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伏乱 第三十二章:龙吟狮吼

作者:隔开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4-06 03:02:25

跟着连滚带爬的家丁后面进来一伙人,为首一人,白白净净,穿着白稠长衫,手里捏着个不知道的玩意儿,后面跟着七八号人,摇头晃脑极为让人不舒服,进来之后,斜着眼瞧了下虞老爷,腰都没弯,双手作了个揖:“小婿见过岳父大人!”

“休要胡言,虞某何时是你岳父了!”虞老爷气的。

“我与令爱已私定终身,今日特来下聘礼,你当然是我的岳父大人!”吴启胜歪着嘴说道。

“你欺我裳儿涉世未深,花言巧语相骗,任你说再多,我也不会将裳儿送入虎口!”虞夫人指着吴启胜说道,随后将虞裳拉到身后。

“令爱已是我的人了,此事已是板上钉钉,二位休要再坚持了!”吴启胜胸有成竹。

“什么!!!!”虞老爷慌了,转身问虞裳,“此言可当真?”

虞裳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低下脸点了点头。

“哎呀!!!”虞老爷气的直拍大腿,虞夫人当即晕了过去,“夫人,夫人!!”几个丫鬟叫着,将虞夫人扶了进去。

“慢着,”司马娉婷似乎心中有疑,“好妹妹,姐姐问你,你要如实说,他对你做了什么,让你觉得是他的人了?”

“哎呀,司马姑娘,此等事情,如何能在此地说啊!”虞老爷更急了。

“他……他……亲了我一下,就说我是他的人了,然后……然后……还想脱我衣服,我害怕,就跑了,然后……告诉他,等我们成亲了,再脱衣服!”虞裳小声的说道。

虞老爷听了,长舒一口气,“哎哟,裳儿啊,你可吓死为父了。”

吴启胜见一计不成,瞬间变了脸:“今日我就是来下聘的,如果不收,我就砸了你这宅子!”

“吴郎,你为何要如此,早些天你与我说的那些话,都是骗我的吗?”虞裳问道。

“反正已经撕破脸了,与你说了也无妨,我说要娶你,就是为了你家这份产业,今日这事,挡我者死!”吴启胜一脸凶煞,冲着这边喊道。

“哼,今日我倒要看看,你们谁,能动得虞老爷他们一根指头!”周为一直站在身后,本想着这是虞老爷的家事,不便插手,转念一想,司马娉婷都认虞裳做妹妹了,也算是自己的事,帮一下也无妨。

“你是何人?”吴启胜问道。

“见不得天下不平之人!”周为答。

“这么说来,你要做出头鸟喽?”吴启胜接着说道:“我这几个弟兄,以前可都是趟子手,个个身手了得,我劝你三思!”

周为右手在上,一抱拳冷冷的说道:“那就请各位好手,赐教!”

身后一人,满脸横肉,一身横练的肌骨,剃着光头,手里拿着一对八棱锤,闻得此言,大步出阵,不容分说,提锤便向周为攻来。

司马娉婷赶紧示意虞老爷众人往后退,虞老爷看到此阵势,心里甚是着急:“哎呀,对方来者不善,若让小师傅平白丢了性命,虞某于心何忍啊!”

“虞老爷且放宽心,这几个人喽喽,半是连小道士的身都近不得!”司马娉婷安慰到。

“周师傅有如此本事?”虞老爷很是不信。

“虞老爷且看!”

那光头大汉锤子舞的是呼呼作响,但是不管招式如何迅猛,动作如何敏捷,都无法近得周为半步。

“好了,小道士,别玩儿了,虞老爷着急了!”司马娉婷摇摇头,转而对虞裳说道:“肯定是刚刚听到我说的话了,逗我!”

周为闻言,右手鱼肠出鞘,“咣”的一声,将那汉子右手拿的八棱金锤锤头削成两半,随后凝罡气于左手食指,对着那汉子檀中穴一指,那汉子后退数步,一声未哼,直挺挺的倒下了。

吴启胜转头看了眼倒在地上的那汉子,然后回头惊恐的看着周为:“你到底是何人!!!使得何种手段!”

“看不得天下不平之人,使得平天下的手段!”周为看着他,说道。

“口气不小,我看你今日,怎么平这虞府!”吴启胜说完,大手一挥,后面几人一拥而上。

这群人多是地痞混混,其中倒有几个练家子,应该是吴启胜所说的趟子手,几个持各式兵刃,有棍有刀,更离谱的是后面最后那货,举着个耙犁就上来了,感觉像是临时凑来的,几人一拥而上,毫无章法,像极了街头混混打群架。

周为暗提内劲,天罡之气骤起,再以导气归元之法将气聚与胸腔,然后张嘴大吼一声,声如虎啸又似龙吟,声浪如狂风般涌来,众人躲避不及,纷纷被吹飞,重重的砸在地上,一时间前院是哀嚎四起,一片狼藉。

这一声,吼得吴启胜是心惊胆裂,他一介凡俗,街头混混,平日里横行惯了,这回遇到硬茬,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周为看着倒在地上的吴启胜,方才他未上前,故而受的伤比别人要轻些:“今日这虞府,我平不平得了?”

吴启胜看着他,满脸的惊恐:“你到底是何人,用的何种邪术!”

“我是何人你不必管,用的何术你也不必知,天下之大,又岂是你一个街头无赖能看得清的,今日我且饶了你们性命,他日若再来犯,莫说这西安府,就算是天涯海角,肯要你们魂飞魄散永不超生!”周为恶狠狠的说道,为了让他们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他又聚气化器,天罡之气在他手中凝成金色钩镰枪,轻轻一挥,气劲将院中石桌劈成两半。

吴启胜众人连连磕头:“大侠饶命,我等眼拙,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还不快滚!”司马娉婷说道。

几人捡了条命,连滚带爬地跑出院子。

“你看看你,把人家好好的院子搞成这样!”司马娉婷埋怨道。

“不打紧不打紧,这点小事,下人们几天就弄好了,比起这个,吴启胜这事才是大事!”虞老爷赶紧说道。

司马娉婷噗嗤一笑:“虞老爷,我逗他玩儿呢,我知你不是小气的人。”说着走到周为身边,“你那个‘嗷呜’是啥时候学的?”

“什么‘嗷呜’啊,这叫狮吼,我自己琢磨的,厉害吧!”周为得意上了。

“不好,嗓门太大,吓着隔壁小朋友。”司马娉婷刚说完,隔壁小孩的哭声就传来了!

虞老爷将几人让进主厅,让人准备饭菜,“今日为了小女,二位受累,吃顿便饭,了表心意。”

几人落座,今日来回奔波加上又与人动了些手,周为早就饿了,这一顿浪吞虎咽,全然顾不得礼数,看的虞裳跟司马娉婷连连笑出声。

“笑什么,没见过人吃东西啊!”周为问了一句,手里可没停着,拿起一只鸡腿就往嘴里送。

“没见过你这般吃东西的!”虞裳说着,捂嘴又笑了起来。

周为听完,抬手给虞老爷施了一礼,“小子乡下来的,今日有些饿了,顾不得这些礼数,让虞老爷见笑了。”

“哪里哪里,周公子性情直率,颇得虞某喜欢,敢问公子,可曾婚配?”虞老爷是觉得周为颇称心,想着如能招为女婿真是极好。

“是啊是啊,老身也颇是中意!”虞夫从在边上跟腔。

“不曾!”周为吃着,没有多想,脱口而出,司马娉婷听到后,脸色极为的难看,不过周为光顾着吃了,没有在意。

“哦,那周公子觉得我家裳儿如何?”虞老爷继续问道。

“虞裳姑娘知书达礼,委婉贤雅,自然是好!”周为是真想着吃了,说话也是没过脑,虞裳转眼看向司马娉婷,司马娉婷那又眼睛,快沁出火了!

“既然如此,周公子是否有意,与裳儿共结连理,呈百年之好啊!”虞老爷满心欢喜。

“噗~~~”周为听到此言,一时没收住,嘴里的东西喷了一桌子,“虞老爷,令嫒知书达礼,一派大家风范,我一乡野小子,实配不起,再者说来,虽未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我与婷婷早已私定终身,周为此生,非她不娶,虞老爷此情,小子实实的消受不起。”

“爹!!!你说什么呢,周公与司马娉婷两情相悦,早已私定终身,你怎能如此说。”虞裳羞红了脸,起身跑了出去。

“原来周公子跟司马姑娘,哎呀,老朽糊涂啦,失礼了,真是失礼了。”虞老爷闹了这么大个乌龙,一个劲的道歉!

“不知者不罪,虞老爷不必介怀,只是这菜,怕是吃不成了!”周为看着被他喷的满桌狼藉,十分的难为情!

“无妨,我马上命下人再来一桌!”虞夫人说道。

“不必了,今日多有讨扰,我二人先回客栈了,感谢虞老爷款待!”周为赶紧阻止。

“我让下人打扫两间客房,二位大可住进来!”虞夫人听着他们要回客栈。

“不用,我二人住不了几日就要去京城,客栈方便。”周为回答。

“既然如此,老朽也不强留。”虞老爷说着,从怀里拿出一沓银票,“周公子今日劳心劳力,这是老朽的一点心意,万望笑纳!”

“虞老爷,我二人本是江湖人,行侠仗义是本份,也是师承祖训,你如此行事,实为不妥,还请收回,今日得蒙虞老爷款待,已然受用,我二人就先行告辞了!”说着周为拉起司马娉婷的手,头也未回直接走了,远处,虞裳看着二人远去的背景长长的叹了口气,“着实的,让人羡慕呢!”

“老爷,刚刚给银票,怕是惹周公子不高兴了!”虞夫人埋怨虞老爷。

“哎,现在这世道,不贪钱的人不多了,这周公子,老朽是越看越喜欢的紧!可惜可惜了!”虞老爷摇了摇头。

路上,司马娉婷看着周为:“哎……”

“你说今天晚上虞府这菜色不错哦,尤其是那酱鸭子,那味……”周为赶紧打断。

“周为!!!”司马娉婷提高了嗓门!

“好吧,我错了!”周为赶紧认错。

“错哪儿了?”司马娉婷不依不饶!

“光顾吃了,没注意,还喷了人家一桌子,实在是,有失礼数!”周为开始装傻。

“你还!!!”司马娉婷听着,气不打一处来,提手便打,周为哪里敢接,转身就跑,就这样,一人追一人跑,二人很快回到了客栈。

到了客栈,司马娉婷已然消了气,二人各回房间歇息。

第二日,大清早,二人收拾了下行李,打算去买两件衣服就起程去京城,店小二来敲周为的房门:“客官,有人托我给您带个条子。”周为开了门,让小二将一个条子塞到周为手里,然后转身走了。

周为打开纸条,上面写着几个大字:“若要救虞裳,城北二十里北坡!”

周为赶紧叫上司马娉婷,将纸条给她看,“是那吴启胜贼心不死,去而复返欲对虞家不利?”司马娉婷分析道。

“如今看来,极有可能,我二人先去虞府探看情况如何?”周为问司马娉婷。

“怕来不及,我们先去北坡,如无情况,再去虞府不迟,去晚了,怕虞裳妹妹有危险!”司马娉婷想了想,对周为说道。

“好!”二人牵了快马,立马出城前往北坡!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