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一百二十六话 宋杰晟(二)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8-09 19:01:19

“我很奇怪是什么事情让辉少这么好奇,总不会跟这次孟启超的事情扯上干系”宋杰晟盯着孟辉似乎想要分析他的微表情,但是他失败了。

除了对方一直似笑非笑的那张假脸外,他什么都看不到。

“这次葬礼没有多留一段时间要对你说声抱歉,将来一定补偿。”

孟辉“啧”了一声:“我说宋医生,在你们这些圣人面前恐怕我早就体无完肤了,你该看得出来,我一点也不难过。”

宋杰晟没回应他的这句话:“如果跟孟启超的死没有关系,我还真的就想不到其他可能性了。

要论商业的畸形竞争,欧阳离这些年没有什么过激行为,欧阳洛又是个游手好闲的人。更别说欧阳小姐了,常年在外求学,与其拿她开刀不如用欧阳洛。”

“你说的挺对,不过谁都知道洛不受宠。欧阳离对他这个女儿却宝贝得紧。”

“那就是针对欧阳离的可能性大些。”宋杰晟给孟辉续了杯咖啡:“但以我所知,辉少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还是说你喜欢欧阳小姐?”

“宋大夫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文嘉只是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我对这种天真无邪的小女孩没兴致。我的口味,你很清楚。”

“那是什么事?”

“无关乎未来契机甚至表面上跟我没关系。但这件事我想了很久,其实应该跟我们都有关系。”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我们’”宋杰晟笑着摇了摇头:“别卖关子,你要是想说我就听。如果这件事不能引起我的兴趣,辉少,给你打个折,二千五一个小时。”

孟辉挑了挑眉,心说你还真是跟我客气,接着他把自己的所思所想有所保留的说给宋杰晟听。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种种迹象表明,这件事应该不是针对欧阳洛的而是针对他们这些罪魁祸首的。

因为欧阳洛本身这个怕麻烦又没正形的人是不可能跟别人产生那么大仇怨的;能产生那么大仇怨的事,只可能是当年他们几个一起做的那件事。

至于为什么用欧阳洛他们先开刀,估计是因为他是几个人里最软的那个柿子。

孟辉说完,宋杰晟盯着他看了半晌:“……我记得是逃出去过几个。”

孟辉一饮咖啡:“很显然,现在应该是一场报复行动。你老宋现在混的也不错,我觉得你和我一样都不希望这件事被暴露出来。”

“这,有点突然了……”

“不不不,它不突然。你记得林旭这个人么?”

“她不是之前欧阳洛带过来做咨询的那个女的吗”

孟辉笑道:“对,那个‘女的’,恐怕看不出她是个女人的就只有欧阳家那两兄妹了。”

很显然宋杰晟对林旭的性别问题并不是很感兴趣,他只是皱眉问:“怎么,这件事还跟她有关系”

“我理了一下头绪,确实是自从她来了以后整件事就开始起连锁反应。而我也派人去查了她的底细。

很普通的一个人,但在T国失踪了两年左右,这两年没有任何出入境记录和消费记录,简直就是人间蒸发。

另外前几天找到她的父亲的资料,是一个普通的由农村上来的打工仔。”

“……会是偷渡吗”

“她失踪的时候年纪不大,那个年纪的小孩,偷渡的可能性只存在于被骗或者拐卖,那她就应该不会悄无声息的回来。

还有,她有个姐姐跟她一起失踪又一起回来。据我所知,她姐姐早就得重病行动不便了,带着一个濒死的人来回跑这事儿,除非是想谋杀。”

宋杰晟又盯了孟辉一阵然后开口:“你对她感兴趣”

“一切因她而起,我不该感兴趣吗”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我怀疑她是条引线,幕后的操控者应该就是当年逃跑出去的那批人。”

孟辉杵着桌子看向宋杰晟:“如果不是想顺藤摸瓜,或许她早就死了。宋医生,坚守职业道德的前提是你还有这碗饭可吃的机会。”

宋杰晟在犹豫。

毫无疑问他只是一个拥有祖传技术的医生而不是一个侦探或者像孟辉这种人一样,有广大的人脉和众多手下可用。

相比之下,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普通人,更是一个被拉下水的原局外人。

但他却必须得承认,经过那次的实验,自己纸上谈兵的理论在实操中转化为了现实解决问题的工具,那是一次突破,在学术上突飞猛进的突破。

所以即便现在他有点后悔,也没有什么正当理由去指责孟辉了。

所谓一步错步步错,宋杰晟在孟辉似笑非笑的目光下终于妥协,他把欧阳文嘉治疗过程中所了解到的事情全盘托出,并且离座去找林旭的问诊报告了。

林旭总共来了三次,他尽数将三次的报告都拿出来递交给孟辉。

孟辉接过走马观花翻了一阵终于抬起头来:“什么意思?前面诊断有臆想症后面又正常了然后又变为不确定”

说实话孟辉有点诧异,因为这种短期内三次诊断三次结果的说法很离谱。

众所周知心理问题要进行治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根本不会突然一百八十度转变,除非采用了治标不治本的办法——比如欧阳文嘉的强行片段式失忆。

但宋杰晟可以肯定,自己没有用那么激进的方法,甚至可以说,他与林旭的交流还处于信息了解的阶段,还没有进入正式的治疗阶段。

那怎么回事呢?

宋杰晟也不明白,他重重的叹了口气:“她很奇怪,从技术上确认的话她的状态确实不稳定。给你看样东西。”

宋杰晟在那沓资料里一翻,找出几张纸递给孟辉:“这是我让她画的图。这一张是第一次让她画的,她和家里人的关系图。”

孟辉一看,上面写着父母亲友,连线分明,他看不明白只得把疑惑交给宋杰晟。

宋杰晟没有说话,只把孟辉拿着的纸张倒转过来,等孟辉再看的时候,上面原本看似正常的连接到每一个单位上的线条其实是错位的,根本没有连接到点上,而是如同一撮散乱的干面条被随意的撒在白纸上。

孟辉心里奇怪,不用宋杰晟帮忙自己再把纸倒过来——一切又正常了。

他掐了掐眉心,正琢磨着自己是不是眼花的时候宋杰晟开口了:“这是测试专用的纸,和普通的纸不一样。”

孟辉松了口气:“那这什么意思?”

“一句抽象的话,我们的正面是她的反面,我们的反面是她的正面。也就是说,这个人的脑子和我们的不太一样,这种情况在全球的‘特别病例’里不超过十粒。”

“不一样”

“她看到的东西和我们看到的不一样。我该怎么跟你形容这个情况?……打个比方,黑夜里我们能够看到一座灯塔,但她看到的却会是灯塔周围的雾气或者是后面的区域。”

孟辉呵呵干笑两声,心说我知道心理医生跟神棍也差不了多少,但你也没必要真当个神棍说一堆云里雾里的话。

宋杰晟看孟辉这表情有些不舒服,他又把另一张纸递给孟辉急于解释:“这是,时间轴线图。”

孟辉拿过颠来倒去的看,这次不论从哪个方面看,这张图都是一团乱麻,他放下图感叹道:“宋大夫,你这些测试用品太晃眼,看多了我不清楚自己会不会进精神病院,你直接跟我说吧。”

宋杰晟没好气的道:“你不是从来都喜欢取证?这次破例了?”

孟辉耸耸肩往沙发靠背舒服的一靠:“说点我听得懂的,林旭到底怎么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