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重生之后宫为她设 第13章 莫名其妙的徒儿

作者:木木木三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6-05 23:02:29

这……是什么跟什么?白莫寒完全傻眼,这女人究竟想做什么。

“我何时……”

“此刻!”南宫离抬头,眨巴着大眼睛,一双清亮笃定的眼睛,直望着白莫寒。

“成你师父了……”白莫寒接着说:“徒儿?师父?南宫离,你怕不是今日出门被什么挤着脑子了吧?”

“师父,阿离前些日子救你一命,今日你救阿离一命,我与你本应当是两清了。可我不愿两清。你武功极高,而我……想学武功。请师父务必收我为徒,今日之后,你白莫寒便是我南宫离的师父,师父之命,阿离定当全力配合。只是,我想要学些真真切切的武功。”

一个宫女,突然想要学武功?

白莫寒此时是满脑子的疑问。只是,南宫离的语气不像是玩笑话,他便顺着她往下说,“学武功?为防身?还是为杀人?”

“防身。然……为正义或被胁迫了,兴许也会不小心取人性命。”

“这理由倒是说得干脆。只是,我还有一点不清楚,为何是我?”

因为……因为她只认识他这么一个身上有侠义之气又武功盖世的人啊……

南宫离的眼眸里忽然就闪着光,“师父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侠士,我相信,师父一定不会拒绝我的。”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白莫寒当然不会拒绝南宫离。这师徒关系有了,处着处着,兴许就能把这女人给拐回北夏国了。

“既然如此,那你便磕头吧。”

南宫离瞬间磕了三个头,“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三拜!”

白莫寒长袍一挥,伸手去扶南宫离起身,一双黑亮却隐隐透着阴寒的眼直盯着南宫离,说道:“天地为证,日月为盟,我白莫寒今日收南宫离为徒弟,师徒情谊,生生世世,长存永久!”

不得不说,这白莫寒的师徒盟约之词,着实是让南宫离有些摸不着头脑。

何时这拜个师也要立下这等生生世世长存永久的盟约了?

不过,人家是师父,她是徒弟,她只需要点头说师父说得对就行了,其余的话,还是别多说吧。

“师父所言极是,徒儿谨记于心。”

白莫寒看着南宫离这幅模样,不由得想起上一世皇宫里再次见到她的模样,那时,南宫离一身宫女的衣裙,小心翼翼地跟在慕容逸的身后,一双眼清透动人,亦不失灵气。

那是老皇帝六十大寿的宴席,他作为邻国质子,自然是受邀入席的。

上一世的他,对这种场合,从头到尾都是平静如水,只喝喝酒,吃些宫中美食,除了贺寿献礼,从不多言。

他的目光从头到尾只落在南宫离身上,可南宫离的目光却从头到尾都在慕容逸的身上。

慕容逸的身边,永远都不会是南宫离,南宫离却心甘情愿站在他身后。他看不得这个女人如此卑微,看不得她那祈求的目光,至此,无欲无求的北夏国三皇子百里寒,心里忽然就有了欲求……

只是,他只是个质子,从未想过自己能有什么尊贵的身份,所以,一直以来,他并没有作为,直到他突然被接回北夏国成为皇上。

罢了,这些事,不想也罢。如今一切重来,一切就都是崭新的。

只是,他怎么觉着,身后这突然拜他为师的女人,似乎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上一世,他们没有过多的接触,所以不甚了解。

“随我来。”白莫寒往前走着,南宫离在他身侧乖巧跟着。

“师父,你还没回答我方才的问题呢,你这身上还带着伤,为何又跑出来了?”

为何?还不是方才在街上见到这女人被掳走了吗?他原本也只是想去茶馆坐着品茶听说书的好吗?

“你师父我骨骼清奇,伤口早就……”白莫寒顿住了,因为他后悔了,随即改口,“伤口早就不流血了,只有些疼,不碍事。”

此话一出,白莫寒用余光观察南宫离的神情。眉头微皱起,眼神暗淡了些。

嗯,这是担忧没错了。

“师父,不是我说你。这伤口若是没好全,却这般活动的话,会有裂开的风险,师父,我还是先送你回去吧。今日不必急着教我什么,我如今身在东宫,很不自由。我会尽快从东宫搬出来,等我出来后,我会来寻你。到那时,便是我南宫离正式学武之时。”

说了这么一堆话,白莫寒只听到了尽快从东宫搬出来这一句。

“你要从东宫搬出来?凭你一个宫女的身份?”他不是不解,他是很不解,相当不解,十分不解。

南宫离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扬起,空中晃了几圈,神情有些得意,“只要我想出来,我自有法子,师父不必替我担忧。”

“你为何想出来?据我所知,你进这东宫,可是太子亲自向相府讨要你的。”

南宫离突然就停住了脚步,走到白莫寒跟前,树枝缓缓举起,眼睫毛忽闪着,阳光在她下眼睑上边打下一片阴影,与她那清透锐利的眼睛相互呼应着,她像是知道了什么天大的事一般,“师父,你查我?”

白莫寒冷笑,“不好意思,习惯了。我不喜欢身边出现我不知底细的人。”

“那我的身世,就不用我再重复赘述一番了吧?”

“不必了。你只需告诉我,你为何要出东宫。要知道,出了东宫,你与那太子的事,可就更不可能了。”白莫寒继续往前走着,语气里听不出他心里头的酸楚。

故作云淡风轻,只为在不知不觉中打探这个女人的心思。

南宫离握着树枝的手忽然更紧了一些。既然师父已经知道她和太子之前的那些牵扯,那这会儿要去反驳的话,反而有些莫名其妙,倒不如顺着他的话……

“我突然想通了,待在东宫做宫女,只能做一辈子的宫女。我身份低微,永远不可能有出头之日。与其站在他身后,不如……试着努力一下,说不定日后能站在他身边。”

白莫寒语塞。

一颗心晃晃荡荡跌入冰窟。这般寒凉,和他在母后被赐死那一夜的心情,有着几分相似。

“你就这么想要站在他身边吗?”

前世的南宫离,是真的渴望永远在慕容逸的身边,即使那时候的她,只能在他身后,她也甘愿。想起那时候的心境,南宫离只轻描淡写回了句:“也许吧。他是将我从相府带出去的人,也是第一个说我独特的男人。”

谁知道啊。慕容逸从一开始,就只是看中了她那张脸而已,他的算盘打得好,一张能魅惑男人的脸,在这不太平的世道,很是有用。

现在回想起这种愚蠢的心思,南宫离只想嘲笑自己。

若不是为了应付师父,这种话,说出来她都要作呕。

“你若真当我是师父,那我有句话必须说在前头。心不静,什么狗屁都学不了。”

嗯……狗屁二字,真的是它们自己跳进他嘴里的。跟他白莫寒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怎么一言不合就训上了。

南宫离心里头默念。师父啊师父,你就尽管放心吧,我南宫离现在一颗心就像那冰封了的雪山,万年不动!

“师父,我要拜师,不是说说而已,是真想学武功。请师父放心,徒儿会摒弃一切杂念,一心只为学好武功。”两只粉拳一握,身子一弯,颇有些武林中人的味道。

瞧着也不过才刚及笄的年纪,那沉稳的神情却怎么都不像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啊。

白莫寒伸手将她扶起,“如此,便随我走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