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39米 不知六郎是暖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39米 不知六郎是暖男

    萧乾懒洋洋的视线落在她蠕动的嘴上,也不知懂了没有,面瘫似的表情,让墨九很没有成就感。于是,她又拿了一颗爆米花,耐心地解释,“鲁成贵的话,我都听见了。你不准备拿东西封我的嘴?”

    他不吭声。

    “还不懂?”墨九道:“如果我把这件事添油加醋地说出去,说你挑唆鲁成贵串供,祸害萧二郎,你说老夫人那般护他,会不会对你心生嫌隙?”

    他不吭声。

    墨九扫他一眼,“萧六郎,你带耳朵没有?”

    他不吭声。

    “咦。”墨九在他身边绕圈,“真的不想堵我的嘴吗?”

    “好。”萧六郎慢慢低头,那一双有着碎金色暗波的眸子,平静、淡然、却如漩涡般深邃,吸引着墨九的视线。看他的头越来越低,她下意识产生了某种不好的“堵嘴”试想,刚想后退一步,却听他语气平静地问:“上次那药如何?一夜若是不够,我可堵你一生。”

    这一回,墨九那张吃都堵不住的嘴默了。

    那天晚上嗓子哑得说不出话的经历记忆犹新,她可不想再尝试一次。恨恨瞪着他,她正思考到底先骂他一顿再打还是先打他一顿再骂,就听萧乾低喝:“薛昉。”

    薛昉应声“喏”,从怀里掏出了两颗核桃,递给墨九。这核桃与墨九在后世常见的不太一样。个头大,皮也薄,吃货本能发作,她当即愉快地接过,“这个堵嘴的法子,也还不错……懂得贿赂我,你小子也算长了眼力。”

    她低头捡一块鹅卵石,就在平整的大石头上把核桃砸破,然后剥去坚硬的外壳,把核桃仁的表皮都捋去了,正想把果肉送入嘴里,核桃就落入了一只干净修长的手中。

    慢吞吞塞了一片入嘴,萧乾吃东西很斯文。

    可斯文完,他头也不回地绕过墨九就往前走。

    墨九第一次被人*裸的忽悠了,很抓狂。

    她知道,他根本就不怕她把事情捅出去,或者说在这个府里谁也制不住他,可她能吃这个哑巴亏吗?几乎没有多想,她飞快地跑过去,张开双臂挡在他的面前。

    “萧六郎,你站住!”

    “嗯?”他云淡风轻,就像不曾发生过什么一样,“还有何事?”

    墨九阴恻恻地瞪他,可伸手打不了俊脸人,想骂的话又说不出口,莫名就道了一句,“核桃给我一个。”

    蓝姑姑:“……”这个不争气的啊。

    薛昉:“……”这到底有多想吃?

    萧乾最为淡定,他慢慢将掌心摊开,露出两片墨九剥好的核桃果肉,墨九伸手去拿,他却突地转身把它丢入湖中,看墨九气得面色铁青,他却声调柔和的道:“不能控制己欲,早晚死在上头。”

    “你说得好有道理。”墨九干笑两声,压下被他调戏的怒火,一瞬不瞬地盯住他比湖波更为潋滟的眸子,继续使用绕指柔的攻略,“可萧使君既然会担心我乱吃东西丧命,为什么却不看看我过的什么日子?小小年纪,身世凋零,误入深宅大院,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老夫人欺负,萧二郎猥亵,大郎又不能为我出头,这地人心如此险恶,想我单纯如斯,善良如斯……”

    “说正事。”萧乾打断她,情绪不变。

    “好吧,我想出府看看玫儿。”这一次,墨九答得利索。

    可萧乾只盯她一眼,“还有两日大婚,你歇了心思罢。”

    满怀希望被人泼了一瓢冷水不说,冷水里头还加了盐,墨九瞪他好半晌儿都没有动,也没有说话。萧乾看她一眼,从怀里掏出一个翠绿色的瓷瓶递给她。

    “燃一些在香炉,有安神之效。”

    “看不出来,你还是暖男?”墨九哼一声,怒气未消,“可你怎知我睡不好?”

    萧乾不温不火,“眼苔厚得快砸到脚背了。”

    这话太缺德太阴损了。墨九是一个有骨气的人,所以她只拿了安神药,一句话也没和萧六郎说,就领着蓝姑姑气咻咻地回了自家小院,在他听不见的地方,把萧家祖宗十八代都捋出来好好地问候了一遍。

    她想去看玫儿是借口,想出府找“食古斋”的坎门长老申时茂才是真。她与申时茂约好见面的日子不巧是她的大婚之日。事到如今,她还能和他一起去赵集镇的法子只有一个——继续逃婚。

    她逃了几次,有些疲了。

    但她不想妥协,生命是自己的,没有人可以替她决定如何过活。办法用尽了,还可以继续想。若心里妥协了,人就毁了。若她的穿越就是一场逃婚之旅,那么,她总有一次会逃得漂亮。

    这么一想,墨九趴在墙上思考了许久。

    蓝姑姑几次过来,想哄她下去,可她一直“在忧伤”,后来蓝姑姑忍不住也从梯子爬到墙上,趴在她的身边,劝慰道:“姑娘,莫要再难过了,不就两颗核桃么?下回我们再买啊。”

    “为了核桃?”墨九回头看她,“你也太小看我了。”

    蓝姑姑抿嘴不语,墨九却把她拉过来,借着她的肩膀擦了擦被雨雾湿润的头发,幽幽地逗她:“我是在想,食神要不要再次光临辜家。他们如今也不上供了,这一日两餐的日子,我可怎么活?”

    蓝姑姑:“……”

    晌午后,墨九才下了围墙。

    可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她还是想去一趟食古斋。

    不仅为了赵集镇的古墓,还为了墨妄。

    去了食古斋,就可以通过申时茂晓得墨妄的消息。

    有了墨妄,她出逃的成功率就高了。

    于是,带着一罐盐焗鸡,墨九去了乾元小筑。

    萧乾是个怪人,不喜与萧家人接触,这乾元小筑便建在国公府的东南角,外面清一色的芭蕉竹林,外围还有一道五米左右的蓄水鸿沟,将小筑与萧府隔离,显得幽静且冷寂。

    对于墨九的到来,萧乾似乎并不意外,他派了薛昉在小筑外的石桥边拦住她,说叔嫂之间授受不亲,不便总与她见面,有事可告诉薛昉。

    “事儿可大了。”墨九也不乐意见他,只愁眉苦脸道:“我那日逃出去,把我家老祖宗传下来的玉给卖了。刚才我午睡时,老祖宗托梦给我,说再不把它赎回来,他就一把火把萧家烧了……”

    薛昉进去禀报,很快就出来了。

    他手里拿了一块玉,递给她,“使君说,玉已替你赎回。”

    墨九看着那块玉,有一种想吐血的冲动,“他怎会知道?”

    薛昉道:“若非如此,我们又怎会在河堤上找到你?”说到此,薛昉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垂低头才道:“使君还说,他不是你祖宗,你莫要乱认。”

    “……”墨九瞪眼,“此话怎讲?”

    薛昉很老实,“这玉是使君过的礼,充了墨姐儿嫁妆。”

    “我就说嘛,也就值二两银子,太符合你家使君抠门的风格了。”墨九也不觉得被人识破有多尴尬,她顾左右而言他的东张西望着,突地伸长脖子喊:“旺财兄,快出来。”

    这天烟雨蒙蒙的,旺财原本在檐下打盹,听见墨九唤它,很快就“嗷嗷”叫唤着摇了大尾巴冲出来,在她身边撒着欢,快活地跑前跑后。

    墨九愉快塞一块盐焗鸡在它嘴里,“真乖,还是我财哥最有爱。”

    “嗷!”这狗是个没智商的,吃着东西,被墨九逗来逗去,就兴奋地满地打滚。

    薛昉头痛地看着它一身的泥泞,哭丧了脸,“才刚洗过的啊,祖宗……”

    墨九又塞一块盐焗鸡给旺财,笑得眉眼生花,“薛侍统,我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去帮你家祖宗洗澡吧?”

    这一日,楚州大雨,檐前雨滴如珠帘。

    乾元小筑旺财专用的洗浴房中,欢声笑语不断,大约半壶茶的功夫后,一个送水的小厮默默地睡在了狗榻上,墨九穿了他的衣服,把蓝姑姑留下,偷偷从旺财的专用通道——狗洞里钻出小筑,从而出了萧府。

    小筑后院,一个挂着“紫气东来”鎏金牌匾的避雨亭中,萧乾合拢一卷书,透出薄薄的雨雾,望向墨九不太合身的青衫……久久未动。

    “使君。”薛昉在他背后,轻声问:“为何让她离去?”

    萧乾长身立于亭中,目光淌了一汪雨雾。

    “一擒一纵,谓之‘捉’,二擒二纵,谓之‘逗’,三擒三纵,方能‘服’。”

    ——

    食古斋的情况比墨九的猜测要好,依旧在照常营业,也就是说,萧乾从这里晓得了她的去向,又换回了玉,并没有动过它。也可以理解成在谢丙生一案中,墨家没有受到太大的牵连。那么,墨妄应当也不会有事。

    可他没事,为什么不来找她哩?

    她皱着眉头进去,申时茂却不在铺子上。只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郎,拿着鸡毛掸子在掸灰,见她入门,迎了上来。

    “这位小……小郎有何事?”

    墨九道:“找你们申掌柜。”

    小二皱眉,“不知小郎怎样称呼?”

    墨九漫不经心地瞄他一眼,把那块价值二两银子的玉,塞入小二手中,严肃道:“就说九爷找他。”

    ------题外话------

    二锦:想到3号就要入v了,有一点蛋蛋的忧伤啊。

    众妞:掏蛋就信。

    二锦:你们这些情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39米 不知六郎是暖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39米 不知六郎是暖男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