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一百四十话 似曾相识的纸(一)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8-13 08:06:43

一连等几天那个神秘人并没有主动联系孟辉,而孟辉本人也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

于是他决定主动出击,也正好趁着欧阳家乱成一锅粥和新接产业正处于内部动荡的时候去散散心。

对于此事,引起了不少相关人士的疑惑和不满,在外界看来孟家老三孟辉是个不大想关心大事的人、是一个比较注重自己生活感受的人,只有对他知根知底的几个忠实下属才知道,他是故意的。

用梅姐的话来说就是:这么一来既表示出对皇权的不渴望,对内家族太平减少被针对的可能性、对外能显示出之前对欧阳家的援手出自真心。

二来还能顺便探一探新接手的企业里那些元老的风向,谁是为公司好而对自己不满的,谁又是因为想要独吞而故意对自己不利的。

他们相信,那些人会慢慢露出狐狸尾巴,然后就会在孟辉的死亡名单上一个一个被隐蔽的处理掉。

——这就是孟辉的手段,说起来相当阴险。

“梅姐,如果你跟我不是一条绳上的,我一定不会给你留活路。”孟辉笑着提过梅姐递来的包准备远行。

梅姐一笑,孟辉说的是事实,不过能够容忍她这么“坦诚”的,也只有孟辉一个了。

“三少要去多久?彼岸那边不是还说要见面吗?”

“应该不会超过一个礼拜,有事你打我电话。我的电话24小时都为你开着。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行了别送了,我走后你注意好那几个公司元老和欧阳家的事,小事你就帮我解决了,比较棘手的跟我说。”

说罢孟辉走进车里关上车门,梅姐目送他离开。

如果对方不来找自己,那么自己就去找对方。

止于最后探查到的地点是在“F国的艾耶维嘉斯恩的一个网吧里。”,之前说是怕打草惊蛇,现在既然主动招惹他那就意味着即便是他找到了,对方应该也不会跑。

因此他干脆去这个最后查询到的地址碰碰运气。

F国位于T国西南位,是一个风俗文化与T国差异较大的地方。

除了建筑喜欢尖尖塔外,这边的人还热衷于戴毡帽:不分男女也不分春夏秋冬或者是早晚,除了毡帽外他还发现这里的人还比较钟爱风衣,那种休闲式的风衣。

为了客随主便的消除街上70%的回头率,于是孟辉也随着当地人一起穿起了这种主流派的服饰。

他不是独自一人。

在手机收到一条短信后他按照指定的地址与另一个人汇合。这个人是他的心腹,这个心腹在接到神秘人出现的地址后立刻启程先行查探作为先锋,这个先锋被道上的人称为“行仔”。

此刻行仔正在一个包间里喝茶看报,见孟辉来了一个精神唤了一声老板。

“有进一步的消息吗?”孟辉坐下抬手示意不需要服务,让服务员关门出去。

“我们在那个网吧周围大面积的撒网,不过还是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您之前说他主动联系您了?”

孟辉点头:“但是很狡猾,他不肯打电话。短信原始位置已经让人查过了,离这里挺远。”

“在哪儿?”

“萨泥基恩,一个小村庄。但是具体位置没办法查点,它没有直接通话那么灵活。而且……”孟辉抽出一根烟自己点上:“这个号码我试着打回去过,打不通。”

“那我们去一趟萨泥基恩?”

“对,先去那里,正好那边不像这边这么繁华,如果真想告诉我什么事,那边比这边要好。”

主意一定,二人在附近酒店落脚一晚,第二天早上启程前往萨泥基恩。

由于之前一直是短信来往无法定位,两人到地方后也只能是一边旅游一边等——这种时候似乎也只能等待了。

不过当二人去到一个文具店准备买点纸笔的时候孟辉发现了一些看起来很不寻常的笔记本。

一般来说除却特意的染色外笔记本之类的纸张都会是白色顶多有一些呈现一点点淡黄。

但这个店里却有那么一堆便宜的笔记本的那种纸张看起来很糙、很黄而摸起来又比较光滑。

孟辉觉得好奇当下拿起来细看:“这纸张有些特别啊,我还是第一次见。”

这时候那边的店员看见了主动过来微笑解释:“呃先生,这是我们这边一种特有的树浆做成的,由于成色不怎么好所以就只在我们这里内销了。”

服务员说的话是标准的“世界语”。“世界语”这门课是地球上每个国家人民的必修课,只要读过小学的就得学这门课。

所以孟辉即便不懂当地语言,但他依旧能够无须翻译的来到这里。

孟辉点点头心下有些线索,因为这个纸的质地其实他并不陌生,而第一次见却是在8号院里林旭给自己的“时记”以及其它他搜索到的相关杂七杂八的废纸。

只不过废纸也好时记也罢都已经很陈旧了,陈旧得有些看不出质地来,但现在想来一对比却发现,好像是有七八分像的。

“这种纸……是不是不耐腐”孟辉试探着问。

店员礼貌回答:“是的先生,这种纸老化得比较快,这也是不出口的原因。”

孟辉又点了点头:“是什么树浆制成的”

对于这个问题不仅多而且问得还很奇怪的客人,店员即便眼神显露出一丝诧异,但她还是表现出了良好的职业素养。

她没多问只是回答:“仔姜木,是我们萨泥基恩这里特有的一种树木,先生。”

孟辉笑了笑:“谢谢。”然后他随手拿了两本再买了些别的文具便离开了。

走在路上行仔问:“老板,刚才那纸张……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没什么,只是发现似曾相识。”

行仔见孟辉不想明说也就不再问了。

到酒店后,孟辉让行仔自行休息自己则点了瓶酒和果盘,边饮边不断的翻那两本笔记本。

……这是不是可以说明他以前到过这里

这种纸质的本子价格太过便宜,折算下来相当于T国国币的七毛钱。

而七毛钱在现在这个时代中根本买不了什么东西。

那就意味着跨国邮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如果说是什么亲朋好友带回去的“特产”,虽然这的确是“特产”,可能性不是没有,但这又不符合一个身陷囹圄的人的处境。

孟辉抽了一口烟,这是他想事时候的习惯,在不知不觉间他就用烟头去点这个笔记本的纸,纸张瞬间被烫出个洞来,并且散发出一种说不上好闻也谈不上难闻的气味。

他皱了皱眉将窗户打开散味。

之前他结算的时候还问了店铺老板一些问题,其中就包括那个仔姜木具体的生产位置。

他打算先去那里看看,就算神秘人依旧想要跟他玩躲猫猫,至少他也可以查一查别的事情。

此刻外面已是余晖映天,天边一片金色笼罩着远处可见的大片麦地煞是好看。

于是孟辉吐出一口气,干脆靠在窗边开始欣赏起外面的美景。

.

——————

PS:

所谓年底忙如……谢谢各位的耐心等待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