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24米 入楚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24米 入楚州

    等萧乾一行走得影子都没了,墨九这才摸着脖子转过头,看向墨子雕像前的平台上,三三两两议论的墨家子弟。

    墨九的耳朵很灵光。

    隔得这样远,她也听见了一些“逸事”。就在昨天晚上禁军潜入山庄之前,尚贤山庄发生了很多旖旎的事儿。比如一个向来害羞腼腆的女弟子跑到一个男弟子的房门口抱着树干跳舞,很快那男弟子就把她抱了进去;有一群男弟子的住所里,似乎也有不太寻常的声音;但最为诡异的是,山庄养的一头种猪发狂地闯出猪圈,把一头母山羊给拱了。

    墨九看向墨子雕像,“祖师爷,我好歹也成就了一桩姻缘,说不定还将发明一个新物种,可谓劳苦功高,您别恼我啊。”

    她想:对大墨家来说,这是一场浩劫,但也是一次机会,“不破则不立”,这是千古不变的法则。

    虽然这个朝代并非她所知的历史朝代,却像极一个平行空间,而此时的大墨家,正处于历史上从鼎盛走向衰败的时代。后来儒、道、法流传千载,墨学却渐渐没落,其实也是她的遗憾。所以,她欣喜于这样的浩劫,希望它能让墨家走向另一个与历史不同的方向。

    薛昉催了墨九几次,让她离开,说萧家接亲的人已然等在对岸。可墨九肚子饿,非得吃了早饭再走。

    她也不管人家这会儿乱成一团,有没有心情做饭,直接去找墨灵儿要吃,半点不脸红。

    她的身份在尚贤山庄是一个谜。但人人都看得出来,她与萧乾和墨妄的关系不错。而且,萧乾身边的薛昉又跟前跟后地陪着,他们自然也不敢怠慢,甚至为免此次事件动摇墨家的根基,还得小心翼翼的讨好。

    为此,他们特地派人伺候她沐浴更衣再吃饭。

    墨九其实也好打扮,好洁净,有这样精致的享受当然不会拒绝。可她胆小,怕中招,旁人都不要,只要墨灵儿。

    于是沐浴的时候,她顺理成章地避开了薛昉,与灵儿关在房里说起了体己话,“小丫头,你可晓得右执事在密室养了什么蛊?”

    墨灵儿这小丫头目光很纯洁明亮,经了一番变故,性子也没多大改变,就是一双眼睛有些红肿,是墨妄离开的时候哭成这副德性的。也是这个时候墨九才晓得,她是墨妄的贴身婢女,功夫不错,人也机灵,很得墨妄重用。

    可说起蛊来,她一问三不知,“右执事的事,灵儿晓得不多。”

    问不出结果,墨九也没有与灵儿说太多。这一点,她好像与萧乾有点心有灵犀,两个人都不愿意向旁人说起密室的遭遇。

    墨九甚至隐隐有一些猜测,却不好讲。

    毕竟尚雅最初的目的是想与萧六郎有肌肤之亲。

    所以,蛊虫很大可能与男女之事有关。

    但这也只是猜想,身体并无异常,她悬着心,却也乐观地盼着,其实根本就没有蛊。

    舒服地泡了一会,她又打探起墨家别的事儿来。

    不为旁的,她想回去。

    穿越这事说来稀奇好玩,可身为现代人,她又怎会不想念现代文明?

    她暗自寻思过了,穿越之前的阴山皇陵,是刚发现的一座帝王陵寝。规模庞大,设计精巧,她随教授过去之时,还无法确定是哪个帝王的陵墓。但文物部门要求保护性发掘,所以他们费时半月,也没能入得主陵。不过,她误中机关之时,却很确定与墨家机关术有雷同。那么,若要回去,会不会线索也在墨家身上?

    捂了一把脸,她把身子往后一倚,又问灵儿:“墨家钜子是怎样的命格?”

    灵儿不答,拿柔软的巾子往她背上撩了水,那水珠子便一串串珍珠似的从她光滑白嫩的脊背滚落,晶莹剔透,珠光点点,似玉露含羞……灵儿便笑嘻嘻感慨,“姐姐真美,和然姐姐一样美。”

    墨九不晓得什么然姐姐。

    却晓得这丫头懂得转移话题。

    她瞪过去,“话虽中听,时机却不大对。说吧,寻找下任钜子的事,也不是什么大秘密。”

    “可灵儿不能告诉外人。”灵儿一嘟嘴,墨九就不高兴了。

    她掬一把水泼在灵儿身上,哼一声,“我是你家主子的师妹,也就是你主子师父的徒弟,是外人吗?”

    灵儿歪着头打量她,一脸懵懂,“你晓得曲善真人?”

    墨九一愣,“曲鳝蒸人,好吃吗?”

    灵儿哼哼扁嘴,“曲善真人便是左执事的师父,他原先是墨家的左执事,后来出家做了道士……姐姐根本不知情,都是哄人的。”

    墨九打个哈哈,又严肃脸,“那是你不了解我。”

    “了解什么?”

    “你若了解我,就晓得我从不哄人。”

    “灵儿才不信你。”

    “不信?”墨九挑高眉,“信不信我拆了你熬大骨汤?”

    “姐姐,灵儿不能说的。”灵儿委屈地看着她,咬着唇不说话。

    “好吧。”墨九对古人的固执服气了,“我们不熬汤,做粉蒸肉。”

    怎么都套不出话,她只好在旁事上折磨墨灵儿。于是这一餐早饭,花样翻新,她也享了好一阵福。可吃饱了,她却觉着尚贤山庄厨子好,愣不舍得走,非得再吃午饭。

    时下之人,一般仅用早晚两餐。

    可她习惯了三餐,墨灵儿又“欠了她”,无不尽心尽力的服侍,俨然提前过上了姑奶奶的生活。吃饱了,也没闲着,拿着罗盘就在尚贤山庄四处转悠,寻龙点穴,最后除了发现风水好,并没寻找与她穿越有关的东西。

    她不信邪,还想再住两日。

    可薛昉实在耗不起,崩溃得都跟她跪下了。

    于是,墨九良心发现,一行人终于启程。

    他们没回三江,直接在此处的渡口上船,前往楚州,与三江的送亲队伍和楚州来的迎亲队伍在对岸接头。

    墨灵儿要前往墨家神农山的总院,方向与她相反,二人也就此别过了。

    小丫头很喜欢她,临别时还拉着她依依不舍,“你若是然姐姐就好了,就可以不用嫁人,跟我一道去总院。”

    反复提及几次,墨九对这个然姐姐没了好脾气,“她到底是哪个?胆敢与我长得一样,最好不要让我看见,不然我非得削了她油炸不可。”

    墨灵儿撇嘴:“姐姐见不着了。”

    墨九稀奇了,“为何?”

    墨灵儿摇了摇头,“姐姐,再会!灵儿会惦念你的。”

    说罢小丫头打马离去。墨九不由唏嘘,这么小的姑娘,城府却深,不该说的事儿,一概不露。

    ——

    姑奶奶愿意挪脚,薛昉喜得嘴巴都合不上,领着十来个侍卫前头开路,一双脚就跟生了风似的,麻溜地快。

    墨九一瞧,拍拍额头,“我好想吃了宵夜再走啊。”

    薛昉乐呵呵笑,看样子学聪明了,“宵夜都为姐儿带着哩,一包金银卷,一笼水晶角儿,十个剪花馒头……饿不着您。”

    墨九负手走他身后,“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薛昉噎住,回头打量她一番,又弯腰拱手道饶:“墨姐儿玩笑了,使君吩咐送姐儿往楚州,只要你不跑,说什么便听什么。”

    墨九瞪他:“他还会怕我跑?”

    她如今不是不想跑……是不能跑。从密闭出来,她就得了疑心病,总觉得自己身上有蛊,若跑了,回头蛊毒犯了找谁去?入了萧家,好歹有一个“萧神医”,只要他不死,她总能保个命吧?

    吼完了,看薛昉可怜巴巴的样子,她又摆摆手,“带路呗!愣着做什么?莫不是你准备背我?”

    她长得水灵娇气,模样也不过十五岁的姑娘,白俏俏的脸,一颦一笑,像似枝头新绽的花骨朵,俏得不行,嫩得不行,薛昉赶紧避开眼,脖子都红了,“启程——”

    墨九上辈子二十五岁,所以薛昉这种半大不小的男孩儿,在她眼底就像一个孩子,看他害羞,她反倒有些奇怪。

    一路无言,上了停在渡口的浆轮船,逆着河风往楚州而去。

    听他们讲,上岸不过几十里路,便是楚州城了。

    墨九懒洋洋坐着,难得沉默。薛昉瞟她好几次,低声道:“姐儿耽搁了行程,萧府接亲之人等久,一会见着,难免会使些冤枉气,姐儿不必辩白,听着便是。”

    赫赫有名的萧家娶一个没钱没势的寡妇,恐怕不只接亲时使些冤枉气罢?墨九盯了这小子一眼,“嘿嘿”笑着装傻,并不多说,只侧头眺向烟波浩渺的水面。

    对未来,她略有些犹豫。入不入萧家,也都是两难。不入萧家怕蛊毒,一入萧家深似海。

    不过她也好奇,萧家大郎到底什么病,连萧六郎都治不好?

    ——

    快到对岸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

    水面上的船只很密,渡口往来也很繁忙。墨九静静观察着不一样的世风,不经意发现离渡口不远的岸边停泊着一种与众不同的船只。这些船不大,帆篷也不华丽,却偏生挂红搭绿,早早就点上了灯笼,灯火倒映在水面上,泛着一丝水烟色的光芒,在水面上摇摇摆摆,添了一种说不出的胭粉气。

    她有些好奇:“薛小郎,那是什么船,好像不太一样啊?”

    薛昉年纪小,但随着萧乾走南闯北,比普通小子见识多。他只瞄一眼,目光闪烁着支吾,说不出口。

    边上几个汉子憋不住低笑,“薛侍统小小年纪,哪会知晓这个?”

    “呸!”薛昉涨红了脸,“哪个说我不晓得,不就是野娼?”

    几个汉子异口同声地大笑,意指他是未经人事的稚儿,薛昉红着脸急了,“墨姐儿跟前,不得放肆!仔细使君回头剥了你们的皮。”

    一听萧乾的名字,几个汉子都住了嘴。

    可墨九却明白那些小船是什么营生了。她们不像青楼那么正式,有鸨儿带着,习得琴棋书画,会歌舞伎巧,接待达官贵人,她们只是一些日子不好过的妇人,使了自家的船出来,暗地做皮肉营生,赚一些活命钱。当然,价格肯定也低廉,估计接待的都是渡口两岸来往的力气汉。

    她虽是女子,却不如薛昉那般不自在,心底无所谓,但说不得也要“害羞”一下。于是她把帷帽往下按了按,背过身去,将怀里的袖珍罗盘掏出来把玩。这个罗盘她极是喜爱,上面一层锈色已被擦掉,显了些光亮出来,更显莹秀可爱。

    很快,浆轮船慢慢地靠近了渡口。

    渡口上方有一群披红挂彩的队伍,他们站在高高的台阶上,正往浆轮船看过来,队伍的前方,停有一个缀了金银色的大红喜轿。

    ------题外话------

    一入深坑深似海,看着亲手挖的坑,二锦也是醉了哇……啥时候完成啊!

    妹子们快鼓励我啊,求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24米 入楚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24米 入楚州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