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33米 再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33米 再遇

    从食古斋出来,蓝姑姑拎着诓来的二百两银子,手有些发软,墨九却毫无压力地负着双手,领着她们在楚州城里大吃大喝了一顿,一直逛到夜幕降临,方才往河边走。

    中元节放河灯,是传统。今儿是七月十四,有的地方,祭祀却已开始。河岸上隐隐传来道士的“祭鬼歌”,怪里怪气的腔调似捏着脖子从喉咙里憋住来的,有些惊悚的效果,可墨九听来十分新鲜。她以前考古,对这些知识并不陌生,可实地行走感受,又另有不同。

    七月流火,夜晚河堤上的风,入袖已凉。

    吹着河风,望向夜空,听着祭鬼歌,墨九竟有些恍惚。

    跨越了时空,她如今穿了另一个人的身子,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个魂?

    同一个苍穹下,茫茫的宇宙中,是否真有平行空间?

    前世的她在阴山皇陵,是死了,还是怎样了?

    她没了之后,她家的古董店,可怎么办?

    最痛苦的是,她费好大工夫从四川弄来的腊肉腊肠还晾晒在阳台上,没有来得及吃。

    “姑娘,这世上真有鬼吗?”玫儿是个好奇宝宝,整天各种问题,显然把墨九当成了《十万个为什么》。

    换往常,墨九会逗她两句,可大抵鬼节到了,月亮太圆,人们迫不及待放入河中的一盏盏荷花灯又惹了她的眼,她轻轻一叹,难得正经道:“你认为有,就有。你认为没有,就没有。”

    她越正经,玫儿越不当她正经。

    “唔”一声,玫儿嘟嘴道:“姑娘又玩笑,玫儿都不懂。”

    墨九翻白眼,“意思是,人心里住了鬼,就有鬼。”

    玫儿更糊涂了,瞥着她严肃的脸,“哦”一声,换了话题,“那姑娘怕不怕鬼?”

    墨九摇头,“鬼有什么可怕?”

    玫儿咂舌,“那姑娘说,什么最可怕?”

    墨九默了一瞬,回她:“人心。”

    玫儿太小,显然不太懂,但她一张尖巧的瓜子脸上却写满了崇拜,她抓住墨九的衣袖,满满依赖的靠着她道:“我娘还活着的时候,常给我讲鬼故事。她说鬼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抓娃娃吃,玫儿便怕得紧,不敢走夜路,不敢睡在灯火照不见的地方……姑娘,你有没有听过鬼故事?”

    墨九笑眯眯的,“没,你给讲一个?”

    鬼节讲鬼故事有些刺激,也极富挑战,玫儿还没有讲便紧张起来,抓住她袖子,左右四顾着很害怕。

    墨九笑了笑,把她带到河堤的一块凸石上坐下,看着人们争先恐后地走到河边,把一盏盏用彩纸扎成的“水灯”放入河里,微微眯起眼,“石头坚硬,阳气最重,鬼便过不来了。讲吧。”

    “哦。”玫儿挨她紧紧的,“从前有一个秀才,他赴京赶考,为了省些盘缠,便夜宿荒山,靠在了一座孤坟上头……”

    河灯照亮了水面,为夜色中的波光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伴着玫儿的鬼故事,冥纸的味道弥散在了空气里。

    “不好,有人掉河了。”

    “快,快去看看——”

    墨九是来“旅游”的,对什么事儿都感兴趣。她曾说辜二是一个十处打锣九处都在的人,其实她自己才是。听见人群嘈杂,只招呼了蓝姑姑和玫儿一声,便往人多的地方去瞅热闹。

    人命永远是世上最令人关注的东西,她到的时候,有一个男子在河里“扑腾”,一些会水的正跳下去施救,其余的好事者,则围在河堤上窃窃私语。

    墨九伸长脑袋看着,突听耳侧传来一句,“成贵哥,快看,大少夫人在那里!”

    “哈,二爷的法子果然奏效。你几个过去,请大少夫人回府——”

    看着一群人朝自己走过来,墨九恨不得把脑袋缩回肚子里。看来萧二郎人品不怎么好,脑子却还够用,不仅探得了她在这里,还用了这样缺德的法子引她出来。

    “姑娘,怎么办?”蓝姑姑紧张得声音都颤了。

    “王八蛋!”墨九低咒一声,“事不宜迟,我们分头跑,回头在租住的农庄碰头。”

    这货胆儿大,倒也不紧张,撒开脚丫子就跑,转瞬就消失在人群中,没了影子。

    可她这么一走,蓝姑姑和玫儿却着急了。

    “农庄在哪?”

    “……不知。”

    “呜,你往哪边跑?”

    “我……这边。你……那边。”

    河灯像一盏盏悬挂在河上的灯火,照亮了墨九逃跑的路。她跑得很快,可从一开始便成了人家的目标,所以追赶的人,她也一直没法儿甩掉。好在今晚河岸上人多,她个子又小,在人群中钻来挤去,一时半会儿那些人也追不上。

    她气喘吁吁地挤过一条河弯,发现前方的岸边泊了一艘浆轮船,甲板上有一把梯子挂着,直入岸边,似乎为了方便上下船之用。

    墨九回头一瞅,下意识爬上悬梯,跳上甲板,然后抽回梯子,趴在甲板上,等那一群人跑过去,她才松了一口气。

    可她还没想好要不要进去与船主人打声招呼,背后就传来辜二的声音,“九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一回是巧,二回是巧,三回又在这样的时候见到辜二,墨九很难再相信是巧合了。

    但他好歹是旧识,在逃跑的路上碰见他,墨九并不排斥。

    她拔了拔头上的布巾子,向他端正地行了个礼,“又打扰了,还请辜家公子原谅则个。”

    “无妨。”辜二摆手,疑惑道:“九姑娘为何在此?”

    “哦哦哦,我路过。”

    路过也不能“路”到人家船上来呀?墨九自知无法自圆其说,四处张望一下,技术性岔开话,“你家相好的,今儿不在?”

    看她把这艘浆轮船也当成花船,辜二脸有些涨红,“九姑娘玩笑了,这船是家里的。平常在河两岸往来,贩些货物,今儿大哥和家人都没落屋,我这不过来寻人么?”

    “哦哦哦也是。”墨九盯着远处的河灯,又道:“你家好像很有钱?”

    “勉强可度日。”辜二谦虚地微笑。

    “那我就没负疚感了。”墨九是想到了辜大供给她这个“食神”的那些鸡鸭。

    “此话何解?”辜二却分明不懂。

    “呵呵呵。”墨九笑吟吟看他,“我是说,你既然有钱,那这样的良辰美景,不摆上一桌,吃点小酒,岂不是负了河岸风光?”

    船上居然有现成的酒食,辜二很快便摆了上来,墨九也不客气,拿过酒杯,便热情地为他斟酒,“来来来,我们相识有缘,先干一杯!”

    辜二盘腿坐她对面,却不碰杯子。

    墨九眼一瞪,“怎的,瞧不上我,请你吃却不吃?”

    辜二面露难色,没好意思说这些东西原就是他的,只低了声音道:“九姑娘请吃喝,辜某怎觉得,像极了……鸿门宴?”

    墨九把他面前的酒杯端过来,一饮而尽,“怕我下毒不成?你不喝我喝。”

    她原本确实想把这厮灌醉,问一问为什么老是恰好出现在她面前,可人家有了警惕心,她也就没机会了。

    一边愉快地吃喝,她一边东张西望的睨着船下河岸的动静,突地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慌里慌张地跑过来,四处打量着,就差大声喊她的名字了——不是蓝姑姑又是谁?

    墨九扒了扒酒杯,拿出弹弓,往船下一弹,铁弹丸正好落在蓝姑姑的脚边。

    弹起的河沙吓了蓝姑姑一大跳,她猛地抬头看来,见到墨九,顿时大喜,“姑娘,原来你在这儿,让我一顿好找。”

    这一刻,墨九也觉得自己心都操碎了,“不是说分头回农庄吗?你寻我做甚?”

    蓝姑姑拿袖子拭着额头的汗水,“可我找不到农庄。”

    墨九无奈地叹口气,“你能活到今日,老天爷真是慈爱。”她正待让辜二放悬梯把蓝姑姑弄上来,突地又想起一件事,“玫儿呢。”

    蓝姑姑哭丧着脸:“我正想告诉姑娘,我跑过来的时候,听见玫儿在哭哩。她好像被人抓住了,还挨了打……”

    墨九问:“她为什么也没跑?”

    蓝姑姑哇一声哭了,“她也找不到农庄。”

    揉一下额头,墨九已经没有力气感谢老天爷的慈爱了,她目光烁烁地转头看向辜二,“可不可以……”

    “不可以。”辜二皱眉道:“九姑娘,此事辜某不便插手,毕竟只是萧家的家事儿。”

    墨九瞪他,“放心好了,我摆得平。我只想告诉你——”她指了指漆桌上的酒食,“这个酱爆鸭爪不错,给我留着。”

    ------题外话------

    咳,其实二锦昨儿说的萧六郎和旺财快出现了,是说的“快”嘛,这一字误解,差点让小媳妇儿们暴打一顿,告歉告歉。

    不过,这一回,真的是快了。

    众妞(怒):抓回去,继续暴打——

    二锦(哭):不要啊!明天,肯定出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33米 再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33米 再遇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