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重生之后宫为她设 第52章 究竟是谁

作者:木木木三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3-29 05:27:53

李卫看了南宫离一眼,南宫离立马从袖子里拿出皇上的药,喂他服了药后,皇上才稍微平缓一些。

众人皆退下了,上官清雨被带走的时候,一直在鬼哭狼嚎。

这件事,真的跟她无关啊,天杀的,究竟是谁要陷害她,居然用她的小白去毒害小皇子!

这要是被太子殿下知道了,她又拿不出证据,她铁定是要被休掉的!

这还不止,她父亲这些年一直想要户部尚书的位置,可是,她要是出事了,估计户部侍郎都没得做了!他们会恨死她的!

进了皇上寝殿,南宫离和李卫扶着皇上躺在卧榻上,皇上命李卫出去,只留下南宫离。

“今日之事,你怎么看?你觉得上官清雨是冲着谁去的?”

南宫离一听这话,立马跪下,头磕在地上,不敢抬起来,“皇上,是奴婢拖累了小皇子,奴婢罪该万死!不管今日之事是谁做的,想必她们都不是冲着小皇子去的。那就只能是冲着我来的。”

“你起来,朕没让你跪下。还有,你如今已经是少师了,按礼数,你当自称臣。还有,谁说你罪该万死了,朕可没说这样的话,朕虽然老了,但脑子还是灵光的。若你一个被陷害之人,也罪该万死了,那朕岂不是昏庸无能了?”

南宫离抬起头,偷偷观察皇上的神情。

嗯,看着是个明事理的。而且还一脸轻松。

如今小皇子没大碍,这是万幸,所以方才皇上如此震怒,难道只是为了吓那些围观的人?

“皇上,微臣能不能弱弱地问一句?”

“有话就说,说错话也别怕,你身上嬷嬷给你那令牌,有免死功能。”

皇上侧着身,说出的话里有些痞气。

免死?居然还有这等功效?

嬷嬷居然将这么重要的令牌说给就给自己了,看来,嬷嬷是真的将她当成心腹了。

将命送给你的人,那才是真的拿真心在待你。

而为了权势,不顾你的命的人,那叫渣男!

死渣男!臭渣男!叫慕容逸!

“我就是想问问,皇上方才那般愤怒,是不是在做戏?”

“大胆!居然敢说朕做戏?”

南宫离低头准备挨训,结果皇上却哈哈大笑起来,“难怪你刚刚没有一丝害怕的神情,居然是看出来了朕在做戏。哈哈哈,你这个鬼灵精。”

南宫离撇撇嘴。

皇上,您老人家能不能别这么热衷于演戏?可吓死她了。

“羽儿如今无碍,朕自然不会真的气自个的身子,可这件事的幕后主使者,实在是太可恶。对朕儿子下手,就是不拿朕当回事!”

“其实,那幕后主使者估计也没想到,这区区一只兔子,居然能被看出来有猫腻。估计,她以为自己的计谋是天衣无缝的,所以才敢对小皇子下手。还有,若是她的计谋得逞。这会儿被押入大牢的,铁定就是我了。”

南宫里是真的不认为这事是上官清雨做的,因为她胆儿还不够大。

前世,她再嚣张,也只敢在她身上做文章,变着法儿地折磨她而已。

想到这里,南宫里突然觉得今天还真有点解气,看着她那般鬼哭狼嚎被拖走,想起她现在正一个人在牢里,沉陷在极度恐惧中,心里越发爽了。

皇上看她那脸上露出的一丝笑意,突然发问,“你觉得是她吗?”

南宫里仔细观察着皇上的神情,他明显是认为这事不是上官清雨干的,反问他:“皇上觉得呢?”

“朕觉得不是。”

“那微臣也觉得不是。”

“谁准许你跟我话了?”他假装紧蹙眉头看着南宫离。

“什么叫跟话,这可是微臣心中实实在在的想法。”

南宫离真觉着,这皇上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再这寝殿里,他却时常表现得像个孩子。

皇上轻笑,“好,那你且说说,对你有敌意的人,除了她,还有谁?”

这问题问的……这是送命题啊。

万一说错了,说到了不该说的人,那直接就是得罪一号人啊。

毕竟,对她有敌意的,除了上官清雨,就只有南宫紫烟了。

不,不能说,且让他们查吧。

这会儿她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受影响,小皇子也无大碍,所以她不能现在就对南宫紫烟下手。

太早了,拔不动。

她微蹙眉头,假装认真想了想,“微臣为人向来实诚善良,按理来说,应该是没有人会对我有敌意的。可若是有人嫉妒我的美貌,而暗自对我生了敌意,那我就无法得知了。皇上您说我说得在理不?”

“少来,你退下吧,去看看羽儿怎么样了,朕要歇一会儿。此事已经交给顾剑去查了,相信他会查清楚的,朕定会让你知道,究竟是谁想要陷害你,陷害朕的儿子。”

“微臣谢皇上圣恩。”

出了寝殿门,南宫离一手抓令牌,一手握着玉葫芦,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小妖物,出来与我说说话。”

“主人,何事啊?我这一觉睡得太香了,都不想起来了。”

“我遇到事了,你居然在睡觉,你该当何罪!”

“主人,你放心,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定能感应到的,若我没有感应到,那就是你完全可以自己解决这些七七八八的事情,完全不需要我。”

南宫离白了它一眼,“你少来,你算几根葱我会不知道?我跟你说,我现在心里边,越发得觉得活着还挺有意思的。当我从慕容逸的漩涡里走出来,才发现原来这世上还有许多美好的人和事等着我去经历。”

看着自家主人越说越陶醉,玉葫芦立马在她手上翻了个身,“主人,还有我,我也是美好的。”

“你是小妖物!”

“宝物!”

“妖物!”

“问你个正经事。你知道今日是谁的阴谋吗?”

“阴谋?今日居然有阴谋?我错过了什么精彩的环节吗?快给我说说啊主人!”

“闭嘴!一边凉快去!”

实在是,无语至极。哪来的脸?什么都不知道,居然还天天说自己是宝物。

白莫寒已经出宫了,南宫离没来得及跟他说两句,当时人太多,没办法。

慕容羽的确是没什么大碍,已经送回淑妃的紫云殿了。

但是受了惊吓,整个人看起来更畏畏缩缩了。

淑妃抱着他心疼到泪流不止。

南宫离求见,淑妃原本是不想见的,但慕容羽听到南宫离的名字,立马眼前一亮,“母妃,是阿离姐姐来找我了吗?我想和阿离姐姐一起去做凉粉。”

看着慕容羽肉肉的脸颊上有了生气,淑妃这才让南宫离进来。

淑妃其实已经知道了方才南宫离调查出的结果,但她心里还在想着,若是南宫离他们能寸步不离慕容羽,他就不会跌落湖中了。

她知道这是自己在钻牛角尖,可一颗为人母的心,除了同为人母的那些妇人,其他人是根本无法感同身受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