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绝对狩互 第二十一话 他不见了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9-30 05:36:02

2004年4月30日,星期五,晴转多云

————————————

现在是上午9:48分,星期五;是一个值得纪念或者说值得祭奠的日子。

没有人知道我起来的时候突然看见她在卫生间里有多高兴。

这么多天,她一直在发烧和呕吐,她始终在床上昏睡而我则始终没有办法静下来做任何事情;直到今天早上她照着镜子对我说了一句“我没事了”。

她的气色不是太好但是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了。

天呐,现在回想起之前的情况,那就像是我在报纸上看见过的死人。

所幸,现在没事了……

可是……我又总觉得她有点陌生。

这种陌生感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但我觉得她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或许是我多心了吧,毕竟姐姐大病初愈还没有什么精神。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不管怎么说,上面的都算是一个好消息。

还有一个坏消息就是家里的钱快要用光了。我算了一下,每天只吃一顿两个馒头加咸菜的话,家里的钱还能维持三个月左右;可是姐姐需要补身体,那算下来就只能维持一个月不到了。

妈妈已经很久没回家了。难道,我真的应该离开学校了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林旭对欧阳洛的轻推没什么反应。

现在的他就好比灵魂被什么东西勾走了似的,直楞楞的就往前走。

欧阳洛一笑,心里对林旭这没见过世面的穷小子颇有几分惋惜;但他也没说什么多余的话,觉着对方可能就像小孩看见棉花糖一样馋眼,所以也就随性跟过去。

不过说起来,现代广场上玩露天杂耍的还真挺少;前面的杂耍摊没有任何的保险措施,靠得全是真功夫。如果卖艺人有一个不小心,可能就得出事故。

杂耍种类很多,周围的群众纷纷围上去图个彩头。

林旭也往里面拼命挤,那一鼓作气的模样看得欧阳洛瞠目结舌。

本来欧阳洛也想往里面钻,可奈何一来自己比林旭壮实太多,二来旁边人山人海把自己围了个水泄不通;他试了好几次都没挤进去。不但没挤进去,反而还被挤出人群。

再往里面眺望时,林旭已经到达了“观众席”的最前排。

“真能啊!”欧阳洛嘀咕了一句,索性到不远处的咖啡屋坐下点了杯咖啡慢慢喝。

包围圈内人声鼎沸,围观群众时而拍手叫好时而大声欢呼,好像里面的表演非常精彩,不过这也白搭,反正欧阳洛什么都看不见。

人一直是在持续增加的丝毫没有消停的迹象。

欧阳洛在喝完第二杯咖啡后开始觉得有些昏昏欲睡;于是干脆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这一眯眼的功夫也不知过去多久,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太阳西下、远处人已散尽。

他迷糊了一会儿后才正式清醒过来,然后猛地发现了一个问题——林旭不见了!

起初他以为是林旭不辞而别,但转念一想这种情况按照林旭的性子根本不可能发生。然后他又觉得,应该是林旭看见他睡着了,所以没有打搅他而是去其他什么地方继续闲逛去了。

想到这里,欧阳洛决定在原地等一会儿。

这一等就等到了太阳完全消失在地平线上为止。也就是约莫等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他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

此刻,街上的人已经越来越少;自己所在的区域纷纷亮起了夜灯。

欧阳洛好像猛然想起了什么开始拨打手机。

“喂,是我。联购广场今天下午3:00开始的监控帮我翻一遍……对,现在。特别是南明路374号附近的……不行!我马上要!出事了!”

说完欧阳洛挂了电话,看了看四周;只见咖啡屋的角落也有一个摄像头,于是他闯进去毫不客气的讨要监控。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得到允许进入咖啡屋的监控室后,欧阳洛在旁边看了一遍但几乎没有什么收货。因为这个监控只拍到了拥挤的人群和时而抛向空中的道具。

“该死的!”

他暗骂一声。一旁的店长好心提醒道:“先生,需要帮忙报警吗?”

欧阳洛斜瞟了对方一眼,突然问出一个令人异常愤怒的问题。

“为什么你们的咖啡会有助眠的效果?”

这个问题其实是在根本上挑衅店里的咖啡品质。

因为众所周知的,咖啡这玩意儿就是个提神剂;最多有人对咖.啡因不大过敏起不了提神醒脑的作用,但是绝对不会或者是几乎不会喝了就产生困意。

而欧阳洛属于那种喝了咖啡既不会变得特别清醒但也多少还能有点效果的人。

可现在回想起来,这家店的咖啡好像真的是越喝越困;本来早上还挺清醒的却不料到了下午就会倦得睡着。

明显被下药了!

那店长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说我们这是全国连锁百年老店,历史都可以追溯到XXX时期去了,怎么可能用这种手段来破坏声誉?

这一边说,刚才还表示同情的店主就把欧阳洛往外赶;觉得这人难说是哪个眼红的同行派来的卧底故意找事的。

欧阳洛退到外边那个他原来坐着的位置旁边顺手拿起桌上的抽纸沾了点余下的咖啡渍捏在手里;没再说什么也没亮身份直接悻悻离开。

他现在实在没那个心情去跟人抬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林旭醒过来的时候身体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短暂的麻痹,没有任何知觉。

这种情况在过了一段时间后才慢慢缓解。

现在,他确定自己的手被反绑在后面而双腿同样被绑在了一起。

这是哪里?

在初时的瞬间惊恐之后,他开始努力的把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用以观察环境。

他并没有傻到去大喊“救命”;如果自己是被绑来的,那么这一声“救命”之类的喊话只会让自己彻底陷入不利状态。

林旭之所以会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相对的镇定,实在是因为他所经历的奇诡相比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多得太多了,这就迫使他养成了一种处变不惊的好习惯。

且说林旭这时候把四周环境瞧了个遍,但周围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他也看不太清,只能依稀的分辨出一些轮廓类似于桌子、凳子、箱子、长杆的事物以及头顶上轮廓明显的巨大吊灯。

这里像个室内的活动场;他以前当私家侦探进行“摸排”的时候到过这种场所。

那自己又是怎么到这里的?

林旭一想,顿时太阳穴就一阵胀.痛,他缓和了一下继续。

他记得之前本来是打算跟欧阳洛打道回府的,但是有一束光晃到他眼睛上,再看的时候他就看见有个人的手里拿着一个东西,那个东西跟自己脖子上的坠子一模一样,然后他就跟上去了。

跟上去他才发现人山人海自己早就失去了目标;再到后面,他记得自己好像突然头晕有人扶了他一把……

记忆就到此为止,没有下文。

林旭心里一沉,既紧张又害怕。因为现在能够让他身处这种场合的,他能想到的只有那些自己从来没见过的监视者。

难道,这群人已经按耐不住开始打算浮出水面了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