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41米 争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41米 争执

    墨九回到小院还在发笑。想到萧六郎那一瞬的表情,她觉得这些日子受的委屈都值了,一时笑趴在床上,半天直不起腰。

    “姑娘,这是出什么事了?”蓝姑姑比她先一步回来,担心着她,想问个究竟,可在床侧走了几个来回,也没断了墨九的痴相,不由哀叹,“难不成中邪了?”

    “你家姑娘一生煞气,邪气如何近得身?”墨九揉了揉笑得酸疼的太阳穴,“我这心里哟,就是舒坦。”

    “我都快急死了,你还舒坦?你且说说,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跑呗!不然留下来做一辈子寡妇?”

    瞧着她一脸轻松的样子,蓝姑姑目有怜惜。

    一个妇道人家,跑又能跑到哪里去哩?这天下再大,也是男子的世道,她其实并不理解墨九为什么要一再反抗命运。但她心疼墨九从小没了爹,失了管束,娘又生病,以致心性失常,所以,就算拼着老命不要,她也总纵着墨九,跟着她发疯。

    但只要不傻就明白,萧家不会轻易让她离开。蓝姑姑长叹一声,“姑娘可有想过,若再被萧使君逮回来,怎生是好?”

    “那有什么?玩呗。”墨九淡淡瞥她,“我就不信了,他能管得住我一辈子。今日跑不了,还有来日,一辈子时间还长,姑姑安心罢。”

    “我是怕你吃亏。”蓝姑姑提醒她,“萧使君可不是个好脾气的……”

    “我的脾气也不太好。”墨九一瞪,蓝姑姑就闭上嘴,叹息着出去了。

    墨九打个呵欠,继续趴在床上睡大觉。

    这一觉她点了萧六郎给的安神香,极是好眠,一直睡到申时府里开饭,她才半眯着眼睛起来吃些东西,又接着睡。

    一夜无梦,次日七月十六。

    天晴了,雨后的天空有一种莫名的温柔。萧府比往常更加热闹,陆续有东西送入墨九的小院。她挑挑拣拣的收下,静静等着今天晚上——她与申时茂约好的时辰。

    她希望自己在萧府的最后一日,不要再出什么岔子,可以顺利地离去。可不到晌午,夏青又来传话,大夫人董氏召唤她过去。

    董氏算是墨九的正经婆婆,第一次与墨九单独见面,她很是慎重地打扮一番,在上首坐了,对墨九好一顿敲打,生怕她在婚仪上丢人现眼。

    可正事说完,墨九却发现董氏在言谈之间,有意无意想要刺探她与萧六郎的关系。分明很介意、想警告,又似乎不好意识点破,遮遮掩掩,让大家尴尬。

    “六郎的年纪不小了,大郎成婚之后,也该轮到他了。可这孩子性子冷,不肯近人,你这个做嫂嫂的,既然与他有些交情,就该多劝着些。”

    墨九盯着董氏肘边的果盘,瞬也不瞬地垂涎着里头的雪梨和香蕉,“懵懂无知”地点头称是:“大夫人说得对,六郎很好的。”

    董氏当她傻瓜,试探道:“哦?六郎哪里好?”

    墨九想了一阵,“他很大。”

    董氏狐疑地打量她,“什么很大?”

    墨九从果盘里扯出一根香蕉,又捡两颗雪梨,在桌上摆出一个造型,认真指了指:“这个大,好好吃。”

    于是这天中午,墨九没有吃成董氏屋子里的雪梨和香蕉,就被董氏气急败坏的撵了出去。相比她的淡定,董氏整个人都不好了,几欲吐血地猜测着这疯子的话是真是假,头痛得抄了三十遍佛经还没能稳住心神。

    墨九懒洋洋走在湖边时,太阳已升到了半空。

    “真是个好天气啊!”

    她伸个懒腰,突地瞥到美人蕉丛里的温静姝。她一袭素色襦裙,在姿态万千的花丛之中,于麟麟的湖水波光之前,颇有一种绝缘于尘寰的冰清玉洁。

    这个女人在墨九心里,像一个矛盾的结合体,她在萧府地位不高,看似逆来顺受,不常与人交心,但骨子里却孤傲,并不怎么瞧得上别人。

    墨九打个哈哈,上前施了个礼,“二少夫人脸色不太好,想必是担心二爷受罚,吃不香,睡不着哩?”

    萧二郎在祠堂里,让萧运长抽了十五大鞭,然后在祖宗灵前罚跪三日,这会还没有出来。为了这事,老夫人和二夫人袁氏几次去找萧运长,想问他“说好的细心教导”呢?可都碰了软钉子——萧运长借故陪萧家来客,避而不见。

    萧大郎婚期临近,各地来客和贺礼都陆续到达楚州,王侯公卿们的家臣,也需招呼,萧运长忙不过来,在这个节骨眼上,老夫人也不好多生事端,如此,萧二郎便只好在祠堂跪下去了。

    但温静姝显然不关心这个,她抿抿嘴:“静姝有几句话想与嫂嫂说,可否借一步。”

    “好啊。”墨九向来豁达开朗,从不拒绝别人。于是,她笑问:“可借一步,静姝什么时候还我呀?”

    温静姝跟不上她的思维,微微一怔。

    墨九皱眉:“既不知如何还,不如我明码实价地卖一步给你?”

    这样的说辞,对温静姝来说很新鲜,她并不是一个喜欢玩笑的人,怔半晌也不知墨九是认真的还是玩笑的,直到墨九轻轻吐出一句,“静姝头上的蝶尾钗不错,我很喜欢,想来你不会舍不得吧?”

    一个木头的钗子而已,确实不该吝啬。

    可温静姝却拒绝了,她把腕上一个玉镯取下,递给墨九,“蝶尾钗不值钱,静姝不敢在嫂嫂面前献丑,这玉镯是静姝的陪嫁,嫂嫂且拿着罢。”

    “啊。”墨九干笑,“静姝陪嫁的东西,我怎么好意思拿?”

    她一边拒绝,一边很好意思地将玉镯戴在腕上,把蓝姑姑留在原地,与温静姝慢慢走在湖边的美人蕉夹道上。

    两侧湖波微拂,鸟语花香,很是幽静。

    墨九赏心悦目地观着风景,等温静姝拉开话匣子,“嫂嫂昨日从六郎屋里出来,好多人瞧见,今日老夫人还特地问过静姝……”

    说到此处,她瞥一眼墨九意态闲闲的面孔,压了些声音:“嫂嫂恐怕不知,你与六郎的流言蜚语被人传得不堪,若再不警醒,恐会污了名声。于你,于六郎都不好。”

    “名声是什么鬼?”墨九把玩着腕上的玉镯,看向垂落湖上的柳枝,似笑非笑道:“我一寡妇,若旁人说什么我都介意,早就一头撞死了。至于萧六郎的名声么……与我何干?”

    温静姝被噎住,面色微变。

    但她不惯与人争辩,只垂了头,陷入沉默。

    “你个贱妇,果然不要脸了。”就在这时,墨九背后的美人蕉花丛里,突地传来一声娇斥。

    她不必回头,就知道是小郡主宋妍。

    这个煞星也在府里?是尚雅良心发现,为她解去离魂蛊,还是萧乾接受了尚雅的某种交换,让宋妍得以病愈?

    墨九带着疑惑回头,却见宋妍气咻咻过来,情绪激动得胸脯上下起伏不停,指着她就破口大骂,“小贱人,你马上发誓,再也不招惹我表哥,否则,本郡主有你好看。”

    “好可怕,吓死我了。”墨九拍拍胸口,做紧张状,“可我不会发誓,小郡主先发一个给我听听,我学着些?”

    “听好了。”宋妍哼一声,“从今往后,我若再觊觎萧长渊,必遭天打五雷轰,千刀万剐,不得好死!”

    “好精彩!”墨九眉开眼笑地拍手,一本正经道:“这可是小郡主自己说的,天地皆闻,我与静姝也都听见了,万万反悔不得。”

    “你——贱蹄子敢耍我?”宋妍脑子简单,着了她的道儿,不由恼羞成怒,居然从腰上扒出一把尖利的匕首。

    “你个妖精,坏我表哥名声,辱我表哥清誉,看我今日不戳烂你这张脸……”

    这宋妍不若平常姑娘,她会一些拳脚工夫,性子也张狂跋扈,哪怕在尚贤山庄吃了大亏,也没见收敛多少,急火攻心之下,举着匕首就扎向墨九。

    ------题外话------

    2015年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溜过去了。

    我记得2015年的1月1日,我在医妃题外话说,祝大家平平安安,事事顺心。这一年的365天,大家都是这样过的吗?可还顺心如意?如果有,祝你2016年继续红火,如果没有,祝你在这016年健康、平安、顺利,万事如意——莫望回路,勇攀前峰。

    2016年,打第一个广告,欢迎大家来玩耍。

    【锦宫—预备役】群号:36138976(团购,入v验证都可加入)

    二锦微信公众平台:sijin510

    二锦官方微博:姒锦plus

    二锦官方贴吧:姒锦吧,孤王寡女吧,御宠医妃吧,史上第一宠婚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41米 争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41米 争执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