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29米 墨九是恶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29米 墨九是恶人

    夏日的天,黑得晚。萧府炊烟渐落,各房各院都在张罗晚膳了,湛蓝的天际还留了一抹火红的晚霞,把府邸的屋舍檐廊点缀得美轮美奂。

    可这番美景却照不到墨九这个阴气森森的小院。

    从萧二郎那里回来,她就拱在床上困觉,身子曲得像一只虾似的,没有半点儿活力。蓝姑姑和玫儿哪里晓得她昨夜没有睡好在补眠?只心烦意躁地守着她,左一个叹息,右一个叹息。

    “若使君在府里,兴许还能为姑娘说上话。”

    “使君对姑娘好好的。”

    “唉!禁食又禁足,姑娘这日子,可怎么过哟。”

    “不如我去找薛侍统?”

    “找他做甚?”

    “问问萧使君为何还不回府呀?”

    这两个人的对话,墨九听了有些好笑。她打着呵欠把脚尖支在墙上,借力翻了个身,斜歪歪地瞥她们,“听你俩这口气,好像我要嫁的人是萧六郎一样。奇了怪了!你们不是应该去南山院找我那个死鬼夫君为我做主才对嘛?”

    “呸呸呸!”蓝姑姑赶紧捂着她的嘴,压低声音,“姑奶奶,这种话如何说得?”

    墨九“唔”一声,扳开她的手指,“那好吧,不说。你们快去拿饭,我饿了。”

    这姑娘的心就像没长在腔子里似的,蓝姑姑一脸忧伤:“禁食你吃什么?”

    墨九“咦”一声,骨碌碌爬起来,反倒奇怪地瞅她,“老太婆禁我的食,又没禁你们的食。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啊?莫非你准备给我弄一份单锅小炒,再配上二两花雕……嗯,这样也可,就是别弄太多浪费了。”

    “……”

    她说得好有道理,蓝姑姑和玫儿竟然无言以对。自古以来长幼尊卑都有秩序,一个妇道人家被长辈责罚了,哪个敢公然违抗?说禁食,那便得滴水不沾,就算食物摆在面前,也没人敢忤逆。可被墨九一洗脑,虽然她们隐隐觉得哪里不对,还是照做了。

    于是,禁食成了一个笑话。

    墨九不仅吃了,还吃得很饱。

    不过,下人的饭菜到底少了一些油荤,吃到第二天中午,墨九已经不能忍受了,五脏六腑都在向她提出抗议。仔细一琢磨,为长久计,她倒也不着急,在院里拆了一个花台,砌出一个锅台,对外声称“连日噩梦,生一些烟火好避邪”,可实际上她却搭了一个梯子大半夜爬墙摸了隔壁一只大公鸡过来,扒干净毛生生做成了一只叫化鸡。

    当然,墨九也厚道。

    她没有白拿,在人家的鸡棚里留了一张字条。

    “坐阴背阳,此宅大凶!近日尔家宅不宁,献上公鸡一只,以祭凶煞,驱尔大祸哉。——食神”

    隔壁那户人家一开始以为进了贼,可看到字条却被唬住了。因为墨九说得事都是真的,他家这些日子确实家宅不宁,两个小妾争宠,吵得不可开交,正妻原想贤惠一次,却被小妾合伙揍得满头大疱,闹得那叫一个乌烟瘴气。

    于是他们便不当是贼了——试想,哪个贼只偷一只鸡?

    食神来了,一只公鸡哪够孝敬他老人家?第二天,这家男主人又宰了一只鸡,洗得干干净净白白胖胖地放在后院的漆案上,还烧着三炷香进献给“食神”。

    如此一来,墨九倒也方便,觉着禁足的日子真不错。她收集了鸡血,也不知哪根筋又抽了,吩咐夏青出去搞了好多黄纸缯来,又找了一支朱砂笔,一个人窝在梨树下,画起了黄符。就像一个正经道士似的,画一张,她还念一下咒语,神态庄重,目光炯炯,搞得每个人走路都小心翼翼,生怕触及了什么“生灵”。

    只有玫儿不怕,她认真地看墨九画,好奇得很,“姑娘,这图案是什么意思?”

    墨九头也不抬,“你想知道?”

    玫儿眼睛亮晶晶的,“嗯。”

    墨九继续歪歪斜斜的勾上一笔,“我也不晓得啥意思。”

    玫儿愣住,“那你画它做甚?”

    墨九哼哼,回答得理所当然,“用来吓人啊。”

    玫儿:“……”

    不多久,一张张“驱鬼的黄符”就贴满了小院的各个角落。

    这还不够,墨九在门楣上用朱砂混鸡血写了两个字——“冥界”。

    身为墨家传人,考古专业的研究生,她毛笔字儿从小练的,写得很有风骨,可这小院“外面竖冥界,里面贴黄符”,愣是搞得阴气森森,鬼里鬼气。不过两三日工夫,若非得了主子的差事,整个府里上上下下,再不肯踏入小院一步。

    整个萧府都在传,墨氏的脑子病得不轻。

    正常人都对她退避三舍,她却有了更多的自由,换着法子的吃鸡。

    不过吃到第五日,这货就吃腻了,半夜去拿鸡时又留下一张字条。

    “鸡血已足够破煞,换一只老鸭即可。”

    ——

    这些日子,楚州天气炎热,萧府也因为大郎的婚礼热闹起来。除了墨氏在“冥界”发疯的事之外,最让人不解的是,以前成日宿花眠柳不落屋的萧二郎,罕见地收了心,花街柳巷不去了,反倒对大郎的事上了心,忙前忙后的帮他筹备亲事不说,老太太还允了他,下月十八,由他替病中的大郎行拜堂礼。

    大宅底下,鸡毛蒜皮的事都会传得很远。

    那一日的鸳鸯亭,尽管温静姝用一个蹩脚的借口替萧二郎下了台,可府里的人都晓得萧二郎什么德性,人人都在私下窃窃,大郎媳妇儿长成那俏生生的妖精样儿,他不肖想便不是二郎了。

    这些话,也有传入墨九的小院。

    她没什么动静,蓝姑姑和玫儿却替她焦心起来。

    日子过得很快,眼看七月初十都过了,离十八的婚期只剩八天,若萧二郎真有歹意,她们不得不防。

    于是这天晚上,墨九正吃着酸萝卜炖的老鸭汤,蓝姑姑又开始碎碎念了,“萧使君为何还不回楚州?不说月初的吗?”

    玫儿也低声附合,“有使君在就好了,想二爷再大胆,也不敢乱来。”

    咬着鸭骨头瞪她们一眼,墨九真的服气了。她与她们不一样,这么多天了,蛊毒根本就没有发作,她几乎已经忘了这事,对萧乾的“想念”自然也就淡了。看她两个一唱一和又为萧乾念经,她摇摇头,懒洋洋地打个饱嗝,光着脚丫子踩在杌子上,一边打量夏青为她画的脚指甲,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到底哪个地方让你们觉得萧六郎是好人了?”

    蓝姑姑道:“就凭他瞧不上你。”

    墨九:“……”岂有此理!

    慢吞吞蹲下身来瞅着她,蓝姑姑却不似玩笑,认真地道:“姑娘打小就水灵,人人见了都说狐狸精投胎,好看得不像寻常女子。虽说没长什么脑子,只凭这脸蛋儿,这身子,走到哪里不被男子多看一眼?偏生萧使君没有。我看他瞅你,就和瞅一块木头疙瘩差不多。”

    “我去!”墨九不高兴了,“你到底在夸我,还是在损我?他那是瞧不上我吗?那他是闷骚,是喜欢装……叉!唉,说了你们也不明白姑娘的魅力所在。总之,我才是你们的主子,靠着我,不比靠着他强啊?一个个的,都长的什么心思?哼!”

    “靠着姑娘?”蓝姑姑眉头挑得老高。

    “嗯。靠着我啊。”墨九很严肃地点头。

    “那我不如拜菩萨去。”

    看蓝姑姑果真转身,对着堂中的菩萨画像拜个不停,墨九不由叹气。

    “没见识,我懒得理你!玫儿,上机关,睡觉。”

    为了安全起见,墨九这些天做了一些简单的防贼“机关”,不过白天常有丫头往来,她也不用,只天黑的时候,这个院子是绝对不会有正常人敢来的,所以她准备歇下的时候,就把“机关”请出来。

    可不曾想,亥时许,却有人敲院门,“大嫂,是我,静姝。”

    墨九正在里屋画符纸,蓝姑姑一个人伺候在侧,听见温静姝的声音,她就想出去,墨九却就着画符的笔,杵在她额头上,“定!”

    说罢,墨九又温和的笑:“静姝啊,推门进来便是。”

    温静姝应了一声,刚把院门推开,便有一股子腥臭浓稠的东西从头上泼下来,淋了她一头一脸,还顺着脖子窝儿便往衣服里钻,又黏又臭,她拼命闭上眼,连续“呸”了好几声,方才问:“大嫂这是做甚?”

    她不开口还好,这嘴巴张开,那水样的臭东西就往她嘴里流,瘆得她毛骨悚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急得想要跳脚。墨九站在屋檐下,哈哈大笑,“静姝不怕,那是鸡血,为你避邪用的。若不然,一入冥界,你可就有来无回了。”

    “……”温静姝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擦拭一阵,她叹口气,“嫂嫂,静姝过来,有要事相与。”

    看她说着就走过来,墨九捂着口鼻大吼,“站着莫动,你就在那说。”

    被她嫌弃了,温静姝拎了拎衣裳,眉头微微一拧,“此事,静姝不便说与外人。”

    “哦”一声,墨九也不客气,唤了蓝姑姑,“你去听听罢。”

    蓝姑姑欲哭无泪,只得悻悻靠近满身腥臭的温静姝,一脸难看。可等她送走温静姝回来,脸色就不是难看了,而是僵硬,“这二少夫人是个没坏心眼子的人,过来说话也是为了姑娘,你怎好意思祸害人家?”

    墨九翻个白眼:“因为我是恶人呗,专整好人。”

    蓝姑姑一叹,像要教育她,又像有更紧迫的事来不及教育,往左右看了看,把头低下来凑到墨九的耳边,“二少夫人说,二爷对姑娘没有死心,甚至连老夫人都默许了,就等着姑娘与大爷成婚哩。我就寻思这几日府里不大对劲,眼皮老跳吧,果然有事。这老夫人也太宠二爷了,简直无法无天,姑娘要防备着些……”

    墨九撑着额头想了想,点头,“好阴险,我喜欢。”

    见她又犯傻病,蓝姑姑吓了个真切,“姑娘,你可不要乱来啊?玫儿丫头说得对,不如我们托薛侍统带个话,找一下萧使君最好。”

    “不,我有法子。”墨九睨着她,勾了勾手指,“过来。”

    蓝姑姑竖着耳朵凑近,只见墨九目光烁烁,“等今晚夜深人静,我们一起翻墙去偷鸡。”

    低抽一口气,蓝姑姑内伤不已:“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偷鸡?”

    呵呵一声冷笑,墨九道:“不偷鸡,怎好上路?”

    ------题外话------

    二锦是没有存稿的裸奔君,大家要多多留言鼓励撒。

    嗯,这个毛病已经三年了,我大概有一千个日子想要改掉,然并卵,我还是裸奔君……

    我要存稿!我要存稿!

    众妞:已倒——鄙视。

    二锦碎碎念:《且把年华赠天下》完美终结版“战江山”上市了,当当热卖中,没入手的妹子赶紧出手哈,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29米 墨九是恶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29米 墨九是恶人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