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二百零三话 苟活下来的人(二)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8-09 18:09:31

“小孩怎么了?小孩才让人防不胜防!”彼岸有些得意,得意完后眼神又有些暗淡。

林旭看着不对急忙转移话题:“你的身手我见过,我信你。那……那次任务……还有什么你觉得和我有关的事嘛?”

彼岸抱起手来思索:“有一张和你很像的照片,还有你的那个项链……”

林旭主动把坠子掏出来给彼岸看:“这个嘛?这个……难道不是普通的坠子嘛?”

彼岸拿过看着:“看起来确实没什么特别的,但是既然能够作为追踪你们的依据它应该就不会这么简单。其它的话……你爸是不是开了个小公司后来倒闭、然后因为债务问题出去躲债了,好像是逃到哪个农村里去了?”

林旭一听顿时如遭雷击,他连忙拉住彼岸的袖子:“你怎么……还有别的吗?”

彼岸盯了林旭一会儿:“你妈妈跟你爸一个地方上班的,你们家应该算是个小型的家族企业……不过公司倒闭后她就变成无业游民了?是不是后面你们开了几个小店不景气,最后只能靠摆摊为生啊?好像生活过得不怎么……”

林旭睁大眼睛激动道:“那就,那就应该不会错!这些都是你们资料上的吗?”

彼岸点点头:“是啊,但是我就记得这么多了。难道真的是你们家?”

林旭低落道:“真的是你们……”

“你别激动,那次任务失败了。”彼岸掰开林旭的手:“据说是被人救了,而活着的一对小孩也被人保护起来;我们这边发动了三次任务,去的人没再回来过。后来这个任务就被撤销了。”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你说什么?”林旭看向彼岸的神情很古怪,所谓“活着的一对小孩”指的难道是自己和姐姐么?难道所谓的那批保护自己和姐姐的人就是那些监视者吗?!

“那我的父母,我父母在哪里?你刚才说活着的小孩……难道我的父母已经?!”

“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这件事我一直没接手。起初是不感兴趣,后面是不想惹麻烦。”

彼岸叹了口气:“那三次暗杀派出去的人一次等级比一次高,最高等级达到了6级;再往上可就是暗杀总统级别的杀手了,或许上层也有什么顾虑就干脆不了了之。”

林旭轻轻的“哦”了一声,最后才怯生生的看向彼岸问出了他之前最好奇的问题:“你为什么要主动告诉我这些?”

彼岸就像是自己也没想过这个问题一样,他被林旭问得有点懵——对哦,为什么呢?

然后他想了想,垂下眼帘盯着某处声音出奇的温柔:“可能是……觉得你一个女孩这样活着……很不容易……”

说罢直接出去。

“你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哪里不舒服?”

当欧阳洛走进来的时候看见林旭正对着镜子发呆,而水龙头的水还在无止尽的流。

欧阳洛顺便洗了手将水关掉,手就自然而然的搭在对方肩膀上同样的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没事,如果不想干就不干,我来想办法……”

“啊?没有啊。”林旭笑了笑:“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攒够十五万。走吧,去吃饭。”

深夜来临,众人入睡,除了林旭。

这人好像是感到了自己肩上的责任之重,躺了一会儿爬起来开始去阳台用孟辉买来的骰子练习听力。

而这清脆细微的练习声音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传到了彼岸耳中,他慢慢睁开眼,旁边不远处是睡得姿态端庄的孟辉——除了这货睡觉眼睛还半睁着外……

自己头上和后背是一身的冷汗。

他刚才做了个梦,梦到了他七岁时拿枪的手与哆嗦着打爆别人胸口的画面;更梦到了因为任务未成功而受到的惩罚。

那个惩罚是他所有期望覆灭的开始,也是他这一生沉浸在地狱的起因;不要说他当时才七岁,就算是一个成年人,恐怕面对那样的惩罚也会有求死的想法。

没有人会知道一个被从小培养起来的杀手会遭受如何的苦难,更不会有人知道他遭受的苦难会比别的杀手更为“特别”。

很多时候外行人总会以一种疏远、恐惧甚至是崇拜和艳羡的目光看他们;他们像毒蛇一样阴险、像猎豹一样矫健。

他们开枪的姿势足够吸引男男女女为他们叫一声“好!”,他们搏击的身影总能迷倒一片人,那一片人总会喊着——“太帅了!杀手真帅!我要是也能当个杀手就好了!”

可那群人不知道的是——杀手也是普通人,他们也曾手无缚鸡之力,他们也曾害怕着普通人的害怕,恐惧着普通人的恐惧。

但后来为什么不怕了呢?

因为残酷而无底线的训练、因为毫无人道的强化、因为——血见得多了,就麻木了。

一个高级杀手的投入是很多了,因为培养他的人或组织不仅仅要教会他杀人更要教会他如何去伪装如何去接近目标,进而不论是人力物力还是财力都会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而一个顶级的杀手,更可以说得上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当然,这只是个比喻,其实际上的意思就是你需要让他方方面面都要有所了解和涉及、甚至是精通——哪怕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

而彼岸在被组织收养后毫无疑问的就被当成了顶级杀手来培养;因为接手他的人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说过——“这两个孩子长得都很漂亮,骨骼和柔韧度也很出色。”

所谓的“两个孩子”还有一个自然指的是他的双胞胎姐妹;这种一男一女的双胞胎通常被称之为“龙凤胎”。

不过可能是女性天生的缺憾柔弱,他的那个双胞胎姐妹并没有在那个残酷的环境里坚持下来,刚满七岁的时候就死了——死在他的身边。

而他,也就捧着一包报纸包着的冰糖愣愣的看着那具亲人的尸体看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那具幼小而凄美的尸体被人像拖死狗一样拖出去为止。

他不记得当时他哭了没有,但是他记得当时他没有去阻止、哀嚎甚至是做出一丁点儿求人和示弱的事来,他只是很冷静的拿起了报纸里包着的冰糖吃了一块。

但从那以后——他确定自己再也没哭过。

彼岸侧卧看着孟辉的侧颜,孟辉的侧颜很立体,看起来让人赏心悦目——除了那双半睁的眼给人死不瞑目的森然外。

这个人总能给自己一种游刃有余的感觉,令他感到无比安心;而这里没有组织内冰天雪地、天寒地冻的感觉,也没有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训练和指令,以及熟人陌路的冰冷无情。

面前的人给他琢磨不透的新鲜感却又有着一种令他习以为常的危险气息,但同时他又觉得这个人对他的方式好像又像一个大哥对待一个不懂事的弟弟那样,时而发发下马威时而又很纵容……

这种感觉,难道就是那些人嘴里说的“温馨”吗?

不知怎么的,他有点想要靠近;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

如同一头在雪地里找不到北还饥肠辘辘的幼豹突然发现原来这片荒原里还有自己同伴的气息,而发出同伴气息的居然是一头足以能够面对所有不利情况的成年豹子。

——那种求取庇护的心理就油然而生。

“喂!我饿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