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一百四十三话 纵火人(二)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8-13 08:32:51

外面嘈杂声震天动地,不过好在这边冷又刚下完雨空气湿度大,所以过了约莫几小时火灾就被控制住了。

孟辉两人早就远远站着盯着全过程,此刻消防部门正在追责,负责这片山林管理的巴迭垭也在寻找引起火灾的人。

当然,没人承认,因为人为引发山林火灾这种事是需要吃牢饭的。但在一筹莫展之际,巴迭垭终于提出检举有高额奖励的说法,这才在一群工人里头找到了突破口。

“刚我去拉屎的时候看见有两个人在那里掏烟抽!”有个衣服打补丁的工人在人群里举手发言。

“哪两个?”巴迭垭怒气冲冲的问。

那个工人看了周围人一圈指着一个面色青灰的细瘦汉子:“他!我看清楚了就是他,还有一个……还有一个不见了!”

众人把目光移向那个被指认的人身上,那人哆哆嗦嗦的走出来,这人是个年轻小伙,应该才来不久。但是山林里的工人还挺多,巴迭垭不可能都记得,于是他问:“什么时候来的干活多久了?不知道这里不能抽烟?!”

“三年了。不,不是我,不是我啊,我刚才过去那个人就掏烟给我说一起休息一会儿,但我没抽,我把烟推了。是他抽的……”

“谁?人呢?!”

“不,不知道啊。看见着火了就慌了,我和他跑散了!”

“别是死在里面了吧!”旁边消防员问。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巴迭垭眼睛一转大喝一声:“都给我站好了,列队站好,查人!”

于是那些工人散漫的很不情愿的列队站好,巴迭垭挨个数着,作为一个领导他可能记不清每个人的名字和样貌,但人数这种事他一定记得清楚。

“嘶……奇怪了,这人没少啊!”巴迭垭自言自语。

“会不会是外面跑进来的?你们这里看管措施不合格啊!”消防员皱着眉。

“咱们这林场是有围栏的,但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啊;我不可能十米排个人守着防人家翻墙不是?”

消防员想了想也无可奈何,对方说的确实是个实话;这种林场的面积一般都很大,最多就是建立围栏和派人巡逻,要几米设个人看着或者放一堆摄像头看着都不经济,更何况摄像头需要用电,而电本身就是一种引发火灾的源头。

于是消防员只能下结论:“等烟散完进去找!这个人不要走开,配合问话!”

……

孟辉淡淡的看着所发生的一切,这个追责的时候他和行仔倒像是个透明人。等烟散得差不多后,众人准备了基本的防护措施掩住口鼻开始进去的时候,孟辉看了还在吹鼻子的行仔:“你也进去。”

行仔倒吸一口凉气捂着鼻子:“老板,我有鼻炎啊!”

“那就用嘴呼吸。”眼看孟辉的命令不容辩驳,行仔无奈之下只得混在那群人里面进去。

外面救火的人体力消耗太大原地待命,工人们见领头的都不在开始恢复散漫借机休息。

不过多久,进去的人出来了走到人群前丢下一具已经被烧焦的尸体。

扛尸体的工人说:“应该是这个人,在树下发现的被烧死了。”

孟辉上去看,那尸体焦黑完全分不清五官了;这时候之前那个瑟缩的人过来看了一眼皱着眉:“应该就是他……”

但眼前的焦尸实在无法辨认身份,就算拿去检测DNA也检测不了;所以众人只得不了了之;消防人员再问了几句之后也就把这个人留这里,但是叮嘱他不得离开这片区域,后面可能要进行传唤;然后就带着焦尸离开了。

入夜,月明星稀。

孟辉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个被要求不得离开的人,尾随着他走到一处地方去;那人解开裤带在一颗树旁尿起来。随后他看见孟辉过来也没什么反应,就瞟了一眼没做理会。

孟辉过去看着那片被浇湿的地:“你,在这里工作三年了?”

那人愣了一下看向孟辉以为他是来审问自己的:“我都说了真的不是我!跟我没有关系!你们怎么这么烦呐!”

孟辉笑着摇头:“我不是来问这个的,我只是想问问,你在这里是做什么的?工厂流水线?”

“你问这个干嘛?跟你有关系?”

“没什么,只是好奇,如果你只是流水线的工人要休息应该也不会跑这么远。伐木工的话林场禁烟应该是常识,你不会犯。”

那人表情一松:“我跟他们一样负责伐木。我们这里买不起专门的机器,都是人工。都跟你说了不是我,他递给我烟我没接,我就不明白你们怎么就是不信呢!找替罪羊?”

孟辉点点头并没有因为对方浓烈的火药味儿生气。从对方衣着上看,他与那些伐木工穿的是同一种工作服他没有撒谎。

于是孟辉若有所思的偏头看向这个人问:“那你可以说说,你的的手为什么……没有老茧?”

这句话问的太突然,让人猝不及防;水柱在孟辉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戛然而止,那人皱了皱眉把家伙事儿塞进裤子里准备离开又被孟辉一把拉住。

“你不是这里的人。”孟辉看向他。

“我不是这里的我是哪里的?”对方不满的反问:“我那几个伙计都认得我。”

“一个三年的伐木工人双掌没有老茧手掌细嫩……如果你装成白领或许更能让人信服。你其他地方有没有破绽我不清楚,或许你在他们面前表现得天衣无缝,但是你却忘记伪装自己的手。你是谁?”

那人挣脱孟辉的束缚盯着孟辉,这一眼盯了很久然后他就突然笑了,笑容极其诡异:“你说得对,他们分辨不出来的原因是什么?而你,为什么又能一眼识破?”

“这么说被烧焦的那具尸体才是正主?你替换了他?!你为什么做这种事?”

“每个人做事都会有原因哪怕是因为心情的好坏,你可以猜猜看我做这件事的原因是什么。”

“你是……那个神秘人?没有人会无聊到专门跑到林场里面找人抽烟。”孟辉抱起手点头:“我不喜欢你的这个游戏,让我耗费这么多不必要的时间。”

那人又看了孟辉良久阴阳怪气的感叹:“不,我只是在测试你的能力;如果你连这种简单的问题都发现不了,咱们今天错过了,就没有下次了。”

被人摆一道显然不是什么高兴的事,此刻孟辉脸色也不大好,但他还是尽量把语气缓和下来:“你说你要告诉我我想知道的,难道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

“你想知道的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了啊。”这人耸耸肩。

孟辉没反应过来:“什么?”然后他就想起刚才这个人的那句反问和他故意这么干的缘由,然后很自然的问:“你想表达什么?他真的不是他?”

“这个答案你不是早就想到了吗?不要不敢承认。”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神秘人看着自己的手感叹:“他们自认为和这个人很熟,每天务工的时候抬头不见低头见,一起过了三年就下意识的放过了所有的细节;而你和这个人不熟,所以就能够关注到很多的不同。

欧阳洛跟你从小一起长大,这么多年过来他有什么变化我不信你没有察觉。当然我知道,你会不断说服自己,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性格是会改变的,但很多时候你不觉得突兀嘛?”

孟辉抬眼看着对方阴恻恻的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对他这么了解?”

“我对他不了解,是雇我的人对他很了解。因为我的雇主才是那个从小和你一起长大的兄弟!所以……合作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