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37米 要脱衣服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37米 要脱衣服吗?

    “萧六郎?”墨九看看他,又看看帐幔里那一抹削瘦的人影,只恨油灯的光线不如电灯,什么也瞅不明白,语气不由重了,“我来看我夫婿,你凭什么阻止?”

    “我是大夫。”

    萧六郎慢慢走近她。

    他个子太高,站在墨九面前,她不过刚及他的肩膀。于是,他的姿态便成了居高临下的俯视,“大哥的病,受不得风,更受不得寒。如今了你一愿,已是破例。”

    了她一愿?墨九眉梢一挑,打量他的衣服。洁白、干净,一尘不染,细嗅还有淡淡的中药味儿,就像在医院里嗅到消毒水,看见严肃的医生一般,一时间,她竟说不出反驳的话。

    捋了捋头发,她也不强求,只介意他先前的行为。

    “既然不让我见,那你让我沐浴熏香做什么?”

    萧六郎清俊的脸上,并无表情,“出洁。”

    没想到萧神医已是懂得“消毒”,墨九表示理解一些传染疾病不宜见人,遂点了点头,“那你让薛昉带我遛弯又是什么意思?”

    萧六郎顿了片刻,才轻吐两字:“好玩。”

    墨九很想一个老拳打在他的脸上。

    可不待她出手,帐幔里便传来萧大郎沙哑的声音。

    “六郎,我乏了,先歇去。”

    说罢他头一偏,似乎看向墨九:“大婚在即,姑娘莫要再来了。”

    “呵呵。”墨九倚靠在一个竹制的书柜上,抱臂看向萧六郎,目光一瞬不瞬,话却是对萧大郎说的,“我一定会再来的。你好生歇着,若死不成,就对家里吭一声,不要祸害我一辈子。”

    帐幔里又是一声伴着咳嗽的浅笑,但萧大郎没有再回答,很快便有两个小厮模样的人进去,把他的椅子推着,从里面的侧门离开了。墨九看他的样子,似乎走不了路——毕竟会走的人,是不愿意做废人的。

    没有看到萧长嗣的样子,墨九有些失望。

    但这只在早晚,他的健康状况比她想象的好,这就够了。

    于是,她问及了墨妄,“萧六郎,我那情郎去了临安,结果怎样了?”

    公然在夫婿的小楼里谈及“情郎”,这姑娘的脑子奇葩得惊天地泣鬼神,可萧乾不以为意,或者说习惯了,他淡淡瞥她一眼,看向她后颈上高高的红肿,“我以为你应当先关心自己。”

    墨九揉了揉颈子,痛嘶一声,“难道墨妄出事了?”

    萧六郎没有回答,只云淡风轻地看她一眼,示意她跟上,就转身走向楼道。

    墨九脚挪动了,眼珠子却没动,瞅着他的后脑勺,恨不得剜他一个洞。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竹楼的二楼。

    萧六郎应是长期在这里为萧大郎配药,屋子似一间药庐,摆满了各种药材、药罐,除了淡淡的中药味儿,房里还熏着一种清幽的香,很暖,很柔,让她周身舒坦。

    墨九看萧六郎调制药膏,歪着头问:“你让我上来,不会就为给我治脖子吧?你看我们孤男寡女的,你大哥会不会怀疑有苟且?”

    没有人回答她。

    一室静谧,暖而舒适。

    萧六郎调好药,指了指窗口的软榻,“躺上去,趴好。”

    墨九“哦”一声,走到榻前回头瞅他,“要脱衣服吗?”

    萧六郎:“……”

    于是墨九大喇喇趴在软榻上,头埋在枕头里,把受伤的脖子露在外面,就像上女子会所做spa一样,静待萧六郎伺候。

    可等了半晌,身后却没有动静,她又睁眼回望,“来啊。”

    萧六郎绷着脸,问得莫名,“你确定?”

    墨九点头,“对啊,你不是大夫么?计较这么多干啥?”

    “好。”萧六郎向来惜字如金,不声不响地走近,一只手落在她脖子的伤处上,这力道很大,墨九原本就挨了一棍,这样揉捏几乎疼得钻心,她受不了的尖叫,“不要啊。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晚了。”萧六郎挖了一块绿油油的药膏,继续往她脖子上摁。

    “啊!”墨九又叫,“不要啊,不要碰我……!”

    竹楼下的院子里,蓝姑姑抬头望着窗户的灯火,捂了捂脸,不停地来回跺脚,“作孽哦作孽,这可怎生是好?怎生得了啊?”

    薛昉不解地看她,“姑姑怕甚?墨姐儿不会有事。”

    蓝姑姑瞪他一眼,“你个毛都没齐的小子懂什么?”

    薛昉搔了搔头,“我怎就不懂了?”

    摇曳的火光里,墨九的叫声渐渐弱了。不得不说萧六郎确实是“神医”,神经够粗犷,折腾也够狠,但她脖子上的肿胀真的好了不少。他身上的薄荷味儿,混合着屋里的熏香,似一种馥郁的花香浅浅的包裹着她,就像睡眠神经被人松开了,慢慢的,她不仅再也感觉不到疼痛,反倒舒服得似睡非睡。

    “萧六郎,好舒服!”

    她昏昏欲睡的声音,像一首自弹的催眠曲,酥入骨髓,在如豆的微光里,有一种暖洋洋的暧昧,随着她慵懒的姿势,半湿的襦裙也一点点滑下榻沿,柔软的曲线上,一头长发凌乱的松落在枕上,绘出一幅疑似画中人的妖娆。

    萧六郎背光而坐,似乎并未受美人儿的感染,独有一种医者的清冷与高贵。

    “萧六郎……?”她又喃喃。

    他“嗯”一声,音调软得像一片轻薄的羽毛,从她的伤处拂到脚心,竟有一种耳鬓厮磨般的温柔。

    她幽叹,“怪不得人家说,女人嫁医生,幸福有保障。”

    萧六郎黑发微垂,遮在脸侧,看不出表情。

    墨九并没有察觉自己的啾啾声,比情人的絮语还要柔软,只知颈子上的疼痛没了,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舒服的眩晕感,恨不得就这样陷入梦中,语声也更为絮聒。

    “萧六郎,我们认识这般久了,好歹也算半个朋友,你怎就忍心让我守活寡哩?”

    萧乾的手顿住,清冷的脸上,意味不明。

    可墨九看不见,她头歪在枕上,已然睡了过去。

    萧乾静静看她一眼,拉过薄被盖在她身上,慢慢出了竹楼,对众人道:“大少夫人困了,今夜就睡在南山院。”

    ……

    待墨九次日醒来时,她夜入南山院,并且睡在萧大郎屋里的事,就传遍了萧府。

    墨九敲敲额头,看着蓝姑姑欲哭无泪的脸,有些发懵,“我怎么睡过去了?”

    蓝姑姑叹口气,“姑娘,你就认命嘛。”

    墨九瞪她,“我说我是被萧六郎迷丨奸了,有人信吗?”

    蓝姑姑吓了一跳,赶紧捂住她的嘴,“……你疯了?”

    墨九拍拍她的肩膀,摇了摇脖子,感觉不到疼痛,不由就想到昨夜失去意识的事儿。好多记忆都模糊了,唯独那一只手格外清晰,温柔的、温暖的、修长的,放在她的痛处……她相信任何专业的按摩师都不如他。

    “若再来一回就爽了。”

    “我的祖宗啊!”蓝姑姑显然误解了,恨不得去撞墙:“你知不知羞的?”

    “这有什么可羞的?”墨九想的不一样,她看了一眼墙角香炉里燃尽的熏香,猛地打开窗户,深吸一口气,“若让他做我的专用按摩师,不晓得要收多少银子?”

    蓝姑姑已经哭不出来了。

    她掌心在墨九面前晃了晃,“姑娘,你脑子还好吗?”

    “我好得很。”墨九拍开她的手,回院洗漱。

    她说的话是真的,昨儿晚上无疑是她入萧府以来睡得最好的一晚,没有噩梦,没有担忧,整个晚上都被一种香甜的味儿包裹着,滋味儿极是美妙。

    不行,回头得问萧六郎要那熏香……太好闻了,太好睡了。

    她正这般想着,夏草就急匆匆入了屋,“大少夫人,老夫人让您去仙椿院。”

    逃婚加上夜入南山院两件事撞到一处,墨九不奇怪老夫人会找她。

    她本不愿去见那奇葩的一家子,不过念着仙偆院精美的小吃,还算配合,速度也很快,只在换衣服的时候,差一点与夏青干仗。

    她在现代简单利索惯了,那头上插些乱七八糟的金钗玉环,哪怕再美也觉得头重千斤。在她的意识里,这些本该躺在古董盒里接受展览的东西,戴到头上多暴殄天物?

    争执再三,夏青是奴婢,倔不过她,只能任由她换了一身简单轻软的高腰襦裙,便往老太太屋里去。

    仙椿院大门外,候了不少丫头小厮。

    但似乎忌惮着什么,他们被赶得远远的。

    墨九目不斜视越过门楣入内,里面果然有一番热闹的景象。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小姐和哥儿们都在,就连萧运长连同萧乾也在……唯独令墨九没有想到的,是萧二郎委屈地跪在地上。

    他的膝盖边,有几块摔碎的瓷片,看来挨过训了。

    墨九不解,这厮不是要找老夫人告状吗?怎会反成了被告?

    大夫人董氏哭哭啼啼,“这二郎平常在外面怎样荒唐怎样招祸,也都由着他了。可眼下竟不顾大郎尚在病中,对嫂嫂起这样的歹心,实在不该。”

    老夫人似是不悦,冷哼一声,“你好好说话!堂堂国公夫人,怎可学那些丫头婆子嚼舌?”

    看老娘还是护着二郎,身为老大的萧运长脸色有些暗沉,却也不好冲他老娘开火,只看了董氏一眼。

    董氏不敢招惹老夫人,但丈夫意味深长的眼色她懂了,不免又撒泼似的哭闹起来,要为儿子(大郎)要个公道。

    屋子里一团乌烟瘴气。

    二夫人袁氏是个会说话的,看老太太震得住萧运长,又堪堪跪在萧二郎的身边,苦着脸对老夫人道:“娘,大嫂这些话句句都在诛我与运序的心哩?二郎是我们唯一的儿子,我一个妇道人家,教不好小子,一直都让娘代为管教,二郎虽说不如六郎出息,但头上也冠了一个萧字,嫂嫂逃了婚,丢的也是萧家的人,他受了老祖母的叮嘱,这才尽心尽力去寻墨姐儿,如今被大嫂一句句伤风败俗的话伤得,莫说二郎,便是我与运序今后恐也没脸见人了哩。”

    高门大户出来的妇人最懂得分寸。

    一番话拿捏了老夫人的七寸,又拿捏了萧运长与董氏的七寸。

    这兄弟妯娌之间,平常争个三长两短本是常事,可萧运长身为家主,儿媳妇跑了本不光彩,若真断定二郎觊觎大嫂,其实丢的又何止是萧二郎的脸面,也是他家老大萧长嗣的脸。

    他正沉吟,想要小事化无,却听萧乾缓缓道:“父亲若不秉公处置,何为家主?”

    萧二郎一听,急眼了,“六郎莫要血口喷人,分明是你与墨姐儿苟且,秽乱家宅,反来咬我一口。”似是看见墨九入了门,他回头直指墨九的脸,“昨日是不是你亲口与我说,你是萧六郎的人?”

    大庭广众之下被问及,普通姑娘早就脸红反驳了。

    墨九却毫不迟疑地点头,“是啊,怎么了?”

    ------题外话------

    —。—上菜了,别嫌少哈!看了的妹子吱一声,以便我献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37米 要脱衣服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37米 要脱衣服吗?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