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一百四十一话 似曾相识的纸(二)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8-09 18:14:58

第二天下午,萨泥基恩的一个林场里出现了两个以参观报道为由的记者。

这两个记者明显是外国人而且看上去并不专业。

起初这片林场的看管人员是拒绝他们进去的,但奈何对方给的小费不错且说明自己只是某个娱乐电视台的小记者,看管人这才极不情愿的放他们进去。

“那个……不要抽烟啊!这里不能见火星子,要不你们把身上的烟和打火机交给我暂时保管,一会儿你们出来了再还你们。”

孟辉二人对此无异议,将身上可能会引发火星的东西上交后,两个人进入林场。

这片林场不知道到底有多大,行仔也不知道老板到这里来到底要做什么;总之进去走了可能大概半个小时左右都没见着几个人,一直等他们顺着指示牌走到林木加工区,这才慢慢的有了一丝人气。

随着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孟辉开始装模作样的做起了很不正规的采访,而采访的内容主要就是这种特殊的木材除了用作纸张外还能做什么、纸张生意由那几家公司牵头、主要卖朝什么地方,一年销售额大概多少之类。

有的问题里面的工人是能回答的但一些深入的问题他们就不知道了,于是二人便在工人的带领下找到了今日值班的一个领导。

这个地方属于鸟不拉屎的区域,前些年有那么一两次的记者采访但自此以后就没生人进来过了。

“你们没有想要把这种材料做的产品供出萨泥基恩的范围么?”孟辉接过那人给他倒的白开水但他并没有喝。

那人坐下跟孟辉长谈:“没有办法,就像刚才我跟你们说的,这种木材不能做家具只能做成纸而且不耐腐、质地也不好,供出去卖也不会有什么人要。”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这个价格如果销售对象是贫民的话应该不会亏损。”孟辉笑了笑,富人终究在社会结构上占少数,真正打基础的还是那些每日为柴米油盐奔走的人,而那些人是喜欢省钱的。

“你们是外国来的记者可能不知道我们这里的政策。我们国家有低保补助的,发的钱不多但是每个月都有生活品供给,包括基本的食物和衣物,如果家里有小孩的还会供给文具用品。

但政府补助的低保就肯定不会用我们这种纸张,因为政府也看不上,没有小孩会接受低人一等的文具用品,那样会很丢脸。

所以这片子姜木种完这一批也就不打算再种了,你们刚才应该是从前面进来的,现在后山都没这树了。”

孟辉点点头:“如果这样的话,确实没办法经营下去了。”然后他半开玩笑的道:“不过也算是你们这儿的特产,我现在可以屯一点,等以后它变成绝版货,我可能就可以卖个高价。”

不料这句话似乎勾起了那个人的什么回忆,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记得以前有一个人也说过同样的话,他跟你一样是个外国人。”

“是吗?那还真是巧。是之前来这里采访的记者?”

“不是。”领导摇摇头很肯定的道:“跟你们很像,都是白皮肤、深色的头发和眼珠子。他不是记者是我捡到的一个人。”

孟辉和行仔对视一眼均是心下一凝——捡到的人?又同是一样的肤色和发色,那会不会就是……果然那些纸是有说法的。

“像T国人么?我们是T国过来的。”孟辉急忙确认。

“那就有些像了,应该就是T国人。”

行仔看出孟辉很重视这个事情,当下也不等孟辉说就掏出一包藏着的没有上交的好烟递给那人,不过被那人拒绝了;然后他只得拿了点钱递过去让对方给说道说道。

这领导再次把钱给推回去颇有些感慨:“我们这里用不上这个,都是自给自足。你们这么感兴趣我就说说,但是如果你们要找他,他应该已经死了。”

孟辉一皱眉:“已经死了?为什么这么确定?”

“我记得当时我看见他的时候是大雪天,进山林的那条路我常走,突然某一天看见一个大雪包立在那里还以为是头冻死的熊……”

且说约莫四五年前,这个常到林间督促工人干活的领导巴迭垭在某一天进入山林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大雪包,这个大雪包就靠在附近的一处大树上,当时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他还以为是棕熊之类的大型猛兽被冻死在这里。

对于萨泥基恩这种小村庄里的偏远山林而言,肉食是比较匮乏的,一来是这里的动物都被猎人们“训练”得精了轻易不能打到,二来山林里有很多动物又是国家级的保护动物他们不能打。

所以当时巴迭垭的想法就是:既然这里有死掉的猛兽,那就不如直接下锅品尝野味——毕竟,如果动物死了那就不在保护范围内了。

但等巴迭垭走过去费力的把雪刨开以后他才看见那里面包裹着的根本不是什么大型猛兽而是个人——一个皮肤发紫、黑头发的年轻男人。

后来当然是野味没吃成反倒救了个人回来。

本来在这种零下十多度的环境里对于衣着单薄的人而言应该是没什么生还可能性的,当时巴迭垭也只是抱着不忍的心态试试,但没想到这个人却在第三天早晨醒过来了。

巴迭垭见后感叹他肯定是受到了救世神的庇护,因此更加用心的照顾他,而他的身体恢复能力似乎也好得出奇,没过多久就行动自如了……

“他一定是受到了祝福,不然他不会创造奇迹。”说着,巴迭垭做了一个感谢救世神的动作。

孟辉问:“他叫什么名字?”

“我问过他他说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但是我能够看出他脸上的犹豫。我想应该是他不愿意说。

你们知道,我们这里不富裕,原来主产的子姜木纸也卖的不好但是便宜,所以我们这儿的厕纸和稿纸什么的用的就都是我们自己造的这种纸。

我记得后来跟他熟了以后他就说了你刚才说的话,他说他有钱了就会来大量的买,收藏着等着有一天咱们的纸升值了再抛出去。

我知道他是开玩笑,但我看得出他对这种纸很喜欢。”

“他有什么特点么?”孟辉再问。

巴迭垭想了想摇头:“说不上。他总向我要纸笔说是记性不好要记录一些事情,把这里的一切都记录下来做留念。

但是后来有一天我无意间看见了他记录的东西,他记录得很细,细到每天几点钟吃饭、喝水、睡觉甚至是上厕所和洗手……我觉得很奇怪。”

孟辉听到这儿心底一沉,看来这趟还真是来对了!

“你没有问?”

“不,打探别人的隐私是不礼貌的;而且有这样怪异习惯的人通常情况下是不希望自己被别人看做异类的。”

孟辉盯了巴迭垭良久确定他不是在撒谎以后才极度惋惜的叹了口气:“行,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后来呢,怎么会认为他会死?”

“因为他有病。”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