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64米 荒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64米 荒诞

    中秋时节,一早一晚风起时,便有些凉。【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墨九加了件褙子,坐在宽敞的马车里,心情无端变得很好。

    在时下的大家族里,一个人的地位如何决定了也在家宅里的威信与受人敬畏的程度,墨九坐上了连老夫人都没得享受的马车,几乎登时成了整个萧家女眷的公敌。

    可这样的公敌,没人敢惹。

    人类欺弱怕强,古今皆同。一个人若手握权势,就算有万千人恨你,也伤不了分毫。大到国家,小到家庭,归根到底就一样,谁的权势大,谁说了算。

    萧乾做的决定,萧运长与老夫人都不好吭声,加上他拿了萧大郎做幌子,大家也觉得应该。

    可说是随后伺候萧大郎,直到车队动身,墨九仍然没有见着萧大郎的人。萧乾说,大郎的病受不得风,半丝风都受不得,所以萧大郎乘坐的马车,是从府中直接驶出来的。一张暗青色的车帷子,遮了个严严实实,车外的守卫,也尽职尽责,谁也瞧不见他。

    不过墨九听见了他的声音。

    如那个雨夜潜入南山院里听见的一样,带了一些沙哑,有着病态的疲乏与慵懒。

    他道:“劳大家久等,可以启程了。”

    说几个字,他就咳嗽不止。但虽然只有简单的话,却引来了萧家人的瞩目。因为这些人,在比墨九还长的时间内,都没有见过萧大郎的面了。除了董氏与老夫人,每每去瞧他的时候,在他帐外坐坐,偶尔可以与他絮叨几句……

    车辘轳声粼粼而响。

    这次萧家举家乔迁,除了留下二老爷萧运序处理楚州的杂事之外,阖家老小,都一同离开,如此,萧府外的长街上,车队密密麻麻,从街头蜿蜒到街尾,如一尾长蛇。

    在楚州地界,这也算件大事。两侧的人,挤得海浪一般,四面八方,一波又一波,有人在数萧家带了多少家当,有人在数带了多少侍卫与随从,有人在祈祷他们出去就遇上劫匪——然后顺便把劫匪剿灭,还楚州一个太平。

    说什么的都有,墨九却心不在焉,更无“搬家”的概念。

    楚州的萧府不是家。

    未来的临安,似乎也不是家。

    在四周聒噪的声音里,她打了帘子看外面,前前后后都没有见着萧六郎,只看见萧大郎那一辆密封的马车屁股,不由发怔。

    看见这个车屁股,她突然想起了高中时的一篇作文——《我的愿望》。当时她写道:我的愿望很简单。有一套房产证上写着我名字的房子。有一个结婚证上写着我名字的男人。有一个出生证上写着我名字的孩子。房子的屋后有一片花园,种满花朵,全种红的。男人的怀抱是我一人的天地,他疼爱我,只有我,孩子聪明可爱,等她长大了,我就把这个简单的愿望告诉她,让她也许下这三个简单的愿望……如此,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当时这篇作文被老师打了“优”,可被同桌看见,差点笑掉了大牙,然后为了笑掉别人的大牙,她拿出来全班宣扬,结果自然是哄堂大笑,墨九一下子就出名了。

    十六岁的年纪,女孩子多半都幻想过未来会有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会和一个什么样的男人生活,墨九也有想过,只是未入心,作文也只是随便写写,没想到,却成了整个高中时期的“污点”。如今突然想到这个……她目光飘得有些远。

    三个看似简单的愿望,却几乎贯穿了女人的一生。

    如果必须有这样一个男人,她希望是谁?

    萧大郎的马车“吱吱”作响。

    这是她名义上的夫婿,却面都未见。

    萧六郎的马儿见不着影。

    这个人与她拜了天地,过程却荒诞不经。

    还有……

    她正寻思,萧二郎却骑着马儿悠哉悠哉地从走到她的马车前,也不知这厮有意还是无意,斜着眼睛扫了墨九一眼。

    “哼,小骚蹄儿!”

    后面三个字,萧二郎说得极轻,除了车窗口的墨九,几乎无人听见。墨九心绪被他拉回,没有多说什么,只瞪他一眼。

    “挡光。”

    萧二郎见她没生气,又挨近了马车一些,笑出一双春风眼,“大嫂说什么?我没听见。”

    墨九眉梢一挑,拔高了声音朝前面喊,“大郎,二郎找你有事!”

    这货要脸,可从来不要在明面上。萧二郎不要脸,可明面上却似乎很要脸。被墨九这么一喊,他登时不太自在了。

    “没事没事,随便说说话。”

    墨九以为萧大郎不会吭声,却没想到,前方不足两米的马车里,却传来一道轻轻的咳嗽,“二郎……”

    萧二郎一怔,喊了声“大哥”,又瞪了墨九一眼,打马上前几步,走在他马车侧面,微笑道:“祖母差我过来问问你,可有什么需要?此去临安,路途遥远,我们身子骨健壮,没什么要紧,就是你的身子……”

    “我无事。”萧大郎的声音依旧很沙哑,一字一字像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可语境里的意味,却有得琢磨,“二郎自去照顾你家妻妾,你嫂子那里,就不劳烦了。”

    萧二郎狠狠一怔。

    前方几个小丫头听见,只低着头偷笑,却都不敢笑出声,只肩膀微微耸丨动,那画面极是滑稽。

    墨九看萧二郎一副被雷劈般的窘迫,又一本正经喊他,端住了长嫂的架子,“二郎愣着做甚?还不快去!一会静姝该埋怨了。若是说些什么不好听的,嫂嫂可担不起。”

    萧二郎结结实实挨了个软巴掌,吭不出半句声来。不过,她觊觎墨九之事,萧府上下虽不言,却都心知,并非什么新鲜事。大家私底下笑笑,也就罢了。

    等萧二郎气咻咻的离开,墨九看着前方萧大郎的马车屁股,安静一瞬,突然觉得应该趁这个机会,与他说几句什么——

    她左思右想,唇角勾出一个笑容,冷不丁“嗳”了一声,“大郎,我前些日子去竹楼找你好多次,你为什么都避而不见?”

    这货不懂得迂回,问什么向来很直接,那边萧大郎沉默片刻,幽幽一叹,哑着嗓子道:“身子不适,劳夫人费心了。”

    这答了等于没答。

    可墨九偏是一个“不耻下问”的人。她左右看了看,拍拍车棂子,又道:“你说得倒轻松,换你这般嫁一个人试试?我说你那个病,到底怎么回事?是死是活,怎么会见不得人,能不能给个说法?”

    萧大郎:“……”

    墨九叨叨,“还有你惹得那些个桃花债,能不能自个儿处理一下?人家都打到府里来了,可怜见的!”

    萧大郎:“……”

    墨九一个人说得没劲了,“行,你不吭声也没有关心,反正我没把你当成夫君。咱们两个说好了,一个萝卜一个坑,各呆各的坑……你甭理我,我也不会管你。还有,你如今不管我的事,回头别又想赖着我,说什么是夫妻,我可不会认。”

    这回萧大郎叹口气,说了话,“有六郎在,你且安心。”

    墨九莫名觉得他有些喜感。

    哪有自己娶了老婆,觉得有兄弟在,就可以安心的?这到底是萧大郎痴愚,还是对萧六郎太有信心了?难道他不晓得墙角根儿都快被挖断了嘛?

    她这头话还未出,正主儿就过来了。萧乾高倨马上,身着戎装银甲,外面系一件银红色的披风,迤逦在马背上,高大俊逸,尊容优雅,却无半分武夫的粗野之气,便是披上战袍,他也像一朵远在天边的白云。清冷、疏离又带了几分仙气。

    “没事吧?”

    他问的人是墨九。

    和萧大郎的话一样,墨九依旧觉得萧六郎很喜感——哪有正常人在大哥面前,上前就先问候大嫂的?

    她笑眯眯望萧乾,目中波光闪动,含了一丝促狭,“有大郎在,二郎未必还能吃了我?……六郎这是闲着哩,专程过来找大郎叙话的?”

    她把对付萧二郎的手段用到了萧六郎的身上。然而,却不那么好使。

    萧六郎只看他一眼,神色坦然自若,并无萧二郎那般的做贼心虚,萧大郎也并未出声提醒他注意彼此身份。

    但萧乾仍然骑过她的马车,慢慢靠近前面的萧大郎,低声问:“大哥可还好?”

    他与萧二郎一样,问的同样是萧大郎的身体。只不过,他是萧大郎的医生,这般问就比萧二郎显得真诚了许多。

    马车里,萧大郎咳嗽几声,似乎带了一丝笑意,“还好,六弟不必顾念我。只你嫂子,身子娇贵,你多看着些。”

    萧六郎怔了怔,低“嗯”一声。

    看他这个动作,墨九莫名觉得爽。于是,她又扬声轻笑道:“大郎放心,六郎他啊,可关心我哩……”

    似乎生怕她再说出些什么,萧六郎突地沉着脸回头,冷声道:“我在马车上给嫂嫂备了好些吃的,若嫂嫂不喜,一会我便差人来取。”

    这是拿吃的堵她嘴?

    墨九似笑非笑瞥着他,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一些什么来,可萧乾的目光平静如水,就连那一番言词,似乎也只是随意的提醒。

    墨九回头看一眼马车上的吃食,想到遥远的临安,瞪他一眼,吐了个舌头,把头默默缩了回去。

    车帘隔绝了内外。

    隐隐的,她似乎听见萧大郎又低笑了一声,心里的怨声不由更重——这一对兄弟真是神经病。一个拿吃的威胁人,还屡试不爽。一个自家娘子被人调戏了,他还笑得出来?

    车队终于驶出了楚州城门。

    人群的喧嚣声越来越远。

    此去临安,数百里路,非一朝一夕可成。时下没有货运,萧家紧要的东西,都随车队带着,萧乾为了安全起见,调排了禁军随行,走于车队前后及两侧巡逻护卫。步伐整齐,声势浩大,几乎震动了整个楚州城。

    但车队辎重,走得不快。

    晌午过去,车队才进入楚州一个漕口换乘船只南下。这漕口原是前朝废弃的,但漕口距楚州近,本地客商往来多有作用,慢慢地,又繁荣起来。

    夫人小姐们下得马车,个个疲乏困顿,弱不禁风地由丫头扶着往船上去。只墨九精神头很好,而且很是“贤惠”,她都不等人拿来马杌子,便自个儿从马车上跳下去,直奔萧大郎的车外。

    “大郎呐,我来扶你——”

    这货想看萧大郎不是一日两日了,好不容易逮着这个机会,她怎肯错过?然而,她的手还未去掀萧大郎的车帘子,一只握剑的手臂就横在了面前。

    “大少夫人……”侍卫动作有些犹豫,语气却坚定,“切莫乱动。”

    “做什么?”墨九瞪他,嗤一声,“人家两口子的事,何时轮到你来说话了?我亲自来扶我夫婿,不行啊?”

    “嫂嫂。”侍卫低着头,没有答话,萧六郎却骑马过来。他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墨九,语气清淡而平和,“嫂嫂不知,大哥的病非同一般,你切莫离他太近,若过了病气,就未必那么好运,能由我治好了。”

    过病气?

    会传染的病?

    墨九狐疑地看着他,半信半疑。可萧乾一本正经,车内的萧大郎又咳嗽不已,这样的情况,容不得她不信。

    毕竟这种事儿不是闹着玩的,万一她真沾上什么传染病,未必真给萧大郎去殉死呀?

    “夫人先上船罢。”马车帘子里,萧大郎声声咳嗽着,似经不住这旅途劳累,每一个发音都很艰难,“有六郎照顾我上船就好。”

    话已至此,墨九不好再坚持。

    她恨恨瞪了萧乾一眼,压低嗓子从他身边走过,把话递给了他,“最好把病气过给你。”

    萧六郎声音也很轻,“我若死了……你又怎活?”

    想到**蛊,墨九身子一僵。

    再次回头,她磨了磨牙,扬长而去。

    于是这天换船,从萧大郎下马车到上了另一艘船,墨九也没能见到他的真容。远远在,她站在船头上,只看见两个侍卫抬着一张肩辇小心翼翼入了船舵,而萧大郎坐在辇上,全身上下被包裹得像个粽子,密不透风。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病?”

    墨九小声哼哼,坐入舱中。

    “受不得风的病,可多了。”蓝姑姑尾随其后,为她倒上一杯热水捧着,审视她良久,奇怪道:“姑娘今日对姑爷很上心,莫非是……认命了?”

    “我认你个头。”墨九接过水,咕噜噜喝了,正准备倒下去睡一觉,突地又想起,稳稳坐好,“完了,我马车上的吃食,你可都带好?”

    蓝姑姑一惊,正要出去,舱外就传来薛昉的声音,“大少夫人,你马车上的吃食,使君差我给你带来。”

    墨九与蓝姑姑面面相觑。

    尔后,墨九灿然一笑。

    蓝姑姑发现,她白生生的牙,白嫩嫩的肌肤,柔和舒缓的笑,在舱中淡青色的垫子衬托下,像一朵枝头初绽的花朵。

    ——

    这一片土地,墨九觉得和现代的中国差不多。船只从漕口一直入了江,往南而去。可这样庞大的队伍,举家搬迁,妇孺又多,为安全起见,船只行走很慢,水路一日行来,也就几十里路,走走停停,待船队入得临安境内时,已是九月中旬。

    算算,用了二十多天。

    九月的临安,江水如带,山川秀色,湖光水影,将江南风光的温婉多情演绎得淋漓尽致。从船头看去,两岸连绵的小山近水,披翠挂绿,岸边绵延的小溪,细流缓缓,依山傍水的小村炊烟袅袅,河边洗衣的小娘,一下一下舞动着手臂……一行船只蜿蜒盘旋于江上,贯入这江南鱼米之乡,恰似一副安静唯美的古代水墨画。

    临安,果然一片繁华景象。

    “美!”

    墨九看着这一片风景,想着临安城是什么样子,小摊小贩都摆了什么吃食,脑子里竟不由自主浮现起了一副“清明上图河”的模样。

    “噫,船怎么停了?”

    灵儿惊奇的声音刚落,墨九伸出舱外的脖子就在木窗棂子上硌了一下,疼得她摸着脖子龇牙。

    “堵了?船也会堵?”

    船确实停下来了。

    有人在外面大声吆喝,“前方大水口排水拥堵,船只都停下……”

    墨九再探头看时,只见船队前方的水面上,密密麻麻堵了不少船只,显然都被挡在这里的。

    好端端的,水口放什么水?

    墨九正念叨去了临安城,可以找东寂好吃好喝地逛上一圈,如今落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江上什么都没有,吃了几天的素食,她嘴都快要淡出鸟了,若非萧乾为她准备的那些零嘴,她肯定早就疯了。

    可船上不比陆地,不能驶入码头,便只能静静地停着等待。隔壁舱中的夫人小姐们,也是无趣得紧,拿了骰子在玩博戏,不时传出一声娇呼。

    墨九闲得快生霉,唤玫儿拿棉花堵住耳朵,还是不见消停,索性出了船舱,想去找萧六郎借些书看。

    船停在江心,首尾相连,可以互通有无,但萧六郎那艘船上全是萧家男丁,她在这头嚷嚷着要过去找萧六郎,多少还是引了一些人侧目。

    萧六郎没出船舱。

    但他很快差人放下连接船只的木板。

    走了大半个月,从楚州入临安,萧家众人已经习惯了萧乾对大嫂的“纵容”,墨九本来就行事荒诞,不拘礼数,他们见怪不怪,只探头看一眼,玩骰子的继续玩骰子,守卫的继续守卫。

    于是,墨九躲在萧乾的舱中看了好久的书,却没有见着萧六郎的人影。

    天边霞光收住时,船还未前行,舱外却人声鼎沸起来。墨九懒洋洋抬头,却见灵儿与玫儿过来接她,说让她过去吃饭。

    墨九伸伸懒腰,悻悻然过去。

    这两日,吃饭已勾不起她的兴趣了。吃来吃去就那些东西,她嘴巴腻味了。可没想到,入了摆放膳食的舱里,她却发现桌上摆着满满当当的美食,还有几盆水果,都是新鲜的,用一种极为妖娆的姿态在呼唤着她。

    “今儿过年了?”

    她不客气地坐下来就开吃,大夫人董氏看她这般,又环视一圈桌上的众女眷,笑道:“还是我们家六郎有脸面,官家听说萧家的船也被堵在了江上,专程差人快马过来送食安抚……我们这些人,都是享着六郎的福哩。”

    皇帝送来的?

    墨九筷子又收了回来,“该不会下毒了吧?”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众人:“……”

    董氏率先从惊诧中反应过来,对这个儿媳又是痛恨又是无奈,左右看了看,小声斥道:“快闭上你的嘴。这种话哪里说得?小心被人传出去,可就祸害全家了。”

    “哦。”墨九很老实,点头继续吃,“我不过就问问,毕竟……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嘛。”

    一边点头,一边继续说,这就是墨九。萧家这些女眷越来越觉得惹不起这个有萧六郎撑腰的疯子了。

    她们懒怠理会她,各自吃喝。

    只董氏情绪有些莫名亢奋,沾沾自喜般笑道:“大郎媳妇有所不知,今日来的差使给你父亲露了口风,官家为贺萧家乔迁之喜,为表六郎治水之功,要把玉嘉公主许给六郎为妻。”

    墨九拿筷子的手停了停。

    只一瞬,又继续吃。

    董氏乐呵呵的,嘴都停不下来。她似乎不懂男人间的博弈与政治凶险,说得满脸都是喜色,“这玉嘉公主,是当今太子殿下唯一的亲妹妹,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哩……”

    她末尾那句话的意思,萧六郎不仅可以荣耀这一朝,便是等当今太子继了皇帝位,也会盛宠不断。六郎的喜事就是她的喜事,是他们大房的喜事。便不是亲娘,她也觉得脸上有光。

    “我听人说,谢妃本就生得花容月貌,生了一子一女,年近四十,还能宠幸不断,非其他嫔妃可比……那太子殿下才比子建貌比潘安,玉嘉公主也是美若天仙,又自小得宠,三岁使被官家赐了封号,也是举朝公主第一人了。”

    就像自己要讨儿媳似的,董氏一句一句道来,根本不给旁人插话的机会。她道,那个玉嘉公主三千宠爱于一人,被皇帝当成宝贝似的,从十三岁起,皇帝就开始为她谋驸马了。可当朝年轻有为的儿郎,每一次提及婚配,都被她严词回拒了。

    这一晃,公主就十九了。

    在时下的女子中,算是大龄。

    皇帝与谢妃又愁又急,可又舍不得勉强这位玉嘉公主,直到这一次皇帝与她提起赐婚萧六郎,这位公主却是二话不说就应了……

    董氏的话里话外,他长房的孩子,六郎这么好,便是大郎,也是讨姑娘喜欢的。

    可墨九看董氏这般絮叨,却有些可怜她——自己孩子病了,不得不接受夫婿与别的女人生的孩子,还是一个曾经不待见的、一直恨着自己的男子。以他为荣,以他为尊。不仅如此,她连萧家最该倚仗的人是谁都不晓得……看来与萧运长之间的感情,也不怎样了。

    如果萧乾真娶了谢妃生的玉嘉公主,董氏究竟能得到些什么?就像这样,在妯娌和府邸丫头间得几抹羡慕的目光?

    又可气、又可怜,还可恨!

    便是墨九初入萧府不久,也知道萧家想捧上储位的人是萧家女儿生的宋骜,而非刚立的皇太子宋熹。

    这船还未入临安,已是山雨欲来的诡谲之气。

    老皇帝摆明想让萧谢联姻,或说想拉拢萧乾而护太子宋熹的根基……想到这里,几乎不经意的,墨九就想到了那个风流倜傥的小王爷宋骜,心生唏嘘。

    果然皇权面前无父子。便是皇帝宠他如珠如宝,为了江山社稷,在大局面前,老皇帝显而易见的准备牺牲小儿子的利益了。

    董氏一直喋喋不休。

    说来说去,全是萧乾要娶玉嘉公主的事儿。连到时候大婚要摆多少桌酒席,要不要请楚州的亲戚,她都已经在预算了。

    墨九听在耳里,感觉很是微妙。

    萧乾娶亲,她的**蛊又未解,该怎么办?若他娶了旁的女人,睡了旁的女人,那她**蛊发作,莫非还得去做小三?

    “不行!”她低低呢喃。

    “什么不行?”董氏笑问。

    “哦。”墨九淡定地指向桌上的盘子,“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我说剩下一粒都不行。”

    众人:“……”

    这一餐饭吃得,席间女眷都在憧憬入了临安之后的盛况,袁氏入临安便有娘家,董氏也得了脸子,只有三夫人张氏略有些烦意。

    看小姐姑娘们都在向董氏恭贺,她坐在位置上不时轻咳两声,拿绢巾拭脸。听到最后,大概忍无可忍了,她突然酸溜溜地笑了一声。

    “是看见圣旨了,还是下了行文了?八字都没一撇哩,大嫂也未免太急了些。”

    被张氏泼了冷水,董氏满脸不高兴,“弟妹这话说的,官家金口玉言,未必还会红口白牙地说着玩耍?”

    张氏歪了歪嘴,讽刺一笑,“官家自然不会红口白牙,可六郎那边,大嫂说通了嘛?是你做得了六郎的主,还是大哥做得了六郎的主?或者说,咱们老夫人做得了六郎的主?”

    一字一句问过去,张纸兰花指翘得高高,拿绢子把唇角擦干净,又擦了擦手,慢吞吞起身扫视一下桌上的女眷们,目光突然古怪地落在墨九的脸上。

    “莫怪我多嘴,大嫂啊,六郎中意什么人,你未必会比我眼拙么?若我是大嫂,哭都来不及,怎么笑得出口?哼,多为自家儿子想想吧,少替别人家的儿子高兴了。”

    张氏说完就自去了,把个董氏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见众人都尴尬地看她,不由啐了一口,“见不得别人好的怨妇!官家赐婚,又岂是六郎能做得了主的?”

    像萧六郎如今的品阶,娶个公主确实不算什么事。但娶太子的妹子,谢妃的女儿,那就意味深长了。

    这些女眷或许不懂,但萧运长与老夫人自然是懂得的。这晚膳的时候,萧运长叫了萧乾入舱中,好久未出,只薛昉一次次进去上茶。

    女眷们吃吃喝喝,吃完继续闲得搏戏,哪管那父子两个说什么?只墨九摸着肚子,打个饱嗝走出船舱。

    站在甲板上,江风一阵阵拂过。

    她拢起衣袍,突地有些冷。

    从中秋走到深秋,居然一个月了。

    这古代的时间果然不经使用,她实在不想陷入这般剪不断理还乱的儿女情长之中,浪费光阴。她还有好多事情要去做……

    可做什么都得先解蛊吧?

    想到**蛊,她不由头痛,“天杀的尚雅!等我做了钜子,第一个拿你开刀——”

    灵儿跟在她身侧,轻声扯她衣袖,提醒她,“姐姐,小声些……有人过来了。”

    墨九顺着灵儿的目光望过去,只见一抹人影从与另一艘浆轮船相连的木板上迎面过来了。

    他身着南荣公差的服饰,体态有些娇小,眉清目秀,人还未走上甲板,墨九便闻到一股子暖香,气息清幽……

    “嗳!”她叹。

    什么女扮男装骗得人团团转,都是电视剧里哄人的。她只一眼就瞧出来,那个从她面前走过的公差,是一个女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64米 荒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64米 荒诞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