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九十七话 鬼屋里的枯井(二)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8-13 08:18:44

很显然,那些污垢已经基本都粘合在盘轴里面十分牢固,就算欧阳洛手指发力也只能带出一丁点来。

“怎么了?”林旭解着绳子的时候就看见欧阳洛的动作,他不由得放下手里的事也蹲下来。

随即学着欧阳洛抹了一把泥污,然后凑到眼前看看又用鼻子闻了闻。

那不过是普通的淤泥气味,当然,还混合着若有若无的铁锈。没什么好奇怪的。

这时候欧阳洛又去看那绳结,然后主动去解,他的力气比林旭的要大的多。

林旭觉得这怎么弄怎么个纹丝不动,但欧阳洛过来却弄了几下后,绳结里就开始掉出一种深褐色的粉末,在之后,欧阳洛干脆用蛮力拉着绳结接头一扯,那绳结还真让他给硬生生的解开了。

绳结解开后,欧阳洛又看了眼原来打结的地方然后丢给林旭道。

“你找个地方固定一下,尽量离那口井近一点的。我去找找看有没有防身的东西。”

林旭一把拽住欧阳洛:“那些泥屑有什么问题吗?”

欧阳洛一顿反问:“你想知道我怕吓着你。”

林旭眉头一皱:“你说!我做好准备了!”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欧阳洛看了看周围说出一句令人浑身发寒的话:“那些东西很大程度上是血垢。”

林旭闻言一个哆嗦:“血垢……人的”

欧阳洛嘴角挑了一下:“你如果想要认为是人的我也不反对。不过到底是不是,我不清楚。绳子绑好了吗?算了,看你细胳膊小腿的,还是我来吧!”

欧阳洛一把抢过林旭手里的东西麻利的把绳子绑在就近的一颗粗树干上,试了试就要往井下跳。

林旭再次一把拉住他:“你等一下!”

欧阳路:“又怎么了”

林旭看了看欧阳洛前一刻不知从哪里顺过来的锈柴刀,想了想道:“我看了,这间院子不大装修也不好,就算枯井里别有洞天也应该不会挖的太大……一个小时,不,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你不出来我就,我就……”

他想说他就会报警,但一想到之前欧阳洛说的保密意思,这话又卡在他喉咙里。

“哟,挺关心我。”

欧阳洛说着顺势搂了他一把,林旭脸有点红。

“还好你提醒我了。不过下面到底有多大还真不清楚。”欧阳洛在裤袋里摸索了一下摸出两个小东西,他分出一个递给林旭。

“那行,你在上面接应。”

林旭拿着那玩意儿一半天没认出是什么来:“这……”

欧阳洛:“隐形耳麦,塞耳朵里一公里以内交流无障碍。皇家军惯用的玩意儿,我顺手带了几个。”

林旭:“顺手……”

欧阳洛:“可不居家旅行必备品。吸取上次教训,有备无患。”

林旭:“那我……”

欧阳洛不等林旭说完就摆摆手:“我走了,你随机应变吧!”

说着,这人就麻溜的顺着绳子滑井里去了。

……

这井下真的是别有洞天,而且比想象中的还要大。

入井的时候感觉周围挺干燥的,但是随着深入一路走下去,路面就开始由潮湿变得积水。

欧阳洛小心翼翼走着,终于走到一处堆有杂物的地方。

这地方很奇怪,比起上面的废弃旧屋而言更有人为生活的迹象。

前面映入眼帘的是几个木头做成的笼子、破桌破板凳以及不远处的草席和一些不成样子的锅碗瓢盆,以及中间的一个大铁盘和与铁盘连着的滑轮。

欧阳洛小心翼翼把光往头顶照,现在头顶基本上是平整的了,不过在那不经修饰的天花板上有几个他不明用途的滑轮固定着。

他吸了口气,提起十二分精神拔出腰间柴刀继续往里走。

“喂,喂,听得见吗?”

耳朵里的隐形耳麦发出声响,欧阳洛小声回应:“林旭同志,你在质疑皇家军用设备”

那边林旭听见欧阳洛还能说笑,语气也轻松不少:“没有,我听你半天没动静。”

欧阳洛:“咱这不是搞间谍活动还得汇报,你就在那儿听动静少说话,免得突然开口吓着我得不偿失。”

林旭答着笑意和小小激动的声音传过来:“收到,欧阳长官。”

说完这句话后,林旭那边果然保持沉默了。欧阳洛暗骂一声对方不幽默后,只得重新独自面对黑暗。

到这个时候,墙壁上已经出现结构渗漏水了,总能听到些或滴或流的声响,不过偶尔的,又会听到其它声音。

欧阳洛起初以为混合在水声里的动静是地下空间的过堂风,可后来仔细一听越听越不对劲。

终于在一时三刻之后,他决定顺着这不对劲的声音走,于是他就发现了一个出于角落里的众多木头笼子中的一个,里面关着一个比鬼更像鬼的人。

因为这个人穿着白色的衣服,并且衣服已经破败不堪。

光束在一瞬间不小心照到白衣鬼的脸上,在对方发出尖叫的同时,欧阳洛一个箭步冲上去捂住了对方的嘴。

同时他以一种惊诧又激动的语气小声道:“文嘉!”

欧阳文嘉,历经快一个月的时间,他终于找到她了!

女孩本来还想挣扎,但听到熟悉的名字和声音的时候她也是一愣,然后整个人彻底呆住了。

“文嘉,别怕!”欧阳洛会心一笑,一把将自己的亲妹妹往怀里一抱。欧阳文嘉在脸触碰到欧阳洛结实胸膛的瞬间嚎啕大哭。

“嘘!嘘!!”欧阳洛赶忙制止女孩,顺势往周围看了看。

这是个比较密闭的安静空间,声音回荡和传播的效率很高,万一这一哭引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那就不好了。

好在欧阳文嘉也不也是傻子,得欧阳洛示意后就马上把声音放低,极力压抑着:“呜呜呜……你……你怎么才来……”

“别怕,别怕。我马上带你走。”欧阳拍了拍她的后背,但触手一片光洁。

他一皱眉,放开欧阳文嘉仔细一看,文嘉身上的衣服好像被什么东西撕得没剩下几片了。如今这衣服已经连遮羞都有些勉强,更有大片掩盖在污垢下的雪白肌肤露出来甚至是半个胸脯……

好像是察觉到了欧阳洛的目光,欧阳文嘉下意识的用手去遮,但遮了半天也没遮住个所以然。

“行了,你亲哥难道还能占你便宜”欧阳洛故作轻松的笑了一下,三下五除二脱了自己唯一的一件衣服给欧阳文嘉披上。“不像我,我无所谓。反正那天已经被你看光了。”

这一句没羞没臊的调皮话让泪眼婆娑的欧阳文嘉突然笑出来。

欧阳洛见对方情绪稍微稳定,当即开始打量这里。

现在,欧阳文嘉正处在一个木质的牢笼里,这个牢笼看起来应该不怎么结实,至少欧阳洛觉得如果自己发动体内“鸡血”的功效要破坏这个笼子不是问题。

但问题就在,欧阳文嘉除了被困在笼中外,她的脚上还有两条铁链,铁链顶端连着墙……这怎么办?

不管了,当务之急先把笼子破了再说。

主意已定,欧阳洛发动身体里的力量陡然间全身青筋暴起,持续用力了约摸一分钟左右时间,只听清脆的“咔咔”几声,半个成年男性拳头粗细的木条被他掰断,然后他躬身钻进去开始对着欧阳文嘉脚上的锁链想办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