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二百零一话 “耳听八方”(二)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8-13 08:13:06

两人对视一眼,敢怒不敢言,但过了一会儿医生终于道:“你会给我们一笔钱吗?之前你答应的。”

孟辉苦思冥想一半天:“我有说过这句话?”

“你!”疤脸一怒被医生拉住。

“但是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浪费了我的时间,现在我需要你们每人给我一个手掌!”

“你故意的!你绝对是故意的!这是你的意思!你想公报私仇!”

“公报私仇?这个成语你们好像用错了……现在我需要你们分别给我两个手掌,这事没商量!”

说着笑了笑,干脆把刀丢过去:“别耍花样。”

这刀不丢还好,这一丢,原本敢怒不敢言的二人就有了翻身做主的武器;疤脸生怕孟辉反悔以最快的速度捡起地上寒光闪闪的刀,然后作势就要往自己手腕上割,但他眼睛却一直盯着孟辉。

这时也不知道孟辉是不是过于轻蔑的缘故,完全没有在意对面两人在干什么;疤脸见孟辉这目光一散,割向自己手腕的细刀瞬间改变朝向就向孟辉刺来!

医生没有战斗力可不代表着他就是个手无搏鸡之力的人,他以前好歹也是干安保工作的,而且还是个小头目;就算多年未操练,身法有些生疏,但依旧比常人好太多。

就“啤次!”一声,连他都没料到的一招得手,这一刀立马将孟辉腹部的衣服划开一条口子甚至埋入皮肉里!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孟辉闷哼一声,为避刀往两人身上胡乱一撞,随机跳到二人身后;这时候他站的位置就与二人掉了个个儿,他成了前面有敌后背有墙的处境。

那疤脸见一招得手也是惊诧,但他着急之下只想尽快解决事情,正好这位置又绝佳,于是大喝一声握着刀又向孟辉身上招呼。

只见那孟辉就跟喝醉酒了似的只顾着左躲右闪,没有闪开倒是被疤脸划了好几道浅口子;疤脸见自己占尽好处不由越战越勇,却听医生突然喊了一声:“不好!他使诈!”

当真是不识庐山真面只缘身在此山中!

可这会儿等疤脸握刀追着孟辉各处跑的时候已经晚了,但见不远处几个身着保安制服的人往这边跑,边跑边对着持刀的疤脸喊:“你干什么?!把刀放下!”

顷刻间,保安过来将疤脸制住,转了个方向那疤脸才看见刚才众人站的地方有个摄像头,位置隐蔽被梁当了一小节。

他这才明白过来,合着这人是故意给他们演了出戏呢!

但那个位置,孟辉丢刀的画面也应该拍得到啊!

于是疤脸挣扎无果后用破锣嗓子喊道:“是他先动的手,是他先动的手!”

一个保安给了他肚子一下:“你当我们眼瞎?我们看得清清楚楚你要杀他!”

“是他要切我们的手,这是他的刀!”

保安没再理会他就要将他带走。疤脸怒吼一声:“是他先动的手,我是正当防卫!我是自保!”

保安疑惑的看向孟辉,孟辉叹了口气神情很无奈:“我承认刀是我的,但不是我先动的手,我只是把刀丢给他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但是长官,他愿赌不服输,我说过二十盘他输一半就得给我一根手指。不瞒您说,在下有点不良嗜好,专喜欢收集人的手指头……这事儿,您可以去赌场监控看看,会唇语的话不难查……”

这孟辉一通解释简直让医生和疤脸两人大跌眼镜,这什么逻辑?他先动的手他有理,自己这边正当防卫就要被抓?

可接下来那保安的回答让他更加吃惊!那保安说:“你没有杀他们的意思就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

这句回话让疤脸两人如遭晴天霹雳,他们知道了,他们输在对这个地下世界规则的理解上,也难怪,即便之前有进来过,他们也从来没搞过这种事情。

“这两个人你想怎么处理?”接着那保安又问。

孟辉夸张的捂着腰腹部的伤口,手上一用力还挤出点血来,他显得有些痛苦的道:“我想按照你们的方式处理;我是相信这里保安的能力的。”

那保安看了看孟辉点头:“好。”于是给另外几个使了眼色就转身带着疤脸走。

那跟同的医生这会儿终于是抓住重点了:“我们没有要杀他,我们没有想要他的命!我们只是想要把他逼退然后逃跑……”

孟辉冷冷一笑:“把我逼进死路了还追我砍,你们要逃跑?”

保安不耐烦起来:“你们可以让他撤销对你们的起诉!”

这是皆大欢喜的处理办法,普通情况下,黑市里的人的身份大多都不会普通,作为黑市的秩序维持者自然是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够自己协商处理的他们绝对不会干预——哪怕协商的结果是少胳膊断腿。

在这里,只要不杀人就不违规。

可疤脸和医生不明白这里面的道道,想了一下就用最常规的手段来引诱孟辉松口。

疤脸对着孟辉很不甘心的喊:“你放过我们两个,出去以后不要你给钱!”

孟辉捂着伤口故意摇摇欲坠:“出去后?那几毛钱我不在乎!”

疤脸一咬牙:“那好!我告诉你个秘密。欧阳洛的!”

孟辉听及此处眼中精光一闪而过,晃晃悠悠的过来,好像是同意了。疤脸挣开束缚也朝孟辉走过去。

孟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洛的事?说来听听,如果是我不知道的事,我就撤销对你的起诉。”

疤脸一脸怨恨,可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敢再造次,当下盯着孟辉:“欧阳洛,他不是人!他只是个复制品!”

本以为这句话会给孟辉一个晴天霹雳,却见孟辉看了他一会儿做了个很夸张的表情:“哇哦!真是令我惊讶!”

疤脸见对方反应不对震惊问:“你!你知道?!”

孟辉盯着对方眼睛:“还有别的劲爆消息么?”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到你身边的,但如果他真正的’本体’发现,你不会好过!”

孟辉嘴角一挑猛的一把掰过疤脸的头,嘴唇贴着对方的耳廓轻声问:“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必须要在这里弄死你?因为一个死人没有办法透露所谓的真相而我,也不会放过想要害我的人!”

疤脸瞳孔骤缩一把推开孟辉对着后面的保安求救:“他要杀我!是他要杀我!”

众保安疑惑,孟辉看向他们:“对不起啊,没谈妥。我跟他说跟你们走是死路一条……”孟辉又看向疤脸和医生:“但我觉得你们值得被关在永无天日的水牢里。一个强.奸犯”他指着疤脸,然后又指着医生:“和一个恩将仇报的谋杀者。愿你们今后的每一天都好好回味你们昨天最后的晚餐吧!”

说罢,他呵呵笑几声捂着伤口再没回头;在两人惊恐的呼喊中,那群面无表情的保安将他们带走;或许迎接他们的是另一个生不如死的炼狱。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