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仙朝

第六章 以退为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暗黑茄子 本章:第六章 以退为进

    <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新的一周,新的开始,还没收藏的同学,请收藏支持,推荐票有剩下的,也给茄子投几张吧。)

    ……

    卫渊知道他自己的情况,实际上,卫渊早知道自己阳寿将尽,最多还能活一个多月,地府阴司早已经将他的积攒的阴德记录在案,并且在一月之前就已经托梦告诉他,在他死后,会封为七品阴官,文判。

    此事虽然隐秘,但未必不会被人知晓,要知道七品阴官是有权封一位阴官鬼差,颇有权势,别看只是一个从九品鬼差,但那也是堂堂阴官,名入地卷,就算是一些修有神通的修士,对此也是垂帘三尺,便是修仙宗门当中,也有不少人窥视这鬼差之位。

    原因很简单,从九品鬼差所属地府阴官,而地府又属仙朝,获此职位,若是阴身倒是没什么,将来只能晋升阴官,可若是阳身在世的活人,可能会踏入真正的仙官序列,到时候便是平步青云,就算是修炼有成的修士,甚至是仙人,在仙官面前也是矮了一头。

    就在数天之前,便有空山玄宗一位弟子登门拜访,虽然对方并没有提及鬼差之事,但卫渊知道,对方必定是在打这个主意。

    林微兄妹二人昨日突然上门,卫渊说不怀疑是假的,倘若林微和那玄宗弟子一样,从某处探知自己死后成七品阴官之事,故意示好接近,那这林微心机可是太过恐怖了。

    只是转念一想,卫渊又觉得自己多虑,林微不过一个十三岁少年,又如何能有如此心机,况且他懂得驱鬼之法,昨日就暗中派小鬼去探查林微的底细,结果和林微所说的丝毫不差,那兄妹二人的确来自西村,林微父母也是早年双亡,家境贫寒,普通人家,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至于吕宗岩之事,那小鬼却是没有打探出来,实在是这件事十分隐秘,只知道林微从小苦读诗书,为人上进,品行端正。

    况且昨夜林微不顾恶鬼反噬,毫不犹豫施以援手,一切都是真性情表露,乃是堂堂正正,卫渊一想,就觉得自己是疑神疑鬼,竟觉得有些羞愧。

    因为心有所想,所以卫渊一天少有言语,好在在林微和铃铛的悉心照料之下,情况渐渐好转,傍晚时分,已经可以下地活动,并无大碍。

    午后傅春来曾来探望,对这傅春来,卫渊是最为看重的,一来对方是自己发小,又是同年秀才,二来傅春来为人还算正直,鬼差之事,卫渊曾对傅春来提过,更表明有意将这鬼差之位封给他,对方自然是欣喜若狂,已将其当做囊中之物。

    不过在二人独处之时,傅春来突然提及林微,言语当中尽是怀疑和敌视,显然也是将林微当成故意讨好卫渊,想要谋求鬼差之位的小人。

    “卫兄,此事你可要小心一二,那姓林的小子无缘无故突然投住这里,必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可能没安什么好心,你可千万别被他蒙骗。”傅春来这时候低声说道,颇有替卫渊着想之意。

    卫渊眉头微皱,他光明磊落,最不喜背后议论人,但也不好发作,只是点了点头,没有接茬,两人又聊了一会儿画作,傅春来见卫渊兴致不高,这才告辞离去。

    不过傅春来刚走,就有一个道士打扮的青年登门拜访,这青年道士自称龙虎山门人,这龙虎山林微也听过,那也是仙门之一,出过天师仙人,虽不及空山玄宗,但也是大门大派。

    青年道士自称管弈,彬彬有礼,和卫渊在屋中畅谈许久才告辞离去。

    林微在屋子里熬药,药是他和铃铛跑遍了临县所有的药铺才弄齐的,药方是临县一个老大夫开的,专治阳损体虚,为此几乎花去林微和铃铛本就不多的积蓄。

    熬药的间隙,铃铛一脸不解之色,终于按耐不住小声问道:“少爷,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林微看了看这小丫头,暗笑一声故意逗她道:“知道不该说,就不要说。”

    “可是我想知道,少爷,你肯定是有什么事想要依仗卫先生,那干嘛不和他直说,我看这卫先生不错,行事端正,为人仗义,若是有求于他,他肯定会帮忙。”铃铛急忙说道,一脸正经。

    林微知道这丫头关心自己,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能看出自己对卫渊有所求,若是连铃铛都能看出来,那其他人呢,卫渊呢?

    “还是太过着急了,不过也没法子,我和卫渊之前并无交情,如果不主动结交,鬼差之事想都不要想。”林微心中暗想,嘴上却是呵呵一笑,对着铃铛道:“有些事,不可说,不可讲。”

    铃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既然林微不讲,她就知道林微一定有不讲的道理,自己只要听少爷的就好。

    和铃铛去送了药,卫渊显然有心事,喝了药便早早睡下,也没有提及昨夜的事情。

    次日清晨,林微和铃铛将最后一副药熬好送过去,却没想到昨天那个叫做管奕的年青道士又来了,而且这一次还带着一个包裹,也不知道里面装着的是什么。

    此番林微仔细打量管奕,见对方身上灵气涌动,头顶更有一道古怪的纹路,清晰可见,而这番异象只有林微能看到,显然,这是他灵眼的异能,既知如此,林微也是装作看不到。

    他也没留下碍眼,直接回到屋子,心里却是琢磨这个管奕的目的,仔细一想立刻反应过来,这个管奕说不定和自己一样也是为了鬼差之位。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从九品鬼差,但绝对是一个进入仙朝的敲门砖,就算是一些大宗门的弟子,对此也是向往无比。

    而卫渊成为七品阴官这事,地府阴司说不定早就定好了,这件事想要保密并不容易,就林微所知,一些宗门修士都有官职在身,身为修士的阴官也不再少数。所以卫渊的事情,肯定有人知道,提前交好卫渊,目的都是为了那个从九品鬼差之职。鬼差虽是最低级的阴官,但也是有数之位,如今鬼差名额早满,一个萝卜一个坑,如果不是卫渊修阴德成为七品阴官,有权加封一个鬼差,要等到其他鬼差退位,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所以那龙虎山的管奕不是第一个,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林微有些烦躁,有了一个傅春来就已经够麻烦的了,没想到还有其他竞争对手。

    院子里破碎的棺木和那腐尸昨天就已经收拾好下葬了,不过院子里依旧有些杂乱,林微一想自己闲来无事,头上的伤口也好了很多,倒不如活动活动,于是拿起扫帚就扫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有人敲门,林微上前一看,看到傅春来一手拿着一幅画卷,另外一个手里还拎着一盒点心,显然是来探望卫渊的。

    富春来正眼不看林微,直接走向卫渊的屋子,结果刚好看到卫渊和那管弈出屋,这一下,林微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傅春来对那管弈满是戒备和敌视,而管弈也是一脸凝重,不过二人都是十分客气。

    林微在一旁觉得十分有趣,现在他也看出来了,卫渊成七品阴官的事,估摸这傅春来和管弈都知道了,就说这傅春来,几乎是天天都来,其目的傻子都能看出来,而那管弈更是直接,要知道他可是龙虎山这种大门派的弟子,那也是修士的身份,连县太爷见了他都得客客气气,卫渊只是一个穷秀才,他却上杆子来结交示好,简直比傅春来都要露骨。

    不用问,对于彼此的目的,这俩人心里也是明镜似的,肯定是互相提防,甚至会有一些冲撞。

    林微不想掺和到这种争斗当中,至少现在不能,所以他将扫帚一放,出去闲逛去了。

    等到傍晚,林微依旧去叫卫渊吃饭,住了快三天,基本顿顿都是如此,卫渊喝了三副药也是气色好转,已经无碍。

    吃了饭,卫渊将林微叫到他的屋子里,说是有话要说,林微微微一笑,也道:“卫大哥,正好,我也有话想和你说说。”

    “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卫渊也很好奇林微要说什么。

    林微则是一脸诚恳道:“卫大哥,我以前也听到过不少鬼怪神仙的事,我看得出来,那天晚上卫大哥你是在降服鬼物,实不相瞒,我还是头一次遇到那种事,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我也知道卫大哥定然不是普通人,连龙虎山的弟子都来结交,但我只是一介凡人,不怕卫大哥你笑话,那晚我吓得都快尿裤子了,这两天我思前想后,若是继续住在这里,指不定哪天会闯出祸事,还会拖累卫大哥,所以我特来向你请辞,天亮之后,我兄妹二人就搬走。”

    卫渊当即就有些傻眼了,他一开始还怀疑林微和其他人一样,接近自己是有所图谋,本来还想试探一番,没想到林微竟然是要搬走。

    一下子,卫渊有些措手不及,倘若林微真的有所图谋,又怎么会搬走,看来,还是自己多心了。又想到这两日自己阳身受损,无论是傅春来还是管弈,都只是前来探望,并没有寻医问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阳寿将尽,一月之后必死无疑,便是寻医问药也没有必要,他们图鬼差之位是真,关心自己是假。唯独林微和铃铛二人,对自己悉心照顾,还专门请老大夫开方抓药,此事卫渊又怎能不知,正所谓观其行知其性,林微人品如何,已经是毋庸置疑,更不用说,那晚若非林微冒险冲出屋子,将伏鬼图展开,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命在了。

    到时自己阳寿未尽便横死,想要成阴官也难。

    一时间,卫渊竟是对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羞愧,再看林微,立刻是感觉亲近了许多,更舍不得林微搬走,激动之下,便脱口而出道:“林兄弟,你若是还将我当成大哥,就安安心心住在这里,我这几间屋子空置已久,空着也是空着,你和铃铛若是搬走,这里就又冷清了。另外,你卫大哥我的确懂得一些驱鬼的小法术,你若是想学,我也可以教你。”

    “卫大哥,这……”林微装作惊愕,卫渊以为林微要推脱,急忙道:“别这的那的,听我的,住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至尊仙朝》,方便以后阅读至尊仙朝第六章 以退为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至尊仙朝第六章 以退为进并对至尊仙朝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