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38米 家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38米 家事

    “当!”有茶盖落地。

    屋子短暂的沉寂后,有人隐隐抽气。

    萧乾紧抿嘴唇,目光不深不浅地看一眼墨九,没有辩白,萧二郎却像捡到宝贝,双眼放光,手足并用地爬过去抱住老夫人的腿。

    “老祖母,嫂嫂都承认了,您要为孙儿做主啊。”

    老夫人慈爱地拍拍他的头,拐杖重重一杵,却不骂萧乾,只横眼瞪墨九,“还不照实说来?”

    墨九一脸天真地看她,“你问得好生稀奇,你们常说我是萧家的人,那萧六郎也是萧家的人,不就等于我是他的人?我不仅是他的人,还是老太太你的人,你们萧家祖宗的人哩!”

    “咳!咳……”萧远长呛住。

    有人低笑,有人叹息,都觉得墨姐儿智障。

    墨九犹然不觉,又认真指向萧二郎,“这个二郎好有意思,他昨儿说背我回去,晚上要好生伺候我。我原本也相信了,可你们看,我站半天了,他一不给我拿凳,二不为我端水,哪会伺候人?所以,我看他是个大大的骗子,老太太莫要信他的花言巧语,他才不会在房里好好侍候你呢。”

    老夫人老脸一黑,屋中的小辈们赶紧垂下头。

    墨氏脑子不正常可能不懂,可他们怎会不懂萧二郎话里的意思?这番官司众人都清楚了,老夫人心里就更清楚。她想打圆场,可萧六郎却不依,非要家法处置萧二郎。

    老太太拿萧乾没有办法,只能咬墨九,“墨氏痴癫,她的话哪里信得?”

    “哇!”墨九瞪她,“老太太你莫欺人太甚,不是每个疯子都像我这样高智商的。”

    众人:“……”

    “老祖母,这事好办。”萧乾脸上不染尘俗之气,正襟危坐的模样如高山远水,语气亦一本正经,“鲁成贵!”

    外面跪候的鲁成贵,战战兢兢进来了。

    他是萧二郎的忠仆,可他跪在厅中,却把萧二郎如何派他监视墨九,如何想趁机把她弄到房里淫亵之事道了出来。

    老夫人心知此事是真,但先前还可包庇,如今这般,愣是下不得台了,“一派胡言!来人,把这个奴才打出去。”

    “慢!”萧乾抬手,道:“祖母可是还要证人证物?”

    挖得越深,只会让萧二郎越难堪。老夫人又怎会不知这个理?她揉着头一顿伤心,“好了好了,你们若不想气死我这个老太婆,此事就到此为止。外头有多少嘴碎的丫头婆子?说出去是我老太婆脸上有光,还是你们脸上有光?”

    老夫人很少发火,这一生气,连萧运长都只得跪下请罪,萧乾却静坐不动。

    无奈之下,她只得唉声叹气地对儿子道:“反正现下你当家,你儿子威风也大了,要如何处罚二郎,你看着办。娘老了,管不得那许多。”

    萧运长给了萧乾一个诡谲莫测的眼神,叹口气道:“母亲说的什么话?二郎失了分寸,儿子也有责任。此番先让二郎去祠堂领罚,儿子定会好生教导他。不过此事,各院回去得堵了下人的嘴,不许在外面胡嚼舌根。”

    说罢他嫌弃地看向墨九,似乎气不打一处来,“墨氏回去,也好生闭门思过。”

    墨九瞪他一眼,“我何过之有?你也太天真了。”

    对未来公爹这个态度说话,也就是墨九了。可谁让她是个“疯子”哩?萧运长尴尬一僵,不想多生事端,也懒得理她,只揉着太阳穴,吩咐大家散去吃早膳。

    墨九原以为今儿会有一番好斗,结果让萧乾解决了,又顿觉无味。

    她那个病痨夫君的事儿,她原想趁吃早膳的机会打听打听,但涉及萧大郎,府里人都讳莫如深,谁也所知不多。

    唯一知晓的人,只剩萧六郎了。

    于是,她抢了三郎家的小儿子一兜爆米花,等在萧六郎回乾元小筑的湖边。

    ……

    此时,萧六郎还在老夫人正屋与萧运长说话。

    父子两个向来不对眼,气氛便有些尴尬。董氏也不是萧乾的亲生母亲,对这个外室子虽有不满,可自家儿子病成那样,长房唯一的靠山,就剩萧乾,她也只能静候在侧。

    萧运长道:“此次回楚州,要住多久?”

    萧乾并不抬眼看他,袖口轻轻拂过桌几,端起茶盏,不紧不慢地拂着水面的茶叶,“楚州地界连日大雨,洪涝成灾,儿子受官家托付,协助谢丞相治理水患,要好些日子。”

    萧运长皱眉,“谢忱也来楚州了?”

    萧乾淡淡看他一眼,“想来他会过府,喝大哥的喜酒。”

    谢家与萧家百十年来的明争暗斗没完没了,近年萧运长身体不适,虽未老,却还乡颐养,萧运序与萧运成两兄弟虽然为官,却并非官场中的料子,掀不起什么风浪,孙子一辈更是陨落,除了一个萧乾,旁人似是没指望了。这也是老夫人都不敢过多指责萧乾的原因。当然,也是墨九逃婚之事可以一带而过的原因。

    萧运长想叮嘱儿子一些与谢忱打交道的细节,可又觉得这个儿子似乎不需要,只得把话咽了回去,转问道:“谢丙生的案子如何了结的?”

    萧乾考虑一瞬,“平手。”

    这个回答有些含糊,可临安发生的事太复杂,也不是一两句可以说明白的,萧乾只道谢丙生罪行昭昭,证据确凿,今上并未包庇,但谢忱当庭请罪,宜王宋熹(谢妃生皇子)也在殿前下跪,皇帝没有追责谢家,大墨家之人也未受株连,只主犯乔占平一人伏法,在狱中自杀谢罪。其余墨家人,笞二十,悉数放了。

    乔占平自杀,那他与谢家勾结一事,就此了了。

    至于他是“主动自杀”,还是“被动自杀”,也无从追究。

    萧运长咳嗽道:“官家年岁大了,心思也越发难猜。”

    萧乾眉峰微皱,“一山压一山,平衡而已。”

    帝王之术自古讲究平衡,如今皇帝老矣,皇子得力的又不多,唯宜王宋熹与安王宋骜而已,这两个皇子,分别出自萧妃与谢妃,如今朝中对峙之局日益浓厚……就说这一次,皇帝派谢丞相治理楚州水患,对谢忱那把老骨头来说,其实也有一种“小惩大诫”的警告。

    可老皇帝又让萧乾协助,说到底各打五十大板。

    毕竟谢丙生是谢忱的独子,谢丙生之死虽是墨家所为,但若说萧乾没有插手,便是连皇帝都不信,又何况谢忱?

    “此事谢家肯定不会善了,我儿要小心为上。”

    萧运长叮嘱了几句,又向萧乾商量举家搬去临安的事。

    如今楚州位于荣珒两国的边陲要塞,说不准哪一日就有会兵燹之祸,且临安富庶,萧家在那边有土地有产业,搬个家虽不是小事,若为长久计,也得早早纳入日程。

    “待大郎婚事毕,就着手准备吧。”

    萧运长是家主,他的意见萧乾并不反驳。只不甚感兴趣地点头起身,拂拂袍袖,便要告退。

    看儿子疏淡的神色,萧运长皱眉又道:“六郎今年已二十有一,是时候考虑婚配了。楚州的闺女你若瞧不上,来日去了临安,让你母亲好好为你选一房良配。”

    董氏赶紧低头,假笑道:“我们家六郎一表人才,只放出话去,家门坎儿还不被媒婆子踩烂?老爷放心,此事交由妾身来办。”

    这讨好的话,换十几年前,萧乾和他亲娘听了,不知得多感恩。

    可时过境迁,也不过换他一声冷笑,“大夫人好好操办大哥的婚事就成。六郎之事,无须旁人过问。”

    照理他该唤董氏一声母亲,可他从来不叫。当然,年幼时的萧长渊曾经唤过,却换来了董氏一个耳光,说外室子入不得宗祠,哪来的身份唤她母亲?如今对他而言,她只是“旁人”罢了。

    萧乾大步出去,头也不回。

    只剩萧运长的叹息,还有董氏的哽咽。

    萧家院子很大,湖边绿树成荫,柳叶垂条,远山近水的花叶一片茂盛之景,阴凉而隐蔽。

    萧乾带着薛昉刚从湖畔走过,一座奇形怪状的假山石后便钻出一个人来——正是鲁成贵。

    他躬着身子,夹紧双腿,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点头哈腰地苦苦哀求:“使君,小的按您的吩咐都交代了。求您,把解药赐给小的吧?”

    萧乾冷眉轻挑:“并无解药。”

    鲁成贵嘴巴轻轻嚅动,不解看他。

    萧乾却道:“玩笑而已。”

    看着他飘然而去,鲁成贵面如死灰,几乎站立不稳。他出卖了主子,在萧家是呆不下去了。这个世道要找个事做不难,可一个出卖主子的人,却很难再受人重用。

    湖水的另一侧有一棵双人合抱的大垂柳。

    垂柳下有一块光滑的石头。

    石头上坐了一个白嫩嫩的墨九。

    萧乾从美人蕉的花丛穿过去,就看见她吃着爆米花,笑眯眯地掷过来一颗。

    “萧六郎,这儿,看这儿……”

    萧乾眉头不经意一皱,“有事?”

    墨九从石头上滑下来,轻摇慢摆地踱到他的面前,“你这人也太歹毒了嘛,这不毁了鲁成贵一辈子吗?”

    她可不是这样好心的人。萧乾不答,静待下文。

    果然,她丢一颗爆米花在嘴里,“说吧,准备怎样堵我的嘴?”

    ------题外话------

    有妹子说进度慢,二锦会加油码码码的……

    吼吼,多谢大家支持,《孤王寡女》1月3日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开v,有首订赠送潇湘币的活动,具体大家可以关注评论区。

    另外,《御宠医妃》(出版名《且把年华赠天下》)全书已上市(共九册),大家可以当当买,详细咨询qq群:36138976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38米 家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38米 家事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