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重生之后宫为她设 第51章 把罪妇押入大牢

作者:木木木三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5-26 19:46:57

“方才那阿珠的话,已经很明显了,想必阿离也是顺藤摸瓜,大胆做了一番猜测,又刚好猜中了。”

白莫寒很满意自己的话,神情颇有些得意。

他就是不想让别人觉得她好,所以只是一句话,他就觉得不行有危险。

南宫离有些莫名其妙,这师父也不带这么坑人的吧?

人家夸他徒儿,他不应该嘚瑟么?怎么还这般不把她的智商当回事呢?

她撇撇嘴,冲着白莫寒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

师父,能不能拜托你给我点面子?

她这还是第一次和这位顾大人打交道呢,多少给她建立一些好的印象嘛。

而后一脸笑意看着顾剑,“顾大人,小女子不才,前两日,刚被封为小皇子的夫子。如今,我已经不止是一名小小的宫女了。”

“哦?女子竟可以做皇子的夫子?”

想必,这皇上该是很看重此人,要不然,也不会破这样的例。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但是,主子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所以这天,不能再聊了,他的职责是保护皇上,还有……抓兔子!

“兔子在那儿!”顾剑飞奔过去,直接俯身抓住了那只罪魁祸首。

南宫离看呆了,白莫寒冷不丁笑了一声,“不就是抓只兔子么,这谁不会。”

“师父,问题不在抓到兔子,你瞧瞧他抓住的动作,飘逸潇洒,迅雷不及掩耳,不愧为御前侍卫。”

南宫离并未察觉她师父那一脸酸劲儿,只沉浸在御前侍卫方才那一连串的动作中。

白莫寒还想着说两句酸话,可南宫离已经跑了。

她跑到顾剑身边,制止了想要弄死兔子的顾剑,“大人,不可,此时兔子还不能死,它可是重要的……兔证啊!”

顾剑抹了把汗,“兔证是什么玩意儿?罢了,你不用解释了,我懂,此时还不能处死它,走吧,回去复命。”

南宫离这才想起她师父,转身摆了摆手,“师父,走吧。”

臭丫头!亏你还有点良心,还记得有个师父在后边!

他还以为她要径直跟着那御前小侍卫走了呢。

白莫寒轻轻“哦”了一句,在后边晃晃悠悠。

后来瞧着不对,这前边两人怎么又聊起来了,于是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大人,你可知道这宫中有谁会养兔子么?”

顾剑想了想,“宫中的妃嫔娘娘们倒是有爱养兔子的,可都有专门的笼子,为了避免它们随处排泄,皇上特地下令,决不可将这些小动物放出来。”

所以,这些妃嫔娘娘们应该是不敢这么大胆,直接无视皇上的旨意。

那这兔子会是谁的?

南宫离管顾剑讨要兔子,她抱在怀里仔细闻了闻,倒真被她闻到一些香味。

有一味香是宫女们能用得起的自制荷花香,可还有一味比较浓烈的香,像是春日里制成的百花香,这百花香闻着很是熟悉。

上官清雨!

对,一定是她。先前她就嫌弃过上官清雨用的香浓烈刺鼻,这铁定是错不了的。

但万事得找到证据。

到了皇上跟前,顾剑将他们所查到的一一禀告。周边还围在这儿凑热闹的妃嫔们一个个紧张了起来,有几个养了兔子的,连忙叫宫女回去查看兔子可有跑出来。

一一来报,说自家的兔子都在笼中。

皇上很生气,这居然真的是一场对他儿子的谋杀,人家只是个五岁多的孩子,这人是狼心狗肺吗?

“查!彻查整个皇宫,看看还有谁在宫中养过兔子!若瞒报谎报,全部押入大牢!”

南宫紫烟突然站了出来,“启禀父皇,东宫上官良娣前段时日也养了兔子。”

皇上看了眼南宫紫烟,马上吩咐顾剑前去查看。

一刻钟后,顾剑带着上官清雨来到养心殿前。

“启禀皇上,良娣娘娘说,她的兔子于前日便从笼中跑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

皇上命人将刚刚顾剑捉到的兔子拿出来,指着那兔子问上官清雨,“你且看清楚,这是不是你的兔子!”

上官清雨一脸蒙圈,这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这么多人聚在这里?就为了认领兔子?

她蹲下,仔细看了眼兔子,这不就是她那可爱的小白吗?

“启禀皇上,这的确是儿媳的兔子,谢谢皇上帮我找到兔子。”

一脸的欢欣,不知道的还以为来了个傻子。

围在周边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个个都不敢看皇上,只盯着这演戏演得极好的上官清雨,猜测着接下来,她会落得个什么地步。

南宫离觉得奇怪,这上官清雨什么时候这么会演戏了?

要知道,先前她还在东宫的时候,上官清雨在她跟前演的戏,哪一场不是破绽百出啊。

她就不是个能掩藏心思的人,即便嘴里喊着她妹妹,可眼神里却明明喊着的是贱人。

“给朕跪下!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是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对朕的儿子下毒手!”

皇上一怒之下,将手中的茶杯扔了出去,刚巧落在上官清雨的跟前,碎裂一地。

上官清雨砰地一声跪在地上。

能不能来个人,告诉她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瞪着惊恐的眼睛,望着皇上,“皇上,儿媳做错了什么,为何您这么生气?什么叫毒害您儿子?我没有啊,我什么都没做啊。这些日子,皇后娘娘让我在寝殿闭门思过,我哪里都没有去啊。”

“阿离,将你查到的,一一说给这个孽障听!”

南宫离接了命令,当然要一一给她说清楚了。

她陈述的时候,脸色如溪,一片清澈,没有半点私人情绪在里边。

上官清雨却越听越糊涂。

什么叫她的兔子将小皇子带进了湖中,还差点溺死?

“听清楚了么?这兔子是你的没错吧,那那些兔粮是不是也是你命人撒的!就是为了将小皇子引入湖中,置他于死地!你的心为何这么狠毒?”

上官清雨猛摇头,眼泪都急出来了,“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儿媳没有,皇上,儿臣真的没有做这种事,儿媳怎么可能会对小皇子下毒手,儿媳又不是不要命了……”

“朕看你就是不要命了!来人,先把这个罪妇押入大牢!所有与这件事相关的,从今日起到真相大白之日,都只能紧闭在自己住处。不得出门一步!”

皇上气得不停干咳,吓得众人腿发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