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23米 可有情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23米 可有情深?

    他们困于密室中的晚上,酷热了许久的天迎来了一场大雨。

    出来时,雨停了,但积水却从青瓦之上顺着檐角滴下,清凉的空气与湖中升腾的雨雾混杂,白蒙蒙一片,隐约可见几枝探头的桃花,笼罩在一层烟色中,竟似人间仙境。

    可“仙境”已被禁军包围。

    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密密麻麻,却安静有序。

    山庄入口的平台上,墨子雕像前,捆跪着一排排墨家子弟。他们似春睡未醒,一个个低垂着头,双手反剪,不论男女似乎都有些衣冠不整的模样,面上绯红,就像吃醉了酒一般,画面极赋喜感。

    墨九拖着旺财站在边上,冷静围观。

    只见薛昉抖了抖半湿的衣裳,把清点人数的册子捧到萧乾面前,禀报道:“使君,我等拿下尚贤山庄时,并没有遇到预想中的激烈反抗,一个人都像吃错了药似的,倒是奇怪了。可怜龙卫军的兄弟们,大半夜地淌水过来,结果却没废一兵一卒……只有两个人因不识水性,差点淹死。”

    萧乾冷冷看他。

    薛昉咳了一声,又紧张道:“另有两个身子差的,淋了夜雨,得了风寒。咳,除此之外,没有战损。”

    没有战损,却有乌龙,萧乾的脸色已不大好看。

    薛昉顿了顿,觉得不应当说这些不利士气的话,又正色朗声道:“此一役,禁军兄弟一个个如狼奔豕突,闯入敌庄,以万夫莫敌之速生擒墨家乾门长老乔占平,鞭一百,苔一百,令其启开密室,先迎小王爷奏凯归来,再接使君……”

    这马屁拍得!萧乾侧眸瞪他一眼,冷冷看向浑身伤痕的乔占平,不温不火地道:“带主犯回京,其余人,放了罢。”

    “属下遵命。”薛昉抱拳行个礼,走到墨子雕像前方,叉腰大声道:“尔等听好了,墨家有人不尊礼数,不重法纪,胆敢作奸犯科,脔杀朝廷命官,其罪当诛!”

    先使一个杀威棒,他接着又收了点声:“但小王爷宅心仁厚,枢密使慈眉善目……不,面软心慈,只押主犯,且饶尔等一命。从今往后,尔等当拳拳服膺,奉公守法,不得做那藐视朝廷之事。”

    薛昉说来正经,墨九却暗自吃惊。

    谢丙生之死,算是大案了。可萧乾一开始只轻描淡写地让宋骜作证,说他是自杀,谢忱得到消息,自然不会善罢甘休。那么,他在朝堂上奈何不得萧乾,必定暗中使坏。如此,才有了乔占平昨日开启机关之前那“谢丞相自会处理”一说。

    如果乔占平当真与谢忱勾结,萧乾却反戈一击把乔占平揪成杀害谢丙生的元凶,那么,他不仅给日益壮大的墨家一个下马威,还结结实实打了谢忱一个响亮的巴掌。

    “小王爷,萧使君,妾身有话!”

    薄雾中,被押跪在地上的尚雅,突然尖声大叫。

    “等等,妾身有话要说——”

    萧乾使了个眼色,薛昉便站过去高声吼,“说。”

    尚雅跪在积水的地上,衣裳湿透,红的黑的污的抖索成一团,像一朵被狂风暴雨摧残过的娇花,但一双眸子,却格外明亮。她重重跪在宋骜面前,“砰砰”磕了三个响头,似乎才想起这小王爷没有话语权,又赶紧跪行到萧乾面前,磕头不止。

    “妾身愿为小郡主解离魂蛊,但求饶乔占平一命。”

    他们都很清楚,不管案子的结果如何,此去临安都凶多吉少。

    可这个时候了,她却要保住乔占平,当真令人不解。

    宋骜在密室被困了一夜,脾气不太好,张嘴就骂,“少跟爷这儿叽歪,告诉你啊贱人,郡主身上的蛊毒,你解了便有个好死。若解不了,那老子就将你和姓乔的削了,一锅炖。”

    尚雅高高昂着头,露出一截带伤狰狞的脖子,却很固执,“左右都是死,妾身不怕。若你们不肯应妾身之求,那妾身便算千刀万剐,也绝不妥协,任小郡主一世智傻也罢。”

    宋骜“呵”一声怪笑,上去踹她一脚,“反了你了。”

    萧乾眉梢一扬,出声阻止,“殿下!”

    “做什么?”宋骜转头不解地瞪他,“长渊莫不是与这娘们儿相处了一夜,就舍不得了?”

    萧乾并不解释,面无表情道:“郡主是皇家人,性命贵重。”

    宋骜哼一声,“那就任这贱人要挟,放了姓乔的?”

    萧乾瞥他一眼,冷了声音:“乔占平是朝廷要犯,这个决断我做不得。先将二人一并带往临安,等案情清楚了,再由官家抉择罢。”

    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可萧乾没有连坐,只带走墨妄、尚雅、乔占平与另外几个涉事的骨干。墨妄自始至终一言不发,气定神闲,等离开地命令下达,也不等来禁军拉扯,低低吩咐了墨灵儿几句,便大步走在了前面。

    乔占平却不动,高声道:“谢丙生是我杀的。”

    众人都望向他。

    他目光漠然,阴柔的声音似灌了水,有些沙哑,“谢丙生是我杀的。我剜的眼,我削的皮,我换的衣裳。他的脸上,我一共割了九九八十一刀,我割他的时候,他被墨妄捅了一剑,还没有死。”

    说这些话时,他并不看尚雅,只冷静地正视萧乾和宋骜:“乔某不才,但一人做事一人当,不愿牵连无辜,请小王爷和使君明鉴,放过他人。”

    尚雅愣愣看他,呜咽着嘶吼,“乔占平!”

    宋骜眸子一眯,冷笑:“你倒像个爷们儿……”

    “但律法不容人情。”萧乾恐这厮胡乱许诺,打断他接过话去,“至于凶手如何定罪,谢丙生当杀不当杀,诸位是为民除害的英雄,还是草菅人命的逋寇,一切等入京再说,审刑院自有公道。”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尚雅哽咽着,双腿颤抖走不了路,也不愿走路。她望着乔占平,万般不解,“你为什么这样做?我们明明说好的,把萧使君困于密室,等我解去媚蛊,便与我远走高飞……”

    乔占平似乎不想与她说话,不耐地道:“尚雅,我不是你的附庸,更不是你招之即来,挥之则去的物什。这些年,我眼睁睁看你与一个又一个男人荒淫无度,早已对你恨之入骨。更何况……”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没有说出云雨蛊,却目光阴阴地冷笑,“更何况你若成事,还会随我远走高飞吗?与其惨淡收场,不如为你收尸。”

    尚雅捋了捋湿软的头发,自嘲苦笑,“那你为何又要一力承担?”

    乔占平目光一厉,“我并非为你求情。男儿之气,敢做敢当,我乔占平输得起。谢丙生是我杀的,就是我杀的。你记好了,谢丙生是我一个人杀的。”

    最后一句,他仿若在吼。

    尚雅手脚并用的爬过去,抱住他的腿,“不,是我杀的,我杀的,不关你的事。”

    乔占平一脚踹在尚雅的胸口,“滚啦!”

    尚雅身子软地,怔怔看着他,突然捂脸痛哭,“我也想要干干净净的,你相信吗?乔郎,你相信吗?我也想干干净净的嫁你为妻,为你生儿育女。”她泪水顺着手缝滑落,湿了白皙的指,悲愤得像在痛斥着某种不公,宣泄着某种仇恨。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檐角的雨水“嘀嗒”作响,格外清晰。

    雨后的阳光有一缕从墨子雕像的头顶洒下来,落在墨九的身上。可她的背脊却是凉凉的。她猜大多数人都与她一样,不明白这两个男女之间的感情纠葛。

    乔占平昨夜想杀尚雅,她从没怀疑过真实性。

    可此刻却强烈的感觉到,他分明想保住她。

    那为什么他一会恨不得尚雅去死,一会又要救她呢?

    是他念及十余年的情感纠缠,回光返照一般突生眷恋?还是他为了再次博得尚雅的感情,以便她能坚持用离魂蛊要挟皇室来他续命?或是他一开始就晓得要东窗事发,故意把自己与尚雅的关系撇清?

    若是最后一条,那乔占平当众喊出的“谢丞相会处理”就意味深长了。

    这事有些复杂,她没法定论。

    不过希望墨家气运,由此逆转。

    就是……可惜了墨妄。

    墨九不动声色地望向墨妄,他正好也在望她。

    二人对视一眼,她没有一句话。他目光凝了凝,也只冲她点点头,就望向了一众茫然的墨家子弟,风姿绰绝的抬头摆了摆手,在初升的雨过天清色中,目光坦荡荡地朗声高喝。

    “诸位兄弟姐妹,我杀谢丙生只为周济苍生,为民除害。今上深明大义,定会明辨是非,放我归来。你们不必慌张,好生守着祖师爷遗训,弘扬墨学,务必把墨家精神发扬光大。”

    “弟子谨记左执事教诲。”

    墨妄又道:“我已修书一封,让灵儿带去神农山总院。坤门长老不日便会前来,为尔等主事。”

    “弟子必当遵从聆训。”

    一个个口号响亮,让墨家子弟看上去秩序井然。

    墨九不仅猜想,若没有她投入井中的药物,禁军想要轻易拿下这些人,会不会没那么容易?可想到这里,她又庆幸自己丢了药。要不然,血流成河的结果,墨家一样干不过朝廷禁军,结果生生被当成匪患剿灭,才当真可怜。

    “老祖宗,我这么大的功劳,这罗盘就当奖我的了。”

    她心安理得地摸了摸怀里的罗盘,一低头,发现脚边的旺财不见了。

    这狗就是认主人,不过眨眼工夫,它就跑到了萧乾的身边,嘿哧嘿哧的吐舌头摇尾巴卖萌打滚讨好主人,压根儿就不理会她了。

    墨九不满地走过去,正想把旺财讨来玩一会,却听见萧乾吩咐薛昉。

    “此去楚州,你切莫大意。”

    “喏。”薛昉低头执礼。

    萧乾看见过来的墨九,顿了顿,似懒得理会她,又侧身对薛昉吩咐,“大哥的婚期是下月十八,我尽量赶在月初回楚州。”

    “喏……”薛昉这声儿拖得有些长。

    因为他有些奇怪。换往常,他家枢密使才没有这般好的心情向他这个下属交代清楚的行程。这句话,分明就不该对他说的么?

    萧乾性好洁净,等随从拿巾子过来为他拭净了脚上的泥水,方才踏上马蹬,翻身上马。墨九瞅了半晌觉着不对,冲他背影就是一句,“站住!”

    萧乾回头看来,凉薄的眼,如那雨中清雾,瞧不见情绪。

    墨九懒洋洋道:“你就这样走了?”

    萧乾低低问:“不然?先为你备好午膳?”

    墨九一愣,笑着点头:“好哇!”

    萧乾哼声转头,拍马离开,她却笑得眼都弯了,“备好午膳不叫好。老贼走了,才是真真儿的好。”

    天亮开了,雨后初晴,天空似被蒙上了一片云彩。

    禁军们排成两行,笔直地往外行进,禁军旗幡飘荡,马蹄声声。初阳映照在兵阵的铁器上,反射出一缕缕绚丽的光芒,引得两侧河道中停泊的舟楫都热闹起来。人们纷纷钻出船舱,看队伍穿过碧波涟涟的湖桥,嘴里议论有声。

    萧乾并不侧目,一马当先缓步走在前面,一头散开的头发,依旧没有束上,黑衣黑发黑色皂靴,脸上似凉似邪似有戾气,虽俊美犹如嫡仙上凡,脸上却分明写着“除了狗,生人勿近”。

    墨九看着远去的队伍,突然发生了一种诡异的想法——萧乾来替他大哥娶亲,其实才是“顺道”的事吧?说到底,他的正事分明就是搞姓谢的。

    “汪汪汪!”突然,一声狗吠,旺财摇着毛绒绒的大尾巴冲她飞奔过来。墨九一奇,笑眯眯地蹲身摸它的头,窃喜地以为旺财的真爱是她。它也确实热情地舔着她的手,可她正想抱住它,那狗却从她腋下滑过,跑远了,只留给她一个耀武扬威的背影。

    ……被狗调戏了?

    “下回逮到你就红烧!”

    墨九翻个白眼,突地一口气卡在了喉咙。

    ——他们都走了,她身上的蛊可怎么办?

    ------题外话------

    小妞儿们,今天的结束了,咱们明天不见不散。

    约哦,天冷了,我在被窝里等你……真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23米 可有情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23米 可有情深?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