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42米 是与非(含入V公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42米 是与非(含入V公告)

    女人妒火中烧的时候是很可怕的,小郡主又是一个长期娇惯的主儿,旁人或许忌惮,她却是浑不怕,一把刀子舞得寒光四射。

    “废物!脑子长屁股上的?”墨九退后两步,便想开跑。可这时,温静姝惊呼一声“嫂嫂小心”,却张臂拦在她的面前。

    电光火石间,宋妍收势不住,匕首不偏不倚刺入温静姝的胸口,鲜血顿时汩汩而下,染红了她素色的衣衫,狰狞、恐怖。

    “啊!”宋妍吓得尖叫。

    “……嫂嫂,快走。”温静姝站立不稳,却慌乱地推开墨九。这个位置临近湖岸,墨九如果闪开,温静姝必然会掉入湖水。可她如果不闪,就会被温静姝慌乱之下的一推,推入湖里。

    于是,“扑通”一声,她成了落水的鸭子。

    温静姝捂着胸口,苍白的脸上已无半分血色,她指了指宋妍,想要蹲下身子,可脚下一软,也堪堪往湖水里倒去。

    突如其来的事儿,变化太快。墨九识得水性,扑腾过来,朝她伸出手,想要接住她。可眼前一道白影闪过,温静姝还未入水,就被一个男人拽了回去。

    墨九定睛一看,“萧六郎?”

    他速度太快,像是从天而降似的,让墨九始料未及,却也稍稍松了心,在水里抹了一把脸,一边往岸上爬,一边大声道:“你快看看,静姝被刺伤了胸口——”

    可萧六郎分明没有听见她的话,或说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等墨九湿漉漉爬上去时,他已经快速把温静姝平放在地上,一只手掐紧她的“人中穴”,另一只手熟练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倒了一粒药丸子塞入她的嘴里,那反应快得墨九咂舌。

    “果然神医啊,名不虚传。”

    萧乾看她一眼,还未回答,温静姝就睁开了眼,白如纸片的脸上,有一抹怪异的红润,乌紫的嘴唇蠕动着,沙哑地轻喊。

    “六郎?”

    墨九搔搔头上的水,觉得这画风好像有点不对?可不待她细想,宋妍便紧张的解释起来。

    “表哥,不关我的事,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想吓吓那个贱蹄子,我没想伤人的,我真的没想到,是她,是她……”

    她很快就找到了替罪羊,猛地指向墨九,“是她故意激我的,真的,你相信我……信我……”

    萧乾猛地抬头,瞪向宋妍,“滚回去。”

    宋妍一愣,“哇”的一声哭了。

    这些年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语气与她说过话,萧乾对她这个表妹也爱护有加,平常他待人虽然不够亲厚,却也很少说重话。可为了那样一个女人,他竟生了这样大的气。

    “贱蹄子,我不会放过你的。”宋妍泪眼蒙蒙地瞪一下墨九,哭着捂脸走了。

    墨九觉得自己很无辜。

    宋妍这脑子怎么长的?难道没有看出来,萧乾担心的人分明是温静姝吗?不过她也不怎么在意,抿了抿唇,问道:“萧六郎,需要我帮忙吗?”

    “不必。”萧乾看她一眼。

    “可……”墨九清了清嗓子,“静姝为我受的伤,我若走了,好像有点不近人情?”

    萧乾安静地检查着温静姝的伤,温静姝的样子很不好,嘴唇发紫,哆嗦不停,整上有一种生病垂危似的死气,看得墨九也焦心得很。

    “我来帮你吧。”墨九看萧乾似乎顾及着男女之防,对温静姝胸前的伤口颇有不便,赶紧蹲身道:“我曾学过一些紧急救助知识,要怎么做,你告诉我……”

    “嫂嫂。”萧乾打断她,站在湖边,一袭月白的衣袍上像沾染了水雾,让他俊美的面孔更显清冷寡情,“这个节骨眼上,嫂嫂实不该再惹事生非。”

    说罢他吩咐薛昉准备把人抬去乾元小筑,又吩咐准备药材与药具,听他那口气,是要亲自动手为温静姝治伤了。

    墨九手握成拳,又慢慢松开,懒得解释了。抖了抖贴在身上的衣服,看丫头小厮们迅速围拢过来,觉得湿透的衣衫实在不雅,默默转了身。

    毕竟晚上她还有更重要的逃跑活动,实在不宜在这儿抛头露面,引人围观。可走几步,她脚步一顿,也不知想到什么,回头看向萧乾与温静姝时,面色有一刹的变幻。

    “萧六郎。”她又慢慢走到萧乾身边,抱着双臂,认真瞥他道:“嗳,我做棺材做得不错。设计新颖,线条流畅,尤其二人棺极有美感,保证住进去的人,千百年都无人冒犯。你回头若用得上,只管招呼一声,价格好商量。”

    萧乾脸颊抽搐,没抬眼。

    旁人听见,也只当这货在发疯癫,神叨叨说些不吉利的。比起她的“冥界”来,这也小巫见大巫,并没有人太过关注。

    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温静姝身上,只蓝姑姑从人群里钻过来,拎住她就往回拖,恨不得拿针线缝了她的嘴。

    回到小院,墨九唤蓝姑姑打水洗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躺在床上,还熏了香,没有什么异样,蓝姑姑见状,也没有多问湖边的事。

    但整整一天,墨九都很安静。

    半夜里,她醒过来扒了几口吃的,又翻墙去了一趟隔壁,从辜二家摸了一只芦花大母鸡回来,用红绸为它扎了一朵漂亮的小红花戴在头上,又扯一条绸带挂在它的脖子上,还写了一行字。

    “此鸡乃天寡之命,可堪匹配萧大郎。”

    折腾完这些,她捆了母鸡的腿脚,绑在床头,像个理发师似的,耐心为它修剪鸡毛。

    她的行为向来怪异,蓝姑姑也不觉反常,一边收拾细软,一边与她说话。可她能拿的都拿了,能带的都带了,该收拾的也都收拾好了,墨九却还在捣鼓那只母鸡。

    “我的姑奶奶——”蓝姑姑急得直跺脚,“二少夫人受伤,萧使君为她诊疗,这会儿肯定没心思理会咱们,机会正好。再不走,等什么?”

    “嗯。”墨九放下剪刀,把罗盘塞入怀里,推开窗子看了看还未亮开的天,嘴角微微一翘,“今儿萧府肯定热闹。”

    “可不,过了夜就十七了。”蓝姑姑道:“你看府里都在杀猪宰羊,筹备酒席了……”

    “是哦。”墨九自言自语道:“婚宴酒席也不知会做什么好吃的。”顿一下,她侧头盯住蓝姑姑,眼里像长了钩子,突地大放光芒,“要不然,我们吃完婚宴再走?”

    蓝姑姑瘫软在椅子上,生无可恋地盯住她。

    墨九揉着鼻子,哈哈一笑。

    “咯咯咯——”公鸡打鸣了。

    寂静的夜空中,鸡鸣狗吠,声音传出好远。

    兴许是逃跑次数太多,墨九已经过了紧张期,她淡定地拉着蓝姑姑,照常从辜二家的院墙爬出去,绕到辜家院子外面的小树林。

    晨雾白茫茫一片,笼罩着幽静的树林。

    几丈之外,视线便有些模糊。

    雾中,申时茂牵了两匹马,候在那里。

    飘渺如烟的世界中,还有一个令她意外的人——风尘仆仆的墨妄,骑在高大的黑驹之上,唇上的笑在雾中散开,眸间烁烁似有星光。

    有一种男人,会让女人不自觉地忽略他的容颜,只记住他的表情与气度。在墨九心里,墨妄便是一个这样的男人。

    “大师兄,你也来了?”墨九很惊喜。

    不可否认,再一次见到墨妄,她心情很愉悦。那感觉就像一个受尽欺负的出嫁姑娘,见到娘家人一般,自然而然的温暖。若非她知道世风不同,肯定会过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嗯,九姑娘可好?”墨妄微微一笑。

    他与萧乾的孤冷不同,阳光般的笑容,洒脱的气度,明朗的五官,和煦温暖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虽没有萧六郎那样一见惊艳,却百看不厌,越看越顺眼。

    “好,我一向好得很。就是有些想我帅绝人寰的大师兄了。”墨九不喜欢把感谢的话放在嘴上,但该乖巧的时候绝不含糊。

    她翻身上马,回首望向夜幕下萧家的高屋檐脊,低声喃喃,“萧六郎,这回你若再找到我,我一定管你爷爷叫声爹。”

    ------题外话------

    妞们:明天下午三点,《孤王寡女》开v。

    新书如稚儿,还很幼嫩,二锦再次伸出碗,向妹子们讨口饭吃,多谢多谢。

    这是我的第六本书,也是我入行的第四年,从钱老二到萧六郎,从酸甜苦辣一波三折,到是是非非曲折离奇,我干过许多错事、蠢事、*事,也得到了不少经验和教训。幸而,一路有你们,风雨相伴,波澜不惊。无论我是荣、是辱、是好、是坏。

    入v即,回首过往,曾经以为永不会忘的情绪,都已淡去。曾经非常在意的东西,也只剩一笑。

    愿赞的,批的,爱的,恨的,围观的……我们这些普通人,都能在世俗沉浮中,岁月静好。

    关于更新:

    俗事繁重,我会尽力。

    不负情怀,不忘初衷。

    我只是一个写字的人。

    最后:感谢锦宫妹子鼎立支持!

    ps:入v有活动,关注评论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42米 是与非(含入V公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42米 是与非(含入V公告)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