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51米 九连环(二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51米 九连环(二更!)

    萧乾与谢忱暂居的住所相距不远,都是原先一个县令的私宅。县令原是赵集镇人,在老家置了宅子供,后来外放去了别地做官,屋子就空闲下来。如今丞相与枢密使到此,他便做个顺水人情,战战兢兢把自家宅子挪出来,让公家使用。

    墨九学考古的,对古风建筑很有兴趣。

    一路入内,她左右四顾,水眸晶亮。

    这个宅子与萧家那种高门大户的建筑风格又有不同。若把他们都比喻成古代建筑中的美女。那么萧家倾国倾城,这宅子便是小家碧玉。不华丽,不大气,却自有一番风雅温韵。

    这时已是晌午。

    大概萧乾了得她的秉性,二话不说就把她带入饭堂。

    闻着里间浓浓的饭菜香味儿,墨九很满意。

    可她没有想到,一入饭堂,就见到了三个怪人。

    三个家伙都在吃饭,一人端一个大海碗,其中一个翘着兰花指,动作姿态极是女性化。其中一个口念阿弥陀,吃饭斯文速度却很快。另外一个像个莽夫,脑袋都快钻到碗里去了,络腮胡子上沾了好几颗饭粒。三个人,一人一个风格,雅士与土匪,诡异地和谐。

    在萧家时,她从未在萧乾身边见过他们。微微讶然一下,在另外一张桌子坐下来,看萧乾为她安排饭菜,一只手指轻轻敲击桌案,并未多问。

    萧乾也没有向她解释,只皱眉看了一眼,轻轻挥手,那三个家伙就不情不愿地放下碗,默默盯着墨九桌上的饭菜,一言不发。

    墨九抬眼望萧乾,“这样很残忍。”

    萧乾不知道她在说什么,眉梢一扬。

    墨九又肯定地点点头,“吃饭是人类最为愉悦的一种感受。都说‘催工不催食’,打断人家吃饭,那不仅不礼貌,而且是极为缺德的行为。”

    萧乾偏头看那三人一眼,目光深深,却不以为意。可那三个家伙却都产生了一种感恩戴德的同鸣感。

    击西翘着兰花指,掩面而泣,“这位郎君说得好有道理,主上,击西不过只吃了三碗而已。”

    走南重重点头,“我也不过三碗。”

    闯北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你两个太没体统,吃这样多,丢死佛爷的人了。”

    击西和闯北同时怒视他,“假和尚,你顿顿都吃四碗,怎好意思双重标准,说我们吃得多?!”

    闯北双眼紧阖,一副宝相庄重的严肃样,“你们乃俗人,吃下肚的,那是五谷杂粮,只会增添轮回业报。老衲乃高僧,吃下肚的,那是正道圣谛,是为济世渡人,大义也。”

    击西和走南同时吐了。

    看他三个争论不休,萧乾揉着额头,容色淡定清浅,似乎早已习以为常。墨九到这异世,还没有见过比蓝姑姑更二的人,听得津津有味,只看着萧乾道:“吃个饭都有这样多的说法,可真是为难死他们了。”

    萧乾淡然问,“本座更为难。”

    墨九一怔,差点笑出声。

    每天有这样几只这样的家伙在跟前,他还能保持淡定与严肃,确实比任何人都为难。不过,她目前除了对将上桌的菜有兴趣之外,最好奇的是,萧乾为什么会允许她进来,没有半分阻止?

    她还没有想明白,三个争论的家伙,就看见了男装的墨九。击西“咦”了一声,翘着兰花指小声道:“主上,击西方才发现,这位小郎长得好生俊俏,只比击西丑那么一点点,还有些面熟?”

    这一回,换走南和闯北吐了。

    萧乾似乎并不想让人知道墨九的真正身份,一张刀削斧凿的俊脸上,泛着清冷如水的质感,淡淡的声线不轻不重,却极是悦耳。

    “你们唤他九爷便可,是本座从外地请来的堪舆(风水)大师。”

    外地请来的?墨九脸颊微微一抽,总算感觉到了一点苗头——萧六郎这货不会那么好心由着她在萧府之外蹦哒,今儿见到她过来,他不赶不撵也没有摆脸色,还特地给了她一个光鲜亮丽的头衔,看来与她的“专业”有关了。他有事用得上她。

    击西、走南与闯北三个,这时已闹开。

    走南道:“外地来的大师,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闯北道:“阿弥陀佛,不厉害主上怎会请来?”

    击西道:“哼,再厉害又怎样,他又不如击西生得美。”

    走南和闯北瞪他一眼,三只又开始小声吵了起来。

    一直默默不语的薛昉,为墨九添上一副碗筷,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疑惑地看向萧乾冷峻的面孔,“主上请……九爷来,可是为了赵集渡的天女石?”

    墨九极是敏感,握筷抬头,“什么天女石?”

    不等萧乾和薛昉回答,击西便从争吵中抽离,抢着答了,“就是一个不如击西长得美的美女石雕。”

    击西、走南和闯北三个家伙,都是多嘴之人,完全不需要萧乾和薛昉补充,墨九就明白了事情的由来。

    天女石是一座石雕,位于赵集渡上游三里处,究竟什么时候做成的,没有人知道,只因石雕像为女子,被当地村民称为为“天女石”,认为是上古之神用以镇河所雕,一直把她当神石一样膜拜。

    石雕的身上刻有水位线,长期以为,也成为了县衙观水与测水位之用。这些年赵集渡从未发过大水,村民都说有天女石镇河,可前不久,天女石突然倒入江中,第二日便开始倾盆大雨,接着便发生了洪涝。

    村民认为是赵集渡口的船娘终日在此行淫丨秽之事,惹得天女不悦,这才降下天灾,于是除了每日在河岸祭拜之外,还要求官府整治赵集渡的船娘,再祭祀三牲,把天女“扶”起来,以保佑河岸民众。

    听完传言,墨九道:“既然是天女,心胸自然宽阔,她怎会不体谅世人苦处,为一点小事就置气?”

    薛昉道:“民众可不这么想,他们要官府扶起天女石。”

    墨九笑道:“那就扶呗。”

    薛昉瞥了萧乾一眼,小声回道:“天女石倒下的第二日,河岸的村民就曾试图把她扶起来,并没有成功。官府也派人几次三番试过了……”

    墨九奇怪了:“是石雕太重?”

    薛昉点点头,又摇摇头,“石雕太重是其一,除此还有一件更为麻烦的事。天女石倒入水里之后,颠了个儿,我们查探时发现,她的双脚被九个铁环牢牢套住。只要铁环不解开,天女石就无法站立。”

    九个铁环?绑住了双脚?

    墨九正在思量,却听薛昉道:“九爷可知个中奥秘?”

    这声“九爷”喊得墨九很舒坦,她瞄一眼萧乾,严肃点点头,“那是自然。”

    薛昉目光微微一亮,急巴巴等着她说,她却不慌不乱,夹了一筷子菜,方严肃道:“这个天女定然好吃懒做,在天庭时偷吃了王母娘娘的蟠桃,这才被捆仙绳捆在河岸的,那九个铁环,便是捆仙绳!”

    薛昉眉头一蹙,似信非信。击西和走南几个却一下子来了兴趣,齐刷刷凑到她的桌子边上,一脸看故事的欢畅:“九爷果然厉害,连捆仙绳都见过。快,九爷快讲讲。”

    几个人七嘴八舌,萧乾一脸黑线,“闭嘴!”

    三个家伙果然闭了嘴,薛昉却轻声笑了起来。

    萧乾看向墨九,淡淡道:“说正事,不许玩笑。”

    墨九撇下嘴巴:“有条件。”

    萧乾道:“允。”

    这么好说话?墨九更奇怪了,“你就不问问我,条件是什么?”

    萧乾轻“嗯”一声,目无波澜。

    这货的思维向来与旁人不一样,墨九审视他一瞬,也就懒得再卖关子了。她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道:“从你们的描述来看,那九个铁环,应当是四大机关术之一的九连环。这个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只要按我说的法子就可以了。”

    三颗脑袋凑向萧乾,“主上,这事我去办。”

    三个人都争着要去,结果到底是走南的块头大,被认为最能震得住场面,不会被村民欺负,他走到墨九边上,听她耳语了几句,二话不说,就与薛昉匆匆去了。

    墨九看着他的背影,皱了皱眉头,问萧乾:“你好心留我下来,就为了解开九连环?”

    萧乾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让击西拿来一个白玉酒壶,放在墨九桌上,一双清凉无波的眼,带了一抹浅浅的碎金暗芒,深邃,幽暗,目光也更为专注,“给你的。”

    “给我的好处费?就是一壶酒?”墨九似笑非笑的瞟他,“我很怀疑你的诚意。”她边说边拨开了酒壶的塞子,凑近一闻,便听萧乾道:“击西,九爷不要,便收回来吧。”

    扑面而来的馥郁芳香,醉了墨九的鼻子。

    看击西走过来,她赶紧把白玉酒壶捂着怀里,严肃道:“出棋不悔真君子,已赠物品不相还——诚意是差了点,可我这人最爱将就。”

    那一壶酒更是萧氏百年陈酿——梨觞。

    隔了这么久再闻到这味儿,墨九浑身舒坦。

    小小吃了一口,她道:“萧六郎,先说好啊。酒是酒,条件是条件,酒是你自愿给我喝的,可别与先前答应我的条件混为一谈。”

    “嗯。”萧乾没有喝酒,声音却有一种微醺的醉意,带着浅浅的鼻音,很低沉,也极富感染力,“不管你有什么条件,都可以。”

    “哦。”墨九又闻了一下,“这么大的胆儿?”

    “嗯。”他没有太多解释。

    “我怎么感觉有其中有诈啊?”墨九惆怅地叹息一声,从萧乾的脸上看不出个究竟,又端了酒壶,就着壶嘴吃将起来。梨觞这酒,味儿很好,口感香醇,比墨九两辈子吃过的所有酒水都要爽口。

    一顿饭吃下来,她菜没吃几口,却把一盏酒都入了腹。慢慢的,小脸儿上便有了一层酣醉的嫣红。粉粉的,润泽的,像婴儿的肌肤,又柔又嫩,青涩如枝头带着露水的花骨朵……

    萧乾眉头微蹙,慢慢别开头,“说你条件。”

    这个时候突然提条件?

    墨九半阖着眼,怪异地看他,觉得这货好像在没话找话。或者说,他是为了掩饰某种尴尬,这才突然提及此事的?

    不过她这会吃了点酒,心情畅快,也就懒得理会他为什么会尴尬了,只笑眯眯地道:“条件很少,只有三个。我也不会为难你,必不会同时提出。你一个一个来就行。”

    萧乾不以为意地示意她说。

    这货太淡定了,墨九心里隐隐不安。

    考虑一瞬,她道:“第一个条件,在我帮助你做事期间,从你到你的下属,必须尊我、重我、敬我。我的一日三餐,需由我挑选,做事的时间也由我来定。只要是我说的,你必须无条件赞同。还有,遇到我想做的事,你不能阻止。遇到我想买的东西,你必须付钱,尽量做到让我衣食精贵,精神愉悦,无压力地投入到为你服务之中!”

    她说完了萧乾久久未动,也未吭声。

    墨九咂咂嘴,“怎的,不乐意拉倒。”

    萧乾凉唇微抿,“你可还需要早晚三炷香?”

    墨九笑得弯起了眼角,“你若不嫌麻烦,我可将就。”

    萧乾淡泊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从容不迫的样子,自带一种仙气馥郁的绝代风华,“本座以为,你的条件不是谈协助,而是让我养祖宗。”

    墨九咬着筷子考虑了好久,又慢腾腾吃了一口菜,等冷静下来,方才摆了个姿态,慎重地点头:“若你缺祖宗,我或可勉强为之。”

    这两个人在一起,不会吵半句,可每一句话,几乎都长有倒刺。这刺细小如针,不会杀人,更不会伤人,却可以膈应人。

    墨九也不晓得这个萧六郎是不是她的煞星,反正与他待在一块,就感觉心绪不宁。当然,也有可能是她吃多酒的原因。

    这般想着,她算算时间,懒怠再与他多说了,只问:“此去天女石有多远,你家的二货也该回来了吧?”

    她话音未落,门儿便开了,走南哭丧着红,大步进来。看看墨九,又看看萧乾,一张脸涨得通红,好在有络腮胡子遮住,这才免成关公。

    薛昉跟在他的后面,耷拉着脑袋,也不说话。

    萧乾淡声道:“怎么回事?”

    “主上。”走南苦巴巴的,“我被人打了。”

    萧乾没问,墨九却哦了一声,指着他的脸,“咦,你的脸上确实有红印也,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打萧使君的人?”

    走南道:“天女石那里的村民打的,我没好还手。”

    墨九偏着头:“为什么村民要打你?”

    走南黑黢黢的大脸,沉郁一片,“我说我可以解开九连环,他们不相信……”

    墨九奇怪,“不相信多简单,你试一下不就行了呗。”

    走南道:“可你的法子不管用啊。”

    墨九“哦”一声,好像刚刚想起什么,摸着下巴严肃道:“法子是法子,毕竟还需要经验嘛。我忘了告诉你,一般人就算晓得法子,也是解不开的。”

    “你骗我。”走南摸着脸,“害我被打。”

    看老大一个汉子差点儿哭死,薛昉也不免好笑,走过来还原了事情的真相。原来走南带了人过去,把村民都唤了过来,说他负责解开九连环,然后再想办法把天女石抬起来。村民已经被官府的人忽悠了半个月,开始不信,认为这些汉子反复下去窥探会亵渎天女。可走南向村民夸下了海口,说他若是解不开,就随便让人搧他耳光。

    于是,他被搧了。

    轻“唔”了一声,墨九微微眯下眼,“不如这样,我随你去?”

    “好啊好啊。”走南又欢畅起来,满脸一雪前耻的希望,“九爷肯去,自是好事。”

    墨九瞥着一脸淡定的萧乾,真诚地道:“可这原本是我祖宗不传秘法……”

    萧乾唇角紧抿一下,瞟她,“是不是你祖宗托梦告诉你的?”

    墨九“咦”一声,“你怎么晓得?”

    轻轻一哼,萧乾淡淡道:“说条件。”

    “爽快!”墨九打个哈哈,神采飞扬地要求,“从现在起,你也必须唤我九爷。”

    萧乾:“……”

    灰蒙蒙的天,低得仿佛要压住房顶。

    墨九与萧乾两个人骑了两匹马,走在众人前面,往赵集渡的方向行去。薛昉和击西三个人,还有一些禁军侍卫远远跟在他们后面,看翩翩九爷眉眼含笑地对上他们温玉般清冷的枢密使,一个个竖起耳朵,瞪着意味深长的眼,恨不得挤上前去。

    “击西,你说为何主上对九爷这么友好?”

    “笨蛋走南,你还没看出来吗?那九爷是个姑娘。”

    “啊,原来是个姑娘,难道她是主上的相好?”

    “笨蛋走南,你还没看出来吗?那九爷就是墨九。”

    “啊,原来她是墨九,难道墨九是主上的相好?”

    “笨蛋走南,你还没看出来吗?墨九就是大少夫人。”

    “啊,原来是大少夫人,难道大少夫人是主上的相好?”

    击西终于崩溃了,翘着兰花指,重重戳向走南的肩膀,“笨蛋走南,你可知道为什么每一次你都会被闯北欺负?”

    “嗯。”走南点头,“因为我比他好看。”

    “错。”击西翻白眼,“因为你愚蠢如牛。”

    走南不悦地低哼一声,看向默不作声的闯北,“你觉得我愚蠢吗?”

    闯北轻呼一声“阿弥陀佛”,一本正经道:“出家人不诳语。”走南挺直了脊背,闯北轻吐三个字,“很愚蠢。”

    被调侃惯了,走南不以为意,只微眯着一双眼,努嘴看向走在前面的萧乾与墨九,压着嗓子道:“那假和尚你快说说,九爷是主上的相好吗?”

    闯北再呼一声“阿弥陀佛”,又一本正经道:“出家人不诳语。现在还不是,将来肯定是。”

    几个人一起看他,“你怎么晓得?”

    闯北严肃的望天,“来自高僧的直觉——”

    几个人齐刷刷吐了。

    赵集渡上流三里路,很快就到了。

    墨九从早上赶了大半天的路,加上岸边积的淤泥又多,尤其天女石的河边,由于被人群踩踏,比那藕田的浮泥还有严重。她跟在萧乾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过去,发现村民们都围在岸边,一副保护的姿态,不许旁人随便靠近。

    她问萧乾,“看见没有,这才是祖宗待遇。”

    萧乾扫她一眼,不回答,只让薛昉上前与村民交涉。

    虽然不久之前,孙走南才在这里挨过打,可萧乾来了,他在楚州颇有盛名,经薛昉一说,村民们虽然不敢完全相信,但也没有恶意阻止。薛昉没费多少口舌,村民便允了他们几个进去,为天女“松绑”。

    洪水过后,水位已经降下。

    但倒下的石雕,整个儿的倒栽入水。

    墨九会游泳,长时间潜入水底虽然不行,短暂一观也是可以的。好在石雕在河边,水位不深,边上又有一排石阶可直入水中,她也没有很难办。

    玩乐时候的墨九很正经,做事的时候九爷也很正经。连萧乾都没有想到,她半分犹豫都不曾,也没有提任何条件,就同意下水去解铁环。

    “九爷,小心啦。”击西道。

    “九爷,不要怕。”闯北道。

    “九爷,你死了我会为你报仇的。”走南道。

    “那个人是谁?”村民面面相觑。

    “九爷是南荣了不得的风水大师。”击西骄傲地抬下巴。

    墨九听着他们议论,一句话都没有,踩着石阶一步一步下水,在水漫过腰间的时候,便看见了浑水中沾满泥泞的天女石。虽然它被岁月风化了模样,但依旧可以看出轮廓——与她在食古斋见过的仕女玉雕,以及坎墓中的冰雕极为神似。

    ------题外话------

    二更奉上,祝亲愉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51米 九连环(二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51米 九连环(二更!)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