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28米 倒打一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28米 倒打一耙

    老夫人屋里的罗嬷嬷过来拎人的时候,墨九兴高采烈地过去了。

    看她像去领赏似的兴奋劲儿,蓝姑姑愁得手心都掐红了。她与玫儿一路都在想着对策,墨九却似根本不知情,兴冲冲入了萧二郎的屋子,冲夫人小姐们做了一个男子的揖礼,便自来熟地坐在杌子上。

    “原是小事一桩,老夫人又何必亲自道谢?”

    屋子里夫人小姐丫头站了不少,可没有一个人晓得她在说什么。

    众人都很纳闷,她祸在当前,为何还眉飞色舞。她却咂咂嘴,很中肯地点头,“当然啦,老夫人赏罚分明,也是好事嘛。可我素来不贪心,您便要谢我救命之恩,也莫赏金银财宝,不如简单粗暴一点,来一桌早上那蜜调的点心和梅花汤饼就好……”

    “你还想着吃?”老夫人差点顺不过气来,拐杖重重一杵,“跪下!”

    墨九奇怪地瞟她,“有凳子不坐,跪下做什么?”

    与墨九说话若没点儿气量,很容易一命呜呼。

    老夫人稳了稳心神,拐杖一指就把气撒在了仆妇身上,“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给老身动手。”

    几个丫头婆子连忙上前把墨九从凳子上拽起来,使劲儿摁住她的身子,要她下跪。

    墨九哪里肯依?她大吼道:“跪不得,跪不得!跪了就要出事儿了。”

    罗嬷嬷恨恨摁住她的头:“老夫人面前,有你跪不得的?”

    “一看你就不晓事。”墨九瞪她一眼,“那孔阴阳没有告诉你们吗?天寡之命的妇人,其实是玉皇大帝的亲生闺女。因为她偷吃了一颗还未成熟的蟠桃,导致消化不良,上吐下泻,不得不下凡历劫。可玉帝觉得女儿是他上辈子的小情人,所以不能让凡间男子轻易染指,这才有了所谓的天寡……”

    墨家姐儿的天寡本就有些玄乎。

    她这样一嚷嚷,屋中人怔怔,嬷嬷丫头手也松了。

    墨九喟叹一声,把罗嬷嬷的手从身上挪开,语重心长道:“你们这些凡人,有时候就是不懂事,也不想想,玉帝的闺女如何跪得?一不小心折了老夫人的寿,哪个担待得起?”

    “一派胡言!”老夫人气到极点,拐杖杵得啪啪响,“打,给老身打这个疯子。”

    一句“疯子”,众人恍然大悟,这才反应过来墨姐儿脑子原就有问题的,她说的话哪里能信?

    紧张的情绪一松,几个仆妇又扑过来要拉她。

    墨九看这老太婆不太好哄,不由皱眉,“可以不打脸吗?”

    她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很让人崩溃,老夫人也快被她搞疯了,声音冷厉了不少,“拖下去!不给这无知妇人立立规矩,她便不懂得长幼尊卑。”

    “奶奶……”看老夫人动了真格,不待墨九说话,病得“起不来榻”的萧二郎噌噌就爬了起来,一把拉住老夫人的袖子,嘻嘻笑道:“我这小嫂子细皮嫩肉的,哪经得住板子?奶奶小惩大诫地训示一番就行了,何苦与她计较?”

    这小子唱的什么戏,老夫人不明白了,“放手。”

    萧二郎拉住她,“不放。”

    对这个孙子,老夫人向来没脾气,不由一叹,“小祖宗,你到底唱的哪一出?”

    萧二郎四下里看看,见屋子人多,把嘴凑到老夫人的耳根上,也不晓得说了什么,把个老夫人气得脸都红了,抬手就拍在他的肩膀,“臭小子好不晓事,这如何使得?躺下去,奶奶自有决断。”

    “不成,那奶奶便由着孙儿去死好了。”

    “孽障!”老夫人看着他,目光炯炯有神,“岂能由着你?”

    这一回也不晓得萧二郎触到了她哪根逆鳞,却是不依他了,非要把墨九叉出去打。眼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蓝姑姑和玫儿都慌了神,跪地求情不止,可老夫人早些年跟着老国公上过战场,也是有些威仪的妇人,一头白发了,还说一不二。

    “吵死我了,都闭嘴!”墨九终于烦躁了,甩开几个婆子,把凳子一踹,环视着众人,老气横秋的教训,“讲点道理不好嘛?你们是讲究人,我也是讲究人,萧二郎这厮缠着我要亲亲,我没让他亲,但他栽到水里,我却喊人救了他,这就是救命之恩嘛。恩将仇报会有报应的,你们懂不懂?”

    “亲亲”这种事,哪个小姑娘说得出口?偏生她是个不知羞的,大言不惭地指着萧二郎又道:“你起来,别在那儿哭哭啼啼,像个姑娘似的。告诉你奶奶,是不是你想亲亲我,抱抱我,亲亲我,抱抱我的?”

    “你休得胡言乱语!”萧二郎脸都涨红了,“分明是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勾引我的。”

    “贱人是不要脸。”墨九瞪他一眼,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哦”一声,突地侧头盯住温静姝,“喏喏喏,我可有证人的,二郎媳妇你亲眼看见的,对不对?”

    温静姝与她对视一眼,慢吞吞走到堂中跪了下来。她衣着朴素,一件半新不依的裙子穿在身上,看上去更为单薄,但吐词却清晰镇定,“老夫人,今日之事……是二爷吃多了酒,错把大嫂当成妾身,方才有了轻薄的举动。”

    “贱蹄子你敢诬蔑我?”不等她说完,萧二郎的窝心脚又到了。

    温静姝受不住,身子往后一倒,捂着胸口顿了片刻,又跪直身子,冲老夫人磕头道:“静姝亲眼所见,若有一句假话,不得好死。”说罢她想了想,双手趴下去,头垂得更低,“老夫人,大爷如今是病着,出不得屋子,可他好歹也是萧家长孙,若回头有人在南山院去嚼几句舌根子,让他晓得有人欺负了他的妻室,恐会损及他的身子呀……”

    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敲在了老夫人心上。

    想到病中的长孙,她叹口气,道一声“罢了”,又凉凉地看向墨九。事到如今,就算大事化小,她也得找一个台阶,方才无损她的威仪,“墨氏,便是二爷吃多了酒,那大白天光的,他也不能真就难为你。你大可走开便是,为何狠心推他下水?”

    墨九一怔,“我没推他啊。我是用脚踢他的。”

    老夫人:“……”

    顿了顿,她咽下喉头的腥甜,冷冷道:“他是府上的二爷,你一介妇人,怎可拌他?”

    墨九不高兴了,横着她:“可他吃醉了啊,不用醒酒吗?”

    “你还敢狡辩?巧言令色!”与墨九这性子的人说话,很容易被歪带,老夫人气血上涌,有理也说不清,便有些不耐烦。然而,有温静姝做证,府里上上下下又这么多眼睛,她想偏袒反会坏了名声,只好随便找一个台阶了事,“滚回去好好反省,禁食一日。禁足……到下月十八,不许出院子。”

    “哦,好。”墨九笑得一脸荡漾,还行了个礼:“多谢老夫人赏。”

    她活蹦乱跳地出了院子,好像并不是被禁食禁足,而是得了一件天大的恩赐。

    “哈哈,如愿以偿!姐从此不用早起请安。爽!”

    蓝姑姑完全不懂她的心思,想到先前那一番惊险,脸色还有些发白,“姑娘,你就不能晓点事?得罪了二爷,得罪了老夫人,还把二少夫人拖下水做什么?”

    墨九不阴不阳地道:“哪是我拖她下水,她本就在水里。”

    蓝姑姑气得额头都绷紧了,“你说你这里外不是人,往后怎么活?”

    墨九回头看她,“那有什么活不得的?”

    不待蓝姑姑炸毛,她又虎着脸道:“回头找萧乾拿一罐儿药丢到井里,一家几百口全都药死,我不就活得好好的了?还能平白得一笔家产哩。”

    蓝姑姑哭笑不得:“……”

    ——

    闹剧散场,萧二郎屋里的人,也都走得差不多了。

    可平素从不敢顶嘴的温静姝,今儿居然当众让萧二郎难堪,这让袁氏母子两个如何过得去?

    袁氏冲着跪在地下的温静姝又是一阵怒骂,直到嗓子都哑了,方才恨恨让她滚。

    温静姝也没多话,换了一身衣裳,仔细地把手洗干净了,在枕头下摸出一个瓷瓶儿,瞅了一会,倒出一粒药丸子服下,又静静坐下抄经,就好像先前的打骂不曾有过一般。

    老夫人也没有走,待丫头小厮都退下了,然后拿着拐杖敲萧二郎的头,“你个孽障,先前那些话,是可以乱说的吗?墨氏是你大嫂,你怎敢生那份心思,还当着恁多人说来,你这脸不要,你奶的脸还要哩。”

    萧二郎不以为耻,仍嘻嘻笑,“孙儿不是悄悄说与奶奶的吗?”

    哼一声,老夫人白他一眼,“妄想!天下好姑娘多了,你莫打她主意。”

    萧二郎缠上去,摇她胳膊:“奶奶,孙儿就瞧上她了,便是休妻另取也干。”

    “混账东西!”老夫人这回与他杠上了,“你莫非也想禁足?”

    眼看争她不过,萧二郎气哼哼地拿过枕头倒趴下去,又哎哟连天地叫唤起来。老夫人心疼孙子,拍拍他的背,神色便有些软,“唉!”

    袁氏冷眼瞧了半晌,为老夫人斟了茶,笑道:“娘且息怒,媳妇以为,二郎倒也不是痴心妄想。”

    老夫人喝了一半的水,差点呛出来,“胡闹,二郎不晓事,你也跟着发疯不成?”

    袁氏顺着老夫人的脊背,叹道:“娘莫恼媳妇,想我二郎婚配已有三载,侍妾也有好几个,膝下却无一子半女,眼看着三郎四郎的孩子都满地跑了,下人们的闲言碎语把舌根子都嚼烂了,我这做娘的心里不痛快,二郎也不好受啊。”

    抬眼看一下老夫人的神情,袁氏又撺掇道:“大郎的病,娘心里清楚着,这一时半会哪里好得来?待下月十八墨氏入了房,不也是晾着?……可媳妇瞧她的身子骨,是个好生养的,若她能留下一子半女……”

    老夫人一惊,不由抬眼望她。

    袁氏莞尔一笑:“这般即全了大郎,也全了二郎。”

    ------题外话------

    亲爱的妞儿们,御宠医妃出版书——《且把年华赠天下》完美终结篇上市了。

    有q版人物图谱,有q版人物的涂色卡,还有某锦创作心路历程。

    当当热卖中,6。9折下单进行时,买买买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28米 倒打一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28米 倒打一耙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