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重生之后宫为她设 第63章 他是我男人,怎样?

作者:木木木三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5-26 20:02:28

南宫离干脆伸手挽住白莫寒的手臂,“我与他就是你看到的这种关系啊,怎么?太子殿下连小女子这点小事也要管了吗?可见太子殿下最近很闲嘛。”

“南宫离!你给我闭嘴!你别太过分了!”南宫紫烟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呵斥南宫离。

白莫寒见她来势汹汹,上前一步将南宫离护在身后,“你想做什么?我女人似乎没有得罪你吧,太子妃娘娘。”

不!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他重生这一世,就是为了将这个女人好好呵护着,他就是觉得要了江山没了她,没有任何意义。

南宫离绝对不可以成为别人的女人。

慕容逸干脆走上前去抢人。

白莫寒差点就动手了,就算你是太子又怎样,你当街强抢朝廷官员,你还有理了?

慕容询和慕容羽及时赶到。

“太子为何在此?呦,这是做什么?在玩什么游戏么?”

“你又为何在此?羽儿?羽儿怎么也在这里?”太子一脸蒙圈。

“这位是羽儿的武师,至于这阿离……如今也是羽儿的夫子了。他们两奉命带羽儿出宫游玩。太子不是受了伤么,不愧是太子啊,如此短的时间就能恢复,臣弟佩服。”

所以,他们不是出来幽会的?而是奉命出来的?

慕容逸想起方才他们两那动作,本就是因为摔跤,他才会扶上去的。

难不成,南宫离是故意气他才会说他们之间是这种关系的?

这不是南宫离惯用的伎俩吗?

今日肯定是看到他带着南宫紫烟出来游玩,所以她才会生气的。

今日他听手下说在街上看到南宫离了,所以他才会不顾自己身子还没恢复就拉着南宫紫烟出来,他就是想看看能不能遇到她,跟她说一声生辰快乐……

慕容逸的气消散了一大半,毕竟这么多人在这,他也不好再纠结南宫离究竟说气话,还是真的和这个所谓的武师有勾搭。

慕容羽看到慕容逸早就拉着南宫离跑远了,慕容逸对慕容羽来说,和陌生人没有什么区别。

“既然如此,我与你嫂子便不打扰你们了。”

慕容逸很识趣地拉着南宫紫烟走了,再不走,他的伤口怕是要裂开了,因为他已经感觉到痛感了。

临走之前,他和白莫寒相互瞪了一眼,就像是两个街头混混刚刚打了一场惨烈的架,最后看向对方,想用眼神给对方最后一击。

不管这个人和南宫离有没有关系,他今日的态度让他很不爽,所以,这个梁子,就此结下了。

白莫寒心想着,谁怕谁啊。

还敢瞪他,日后等他回了北夏国登上皇位,这货若还敢骚扰北夏边界,他白莫寒可绝不会心软的,弄得他不开心了,他可能会一不小心就将南楚两个字改为北夏的!

慕容逸不死心,他还是朝着南宫离走去,走过她身边时,小声说了句,“生辰快乐。”

只是四个字而已,南宫离的心却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

隐隐作疼。一段感情,难道真的不可能完全从身体里剥离么。

你要清醒,这个人嘴里从来没有过一句实话。

这一句生辰快乐,他只是想要争取你这么一颗好用的棋子,毕竟要再找到一颗这样的棋子,实在太难。

她想明白了。然后那句生辰快乐被她揉碎了才在脚下当成垃圾,原地忘记。

“殿下,她都与那个人这般亲密了。殿下实在不必为了这样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痛心。紫烟心疼殿下。”

南宫紫烟只知道自己现在很不爽,都这样了,他居然还要跟她说一句生辰快乐,他刚刚是瞎眼了吗?

慕容逸眉头紧蹙,“水性杨花?你是不是忘了她是你妹妹了?”

南宫紫烟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似乎的确是欣慰心急,用词和她平日的形象很是不搭,但是,她波澜不惊,淡淡笑道:“我与她从小不在一起长大。若说这姐妹的情分,本就浅。更何况,方才见她与那人这幅模样,我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看到殿下如此难受,我这心里也跟着难受心痛,也就顾不得什么措辞了。殿下若是觉得我不该这么说她,你责怪我便是,紫烟绝无二话。”

瞧着她那我见犹怜的模样,慕容逸怎么会轻易去责怪她呢?

这个女人,对他至始至终,都是忠心的,他现在还没登上那皇位,很多方面,还得靠她南宫家的扶持和接济。

“好了,不必解释这么多,我懂你的意思。走吧,我们回宫。”

慕容逸越是对她这番恭敬,她就越明白自己在慕容逸心目中的分量,很低很低,甚至比不上南宫离一个手指头。

慕容羽逛累了,白莫寒和南宫离要护送他回宫。慕容询送楚清浅回去。

顾剑继续跟着,默默抹眼泪。

这一路,他就看着这么个男男女女无孔不入地秀着恩爱。

送回慕容羽去,白莫寒自然要送南宫离回住处。

兴许两人都走累了,一路都没声没想。

南宫离想着自己今日乱说的话,很是尴尬,不知道她这师父能不能懂她在做什么。

应该不会懂吧……他究竟会怎么理解今日她的所作所为呢?

鬼知道啊。

越想越尴尬,南宫离只顾着埋头往前走,没看到前边有一棵树。

眼看着要撞上去了,白莫寒伸手在她额头上一档,她撞在了白莫寒的手掌心里。

“这一路你都在走神。你是不是还在想着慕容逸?”

南宫离这才缓缓抬头,“师父,我没有想他,真的,我觉得,他不值得我想。”

“所以,你是在生气?气他今日带他的太子妃出来看夜景?”

南宫离抬起头,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原来,他师父是这样理解的啊。

也是,这样理解也是很正常的。

南宫离干脆顺着他的话,不说不是也不说是,只模棱两可地说了句,“无所谓,与我无关。那是他的太子妃,他带不带是他的事,我为何要生气呢?”

白莫寒敲了敲她的头,“对,你不必生气。他是太子,他想做什么,想要什么人,轻而易举,而你是南宫离,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所以你不必生气。”

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

师父怎么会用这样的话劝她?

她越发觉得自己这师父是神人了。因为这些话很合她的心意。

“师父,你说得对。他是太子,我是我,我与他本就没有任何关系,我不必生气。”

想到关系这个词,她突然想起今天她说的那句,“我与他就是你看到的这种关系啊。”

当时也是一时着急,想要气那渣男,这才脱口而出的。

一个女子,在没经过人家同意,就说他们是那种关系,这师父肯定是会介意的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