的模样,我指的是外面那个躯壳。”

欧阳洛奇怪:“怎么回事?”

“在‘共鸣’创造出这样逆天的东西后,持反对态度的人,我习惯把它称为‘自然派’。

自然派开始对‘共鸣’和其所创造出来的东西实施清缴计划;也是因为他们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也抑制了‘共鸣’的行为。”

“所以你被那什么‘自然派’的人抓住了?”

“是的。不过我没有被完全消灭,最后的紧要关头,你们将我救了。”

“我们?”欧阳洛不解:“你的意思是,关于蓝星计划的延续方面,后来衍生出来了三个流派?一个是已经初衷变味的‘共鸣’,一个是倡导自然天成的那个什么‘自然派’,还有一个是我们?

那这个‘我们’又是什么?一群……生化人?”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女子点头:“你是个一点就透的人。所谓的‘自然派’其实就是当年第一个倡导也是第一个持反对态度的自然生物研究团体。

在他们眼里,进化的完美与否永远都是大自然自己的选择,被孕育出来的生命没有资格去改变。

所以不论是‘共鸣’还是被共鸣创造出来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

至于‘我们’……我这样的很难被发觉出来,而你们却不同。

生化人已经在道德层面被讨论了好几百年,即便是对于普通人而言都会对你们有大致的印象。

因此,你们的存在相比于我这样的‘新品种’更加惹眼和敏感。

你们遭受的比我这样的要多很多……所以到后来偶然间逃出来的生化人开始团结起来,救助同伴和想方设法的捣毁‘共鸣’与抵抗‘自然派’的追杀——这就是‘我们’。

如果说起你们的目的,或许只是单纯的想要有一席之地吧。”

“是。”欧阳洛想起短短几天令他精疲力尽的遭遇,他感同身受的点头。

“至于林旭……”

女子的声音有了几分感慨,欧阳洛收回思绪看向她。

女子见又把欧阳洛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她淡淡的笑:“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欧阳洛心里“咯噔”一下,还真没看出林旭背景这么复杂,当下连忙点头倾听。

“很久以前有一个很简单的家庭,父亲是一家小型企业的重要成员,母亲抚养着一个孩子,一切都过得很平静。

不过这种平静却在某一天晚上那个母亲起夜发现窗外有一只盯着自己的眼睛的时候被打破了。

当时她以为是有人恶作剧或者什么不良嗜好;但却没想到接连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虽然这双盯人的眼睛不见了,但是那种被人在暗处角落里偷窥的感觉却无时无刻的伴随着她。

她把这件事跟自己的丈夫说了,丈夫说她疑神疑鬼。

在那个时候,心理学术还是一个被许多人都嗤之以鼻的东西;但是几经辗转,她还是不得不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看大夫。

但最终她什么也没有查出来,只说是有一点焦虑症;于是那个大夫给她开了药;而这药吃了一个月不见效并且这种症状也好像会传染人一样,传染给了她的丈夫。

过了两年多,神经长期性过度紧张的两个人的精神状况和处事能力都下降了,这也导致后来他们家所在小公司的倒闭和家庭状况的日渐欲下。

而这种疑神疑鬼的病却并没有因为他们家的慢慢萧条放过他们,最终,这个病症传染给了他们的孩子。”

欧阳洛听到这儿打断道:“会不会是之前你说过的那个特殊时期的情况?人人自危恐惧,但具体的对象又不清楚是什么。他们这个症状听起来跟那个特殊时期的情况很像。”

女子想了一会儿点头:“你说的不错,确实和那段时期的症状很像。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

后来终于有一天他们第二天清晨看到了一具尸体,他们才知道,可能自己的这种症状并不是什么疾病,而是他们真正的,被人盯上了。

说来也怪,他们试图报警的时候、眨眼的功夫那个尸体就不见了,所以后来也没能成功报警。

但后面接连几个月的时间,他们又发现了另外几具,依旧是清晨、依旧在自己家附近;也依旧在想要报警的时候尸体消失不见。

最终这家人受不了了,他们选择搬家,搬到龙城来。

但在搬过来没多久后,精神临近崩溃的男人却跟别人私奔了,家里只有怀孕的女人和她的大女儿。”

“……那个女人肚子的里的孩子就是林旭?”欧阳洛猜测。

“是的。”女子悠悠的看向欧阳洛:“孩子出生后母亲和姐姐都不想让她步她们的后尘所以选择了表面上的淡然。

他们在小女儿的面前表现的一切正常,只有在独处的时候才会提及那些可怕的事情。

但这样也不过是自欺欺人。因为后来女人不见了,姐姐也得病了。

一开始,姐妹两人以为是母亲为了苦苦支撑这个家庭而拼命打工赚钱,因为最初每过几天,桌子上总会放着一叠钱;但后来……女人从鲜少回家变为了整夜整夜的不回来,桌子上也再也没放什么钱了。

姐姐觉得,应该是这样的日子太苦了,妈妈实在支撑不住了所以也不要他们了。但是姐姐并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她只能去更努力的打零工。

直到后来她发现了一门赚钱很快的生意,不用坐班不用什么学历,只要晚上偶尔去一次,去各种各样的酒店里陪陪客人就有几百甚至近千的收入。

不过这样的脏活姐姐也不敢跟妹妹说,只是让她安心读书;直到有一天她好像看到妹妹放学回家从公交车上看到她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可能兜不住了。

而那个时候这个姐姐也在这样的工作里染上了‘毒.瘾’,她成了个废物,再没能帮助到妹妹,反而有时候还会偷妹妹的零花钱用……”

女子深吸了口气:“再后来这个姐姐染病了,一种怪病。发高烧、头晕眼花、四肢僵硬……她以为是沾.毒引来的报应。”

欧阳洛插嘴道:“我听林旭说过这件事,她为此辍学去偷……偷偷的到处找价格不菲的医生救治你;本来效果好像还不错,但是后来听说你自己跑出来了,走在街上突发心脏病死亡……?”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