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57米 动了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57米 动了心

    “杀!”

    “杀!”

    “杀了萧乾,刘都指挥使有赏!”

    刘贯财的人马喊打喊杀,声音不绝,刀枪碰撞铮铮作响,声也未停。可石室太狭窄,中间又有一口池塘,池塘的水虽然不深,可绝非肉搏拼杀的好战场。萧乾的侍卫与禁军只需据守池塘两侧,刘贯财纵使背后有千军万马也施展不开,第一波强攻不过,那些见阎王的兵士,妥妥的都是他家的。

    看着地上软绵绵的尸体,墨九冲走南伸出手,“拿来。”

    走南目不转睛盯着前方,闯言一愣,“啥?”

    墨九瞪他,“吃的。”

    走南“哦哦”一声,赶紧把肩膀上为她准备的食物包取下来。

    这个食物包是她来之前就备好的,里面有果脯、葵瓜子、炒花生等等,可双方正在拼命搏杀,这是吃东西的时候么?

    看她悠哉悠哉地掏出葵瓜子吃着,走南的胃整个就不好了——便是他这种杀人如麻的武夫,在满地尸体与鲜血的面前,也未必吃得下,吃得香,她却毫无压力。

    “九爷……威武。”

    他竖大拇指,后面两个字弱弱的。墨九瞪向他的络腮胡子,叹息着摇头,“你这孩子就是傻,我就吃个东西罢了,拍我马屁做甚?你该朝前面的人摇旗呐喊——加油,加油!这样才对。”

    走南:“……”

    这时,狭窄的石室里,两拨人马斗得正酣,可由于地方的关系,也就顶在前面的人有机会出刀,报效上峰,后面的兵士除了干瞪眼睛,根本就插不上手,除了摇旗呐喊,确实也做不了别的。如此一来,池塘两侧拼杀的,左右也不过二十来个,刘贯财的底气本来就是仗着人多,可小范围的局部厮杀,他再多人都只是摆设,单兵能力,根本就不是萧乾的对手。

    地上的尸体,开膛破肚似的,横陈一堆。

    有的被杀入池塘,就便宜了那十几条饥饿的娃娃鱼,闻到血腥味的它们,兴奋地撕扯着鲜美的肉食,咀嚼入腹,美滋滋的“哇哇”叫。

    那声音传入耳里,与兵戈声、惨叫声混杂,恐怖、压抑。

    于是,墨九悠闲吃东西的样子便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墨灵儿咽一口唾沫,半眼都不敢看她,其余的兵士也恨不得戳瞎双眼。

    萧乾瞥了墨九一眼,嘴唇抿出一抹凉薄的凉意,转瞬,又将视线投向对面,冷声道:“刘贯财,你可知本座为何做得枢密使,你却不能?”

    刘贯财站在兵士的身后,重重哼一声,牛气冲天,“不就仗着运气好,立了几次军功,又碰巧救了官家的性命,讨了个好差吗?老子虽不懂岐黄之术,可你那几场仗若老子去打,也能轻松获捷,你小子毛都没长齐,吃过的盐没老子吃的米多,凭啥在老子面前作威作福?”

    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损萧乾,墨九“噗”一声笑了。

    这笑声很不厚道,也很不合时宜,犹豫还把嘴里的瓜子壳都喷了出去。

    萧乾眼角余光扫她,冷峻的脸上并无表情,“死到临头,不知悔改,那你死也不冤了。”

    刘贯财哈哈大笑,沙哑着嗓子嘶吼道:“你他娘的别嘴上无毛,吹嘘撩*,有本事上来和老子杀个痛快!”

    看那厮吼得欢畅,墨九有些同情他了。在她看来,萧六郎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一个可以领兵杀敌建立军功的男人,除了勇猛,肯定有些谋略的,就刘贯财这几把刷子,堵人把阵势摆在狭窄的洞里,明明人多了人家数倍却讨不到便宜,硬给人家塞上一个“万夫莫敌”的关卡,她都心疼这货的智商,怎会相信他能对付萧乾?所以,就算这会敌众我寡,她也不太担心。

    萧乾果然不慌不忙,一身清冷的气息在风灯若有似无的幽光下,平添一种妖邪入体的仙气,不紧不慢的声音,字字气场十足,“杀鸡焉用牛刀?”

    顿一下,他又轻轻笑开,“回头看看盗洞口,是你人多,还是本座。”

    不必再看什么了,盗洞外的喊杀声已传入室内。

    刘贯财正要派人去看,一个黑衣人就捂着胸口冲进来,“报!刘都指挥使,我们被,被人包饺子了。外头来了好多禁军,黑压压一片……”

    “娘的!”刘贯财差一点把牙咬碎,“一群饭桶!来了就来了,今日老子就和萧家小儿拼了这性命!”

    墨九吃瓜子的动作稍稍一停,目光审视地看向萧乾,突然觉得这货执意要入巽墓,或者就是为了对付刘贯财……背后的谢忱。毕竟萧谢两家斗智斗勇不是一日两日了,萧乾给了谢忱一个机会,让他对自己赶尽杀绝,再反戈一击,来一个人脏俱获——只要刘贯财这蠢东西被擒住,谢忱的事儿便暴露无遗。

    “死贼,奸着哩。”

    她低低的声音,萧乾也不知听见没有。

    他脊背俊挺笔直,单手扶剑,肘撩披风,意态轻闲地道:“刘贯财,你没有退路了,向本座投诚罢。”

    刘贯财屁股后头着了火,被人里外夹击,胜算已是不多,可他是谢忱的亲信,对萧乾恨得牙根都痒了,又怎会投诚?他想要杀过来,却又被挤得过不来,只得跳着脚的骂,“萧乾,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畜生,给老子玩儿阴招,不得好死啊你。”

    有些人就是这般,自己干什么都是对的,别人做了就天理不容。

    墨九可怜着他的人品,突地又是一怔,盯着萧乾小声道:“不对,有猫腻。”

    萧乾眉梢一扬,“何事?嗯?”

    墨九半眯着眼,疑惑道:“为何刘贯财要再三强调你毛都没长齐?”

    她一本正经的询问,听得萧乾一口气差点儿提不上来。

    凝滞一瞬,他缓缓偏开头,不再理会她,只冷声命令道:“速战速决!包完饺子好下锅。”

    见他不解释,墨九也不追问,只同情地看着刘贯财,好心上前建议,“包饺子不好,人肉馅儿的吃了腻得慌,还老费柴火,不如直接宰了他喂池塘里人鱼好了。”

    萧乾抿唇轻哼,“好吃不过饺子,人肉的。”

    这样的对话很反胃,也让池塘对面的刘贯财汗毛都竖了起来,可他话音刚落,他俩中间就钻出一颗脑袋来,左右瞧了瞧他俩,那颗脑袋笑眯眯地道:“好吃不过饺子,人肉的,好睡不过嫂子,亲生的。”

    这颗脑袋上五官清秀,肤色白皙,可不就是击西?

    他声音很小,又在双方对仗之时,旁人没有听见,只有墨九与萧乾入耳,条件反射地对视一眼,目光一触,又都挪开了。

    墨九阴恻恻一笑,瞪着击西,一字一顿,“击、西,你准备怎么死?”

    萧乾没她那么麻烦,直接摁住击西的脑袋,往后一堆,“笞臀五十。”

    “主上,不要!”击西哭丧着脸,“击西老家就是这么说的,击西冤枉啊!”

    “六十!”萧乾声音更沉。

    “主上,你最美了,你比击西还美!”

    “七十!”

    “九爷,救救击西啊!”

    “八十!”

    “呜,击西真的是……”击西瞄着萧乾越来越沉的脸色,蔫蔫地退下去,“真的是好想挨打啊。”

    击西这货撞在萧乾的枪口上不是一次两次了,走南和闯北同情地看着他,却没有人敢冒死谏言。

    一左一右站立着,两个人都在低声安慰。

    走南道:“击西,屁股也是娘生的,顾惜着点用。”

    闯北道,“击西不怕,老衲会为你备着续断膏。”

    击西看着他们“同情”的眼神里,幽幽反射的幸灾乐祸,不由恨恨瞪回去,“不讲义气,你们两个分明也是这么想的。”

    走南嘿嘿一笑,“我不懂。”

    闯北双手合十,“老衲懂却装不懂。”

    他几个的小声的咕噜,墨九没有听见,但这一次,她不同情击西,觉得这货确实该挨打。因为他一石激起千层浪,让她与萧乾之间原本纯洁简单的叔嫂友谊,突然就蒙上了那么一点暧昧。

    墨九没有正经谈过恋爱,可上学的时候,由于长相好人品过关,也被人递过小纸条,送过鲜花、千纸鹤,请过小树林和小卖部,同宿舍的小妞恋爱也见过不少,那些朦朦胧胧的男友情事,眸含春水眼生光的忸怩样子,她记得很清楚。那么,她这会儿脸发烧,耳发烫,心脏莫名怦怦跳……莫非就是初恋的懵懂期?

    看打架的心思淡了,她乱七八糟的想着,有些佩服自己在这样血腥的场景之下,还有研究风花雪月的精神头。她不想这般,可暧昧的磁场吸引力很足,就像罗盘的指针感应似的,心绪一乱,连呼吸都带了暧昧的味儿。

    她偷偷瞄了萧乾两眼,可幽暗的火光下,他脸色很淡,瞧不清情绪。

    一个人猜度着,她翻来覆去地想,如同一只被人放在砧板上的鱼,浑身都不得劲。实说,她宁愿与他像往常那般你讥我讽,冷言恶语地针锋相对,也不喜欢这样尴尬的沉默。

    墨九是个直肠子,有事一定要弄清楚。

    她呼气、吐气、再换几次气,闭眼,睁眼,再眨几次眼,终于有了勇气,用一种虎视眈眈的视线看着萧乾,压着嗓子追问,“萧六郎,你老实告诉我,击西的话是不是真的?你是不是对我动了心,有所企图?嗯?”

    这姑娘智商不低,可情商真不怎么高。

    哪有十五六的小丫头这般与男子说话的?

    萧乾微微愕然,讶异地淡声问:“嫂嫂疯症又发作了?”

    “呵呵!”墨九咬牙偏头,吸气一叹,觉得老脸有点挂不住。

    她如今的身份只有十五岁,可上辈子却比萧六郎的年纪还大。这样一个二十冒头的家伙竟让她颜面扫地,简直不可忍。

    回过头来,她阴阴冷哼,“你又没什么想法,为啥总是勾引我?”

    “勾引?从何说起。”萧乾淡淡观着战局,连眼波都没有浮动。略顿一瞬,他似是想到什么,又回过睨她,“你我一条船上的蚂蚱,我不想你出事。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他目光清冷淡然,专注凝视时,似有仙雾缭绕,若非他肯定自己没有勾引,也对她没有企图,墨九大概又要沉迷在他惑人勾魂的目光中,以为这厮对自己有兴趣了。

    “难道果然是蛊毒?”墨九一寻思,脊背就发凉。

    为什么她屡屡觉得萧乾对她有意?她一度以为是萧乾长得太俊又生了一张桃花脸,什么都不说也处处都有诱惑。可她却没有仔细想过,或许只是她与他身体里的蛊虫作怪,让她或者他都会在某些时候,无意识产生一种类似于情感的气息,以致让对方误会?

    墨九释然而肯定地点点头,“大概你是对的,不过我太吃亏。”吃亏的事她不干,没好气地瞪眼道,“所以萧六郎,往后离我远点。要不然惹我狂性大发,嘿嘿!”

    萧乾低头看她高昂的小脸,目光一沉,“好。”

    这样干脆爽快,墨九心底不舒服,但她懒怠与他争论这个,反正蛊虫在他们两个的身上,谁也不能拎它出来审讯一下,到底是它们在作怪,还是他们自己内心有鬼。不想自作多情地便宜了蛊虫,她哼一声,恶狠狠从萧乾身边挤过,走到墨妄的身侧,与他站在一起,吃瓜子,看械斗。

    这没多久的工夫,刘贯财领来的黑衣兵士,在禁军的勇猛之下,就已是惨重伤亡。在南荣,禁军是最为精锐的战斗部队,尤其这些人又都是枢密使大人的近卫,战斗力可想而知,不过刘贯财确实带了不少人,死一批,填一批,死一批,再上一批,密密麻麻,无穷无尽似的。而且,这种冷兵器的贴身肉搏,比热兵器战争更为残忍冷酷,看得人心头发瘆,骇然不已。

    墨九摇头,“这样一比,被机关枪突突死,真是幸福。”

    墨妄捕捉到她的话,“机关枪?”

    与机关鸢、机关鸟、机关屋,连弩车等一样,“机关枪”三个字对于完全不懂的时人来说,不会有什么兴趣。可墨妄不同,身为墨家左执事,他一听就知道是某种厉害的武器。

    盯着他烁烁的眼,墨九笑道:“师兄听说过机关枪?”

    墨妄摇头,询问道:“可是火器?”

    时下的火药还处于制作鞭炮的阶段,连火铳都没有普遍应用于军队,墨妄却可以坦然说出火器,墨九也不由佩服,她轻嗯一声,“一种威力极大的火器。”

    说到这里,她似又想起什么,挨近墨妄低低道:“回头师兄与我仔细讲讲千字引呐,我对武器图谱也很有兴趣。”

    与她互视,她双眼晶亮,充满期待,墨妄却迟疑了片刻,方将目光慢慢转向那一堆厮杀的人群,感慨道:“若千字引里,真有武器制作图谱,那真作孽了。”

    墨九微笑道:“申老说,技艺本身是无罪的。”

    似是被眼前血肉横飞的画面刺激道,墨妄眯了眯眼,“自古以来,但凡有野心者无不想拥有大范围的杀伤武器,可若真有此物,那必将血流成河,生灵涂炭,这又岂是墨家祖上愿意看到的世界?”

    墨九怔了怔,轻轻“嗯”一声,算着回应。

    就在她面前不远,一个兵士的钢刀插入了另一个黑衣人的胸膛。

    鲜血与武器总是并存的,她微微皱眉,突地道:“也许以杀止杀,以杀绝杀,才是道理。”

    若各方势力相当,那便是龙虎相斗,谁也不肯让谁,谁都有野心,那杀戮永远不止。若一个国家的武器和军备强大到了外人不敢随便入侵的程度,也拥有了足够震撼天下的能力,也许才会迎来和平。

    墨妄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论调。

    但仔细一琢磨,他却点头:“九姑娘见解,墨某佩服。”

    墨九暗道,这哪是她的见解啊,不过是学过历史,从历史的规律与社会的演变来推论的罢了。就像现代战争,若没有核武器的存在,也许第三次世界大战早就开打了。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身子靠得很近,昏暗的火光下,墨九言笑浅浅,芙蓉色的脸,娇嫩白皙,墨妄高大俊气,爽朗阳光,二人这般相谈的画面,竟极有美感……

    不少人的目光投掷在他们身上,萧乾却未瞧半眼。

    这会工夫,禁军人少,体力消耗过大,虽还在抵抗,却慢慢落了下风。可刘贯财的黑衣人还在顽强进攻,盗洞外面的禁军也还没有杀进来。薛昉瞥一眼萧乾越来越沉的脸色,扶剑上前,大声喊道:“对面的人听好了,枢密使奉旨办差,为表官家仁厚,给你们一次机会。只要你们马上调转枪头,助枢密使剿灭反贼,必饶尔等性命。若一条道走到黑,等盗洞外的禁军攻入,你们这锅饺子,可就煮熟了……”

    墨九受不住他生硬的劝降,挤过去小声道:“薛小郎,通俗易懂点儿。”

    薛昉一愣,偏头看她,“怎样通俗易懂?”

    “看我的。”墨九清清嗓子,叉腰大声道:“对面的英雄们,你们可能都不怕死,可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如果死了,别的汉子就会住你们的房子,睡你们的娘子,打你们的孩子,用你们的银子,说不准,还会丢了你们家的祖宗牌子……”

    薛昉惊叹:“原来这就是通俗易懂。”

    萧乾:“……”

    墨妄:“……”

    众侍卫:“……”

    可大概真的通俗易懂最近人心,人可以不怕死,却不可以不考虑死了之后自家亲人的处境。若他们能把萧乾灭口还好,现下的状态,外面围了大批禁军,显然已不可能。那么他们死了,必将成为反贼,家人就算不受牵连,可墨九说的话,却大有可能发生。

    对面的黑衣人在她大声的“通俗劝降”下,有的人已神思不定,还在与禁军厮杀的,也慌乱了不少。紧接着,有一个类似小头目的黑衣人,突地退后几步,大声道:“兄弟们,我等为朝廷卖命,吃的是朝廷的晌粮,也就是朝廷的人,刘贯财劫杀枢密使,本是重罪,我们为何要为虎作伥,用自己血肉,为他人谋利,祸及自己妻儿?不干了!老子不干了。”

    人心大都从众。

    那厮一被策反,军心便开始动摇。

    萧乾目光淡淡扫过墨九得意的小脸,又上前补充一句,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若擒得刘贯财,本座不仅不罪,还为尔等请功犒赏。”

    “属下等谨遵使君之命!”

    很快,一伙子黑衣人里大多都转了风向,只剩一批刘贯财的亲信还在拼命。

    可形式一变,他们没了优势,兵败如山倒,真真正正就成了一锅饺子。

    薛昉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解决,不由狂喜,“九爷高明。”

    墨九道:“那有什么?左右你们有人,擒他只是迟早,我只不耐在这里呆着了。地方又窄,人又多,气儿都喘不过来。”

    薛昉听她说完,瞥萧乾一眼,用极低的声音与她耳语了几句。

    这些话听完,墨九脊背上都是冷汗,“真敢啊!”

    原来萧六郎吹嘘的禁军,不足二百,比刘贯财的人少了数倍。

    怪不得都这么久了,他们只在盗洞门口喊打喊杀,却没有几个攻进来。

    墨九看到禁军与黑衣人纷纷“兄弟,老弟,哥”的喊起来,那亲如一家的样子,突然有些想笑。

    若刘贯财知道真实的情况,会不会呕血而亡?

    “唉!”墨九重重一叹,又开始剥葵瓜子,“姓刘的,你也赶紧投降了吧。回头把谁指使你的干都交代了,说不定使君还能看在你与旺财是本家的份上,留你一颗脑袋。”

    “哈哈哈!”刘贯财大笑几声,痛恨地瞪着她,“你以为就凭这三言两语就可让老子投诚?”

    墨九咬着瓜子,正经问:“三言两语不成,你要几言几语?”

    “我呸!”刘贯财斥道:“男子汉大丈夫,可杀不可辱,死就死,老子才不像这些墙头草。”

    又是一声重重的“呸”,这厮突地砍翻面前两人,冲向盗洞。

    “小心!按住他!”墨九直觉这厮居心不良。

    可刘贯财身为都指挥使,也算孔武有力,能被谢忱重用,也非庸人,尤其那一群刚刚投诚萧乾的黑衣人,虽然就在刘贯财的身边,但心理角色还没有转变过来,他们还不敢提刀砍他,刘贯财趁了这个东风,居然极快地用身子撞上盗洞边上一块凸起的石块。

    “小心机关!”墨九再一次高喊。

    可还是慢了一步。

    由于这间石室有盗洞,她先前疏忽了一点——机关并未拆除。

    刘贯财事先应当受过叮嘱,触动了机关。霎时,整个石室像遭遇地震一般天摇地动起来。人摇晃,风灯也摇摇欲坠,厮杀的人群纷纷收刀,有一些拼命往盗洞外挤,有一些人却往后面的墓室退。

    东倒西歪中,人群站立不稳,有的倒在了地上。人扑人,人踩人,人叠人,肉夹饼似的裹在一起,谁也分不清谁是谁,而这个时候,那池水却像煮沸了似的翻腾起来,摇晃得也很剧烈,水中的娃娃鱼“哇哇”啼哭,婴儿嗓子似的,让人不敢靠近。

    墨九没有像旁人一样挤盗洞或退回墓室,电光火石的一瞬,她扑向了池塘,直接下到水里。先前石室一直在滴水,这水源从何而来,墨九有考虑过,却没有结论,如今不需要结论,在见证了巽墓机关的厉害之处后,她只有碰一下运气——在巽墓修建之时,若有池塘要活水养鱼,那么这间石室最大的生门,就只有这一口池塘。

    “快下来池水里!”

    她大声呐喊,可慌乱之中,却没有几个人听见。

    风灯灭了一盏又一盏,摇晃的空间,一片黑暗,鬼哭狼嚎。

    “铛铛”的机刮声中,她的手腕被人抓住。

    场面很混乱,她还没来得及看清谁捉住了她的手,人就在颠簸的池水中翻滚,下沉。机关运转之势,很难人力抵抗,她只觉身子在滑落,那只捉住她的手也在这时揽紧了她的腰,与他一同沉浮。

    不知过了多久,昏昏沉沉中,她听见了耳侧有水声,水压很重,她耳朵鼓聒得厉害。

    那人的胳膊带着她,往水面上浮去。

    意识慌乱间,她紧紧抱住了他的腰,随水浪波动。

    当脑袋浮出水面的时候,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墨九几近陶醉地吸上一口,“果然是生门!”

    四野里寂静无声,除了她自己,只剩拖着她的人。

    她侧头看去,萧乾丰神俊朗,面色清冷,一双映着水波的眸子倒映着她的脸,锐利、幽暗,有一种迫人心魂的美。

    “萧六郎,阴魂不散呐你。”墨九感叹一声“同患难”的缘分,摇了摇头,又望向四周,准备上岸。可这时她才惊恐的发现,他们二人在水潭里没错,可水潭却位于一个四面陡峭的岩壁之间。

    月光下的岩壁,光滑如削,只左边有一道瀑布从上而下,但萧乾拖着她游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可以攀附上去的地方。

    两个人浮在水面上,好久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墨九叹气,“看吧,说你爱上我你不信,死也要与我一起。”

    萧乾眸子浅浅一眯,不冷不热地瞟她一眼,一声也不吭,只不死心地带着她,四处寻找出口。

    水潭不大,水却很深,浮沉之间,出口没找到,两个人的体力却明显不支了。

    墨九不晓得这水潭下方是不是巽墓的石洞,却可以猜测得到,这里的水一定与巽墓的池塘相通。

    吁口气,她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喘气看萧乾,“萧六郎,若不然你沉入潭底看看,有无出口?”

    萧乾眉头微蹙,“没有。”

    墨九抹了抹脸上的水,“怎可确定?”

    萧乾道:“先前浮上来时,出口已闭合,除非你再启机关。”

    然而,就算还有可以再启的机关,墨九也没有力气潜水下去寻找它了。

    她了解地点点头,抓紧萧六郎腰间的衣裳,四处观望,“那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再想对策。”

    萧乾随了她的视线,审视着四周的陡壁。

    光滑陡峭的崖壁由上而下,没有可以站立的地方,只有那一条长达十余丈的瀑布下,有一块平整的石板支出了水面。水流打在石板上,哗哗不绝地流入潭中,于是那石板就成了一个得天独厚的休憩之所。

    在水里泡得太久,墨九身上酸软,没有半分力气,她勒紧萧乾的肩膀,安慰他道:“六郎别怕,天无绝人之路,有我在,必会护你周全……不过,你可不可以先把我拖到那块石板上坐会儿?”

    这九爷都动不得了,口气还很大。

    萧乾一听,面色就沉了:“……”

    先受水压太久,墨九耳窝嗡嗡响,喉咙也干涩,身子都麻木了似的。她心知再泡下去,说不定真就死在这潭水里了,于是,紧吊着萧乾不放。

    “六郎,快点快点!一会红颜美人该泡成鹤发鸡皮了。”

    萧乾抿紧嘴唇不说话,只托住她的腰往瀑布游去。

    可越接近瀑布,水流越大,冲击力也就越强,墨九身子轻,水浪劈头盖脸的涌过来,她觉得自己快要被水冲走了……

    “抱紧我!”

    萧乾沉喝一声,抓紧了石块的边沿。

    墨九不需要他说,就主动抱紧了他的脖子,毕竟节约力气就是节约生命,男女之防在生命面前,实在太不值一提,有人愿意带着她一起,她又何苦自找罪受?

    萧乾一手撑着石板,一手搂着她托上去。

    墨九也很争气,大概用了五六七八次,爬上了石板,又伸手去拉他。

    从石室出来,萧乾体力消耗过大,等他也爬上来坐下时,微微有些喘气。

    墨九慢悠悠躺下,想了想,怕瀑布的水流过来把她冲走,又将一只脚死死勾住萧乾的脚,这才放心地看天上的星星,一动不动地想法子。

    萧乾没挪脚,低头瞅她一眼,“你倒也心安理得?”

    墨九“嗯”一声,闲闲道:“我是女子,你是男子,你保护我那是天经地义的,莫说咱们这些受过诗书礼仪的人,便在大自然中,只有一雄一雌时,雄性也会本能地保护雌性,我有什么不心安理得的?”

    萧六郎哼笑着,视线凉凉地落在她的脸上,容色艳绝,“不,雄性一般只会保护想要交丨配的雌性。”

    “吡”一声,墨九激灵灵爬起来,瞪视着他,“莫非你想……”想什么?想了一阵,她也不知哪根筋抽了,又怪异地点点头,揉着下巴道:“也是有些道理。那不如咱们就简单粗暴一点好了。九爷也不是无趣之人,想你这样一个绝色美人,若就这般死在这儿也是可惜,我何不享用了你,也不至暴殄天物,是吧?”

    ------题外话------

    明儿见啦,小媳妇儿们。

    等更新的时候,可以关注评论区,一般会有更新通知。

    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57米 动了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57米 动了心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