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二百四十一话 冷血杀手(三)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8-13 08:18:12

短暂的火化过后匕首与短剑互相较劲。

但很显然,即便彼岸精瘦,力道终究是比对方一个女人要大一点;所以在这场较量中他并不吃亏。

但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却很精明的以短触时的不利立马退却。这使得他劲力一松,惯性式的往前送。顿时一种冰冷刺骨的铁寒就粘着他头皮掠过去!

好在对方或许也是为了躲他往前送的匕首,这才没有正中要害;但这额角的头皮此刻却火辣辣的痛,他知道,他没能幸免。

彼岸不善近身搏斗,对于擅长远程狙击的他而言被人近身的首要任务一定是想办法保全自己和拉开距离。

但谈何容易?!

不谈对方攻势密集如雨,就说这漆黑不见五指的屋子里横七竖八的那些个杂乱堆放物,也够他喝一壶。

于是,不消一刻间他身上便又多了几处伤口,好歹过程间也乱摸了抢。

正好有子弹的凭着本能打出来,没子弹的凭着感觉挡一下……但一路下来依旧是节节败退、狼狈至极。

最后,彼岸许是被逼急了,当下干脆摸出个打火机来在匆忙间一点再一抛——火势迸起!

在起火的瞬间那个189号可能是没料到彼岸会玩出这招来,动作下意识的顿了顿;但也就这一顿,“砰!”的一声枪响,在彼岸被击飞的背部着地的瞬间,一颗子弹呼啸而出,顿时打穿189号的肩膀。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但很可惜,只是肩膀不是心脏或者颈动脉。

彼岸背部落地,水泥上拍肉的感觉让他觉得五脏震荡。

但他根本来不及多想,立刻把身体往侧面一翻重新找了掩体躲起来,接着就是用之前摸来的短冲一阵扫射,试图用猛烈的火力压制住敌人的攻势。

“小崽子……”189号见势不妙同样躲起来并且重新找着靠近的时机。

但让彼岸没想到的是,那个“哑瞎子”居然在房子里躲了一会儿后就翻窗跑了?

等他回过神时他才意识到确实该走了,因为此刻火势过大浓烟滚滚,如果再不走,他恐怕就得被熏死在这里!

想罢他找了个破带子将好不容易找到的一把狙击枪绑在自己身后,顺便也不管到底匹配不匹配,总归觉得应该能用得上又近在咫尺的子弹全部都塞自己包里后快步离开。

火光将寂静却并不宁静的夜烧了个通天红;周围的照明度达到了这几天来前所未有的亮度。

彼岸咳嗽几声,直至此刻他也算是精疲力尽了;别忘了之前不小心时被人偷袭,他这身上还有个血窟窿;现在又被这个189号大量消耗体力,身上没给他留下重伤但也多了好几道口子。

他觉得要是再来一次这样的激烈角逐,他恐怕真的走不出这场“狩猎”了。

但是又不能休息,因为鬼知道那个189号会不会在外面等自己。

看了一下周围地形,彼岸矮着身迅速靠在一颗树上,取下自己背着的狙击枪用瞄准镜扫视了周围以及头顶的环境后这才稍微安心。

可能等了约莫五分钟,见对方没动静,他终于忍不住再次开始包扎起自己较大的伤口。

伤口包扎到一半他又听见脚步声了,一种很轻但是又很急促的脚步声。

他顿时汗毛倒立,赶忙捡起抢来做瞄准状;不过对方却比他更先开枪,而这一声抢响就好像是装了消声器似的比较轻,而且听声音似乎也不是朝自己这边开的。

果然,在枪响过后远处的树上掉下来一个人,但很快那个人在地上弹了一下就不见了。

“……第三个人?”

看来有第三个人闯入了这片物资区,不过好在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他;那个人打下来的人影好像就是躲在树上的189号;这也好,算是阴差阳错的帮自己暂时解除危险。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第三者就是队友。

彼岸丝毫不会怀疑,如果他们两个碰面,那个第三者会毫不留情的杀了自己。

毕竟在这里,人人均为猎手,又人人皆为猎物。

说实话,彼岸很想先手把这个人做掉,但他却摸不清对方底细,这种情况下不说自己现在处于低谷期,即便在全胜状态也不能贸然行事。

对于一个杀手而言,要么不出手,要么一击必中!

所以他还是只能潜伏起来——更何况对方人在哪里他都没看见。

对面的人在开枪打跑189号后就没动静了,连呼吸声都消失不见。

很有可能,这个人知道彼岸的存在;但可能他依旧没有看到彼岸所处的位置。

所以一时间,彼岸不敢动,对方也不敢动;整个氛围陷入僵局,只有远处着火的房子还在“噼里啪啦”的执着于散架。

过了很久。

“……聊聊?”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话语里还带着笑意。

“砰!”的一声,彼岸手指扣下扳机。

直打声源位置!

但几乎就在他开枪的同时,远处的草丛也动了,而又于电光火石之间,对面的枪声也响起,子弹“嗖!”的一下几乎就是贴着彼岸的耳朵飞过去。

还好彼岸素来有喜欢打一枪挪个位置的习惯,不然这子弹恐怕得正中脑门!

——用枪高手,对面也是个用枪高手!

彼岸惊魂未定,靠着新的掩体大口喘息,甚至他的手都有点发抖,因为刚才离死亡实在是太近了。

“……喂,我们应该互相帮忙!”声源换了方位,看来对面那位也换了地方。

但这一次彼岸没敢再立刻出手,所谓高手较量只在瞬息;瞬息之间的碰撞足够分出高下也足够要人的性命。

——特别是他们这种用枪的,可不像电视里演得那样开火开个花里胡哨,半天打不死一个人。

那毕竟是演给观众看的花戏,觉得好看是导演的成功;但现实里两个高手这么对决只能说他们都不是高手。

等了半天没见彼岸回应,那个人又开口了:“刚才那个是不是‘哑瞎子’?我防着你打偏了,他跑了;但是他一定还会再回来。

回来对付你或者是我,我们两个里剩下的那个活着人。他不好对付,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彼岸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对方的意思不就是让自己与他合作共同除掉189号

确实,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因为189号确实很难缠,而他们这些善于远程的近战能力普遍较弱;或许打个普通人或者甚至与大众黑社.会砍仔较量不在话下。

但要跟“枯月”里专攻近战搏杀训练的杀手打,那就差得太远了。

刚才九死一生的经历彼岸此刻还是历历在目,要不是他耍了个小聪明,恐怕早就是那女人的刀下亡魂了。

但问题是,提议归提议。

后背靠后背的全方位防守和攻击确实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克制近战突脸、甚至有可能在对方一个疏漏间就此绝杀。

可……这里的人谁会信谁?谁又能保证互相间的合作没有变故?

把后背交给对方本来就是不容易做到的事,更何况是他们这群毫无“同伴”观念的杀手?!

彼岸一点也不怀疑,在三足鼎立的情况下,如果自己稍显强势而189号表现吃力的时候,这个人会对自己反手一枪。

毕竟谁都是敌人,一石二鸟才是最佳选择。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