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67米 醉红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67米 醉红颜

    老夫人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萧府里的丫头婆子她未必都清楚,但这样陌生古怪的名字,她第一次听见,也知道不可能是萧府的丫头。不过,玉嘉公主问起,为确保无误,她慎重地回头望向静默不语的温静姝,换上威严的语气。

    “府中丫头都是你在调配,可有一个叫余弄的?”

    温静姝垂手端立,福了福身,“回老夫人,并无。”

    老夫人不悦地看一眼她,回头再望向玉嘉公主时,脸上的威严荡然无存,又变成了一个慈爱的长者,“公主殿下,萧府并没有叫余弄的丫头。”

    萧府女眷纷纷点头,表示没有听这。

    大夫人董氏向来愚钝,突地接了一句,“莫非公主听岔了?”

    “放肆!”老夫人低喝她,“公主耳聪目明,岂会听岔?”

    “是妾身失言。”董氏默默退一步,不再吭声。

    玉嘉公主看看自己这个未来的婆婆,唇角掀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只道:“听错是不曾。那丫头还专程为本宫解惑了她名字的由来。愚弄嘛,很有意思的名字。”她视线又一次扫向萧家女眷,笑问:“敢问老夫人,萧家女眷都在这里了?”

    老夫人正想称“是”,突然想到了墨九。

    她回扫一眼,果然没有看到她,不由低斥:“大少夫人怎么没来?”

    夏青胆儿小,从来没有见过公主,先前一直不敢插话,这时听老夫人问起,方才绞着手指,上前低头垂目地道:“回,回老夫人话,大少夫人她,她……犯羊癫疯了……来,来不了。”

    羊癫疯这样的病,发作不定时,模样很狰狞,不犯病的时候就是个正常人,谁也瞧不出来端倪,故而墨九到底有没有羊癫疯谁也不知道。当然,就老夫人而言,这个时候,她希望那墨氏真有羊癫疯,免得上来给萧家惹事。

    于是,她佯装恼怒地低斥,“混账,早不犯病,晚不犯病!”

    骂一句,她又笑着向玉嘉公主告歉,“公主殿下,我那长孙媳妇身子一向不好……”

    “却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玉嘉不待她说完,笑着打断她:“早就听说墨氏寡女,个个美艳,异于常人。天下男子见之,莫不动容。便是神仙见了,也会忍不住思恋凡尘。今日碰巧,本宫真想见上一见,看看比我这陋颜强上多少呐。”

    墨氏女子几代以来都是寡命。虽然貌美倾城,却不逾三十而衰老,这事儿在盱眙人人知晓,有人曾叹之,这是墨氏女的美貌招了天嫉,方才受此恶疾……这些传说,在萧家长孙娶墨氏寡女的事之后,闹得楚州地界人尽皆知。可没想到玉嘉公主身在临安,居然也会知晓。

    以她公主之尊,她断然不会特地关心一个寡女。

    那么她关心了的原因,恐怕与萧家和谢家有关了。

    老夫人微垂的眸底精光一闪,打个圆场笑道:“公主过誉了。老身那个孙媳妇,是有几分姿色,可乡野村妇,不过蒲柳之姿,焉比得金枝玉叶?黄雀与凤凰之差,一个在天,一个在此,公主莫要听信那些误传之言。”

    玉嘉公主白皙的手指轻捻着丝绢子,拭了拭嘴角,似乎并没有被老夫人的“马屁”拍晕,眼风有意无意地掠过萧六郎,视线又垂下,带了几分笑意:“既是找不到余弄,本宫不如就见见这个墨氏好了……”

    “公主殿下。”萧乾终于出了声。

    他慢慢上前,短短几步,那高远若仙的淡然神色,却让周遭的一切都似褪去颜色,唯他一人立于当前。玉嘉公主抿紧嘴唇,看他优雅的步伐,从容的神态,俊美的面孔,凉薄的眸子,似被一束摄人精魄的冷光惑了心,不由屏紧呼吸。

    这是玉嘉第一次近距离看萧乾。

    只知萧使君俊美,却不知这般貌美。

    玉嘉捻着丝绢的手指,微微捏拢,“萧使君有话可直言。”

    萧乾拱手施礼,并不认真看她,眼皮微垂,语气淡淡,“公主殿下金身玉体,在这陋市之上逗留太久,恐不利民安。”说罢他示意玉嘉公主看向长街短巷中挤满的脑袋,又道:“公主去庙堂还愿,还请早些去才好,这般堵在路中,整个市面都没法营生,若让陛下知晓,少不得怪罪下来。”

    玉嘉公主笑道:“听闻萧使君少言寡语,惜字如金,原来只是误传。”

    萧乾道:“殿下面前,不敢拙言。”

    玉嘉公主目光停留在他高挺的鼻梁上,唇一扬,“是玉嘉任性了,让诸位耽搁了行程。可玉嘉自小便爱美人美物……听闻贵嫂那样天仙一般的姿容,就挪不动脚步了呢。”

    萧乾眉头几不可察的一皱,淡淡道:“长嫂粗鄙不识礼,且如今病发,恐会冲撞公主贵体。不如公主先行,等长嫂来日病愈,再让祖母携她前来向公主赔罪?”

    人之所思所想,就算并非刻意,也总会流露一些在脸上。萧乾字里行间全是褒赞玉嘉公主的话,可每一个字却都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反倒是他嘴里“粗鄙不识礼”的嫂嫂,他言词间莫不维护。

    玉嘉公主眸子一凉。

    看来传闻是真的,萧乾护她嫂嫂视若性命。

    可一个正常男子又怎会用性命护嫂嫂?

    除非他俩之间,确实有见不得人的苟且。

    ……墨氏女,有令神仙思凡的美貌。玉嘉看着神仙一样清凉俊逸的萧乾,突地抿了抿嘴,笑道:“能得萧使君这般护着,贵嫂真是好福气。”言罢,她扫向萧家一眼看不到尽头的车队,对身侧的宫女道:“前头带路。既然大少夫人病体违和,本宫岂能视为不见?定要探视一番才合情理。”

    到了这会儿,萧家的人大体都明白了,那玉嘉公主为什么要揪住墨九不放。萧乾明里暗里维护墨九的事,萧家上下无不知情,这事肯定会有外传,玉嘉听入耳里,哪里能容得了她?

    这分明是妇人的别扭争宠哩?

    老夫人经的事儿多,可也从未碰见过这般当街争宠的妇人。可玉嘉公主被皇帝惯着,本人性子又烈性,做事向来直接,她有这样的行为,倒也不奇怪。萧府众人甚至以为,那个叫“余弄”的丫头,不过是玉嘉公主编出来拦路的理由,她的目的不过是“愚弄”一下墨九。

    可不管怎么说,墨九是萧家大少夫人。

    打她的脸,就是打萧家的脸。

    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萧家若不护她,不等于被活活羞辱?

    老夫人眉头皱着,正要阻止,蓝姑姑就惊慌失措的冲了上来。

    “不好了!出事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她急吼吼的喊着,手上捏着一张染得通红的白帕子,帕上红梅点点,皱皱巴巴,像是被人咬破了,她颤着双手递上来,声音都在抖,“老夫人,大少夫人发羊癫疯……把,把舌头都咬破了……得,得快些回去,找大夫瞧瞧啊。”

    老夫人看那帕子,面色一变。

    众人吸口气,窃窃着,也惊乱起来。

    可老夫人还未答,萧乾便已抢先一步,“祖母,孙儿去看看。”

    他话音未落,人已离得远了,那步履再不像先前那般镇定。老夫人看着他的背影,尴尬的咳嗽一声,又看向似笑非笑的玉嘉公主,镇定地解释道:“六郎医术尚可,府里大小诊事,都他在张罗。公主殿下,您有事,先去忙吧,等墨氏病愈,老身亲自领她来,向公主赔罪。”

    玉嘉公主敛去唇边的冷笑,回眸望向老夫人,“无妨,本宫的事也不急。再说,大少夫人病着,本宫又不巧碰见了,怎么也得知晓安危,方能放心离去。毕竟将来是妯娌,我若冷漠抽身,往后可怎样相处?”

    一般妇人未出嫁前,都不好意思这么说。

    可玉嘉与萧乾的婚事,只停在嘴上,赐婚的圣旨未下,两家也未走六礼,她已把自己当成萧家人,确实让人唏嘘——这公主果然如传闻一般,女儿身,男儿行,是个洒脱豁达,英气逼人的女子。

    老夫人尴尬着,玉嘉公主已由宫女扶着坐回玉辇,一手托着香腮,一边半眯了眸子,似在静静等待这一场戏唱完。

    公主坐在辇上,萧家人却不敢坐,也不能自去,只得僵硬地立在路中间,带着一堆行李和家小,尴尬的等待。

    这样的情形,路上猜测纷纷。

    而萧府上下,除了几个不晓事的妇人,大多人已对这玉嘉公主生了恼意。她这样的做法,看上去虽然只是妇人间的争风吃醋,可仔细一想,又何尝不是以公主之尊压人一头,给初入临安的萧家一个下马威?

    乔迁乃是一个家族的头等大事,讲究吉利。

    这样还未入家门就被堵了,自然大不吉。

    一时间,萧家人觉得,不仅谢忱……整个临安城都在笑话他们。

    萧家数代功勋又如何?萧运长被敕封为国公又如何?一个并不曾为国付出任何的公主,只因身上流着一抹皇室血脉,就可以凌驾在为南荣建功立业、祖上数代惨死于沙场的萧家头上。

    萧运长握紧拳头,深深吸一口气,方才将冷却的血液回暖。

    “来人,把萧家从楚州带来的梨觞,为公主献上一壶。”

    ——

    此处是热闹的街市,遇到这样的事,人影重重,萧乾从马车前方挤到墨九位于车队后方的马车边时,一张清冷的脸上,阴气沉沉,像暗夜来临前天空的颜色,他不看任何人,整个世界也都不曾在他眼中留下半分剪影。

    他看车外的玫儿,“嫂嫂如何了?”

    玫儿肩膀一抖,低头不敢看他的脸,“不,不太好。玫,玫儿也不懂。萧使君上去,给主子瞅瞅罢。”

    萧乾脸色一沉。

    开始听夏青说墨九羊癫疯,他是半点都不信的。后来看蓝姑姑拿着带血的帕子过来哭嚎,他也只是半信半疑,可这会看玫儿吓得身子都在打颤,却是有些相信了。

    他不管马车周围有多少人观看,急急挑了帘子就上车。

    “扑”一声,车帘再次落下。

    马车外围观的人群被隔绝在外。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怀期待的看热闹。

    马车里萧乾冷清的神色,很快就变成了抓狂。

    “你还吃得下?”

    “嘘……”墨九向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舔了舔手指,放下手上正在剥的一个白灼虾,朝萧乾伸手,“帕子拿来,我擦擦嘴巴,我的那张给蓝姑姑了。”

    她说得理所当然,萧乾突然很想掐死她,“墨、九。”

    看他目光里的恼怒,墨九很淡定,“帕、子。”

    萧乾望一眼马车顶,慢慢掏出洁白的手帕,递到她面前。

    墨九接过来,随意地抹了抹嘴巴,又递还给他,“乖。一会拿去洗洗。”

    萧乾看着白色帕子上红彤彤的颜色,又看一眼她吃得七零八落的白灼虾和满地的虾皮,还有放在虾盘里的红酱瓶子,转头就要走,却被墨九喊住,“嗳,你就这样走了?”

    肩膀一阵僵硬,萧乾没有回头,只道:“不然呢?还得把你伺候饱了?”

    墨九笑道:“可以呀!”

    她似乎根本不知道前方什么情况了,也根本不懂得萧家这样被玉嘉公主拦在搬家的路上,有多么的耻辱,一张脸笑靥犹在,灿烂非常。白里透红的肌肤,因为吃得快活,水灵灵的润泽光滑,如雪一般艳美,显得那一双忽闪忽闪的眼睛更大更深幽,那样子,完全似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坦然自若。

    莫名的,萧乾对她发不出脾气。

    他慢慢蹲在她面前,压低的嗓子,冷漠非常。可仔细辩之,竟又有着几丝纵容与娇宠,“该拿你怎么办?”

    “凉拌!”墨九认真道:“凉拌人肉好吃。”

    萧乾唇角一抽,“你吃过?”

    墨九舔舔嘴巴,摇头,“没有,若不然吃你试试?”

    萧乾哼声,嫌弃地把那一瓶红酱往外挪了挪,又重新掏出一张帕子垫在她的手腕上,然后指头搭向她的脉搏,“你到底懂不懂得害怕?敢愚弄公主,就不怕死无藏身之地?”

    “矫情!”墨九看她隔着帕子为她把脉,不由嗤了一声。

    末了,她又正经看他,“我为何要怕?”

    看萧乾噎住,像看疯子似的看自己,她灿然一笑,“不是有你吗?”

    她坦然的目光里,有自然而然的信任与依赖,还有一种小女儿似的娇憨,就像一个总是犯错的孩子,对家长全然的相信,就像她真的相家,不论外间如何的风吹雨打,他都会护她周全一样。

    萧乾静静观之,无奈一叹,正想宽慰几句,让她不必紧张,却听那货又哼一声,小声嘀咕道:“有**蛊,我就是你的活祖宗……你才不会让我出什么事哩。所以,我安心得很,该吃吃,该睡睡。这人生惬意呀,若有一壶梨觞,供我挥霍一番,那就再好不过。”

    “墨、九!”萧乾低喝。

    “嘘,小声点。”墨九瞪他,“莫要让人听了去。”

    萧乾:“……”

    看他气不好气,怒不好怒,墨九抽回手,慵懒地换了个姿势坐下,又撩他一眼,似笑非笑道:“先前总听人说萧使君武冠南荣,学识通天,医术无双,掌百万大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整个南荣最有权势的男子。可今日一见,不过一个公主,便可以这般对你们。六郎,你不觉得……很憋屈嘛?”

    原来她不蠢。

    这个人究竟,都看得一清二楚。

    萧乾嘴角微微一掀,“这是皇权。”

    墨九道:“是啊,权势是迷人的。尤其对男人而言。”说到这里,她话音一转,突地正色问,“萧六郎,一心一意维护皇室的尊严,却被皇室践踏,值得吗?”

    萧乾目光危险的一眯,“不可胡说。”

    墨九轻笑,突然掌住他的肩膀,把他往身前拉了拉,压着嗓子道:“你的身份,并不仅仅只是南荣的枢密使,对也不对?你也并没有心甘情愿的替南荣皇室卖命,对也不对?你并不是一个喜欢被人掌控命运的男人,尤其当你完全有能力不让人随便玩弄的时候,更不可能让任何人威胁到你。”

    马车外面喧嚣声很大,马车里的火光很暗,一阵阵的喧哗里,墨九满带机锋的话,只落入了萧乾一人耳中……可她带给他的震撼却非一点。

    除了震撼,还有一丝柔软。

    他外表清冷,却是个刚硬的男人。不论身上发生多少事,不论受到怎样的威胁,他都不曾在别人面前露一点底,即使与他关系亲近的小王爷宋骜,也不曾对他有个这样的置疑……因为君权与皇权,这是自古以来,人人都认为理应遵守的一种天道。但墨九这个女子,却可以直言不讳,而且她这般了解他,了解得他一点都不愿意在她面前说谎。

    他的掌心慢慢搭在她的手背上,将她握在肩膀上的手拉开,一双清凉的眸中,闪着火焰似的亮堂,在这个狭窄的马车里,在这一个被众人围观的地方,他严肃对她道:“今日之辱,必有后报。”

    墨九扁了扁嘴巴,对这些事不太感兴趣,也不想问太多。

    她只道:“如今怎么办?你怎样解这个围?”

    玉嘉公主守在外面,若不给她一个交代,恐怕无法善了。这一点墨九知道,萧乾也知道。可他望着墨九,轻笑着,并无多少担忧,“那嫂嫂只得委屈一下了。”

    墨九一愣,皱眉,“怎样委屈?”

    萧乾淡淡道:“你不是病了?”

    “哦”一声,墨九了解地点点头。

    然后,这货突地捂住胸口,便斜倒在马车上,呻吟起来。

    萧乾被她娇软“啊”声吓了一跳,捂住她嘴,“你叫唤什么?”

    墨九大眼睛瞪着他,慢慢挪开他捂嘴的手,小声做口型道:“我不是羊癫疯吗?生病嘛,太安静了容易令人生疑……而且,你一直在我的马车上,我不出声,不是让人怀疑我们有什么吗?”

    不待萧乾反应过来,这货拔高了声音,又痛苦的叫唤起来。

    “啊……好痛……啊……啊……”

    不敢置信地盯着她,萧乾的表情,似乎想一头撞死。

    羊癫疯是这样的叫唤声?咬破了舌头,还能利索的叫唤?

    她这样叫,才会让人怀疑他们在做什么好吧?

    看萧乾脸色怪异,墨九也没想那么多,更不管自己叫得像不像,一个人病歪歪地在马车里挣扎起来,嘴里“啊喔”声不止。而且,随着她泥鳅似的挣扎,马车也一晃一晃的颠簸起来,在大街上,这突然的动静,让外面的人睁大了眼睛,听着那奇怪的声音,一个个都傻眼了。

    “这萧家大少夫人病成啥样了?叫得这样厉害?”

    “我听着这叫声……怎么有些不对?”

    “……哪里不对?”

    “嘻嘻,晚上回去按着你媳妇儿,好好听听。”

    “按你娘!”

    “……你这个人,找打是吧!”

    外头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墨九似是叫唤得累了,懒洋洋打个呵欠,翻转过身,又继续叫,继续挣扎,那辆马车被她颠得更厉害了,晃悠得也越发厉害起来,外头有些惊声发笑。

    萧乾闭了闭眼,终于不能再忍,突地出手——

    “啊”一声,墨九弱弱的叫唤着,安静了下来。

    她的声音停止了,马车也静止了。

    众人又是一惊,不晓得出了什么事,看着马车,睁大眼舍不得挪开。

    很快萧乾就撩帘子出来了。

    他神色凉淡,目光漠视了所有人,一张风华绝代的容颜上,寻不到半点秽气,似一个从远古踏着白云而来的神仙,很有些道貌岸然。于是,他凉薄清冷的样子,让众人突然觉得,先前那些污秽的猜想,是对萧六郎的亵渎。

    “六郎,嫂子怎样了?”

    过来询问的人,是老夫人差来的温静姝。

    先前她就在马车外面静静等待,自然也听见了那一出。

    萧乾看她一眼,“恐是车舟劳顿,引发了羊癫疯。”

    温静姝审视着他的脸,莫名苦笑一下,“现在可有好转?”

    萧乾点点头,“已经过去了。不过,病发作厉害,嫂嫂晕了过去。”

    说罢他不再多话,只吩咐睁大眼睛发傻的玫儿,“好生伺候你家主子。”

    玫儿点点头,“哦”一声,飞快地钻进马车,里头比她离开时还要凌乱几分,墨九软软地躺在车里,身上盖了一张薄被,手脚紧紧蜷缩着,双颊通红,滴血似的,那样子像一只大虾,那神色一看就是病容。

    玫儿吓了一跳,往她额上一摸——滚烫。

    “姑娘!?”

    好好的人,怎么真就病了?

    她急得快哭的声音传出来,外面的人都叹一口气。

    “真是病了咧。”

    萧乾去到前方,玉嘉公主果然还没走,她与萧家众人一起,都在静待萧乾的诊断结果。萧乾不慌不忙地上前,向萧运长和老夫人点点头,又向玉嘉公主道:“公主殿下,家嫂犯病,实在无法见公主,臣代为致歉。”

    说罢他果然执了个揖礼。

    玉嘉一笑,并不喜欢他这般内外有别的神色。

    一双美眸子微微望向车队的后面,她沉声道:“宣太医!”

    众人一愣,齐齐看向萧乾。临安城里人人都知道萧乾医术无双,他诊治过的病,旁人又怎会置疑?玉嘉公主这般做法,就是明显的信不过他,非得认为萧家有鬼了。这样一来,这热闹已不仅仅是妇人的争风吃醋了。

    不管墨九真病假病,这都是对萧乾的不屑。

    可萧乾轻轻一笑,似乎并不介意她宣太医。

    “那有劳公主,臣拜谢。”

    玉嘉看向他淡然的脸,犹豫了一下。

    一时冲动的结果,会不会真的令他讨厌?

    虽然她是公主,可也只是一个妇人,等嫁了人,也希望得夫君疼爱,这般公然与未来的夫婿难堪,似乎……并不是高明的做法?几乎下意识的,玉嘉公主又后悔了,一时妒意上头,争这长短,太不应该。

    她正寻思找个台阶下,前方突地过来一行人。

    领头的宦官人还未到,便高声唱喏:“太子殿下驾到。”

    若说刚才戏到**,这便是**中的**。公主来了,太子也来了,萧家这个家搬得也真兴师动众了。百姓们纷纷跪地高呼“太子千岁”,萧家人愣了愣,也赶紧率众行礼。

    这是宋熹做太子以来,第一次高调现于人前。

    也是他第一次以太子的身份与萧乾见面。

    “都起来吧。”太子辇轿未打帘子,宋熹端坐里面,似乎没有要出来的意思,一丝浅浅的声音带了笑意,温和、平稳,可细品之下,仍有着皇室贵胄应有的气势。

    “萧家乔迁之喜,理当恭贺,是玉嘉胡闹了。”

    他淡淡说完,又吩咐道:“李顺,派人肃清道路,任何人占道阻拦。”

    宦官李顺一凛,回头望一眼玉嘉公主,“喏。”

    宋熹这样的行为,不免让人疑惑,这皇太子与玉嘉公主之间的立场了。

    玉嘉公主原本坐在辇上,看宋熹来了,并不以为意,如今听了宋熹的话,虽然反应过来她这个哥哥在拆她的台,心里有一些愠怒,却也正好顺着这个台阶下来。

    她下辇走到宋熹的辇娇之外,行礼之后,委屈地轻声道:“哥哥,萧府大少夫人染恙,我只是想为他们宣太医……没有想那么多,是玉嘉不晓事了。”

    “知道就好。”宋熹淡淡的声音里带了一抹叹息,“玉嘉,父皇宠你,哥哥惯你,你越发无法无天了。去,给萧国公、萧使君和老太君致歉。”

    “哥哥!”玉嘉公主面色一变。

    “去。”宋熹淡淡一个字,不容置疑。

    玉嘉僵硬着脸,定定看了一眼太子的辇轿,什么也没有说,自然也不可能当众道歉,她转身匆匆向萧家众人欠了欠身,就大步走向自己的玉辇,黑着脸道:“我们走。”

    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了闹市。

    宋熹叹一声,“舍妹无状,萧爱卿海涵。”

    萧乾道:“殿下多礼了。”

    宋熹一笑,未在多言,只吩咐,“回宫。”

    人群左拥右挤,纷纷恭送太子殿下。和来时一样,宋熹又安静的离开了。但他前脚一走,后脚就有大批禁军过来,清肃道路,为萧府车队引路,比之先前的阵仗更大,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太子殿下给了萧家极大的尊荣与地位……可萧家人心里却知道,这是宋熹要告诉了萧家,太子就是太子,只他一言,就可改变局势。

    ——

    墨九醒来的时候,人躺在床上。

    听着外面搬东西的“砰砰”声,她脑子恍惚着,觉得脸有些烫。

    “我怎么了?”

    “姑娘。”蓝姑姑欲言又止。

    “拿铜镜来。”墨九摸了摸脸,只觉烫得很。

    蓝姑姑急不过她,很快把铜镜塞到她手里。接着,就听见墨九杀猪一样的惊叫声。在马车上,她着了萧乾的道,被他弄得晕过去不说,都这么久了,脸上的红潮还未褪去,一张脸像红透的大虾,变得怪异莫名……估计连她娘见了,都认不出她来了。

    咬着牙,她恨透了萧乾。

    “姑姑,去给我把萧六郎找来。”

    蓝姑姑与玫儿互视一眼,看着她的脸,有些想笑,可毕竟这个时候笑不得。于是,她捂着脸,抽泣了,“可怜的姑娘,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这萧使君也真是狠心,若恢复不了,岂不是毁了么……”

    话锋一转,她突地低下头,“所以,姑娘,咱得罪不起他。”

    墨九举着铜镜,左右看着脸,恨恨道:“为何得罪不起?”

    蓝姑姑点头,“若得罪了,使君不给姑娘恢复容貌,可怎生是好?”

    墨九骇了一跳,拿着铜镜的手僵硬一瞬,放下来捂在胸口上,仔细一想,觉得蓝姑姑说的有些道理。萧六郎那人心肠黑,心眼多,万一真的不给她解去,那她找谁哭都没有用。

    这么一想,她严肃转头,看向蓝姑姑。

    “如此一来,只有一招了。”

    蓝姑姑一愣,“什么招?”

    墨九阴恻恻眯眼,“美人计!”

    蓝姑姑与她四目交接,然后,视线落在她红得滴血的面上。

    “美人计是好,可美人……在哪?”

    墨九心下一紧,拿枕头砸她,“……我要见萧六郎。”

    她这会儿心心念念着萧乾,可萧乾却没有工夫见她。到了临安,本就乱成了一锅粥,又出了这档子事,他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只萧家的车队一到萧府,他连大门都没入,就回他的枢密使府去了。

    枢密使府,书房里。

    一个青衣短打的年轻人走来走去,在等着他。

    看见萧乾入内,青衣男子上前抱拳行礼,“主上!”

    萧乾面色很难看,不轻不重地撩他一眼,方才稳了稳情绪,一本正经地坐在书案后的椅子上,淡淡问他:“什么事?”

    青衣男子瞄一眼他的脸色,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上。

    “漠北传来的。”

    信上的字体不是汉字,弯弯曲曲的,像一种特殊的符号。

    萧乾静静接过,看完就将信函点燃,丢在了香炉里。

    “知道了。”

    青衣男子点点头,还未说话,薛昉敲门进来了。

    看见他,薛昉年轻的脸上,满是惊喜,“白羽回来了?”

    白羽微微露出一笑,“回来了,小昉这些日子可好?”

    薛昉点头,“好哇。”说罢他匆忙上前,笑道:“晚上去你房里叙话,我这会找使君有事。”

    萧乾看这对旧友互相捶了一拳,甚是亲昵,不由皱眉,“说罢。”

    薛昉搔了搔头,看了看白羽,似是有些不好开口,“大少夫人那里有消息传来。”

    萧乾眉头皱起,“怎么说?”

    薛昉唇角往下一弯,咳了咳,方才一字一句复述道,“话是击西传来的,他说,大少夫人让他告诉你,若今日晚上见不到你,她就会……就会对老夫人说,她怀了你的孩子。”

    白羽一惊,咽一口唾沫,想笑又没敢笑,结果呛得咳嗽不已。薛昉也觉得有些囧,只有萧乾似乎习惯了墨九这样的性子,沉吟片刻,低低吩咐道:“拿药笺来,我写好药方,你让击西送过去。”

    ——

    萧府里墨九正在哭。

    一边吃,一边流泪。

    那一盘辣子鸡,不晓得放了多少辣子,辣得她眼泪哗哗往下。蓝姑姑、灵儿和玫儿三个在边上伺候着,看她边吸鼻子边吃东西,又是心疼又是无奈,“姑娘,不要哭了,这脸又不是不能恢复,你何必作贱自己?”

    墨九摇了摇头,拿帕子试着眼睛,“好吃。”

    这回,换蓝姑姑欲哭无泪了,“脸这样红,还吃辣,你何苦来哉?”

    墨九又擦一把眼泪,“以毒攻毒,听过没有?”

    她吸了吸手指,正吃得津津有味,击西就偷偷摸摸地进来了。看墨九梨花带雨的样子,那通红的脸,与一颗西红柿上滚着露水相差不多,不由翘着的兰花指笑道:“作孽,作孽,好端端的一张脸,怎生就糟蹋成了这样?果然天不亡击西,这世上,无人可比击西美也!”

    墨九翻个白眼,瞪他,“药哩?”

    击西臭美完,摸了摸脸,这才“哦哦”着,把怀里的药方子递上去,“主上说了,你吃这个就好了。”

    墨九看着他,半信半疑,“真的?”

    击西点点头,想了想,又重重点头,“真的。”

    说罢他一溜烟儿就出去了。

    墨九看着药方上瞧不明白的药材名字,想来萧六郎也不至于那般狠心,真的要毁她的容,当时的情况,他也不知道宋熹会来,为了救一时之急罢了。于是,她选择了相信,一颗悬了许久的心落下去,把药方丢给蓝姑姑,继续吃辣子鸡。一边吃,一边哭。

    都说“良药苦口”,可墨九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吃过这样苦的药。

    那药也不晓得什么做的,吃在嘴里,从舌头苦到心,比传说中的黄连霸道了不知多少倍。但为了恢复容貌,她愣是一碗一碗地往肚子里灌,灌得死去活来,天天诅咒萧乾不得好死,可每次诅咒完了,想到**蛊,她又不得不收回那句话,再次祝他长命百岁……

    这样矛盾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天。

    然而,十天过去了,墨九喝苦药快喝疯了,脸上的红色也半分未退,她不由心急起来,让蓝姑姑一遍一遍找薛昉,找萧乾。可回了临安,萧乾那厮就像突然从人间蒸发了,一次也没有回萧府,就连击西也没有出现。

    蓝姑姑一个妇道人家,想找她也不易。

    无奈之下,墨九只得先放蓝姑姑回去,找沈家兄妹叙旧,自个儿继续埋头喝苦药。而且,她虽然没有被禁足,却整天闭门不出,谁也不肯见,就怕被人瞧到那张怪异的大红脸。

    又过了一天,她熬不住了,让灵儿去找墨妄。

    她相信,墨妄有法子代她找到萧乾。

    灵儿这一去,就是两天。

    两天后,墨九正闭着门在屋子里照镜子,恨不得戳瞎双眼,灵儿回来了。不仅她回来了,还带着苦着一张脸的击西。看击西忸忸怩怩的女人样,墨九对这个缺心眼的家伙已经服气了,“你主子到底存的什么心呐?我这脸为什么还没有好?”

    击西对她的“关公脸”不忍直视,一直垂着脑袋:“主上说,他给九爷下的药物叫做‘醉红颜’,这个药的药效,会持续两个月……”

    两个月?墨九掐着手指算了算,“也就是说,我还要喝一个半月的苦药我?”

    击西摇了摇头,又重申,“……不。主上是说,醉红颜的药效会持续两个月。”

    墨九总算悟出了什么,“也就是说,不管我吃不吃药……都会持续两个月?”

    击西一愣,拍手笑道:“九爷果然聪明,一点就通。”

    “通你个大头鬼!”墨九气得肚子生痛,摸着可怜的胃,恨不得掐死他,“那药方又是怎么回事?是你的主意,还是你主子的主意?”

    击西瘪了瘪嘴,无辜的道,“就当是击西的主意吧,主上是无辜的。”

    无辜的人会让她吃十几天的苦药?墨九潮红的脸色更红了几分,但她却没有怒,只对灵儿说了一句“辛苦了”,然后慢吞吞盯着击西,用力搓着太阳穴,以缓解自己暴涨的怒气,一字一顿道:“回去告诉你主子,今夜三更来叙。若不然,我就杀了……自己。”

    击西怔怔道,“九爷,叔丨嫂偷丨情是不对的。”

    墨九一口愠气在心中,却不辩解,不生气,只笑道:“回去就这样告诉他。你敢说漏一个字,我就告诉闯北……你心悦他,想推倒他。”

    “啊,九爷饶命!”

    击西跑得比兔子还快。

    ------题外话------

    万更呐,好肥吧,错字二锦等下改。

    姑娘们的掌声在哪里?

    来声啪啪啪,以鼓励。我用心写,你们慢慢看,故事一定会精彩,相信我,如花带你们去吃鸡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67米 醉红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67米 醉红颜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