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二百一十二话 决裂(一)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8-13 07:41:38

孟辉再度混炖了两日后说是找欧阳洛到一处风景秀美的地方钓鱼,欧阳洛也就欣然接受了。

此处名为“屈山双水”,是屈山区一处有名的风景区,所谓“双水”是因其左右山峰相隔形成的镜像大水潭而文明。

不消人工打造便有双生之相,实乃奇迹。

孟辉与欧阳洛走了一路到此一坐甩干钓鱼。

可这一坐就坐到了晚上七点多,白日的游客早就稀稀拉拉的打道回府,晚上一班看夜景的估计还在途中耽搁。

欧阳洛默默的看了看自己的鱼篓,其中已有三四条不大不小的鱼,再瞧瞧孟辉的,一条没有。

他当下不假思索的从自己鱼篓里捞一条出来赶紧丢到孟辉鱼篓里去将这份功劳让给他一分。

但就在那条鱼进去的瞬间,孟辉开口了。

他声音有些沙哑:“你当我,眼瞎吗!”语气里带有一丝隐忍的怒意。

欧阳洛一震,随后哈哈一笑:“以前你能钓一箩筐,今天却比我还不如,我不给你找回点面子你回去不得气得睡不着?”

“洛……坐了一天,你还要继续伪装么?”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孟辉始终没有看他,他的眼睛一直望着水面,但其实目光早就穿透水面不知散到哪儿去了。

欧阳洛挠了挠头不懂:“伪装什么伪装?”

孟辉深吸一口气:“你跟我处了二十多年,不……也可能只是几年,又或者我们的情义只有三年。

但你知道我不是傻子,你的破绽、我卖给你的破绽都证实了一些事情……有的事情如果明着说出来,恐怕不太好。”

欧阳洛看着孟辉想了想:“你说的太绕口,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辉少,咱就吃了一顿饭,我现在有点饿了,我们回去吧?”

“回去”孟辉冷冷一哼:“你还想回哪去?”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要舍不得请我吃一顿,那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我当然回去吃咯!如果文嘉她们有点良心,说不定还能给我留一口……”

“欧阳洛!”孟辉猛的转过头来瞪着欧阳洛,那眼眸里充满了怒火和一股戾气与失望参杂的情绪:“你不要再装了,我知道你是什么!”

欧阳洛被对方吼得一愣,身子不由得哆嗦了一下,但他突然也明白过来孟辉说的到底是什么了。

他心头突然一沉,好像孟辉的那句话不是一句话而是一块千斤巨石,一掷过来就把他那颗巴掌大的肉.团牢牢的压下去;一压就一直下沉,直到这肉做的心沉入池底动弹不得,这才作罢。

但人有时候就是一种很不坦白的动物,特别是遇到一些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的时候。

所以欧阳洛也就只是让空气凝结了一会儿,然后他便小心翼翼的笑着:“我还能是什么,不跟你一样一双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

但孟辉显然是不想再继续拖延时间的,他很干脆的打断了欧阳洛的话:“真正的欧阳洛要来,我不知道他来的具体时间也不清楚路线……你……逃吧……”

欧阳洛没想到孟辉会这么绝,他心头已不再是被压得喘不过气那么简单了,而是觉得那肉做得东西现在充斥着一种阵痛,一抽一抽的,让他觉得异常难受。

“……什么真的……我……就是……啊……”他这句话没说几个字,但越到后面声音就越小,最后一个字吐出的时候简直小如蚊吟。

因为孟辉已经盯着他了,用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冷淡的目光盯着他。

那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孟辉盯着的不是人甚至连活物也不是,那种目光似乎是扫在了什么铁器上似的冰冷而无味。

欧阳洛被这样的目光盯久了,喉结无声上下鼓动了几下,好似要说什么,但最终他却看向了地面,眼角里有孟辉鱼篓中的鱼。

那条孤独的,在狭小空间里一动不动的鱼。

“欧阳伯伯对你的态度一直很奇怪,那个时候我就一直有个疑问,十大家族很少出现女持权者,而你们家并不是只有文嘉一个独女,为什么他会重女轻男。”

孟辉说着,自然而然的从衣服里掏出一支烟点上,他狠狠的抽了一口继续缓慢的道:“后来,泡温泉或者机缘巧合下,看见你胸口上的文身有变化……这种变化虽然很难察觉,但我还是看出来了。

四次,最近的一次是几个月前……当时我就很奇怪,你的文身严格来说属于一种带色的肉雕,但为什么,肉雕可以在不露任何痕迹的情况下更改轨迹。

我想到的第一个可能性是你超常的愈合能力,但我不相信你会吃多了没事做去频繁改动一个你并不喜欢的东西。

——更何况,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时候纹到你身上去的。

后来我又想到一个疑问……XT—978D,真的就强到让你的愈合能力这么逆天吗?!如果真有这种效果……为什么,后来会宣布停产而采用更为先进的强化剂但更先进的,却不带这种能力”

孟辉一根烟吸了大半节后眼里出现了说不清的厌恶,突然将之摔到地上踩灭,然后再抽出第二根点上。

继续道:“后来有人找林旭,把我引到8号院我看见了一个地下室,林旭发现了带你笔记的‘时记’……那个时候我又在想,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其实上次我出去也不是办事,而是去了萨尼基恩,而在那里,依旧有你的踪迹……以及我们去的绿茵小镇附近的林子,你给我的感觉是,你对那里有记忆点……

算了吧……”孟辉突然深吸一口气看向天空:“实话告诉你,那个疤脸跟你说的话,我听得一字不差……我……表达清楚了吗?如果我表达清楚了,我希望你在真正欧阳洛回来之前离开这里。

这就算是我不知道和你处了多长时间的情分……或许,一天都没有……”

像是把胸中积攒已久的郁结之气完全疏散出来,孟辉的表情渐渐平静下来,手里夹着的香烟这次燃速逐步均匀,像极了农家造饭时的袅袅炊烟。

他得以平静了,然而欧阳洛却陷入深渊。

起初是惊慌,然后是心绞,接着惊讶、失望、理应如此、自嘲、痛恨以及对孟辉就那样怀疑自己的心碎……就像是掺着五颜六色的浓墨一样朝他同时劈头盖脸的泼来……但这些裹缴在一起理不顺的情绪在最终,在看见孟辉表情有了释然之后又凝成了一种无助和绝望。

是的——无助和……绝望。

对方的直言不讳终于将他想要蒙混过关的侥幸心理击得粉碎,对方那种放下的洒脱让他觉得,他即将,不,应该说就在当下,就从现在这一秒开始,他会被全部人——是全部人!背弃!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