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小白今天记起来了吗 第十一章 婴儿的哭啼

作者:丁小六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3-29 04:45:54

医院的第十七层,究竟有着什么不可为外人道的秘密?

涂子青的话音刚落,屋里的几个道士便纷纷抬起头来,神情各异地望向了谭院长,等待着他的回答。

看来谭院长找来的这些个道士,也不全是来骗吃骗喝的。这不,还是有不少人发现了十七层的问题,可见他们多多少少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想着这里,我便默默地在心中,为自己先前的偏见向他们道了个歉。

而这个谭院长,显然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只见他油腻的脸上依旧带着虚伪的笑容,一双精密狭长的眼睛,缓缓地扫过在座的众人,最终落在了涂子青的身上。

“这个十七层,是本院为身份尊贵的客户准备的VIP病房,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能进去的。”

说着说着,谭院长的脸色也一点一点地沉了下来,冰冷的语气间染上了一丝威胁的意味,“我谭某请各位过来,是为了解决眼下爱仁医院育婴室之祸,不是让你们来操心我院内隐私之事的。”

候在一旁的西装小伙,察觉到了老板语气的变化,当即朝着门口打了个响指。

眨眼间,十几个身材壮硕的男子,从门外涌了进来,齐刷刷地堵在了众人的面前。只见他们个个全副武装,目露凶光,一看便是些刀口舔血的亡命之徒。

“这就怕了?”涂子青意味深长地看了谭院长一眼,一字一句地说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院长。”

就在这时,不起眼的角落之中,一个身形佝偻的老道忽地出手,从袖中掷出一物,飞速地向涂子青袭去。

“小心!“我急忙出言提醒。

小道士涂子青毕竟是单枪匹马就能接下九七大人九庭雷火的人,怎会敌不过区区一个老头的暗器。只见他身形未动,右手轻抬,便将那枚暗器衔在了指间。

这是,一枚铜钱?

随即,那老道阴森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小娃娃,道行能力不行就不要出来忽悠人了。恶鬼害人,有违天伦,凡见者皆可诛之,哪管什么冤债有主?”

“是胡钱派的人。”钱九七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胡钱派?很厉害吗?”

钱九七摇了摇头,道:“不过是依附着蔡家做事的一个小门派,不足为惧。”

“蔡家?哪个蔡家?”我的心中没有来由地一紧。

“在这东方大地上,还能有哪个蔡家?”

是了,姓蔡的人家虽多,可敢姓蔡的阴阳世家,在这东方大地,绝对找不出第二个来。

众所周知,冥府除了东岳泰山、北阴酆都,有着两位大帝之外,还尊着东南西北中五方鬼帝。而掌管我们东方的,正是鬼门关的主人——蔡门神。

当然,这些个帝神心中所系的皆是天地人三界的大事,平素里极少亲莅冥府,此间杂事也都交给自己的后人打理。

钱九七口中的蔡家,用他们阳间的话说,便是冥府驻东方分公司的总经理,也就是我和钱九七的老板。

不过,我曾偶然听那些生活在阴间很久的老人们谈起过,原先我们这东方和其他地方一样,也是有着两位鬼帝的,可其中一位多年前遭人暗算,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整个家族也因此没落无闻了。

不知是什么样可怕的对手,竟能使神灵陨落。

想到此处,我莫名感到脊背一阵发凉,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走了,小白。”钱九七适时地将我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拍了拍我的肩头,示意我跟上。

很显然,在我出神的这段时间里,谭院长已经同在座的各位大师们都达成了友好的协议。至于这协议到底是威逼,还是利诱而来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各位大师,请随我来。”谭院长又再次露出了他那客气而虚伪的笑容。

不得不说,有了十几个壮汉保护的谭院长,明显连底气都足了许多。可惜他不知道,鬼若要杀人,又岂是这些血肉之躯能抵挡的住的?

爱仁医院的育婴区域设立在住院部的十四至十六层,而先前接连出了命案的育婴室,正是位于其中的十六层,紧紧地挨着阴气聚集的十七层。

出事之后,谭院长便下令将这整整一层都封锁了起来,严防鬼邪之说泄露开去,坏了他爱仁医院的名声。

“叮……”电梯行至十六层,缓缓地打开门来。

“自己当心。”

“小心些。”

我刚一踏出电梯的门,左右两边就同时传来了钱九七和小道士的叮嘱。“哈……哈……”我干笑了几声,也不知是对着谁,开口就答道,“我会注意的。”

刘建愤愤地看了涂子青一眼,用眼神警告他,不要再不分场合地瞎说话了。

而到了目的地的这些个大师们,也终于准备开始大展身手了。只见他们纷纷从袖中、袋中掏出了各式各样的“捉鬼神器”来。

普通的桃木剑,灵符,罗庚什么的也就算了,可这大蒜、洋葱……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正当我好奇地凑上前去,想瞧一瞧他们还有些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时,一道灼热的光芒不知从何处而来,飞快地袭向了我的头颈。

我当即低头后撤,想要躲开那道光芒,未料脑袋一凉,头上那顶价值连城的帽子顿时就被掀飞了出去。

“我的帽子!”我尖叫了一声,赶紧追了过去。

这可是我二十个月的工资啊!

“你不要命了?!”钱九七快步冲了过来,满脸怒气地一把拽住我的领子,将我揪到了身后。

我躲在九七大人的身后,自觉安全了许多,便连忙将手中的帽子摊开来细细察看了一番。幸好幸好,只是掉了个蝴蝶结,其他地方都完好无损,不至于影响了它的价值。

“老头,拿着你那破烂瞎晃悠什么呢?快给老子收起来!”涂子青几乎是第一时间便发现了,那道差点要了我小命的光芒,正是出自先前偷袭他的那个胡钱派的老道。

“无知小儿。”那老道不屑地瞥了涂子青一眼,亮了亮手中的八卦镜,颇为得意地向众人炫耀道,“我这八卦镜,可是出自蔡家的宝器。方才它主动出击,定是感应到了这楼中的邪祟之物。”

众人在听见“蔡家”二字之时,脸色皆是有了变化,望向老道的眼神也顿时恭敬了许多。

未料那老道并未得意多久,手中的八卦镜便“砰”的一声炸裂了开来,破碎的镜片满满地撒了一地。

“九七大人。这……不太好吧。”我看了看此时面色铁青的钱九七,小心翼翼地开口说道,“那可是蔡家的东西。”

“干得漂亮!是该治治这狗仗人势的东西!”未曾想,一直和钱九七不对付的小道士,此时却由衷地赞扬起钱九七这种破坏他人财物的行为来。

没有开过天眼之人,自然是无法看见我和钱九七的。

因此,众人循着涂子青的声音看过来,也只能瞧见一个脸色发绿的背锅侠刘建。

“不知我胡钱派和刘大师有什么恩怨,阁下何以一出手便要毁我宝器。”老道怒气冲冲地质问道。

“这可不关我的事,你休要听那小道士胡说。”果不其然,刘建选择了直接抵赖。

那老道顿时被气的破口大骂了起来。

“嘘,安静!”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顿时,所有的人都静了下来。

在这一片寂静之中,婴儿的啼哭声清晰地响了起来。

“哇……呜哇……呜哇”

听到诡异的哭啼声,众人皆是脊背一直,各自紧紧地持着自己的器具,警惕地环顾着四周,想寻到声音的来源。

一开始,那声音还只是正常婴儿清亮的啼哭声,可渐渐地,那啼哭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凄厉。到最后竟是如同恶鬼在嘶吼一般,一声声地刺激着众人的神经。

“这声音……”被吓得脸色苍白的谭院长,竟直接抛下了所有人,独自朝着电梯狂奔而去。

“不要!”我根本还来不及阻拦,他的手便飞速地按上了电梯的按钮。顿时,整个楼层失去了所有的光亮,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有鬼的地方,绝对不能坐电梯。

连这点常识都没有,还敢嚷嚷着来捉鬼,我不由地在心中唾骂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谭院长好几个来回。

就在这时,我的头顶上方传来了女子轻柔的歌声:“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摇篮摇你……快快安睡……夜已安静……被里多温暖……”

无论是婴儿的啼哭,还是恶鬼的嘶吼,都在这温柔的歌声中渐渐平息了下来。

正当众人因为那令人不舒服的声音消失而舒了一口气时,这个不知藏在何处的女人,却冷冰冰地开口说道:“你们,为何,要吵醒我的小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