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一百二十四话 探望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8-13 08:42:47

“……你这是在拐弯骂我”欧阳洛有些不满:“咱哥俩好歹认识那么久,不说穿一条裤衩长大的,但是!你应该很了解我—我是一个很有内涵的人!”

孟辉没理欧阳洛接着道:“现在我手上的产业足够我衣食无忧,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那行吧,反正你……节哀。”欧阳洛挠了挠脑袋。

正说着,孟辉电话铃响,那估计又是葬礼上的什么体面事,他接起电话应了几声挂断后对林旭二人道:“一会儿用餐,是自助的,你俩自便,我有事。”

说完不等两人反应便一步迈做两步出去了。

“……我们回去吗”林旭侧目看向欧阳洛。

欧阳洛挠头上的手还没来得及放下,但他不加思索的回答:“回什么回,免费的午餐,吃了它!”

……

这边,孟辉在处理完父亲安排的事宜后别过试探而来的攀附者,借口身体不适的拙劣谎话逃之夭夭。

老爷子早已被人“围堵”因此也没什么空闲管他。

“什么事?”孟辉进了地下停车场坐到一辆黑色商务车里问。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很显然,刚才他接到的电话并不是与葬礼有关系的。

副驾驶位上的人转过身递给孟辉一样东西:“呃,这是今早他们打扫您房间的时候窗台外延捡到的东西。梅姐说这东西重要,让我交给您。”

孟辉顺手接过,居然是一张红纸折成的彼岸花。他将纸展开,里面既没有写任何字也没有夹带任何东西——这只是一张普通的折纸。

副驾驶上的人一直盯着这玩意儿,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还以为梅姐搞错了,当下陪笑:“可能是……哪个务工瞎折着玩的吧。”

孟辉看了对方一眼无什表情也没回话,只说了句:“走吧!”

……车发动起步使出公墓区重新奔向绿化带旁的高架桥。

孟辉看着车窗外不断变化的风景,这几天一直故作沉静刻版的脸上透出隐隐的笑意。

——孟启超死了、彼岸那边的组织似乎答应合作了;一箭双雕!

孟启超的死会让老爷子将空出来的产业进行重分配。

他们孟家主营矿业,金矿和钻矿这两个极富油水的产业却没有一个在自己手里。

不知道是出于对他能力的不信任还是希望他能够过得轻松点;反正他这个小儿子手上还真没有像样的东西。

要不是他早期大出血的在各地招揽人才搞研发,他绝对相信他的财力会跟自己两个兄长越拉越远。

这一次,他希望父亲能够把孟启超手上的金矿产业和部分资源分配给自己,但这却不是最重要的。

孟辉算是个比较阴损的人,但也不是没有底线,虽说眼红孟启超手底下的资源但这并不足以让他雇人除掉他。

他除掉他的真正动机是因为孟启超发现了他不想被人发现的事——就是那件中学时期他和欧阳洛干的混蛋事。

这件事远没有欧阳洛认知里的那么简单;事实上,此事一旦被传出去,孟老爷子势必会为了家族声誉将他扫地出门。

为此,兄弟二人原本就比较淡漠的关系显得愈发紧张。正巧孟启超这人又是个大嘴巴子,有事没事总跟孟辉私底下提一句。

时间一久,不管孟启超真正的想法是什么,生性多疑的孟辉总会朝不好的方面想,逐渐的二人就形成了一种威胁和被威胁的关系。

而正巧,孟辉对二哥三番五次的示好也被对方一概不论的收取。这些“示好”自然包含了一些孟辉亲手发展起来的中小型企业股份的让步和专利。

而这些天上掉下来的业绩却被孟启超用来邀功,这使得孟辉越发恼怒。

但孟辉这人有个特点,他能在表面上发出来的火是小火,大火他就会表面笑着心里憋着,直到憋不住了——孟启超的下场不用多说。

并且这个人还极其的会“省事省时”,因为通过这件事,他同时找到了新型武器的试枪人和被试枪人。

试枪的毫无疑问是彼岸那个年轻杀手,被试枪的也不用多说。

不过他给彼岸的东西可不是那个准头偏离五百米的半成品狙击枪而是一种自动式吹箭。

这个东西的成功使用让彼岸对孟辉“黑作坊”的前景有了信心和一定的了解。

孟辉已从信物上得到消息,彼岸将联系分部,近期就会把孟辉给他的各种样本带回。

只要那些懂行人稍微用点时间去研究了解,他有信心他和他们将会达成合作共识。

“……老板,到了。”

嘴角笑意渐浓的孟辉被人叫醒过来,他暂且放下神游天外的思绪干咳一声点头示意。

副驾驶座的属下小跑下去给他开门。孟辉一行人走到一处电梯门口进行登记上到18楼。

18楼值班的小护士认得这个人,也没再要孟辉的证明直接放他进去了。

走到一间豪华单间病房门口,里面一穿白大褂的人正好出来,他见到孟辉愣了一下随即笑着。

“你好,孟先生。没想到你今天会来探望欧阳小姐。”

孟辉正是来到欧阳文嘉这边的病房看她的,他眼睛往房间里稍微一看:“你好陈大夫,病人怎么样了?”

陈大夫有些夸张的舒了口气:“幸好!幸好您这边及时请的那个心理医生管用了。病人恢复的不错,现在和外界交流不成问题、行动方面也在快速恢复。

不过……你们要进去看她得注意点时间,尽量别超过半小时。”

孟辉点头:“那就好。”

孟辉别过医生要往里面走,那医生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喊住他:“哎对了,你请来的那个心理医生有没有什么名片?

陈医生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我觉得他比这里的要好,不怕你笑话,我亲戚家有个朋友重度抑郁,吃药疏导都不见效,我希望……”

“哦,没事。”孟辉微笑点头表示理解,他很慷慨的回答:“宋杰晟宋医生,上网一查都有他的信息!”

“宋杰晟难怪了!行,谢谢你啊。”医生的语气里带着一种惊讶和理应如此的感慨,以及……一点无奈。

因为他知道,宋杰晟这个处于一线水准的心理医生的咨询费和治疗费可不是普通人能付得起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