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二百三十话 狩猎游戏(二)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8-09 19:22:44

他还是决定把下肋的子弹取出来,当子弹快要与他的血肉融合的时候。

他跑到一个偏僻的诊所,第一次用匕首威胁别人,也第一次因为怕别人的迫害而拒绝麻醉硬抗过去。

子弹从快要长好的肉里取出,“啪嗒”一声被丢入旁边的铁盘,医生用颤颤巍巍的手把这个人的伤口包扎好——他发誓,他确定这一定是个混黑.社会的惯犯;因为这个人的身体上千疮百孔都是旧伤。

“好……好了……”医生把手收回去,他心里既想让这个人因为他的不专业而死亡、但同时又渴望他能活一段时间。

欧阳洛低头看看,觉得这个兽医的包扎技术还行,当下点头道谢,顺便从兜里摸出四百块放到桌上;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

他压低帽檐遮住脸上痂壳脱落的伤痕,那几道伤口愈合得很快,现在成了淡红色的线条,不过依旧眨眼。

不过这几条线条也成了他标志性的象征,他知道他已经在暗处被通缉了,虽然没有明目张胆的将各种通缉告示贴在街头,但那些真正拿钱办事的人却会对这几道标志性线条记忆深刻。

不出所料的,在出了动物诊所后他被两个人跟上。

他很敏锐的察觉到状况,然后按例将人引到僻静的巷口,随后朝后面吹了个口哨,而在对方怒气冲冲杀过来的时候动手。

近身肉搏他从没怕过;因为之前只要心情不好总会找孟辉练拳;这些人的速度又怎么能跟孟辉相提并论?

他与孟辉练就出来的近战经验就是首先锁住对方可活动范围再以花拳绣腿也好、蛮力也罢的扳倒别人;只要有效,不论什么方式都是好的。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经过数个回合,欧阳洛再次将追杀自己的人放倒——看来只要对方没有枪,对自己的威胁就不会太大。

他站在两个死人跟前凝视着他们的背影,他在思考一个问题。

最近几天下来可以说是无时不刻没有人来杀他,而且每次的跟踪都很恰到好处。即便见钱眼开的人很多,情报也很强大,但也绝对不会刷新得那么迅速,这看起来不合理!

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欧阳洛仔细想了想只想到一种可能性——钱,那些他从每个追杀他的人身上搜刮而来的钱。

想到此处他把裤包里揉成一团的钱全数掏出来试图一张一张的检查,但数量又多又散,检查这个东西得花时间。

不如干脆全部丢掉?

欧阳洛犹豫着,肩膀上就是一重,一只手耷拉过来,他一个机灵。

“逮……逮到……到……到……嗝……”随着说话声响起,一股浓烈的酒气喷到欧阳洛堪堪转过的脸上;欧阳洛提起的心稍稍松下。

他将帽檐又压了压,然后甩开这个醉鬼要往前走。

醉鬼手又往他肩上一耷:“别走啊……别……啊……嗝……逮到你了……”

欧阳洛这才注意到他袖口的颜色和纹饰,很熟悉,好像是他们家私人保镖的服饰。

他心头一惊,突然一手拉住那只手,身下一条腿一拐,一个背摔将人甩到在地,而下一刻他一皱眉捂住后腰上侧才缝了线的地方。

被甩在地的醉鬼一愣,随即出乎意料的嘿嘿傻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胡话;从拉家常到扯别人八卦、从T国扯到W国,完全不着逻辑、但言语里却透露着对生活的抱怨。

欧阳洛明白了,这怕是哪个轮岗休息的保镖趁着空闲跑出来喝酒来了;看看天色乌漆嘛黑的,正是这些人喝酒撸串的最佳时间。

欧阳洛摇摇头不再打算去理会这个醉鬼,毕竟自己刚缝合完需要好好休养。

但随后醉鬼就抱住了他的腿,咕咚咚又将手里的酒干掉半瓶,然后再次打了个酒嗝:“嗝……你得意不了……你比我还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欧阳洛翻了个白眼,想要抽腿;那人硬是死命抱住他大腿不放:‘看……看在你惨的份上……我告诉你……其实你大姨夫和你二姨奶……生……生了……嗝……’

欧阳洛听着胡话不由好笑——这特么什么跟什么玩意儿?

“他居然还不是个带把的……是个姑……姑娘……他生下来就该跟着去猪圈里面睡……嗝……”

欧阳洛颇为无奈,他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不说这样他完全没法休息而且按照他的估计,难说不久后又有人来追杀自己。

想到这儿,欧阳洛只得蹲下用手去掰醉鬼抱着自己小腿的手去。

“你放开我……放开……”醉鬼挣扎。

欧阳洛还在不依不饶的掰:“我说大哥,我还有急事儿。你的秘密我都听完了,觉得还不错。要不你松松?”

“秘密?什么秘密……嗝……”醉鬼又打了个嗝,迷旎着眼神看向欧阳洛,仔仔细细打量一半天居然说了句:“你真丑,哈哈哈哈哈哈……太丑了……”

欧阳洛来气:“要不我在你脸上砍几刀你看你丑不丑?!”

“不不不,别砍我,我告诉你秘密……我告诉你……”

“不用不用,你松手!”

“不行!我!一定要告诉你……”那醉鬼把欧阳洛抱得更紧了,生怕他跑掉一样:“你的小情妇怎么弄都不招……他居然不是个带……带……嗝……女的……”

不知怎的,欧阳洛听及此处心里就是猛地一跳;但他还要再问的时候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响起。

他只得用力一踹,强行挣脱哇哇大叫的人躲到一边。

“老邹!老邹?!”不远处有人应该是听到动静,一边朝这边走一边喊。不大一会儿到了那醉鬼面前见醉鬼模样不由叹了口气;一把扶起他道:“不能喝就少喝点,等回去你又得被处分咯!”

那醉鬼老邹还在胡乱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放……放长线,钓大鱼……”

架着醉鬼的人好像能听出来醉鬼说的意思,当下叹了口气:“我倒是希望少爷别上当,也不知道老爷他们怎么回事,对自己犊子这么狠……说老实话,少爷他人虽然不太正经但是平时对我们不错……他会干出什么事让老爷那么生气?”

欧阳洛心说:“你这到底是在肯定我还是在否定我?”

那边人继续一边扶着醉鬼走一边絮叨:“不过我没想到他的那个务工对他那么死心塌地,说什么也不招……”

“不带把的……不……不带……的……嗝”

“是啊,居然还是个女扮男装的姑娘……按少爷以往的作为和那姑娘的举动,估计又是少爷金屋藏娇吧……”

话音未落,不知从哪儿冒出个人来,一身随意的着装带着个鸭舌帽;游魂似的在两人背后开口:“你说的是谁?!”

—————

求收藏求推荐求票票求评论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