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一百三十四话 分.裂(二)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8-09 19:39:28

众人安静下来用头上的探照灯开出一条条狭隘直长的光路,努力的扫着所有能扫到的地方生怕错过一点蛛丝马迹。

周围落针可闻,各人也被这种极端死寂的氛围所感染,大气没敢出一口。

在寻觅了近30分钟后依旧无所获,但是同时他们似乎隐约的听到了一种滴水声,声音来自左前方。

他们应该都听到了。

全部队员转头看向队长等待指示,队长没说话,把手往前一指,一群人朝着水滴声位去。

等到抹黑前行不久后,水滴声渐渐清晰起来但同时它的频率也变得缓慢起来。

队长站定往周围扫了眼:“就在这附近,应该是水龙头。这里很有可能就是卫生间。分开仔细找!”

说着他抢先带头大跨步的跟着声音的位置走。

近了,更近了。

但当他感觉声音近在咫尺的时候,他头顶的光束却没有捕捉到任何可以发出这种声音的东西——包括水龙头。

他心说奇了怪了,这个滴水的东西不在外面难道是在墙里这里连厕所墙壁都要安装机关的吗欧阳家的人不会这么变.态吧……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正想着,突然就有什么东西直吊吊的在眼前的那束亮光下从上到下滑落,瞬间消失。

队长愣了愣,打断思绪寻找踪迹。

接着,他只往地面看了一眼便觉得心脏猛然骤缩了一下!

然后他赶忙退后几步生怕踩着什么东西似的又把头上的光束往头顶上照……

之前,他们忽略了一个最容易忽略的地方——天花板。

不知道为什么,人经常会潜意识的觉得自己的头顶是安全的而在探查中总会不知不觉的忽略这一块。

这光一打上去后,队长被唬了一跳,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摸别在专门用来承载轻武器的外装绑带上的枪。

“看定位过来!”队长皱着眉对着对讲机呼唤了另外两个人。

五分钟后,三个人一起站在这里,原本被悬在梁上的半截尸体已经被取下来了。而刚才那在队长眼前一瞬消失的东西,就是这玩意儿的血滴。

“这……是我们的人?”一个队员打开手电筒仔细照了一下,因为尸体只剩下半截了,所以他根本无法辨认这到底是谁。但他至少可以看出,这个尸体上的裤子正是他们隔离服的裤子。

他们穿的隔离服是一种白色的连体衣服,不算厚但是绝对可以在极大程度上防止病毒等有害物的侵入。

现在,这个只剩下半截的尸体,从断口上看,它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撕扯开来的,连同衣服和血肉、骨骼一并成了两截。

队长心底一沉,赶紧叫两人做防御状态自己则呼叫起另外几个队员。

1号回应,5号回应,8号回应……等到把全部人清点一遍之后他们才发现4号和7号不见了。

而在呼叫7号的时候,掉在这半截尸体不远处的对讲机响了。看来,这应该是7号的尸体。

“现在怎么办,时间快到了。”一个队员看了下手表问。

“他们的位置离我们不远,全部到这边集合一起走,这里应该还有什么东西!”

队员在对讲机里转述了队长的话,不一会儿分散出去的人都聚集过来。

第二组的人有些气喘的道:“队长,刚才我们过来的时候看见一个人一晃就过去了。对方速度太快没追到。”

隔离服头目(队长)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与此同时其他人也看见了地上的尸体不由得都是汗毛倒立。

“这是被什么东西……”

“看衣服怎么像……”

“这里有东西,欧阳离应该没骗我们,我们刚才看见一个东西已经被啃的差不多了,好像是什么海里面的动物。”

队长深吸一口气:“4号和7号联系不上,这个应该是他们其中一个的尸体。现在不确定他们出什么状况了。

但可以肯定这里面有什么具有攻击性的东西。我们要加快速度把幸存者救出去后马上离开!”

“刚才我看见一个往那边跑了!”

“我也……看见一个……”

队长看向那个面色古怪的人问:“有话就说!”

那个队员下意识要去挠头结果挠了个空:“队长,我,我看见的那个好像没穿衣服,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反正他一晃就过去了。”

“嘶……你要这么说,我刚才看见的那个人影好像也是……”

“那我刚才看见的是不是也是个人,白花花的就过去了,我没仔细看还以为是根柱子。”

难道这里面的受难者在开什么具有极强个性化的裸.奔派对这说不过去,即便是再有个性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玩什么“赤诚相见”。

众人觉着好笑,但是各种冷笑话开完以后就觉得太诡异了。

“不管什么情况先救出去再说!”队长下了最终命令,不过考虑到危险性,这次他没有再让人分开走,而是把地面上的第三小组也调下来协同帮忙。

由那几个看见人的队员带路,众人在废墟中“翻箱倒柜”一番终于看到了一个所谓的人。

哪个人在众多光线的交汇下赤.裸裸的站着,显得很木然。

按道理,一个久经黑暗的人突然被光束照到脸上的那一瞬间都会举手捂面,至少也应该把眼睛眯一眯,对突如其来的强光表示不满。

但那个站在废墟里的人却没有任何动作,仿佛一个雕塑一样就那样直挺挺的立着。

“老哥,你不冷啊”一个队员大声对着五米开外的人吹口哨打趣:“你要喜欢这一口,跟咱们回去你上街裸.奔都没人管你。”

说着,他就要上前去拉人,但被自己队长阻止了。队长拦住他:“别动,这个人有问题!”

有问题?应该是被吓傻了吧?被吓傻的人痴痴傻傻是很常见的,他记得两年前他还见过这么一个。

那个一丝不挂的人没有回应也没有动,但由于这是个男人喉结较大,所以众人能看见他的喉咙一直在上下鼓动,不知道是在咽什么东西又或是想把什么东西给吐出来。

“慢慢靠近,事情不对,先自保。打残打死算我的。”队长看着前面的人轻轻对手下说。

两个手下对视一眼,一个拔出枪一个拔出匕首慢慢前进。

等走到那人跟前的时候,那人突然像是老人咳痰似的突然往地上吐了一个东西。

这一静中之动害得两人一个差点开枪一个差点一刀刺过去,等看清楚这人动作后才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我真想给他一巴掌,这还故意吓人,真没素质!”拿刀的跟拿枪的说。

不过说完这句话以后他两就说不出来话了,因为他们就看见被吐在地上跟口血痰似的东西正在地面蠕动,同时还有朝自己这边移来的趋势。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