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22米 获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22米 获救

    “你会机关之术?”墨九一惊,声音略高。

    “不会。”萧乾回答得很干脆,末了,他在石床上拿了一方细软的帕子,慢条斯理地把佩剑擦得光洁如新了,方才还剑入鞘,不屑地扫她一眼,“本座怎会这些奇技淫巧?”

    奇技淫巧是一个对术业极不尊重的贬义词。墨九下意识生了恼意,黑着脸瞪过去,可与萧乾阴凉的目光对视着,她才发现似乎有点不对。这厮莫不是在怀疑她什么,故意试探?

    她哼一声,揉着肚子打嗝,“那你凭什么说机关困不住你?”

    萧乾眉头挑了挑,优雅地坐在石床上,“天机不可泄露。”

    墨九呵呵一声,阴阳怪气的笑:“难为你了。奇技淫巧不会,却学会了癞蛤蟆的手艺,这呵欠打得好。”

    她介意他贬低了墨家的机关之学,话里话外都是阴损,可萧乾却懒得理她,正襟危坐,阖目养神。如此一来,墨九一个人吵也就没劲了。

    大耐糕她啃了两个,还留了一个没舍得啃,当然她也没有好心的拿给别人啃,她当宝似的捂好,终于想起了角落里还有一个尚雅。

    好像是受伤过重,尚雅渐渐地哭不出声了,像一条死狗似的瘫在角落里,身上是血、脸上是血、断裂的手指处也没有止血,就连唇间偶尔冒出来几个骂人的字眼,也模糊不清。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哪还有半分妖媚?

    瞥一眼青石板上的三个带血指头,墨九皱了皱眉,看他坐在床沿入定般的萧乾,“嗳”了一声,“你再不给她止血,她可就废了。”

    萧乾眼底波光微闪,却无半分怜悯,“与我何干?”

    “对哦,跟我好像也没关系?”墨九也懒得去管了。上辈子人人都说她冷血心硬,她从来不觉得,如今尚雅血淋淋的瘫在她面前,她似乎还真的没有生出同情心,只不过觉得天道循环,报应不爽罢了。

    油灯轻摇,两个人静寂般沉默。

    尚雅大概失血过去,慢慢没声了。

    墨九却猛地跳起来,“不会死了吧?”

    萧乾不言不语,双眼依旧紧阖。

    她走过去,碰碰他的肩膀,“喂?说话。”

    萧乾慢腾腾睁眼,“说话费精气,本座却没有大耐糕。”

    “……”墨九无语地瞪他一眼,回头望了望尚雅,小声儿道:“她若真死了,万一我们蛊毒发作可怎么办?”

    “你怕?”他问,目光有一抹幽暗的凉。

    “废话,我还没有活够呢。”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乎?可萧乾似乎没有她那样的担心,淡淡看她一眼,从怀里掏出一只浅绿色的小瓷瓶,递到她的手上,继续闭目养神,灯下颀长的俊影,墨发黑袍,面目如画,却凉如秋月。

    墨九盯了他良久,把小绿瓶在手里转了又转,拨开塞子嗅嗅,冷不丁冒出一句:“在你行囊的药箱里,第三排第三格那个海棠红的瓷瓶里,装的什么药?”

    这句话问得莫名,萧乾却猛地睁眼,“为何这样问?”

    墨九道:“那日我潜入你屋里找古董,当然不会空手而回,见那瓶子长得漂亮,就把它顺走了。”咳一下,她见萧乾目光越发阴冷,不免紧张了一瞬,“莫非是什么勾魂夺命的毒药?”

    萧乾面孔生寒,“你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啊。”墨九很无辜:“先前我与灵儿去茅房的时候,一路观赏风景,遇见一口水井,就把药丢进去了。”

    萧乾:“……”

    墨九笑眯眯看他,“对了,瓶上还贴着名字的,它叫快活丸来的。我瞧着不像毒药,就寻思吧,空着手来人家尚贤山庄串门,也不太好意思。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把它丢井里,让大家都快活快活嘛。”

    萧乾突然泄一口气,“墨九,你真行。”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墨九有点小兴奋,毕竟被表扬了嘛。她道:“客气客气,我一向如此聪慧过人,不过比起你老贼来,好像也弱了些哈?你看你道貌岸然的像一个君子,一天读什么清心寡欲的书,结果却搞出那样的药,啧啧。”

    萧乾冷冷睨着她:“……”

    墨九依旧带笑:“啧啧……”

    萧乾皱眉,闭眼,不再与她对视。

    墨九其实也不太喜欢和这种闷驴子聊天,但这室内就他一个活人……半死的尚雅不算。他不理她,她就无聊了。

    原本她见萧乾那样淡定,是相信他留了后手,可以从密室出去的,所以懒得动手,如今闲着也是闲着,她也不急给尚雅治伤,一个人在密室里捣鼓起来。

    她问尚雅:“翻找一下东西,你不会阻止我的哈?”

    尚雅软在角落里,自然不会回答她。

    墨九认真地想了想,“不问自取,好像非君子所为?”

    于是她走过去,揪住尚雅的脑袋,点了两下,然后松手。

    “这样就表示你同意了。”

    石床上的萧乾,嘴唇一抽,没有出声。

    墨九也懒得看他,打开了那个放置蛊虫盒子的柜子。

    那不是一个寻常的柜子,不仅因为它用紫檀木造成,还使用了鲁班锁的结构,整个柜子看上去是一个严细合缝的整体,可拉开榫子,却大有乾坤。这个自然难不倒墨九,她小心翼翼把榫子从榫眼中拉出,解开鲁班锁。

    然而打开柜子,里面却空空如也。

    她有点奇怪。

    既然用了鲁班锁,肯定有内容才对。

    思考一下,她接着在内壁发现了第二层鲁班锁。

    ……接下来,是第三层。

    开鲁班锁这种事,是个精细活儿,她花了很长的时间,一直背对着萧乾在捣鼓,专注的样子,不似平常那般不着调,黑发蹁跹,发绦轻摇,美眸流转间,有着普通姑娘没有的睿敏。

    油灯“噼啪”一爆,她打开了最后一层。

    可正中间,居然只有一个罗盘。很袖珍,很小巧,也很精细,是个三元盘,乌金的颜色,因年代久远,看不出材质。墨九大概估计了一下,约摸有上百年之久。

    “乖乖,古董啊。”

    她如获至宝地捧在手里,却听见背后传来一声。

    “这地方也敢乱摸,你真不怕死。”

    墨九头也不回,“我怕什么?你会救我的嘛。”

    她说得理所当然,背后却没有了声音,他似乎自动忽略了她的话。当然,墨九也没闲工夫理会他,她喜获“宝物”,又走过去拉住尚雅的头发,问她:“这个罗盘对你来说,肯定不稀罕,不如就送我了吧?”

    尚雅头垂着,还在昏迷中。

    墨九抓着她的脑袋又点了两下,正色道:“谢谢。看在你送我东西的份上,那我便把你救活好了。”

    把罗盘塞入怀里,她蹲身拧开了瓷瓶的塞子。

    尚雅脖子上的伤口已经凝血,她只把伤药洒了一些在她的断指处,想了想,又撕下她巴掌宽的一块衣料来包扎好就算完事。不过,绿瓷瓶她有些舍不得归还,偷偷放入了怀里,开始拿着罗盘在密室里走来走去。

    背后,萧乾又问:“你懂风水?”

    墨九道:“略知一二。”

    萧乾又问:“你懂机关?”

    墨九道:“略知一二。”

    于是萧乾不问了,墨九走向了石壁上的浮雕。

    浮雕一共有十二个,每一个都刻有一对搔首弄姿的男女,虽然姿势都不同,但每个浮雕的左下方,都镌有一个日子,如甲子年、癸亥年,十天干有同,十二地支却各不相同。

    观察了片刻,墨九就发现,十二个浮雕的地支,正好代表了对应的十二生肖。如子鼠,丑牛,寅虎……莫不如是。

    尚雅先前触摸的浮雕顺序,也正是十二地支的顺序。她想:这样精细的机关设计,乔占平应当也不舍得轻易毁坏才对。那么,他最大的可能,就是人为的颠倒顺序,以便将来收尸。可这个机关就像一个磨方,一环扣一环,顺序一变,里面的机刮组成就完全改变了。

    “王八犊子的!这得筹谋多久才行?”

    她低低骂着,看向四周的铜墙铁壁,不由愤然——十二个组合排列,可以排列出无数种不同的结果,这让她怎么去解?若一个一个试下去,估计等她饿死了都没出去。

    于是,她又去把最后一个大耐糕吃掉,再冷静了一次,等尚雅醒过来,开始正经的审问她,“你是什么属相?乔占平是什么属相?乔占平他娘,乔占平他爹,乔占平他姐姐,乔占平他爷爷,乔占平他爷爷的爹……都是什么属相?”

    她想:那货为了便于记忆,完全有可能这么干。有了尊卑之分,就好找顺序了吧?可尚雅望着她,头一歪,索性又昏了过去。

    墨九:“……”

    背后,传来萧乾的低笑。

    墨九回头瞪他,看见他意态闲闲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她果断地走过去,一把拽住他的袖子,把他扯下来,自个往床上一躺,摆了摆手,“你边上玩去,这张床姐姐征用了。”

    “姐姐?”萧乾不动,声音如美酒般醇厚,“你不说自己还是个孩子?”

    墨九双手往脖子后一抱,懒洋洋看他,“是啊,叔叔。边上玩去吧?”

    萧乾:“……”

    ——

    从三人进入密室开始,已不知过去了多久,几盏灯油都一个个耗尽了灯油,唯一一盏长寿的,豆大的灯芯也快要燃到尽头,墨九睡了一觉醒来,盯着那昏黄的光线,终于有些害怕了。

    她平白穿越而来,难道就为了这样死去?

    心里有了怕,这样的场景就有些恐怖。

    光线越来越弱,黑压压的一团,她汗毛都竖了起来。

    可萧乾坐在石椅上,却如老僧入定,面色淡然得没有情绪。

    墨九看着他近乎完美的面孔,突地坐起来,“不行,我不想死。”

    萧乾睁眼,眸底依旧冷然若水,可森冷的语调却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倒下去,继续睡。”

    他想让她保存体力,可墨九却苦着脸,一阵捶床,“我去!我还没吃过楚州的蒲菜饺子、软兜长鱼,临安的西湖醋鱼,龙井虾仁、叫化童鸡、干炸响玲、蜜汁火方、百鸟朝凤、油爆大虾啊,怎么可以死?!”

    萧乾的表情刹那凝固。

    也就在这时,秘密室顶上传来熟悉的机括转动声,像无数头耕牛拉着铁犁在石板上磨蹭,“吱吱”刺耳、尖锐地扎着耳膜,却比天籁还要动听。

    很快,在尚雅软倒的位置,缓缓露出一道石门。

    石门外面,是一条往上的幽暗台阶。

    墨九大喜,“哈哈,我终于感动了食神!”

    便是她长得娇艳生香,便是萧乾那么淡泊凉薄的性子,也实在忍不住别开头去,不想再多看她一眼。

    室内静谧了一瞬,尚雅也醒转过来,狂喜般又哭又笑,“乔占平,占平,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我的,我就知道你会带我上去的。”

    墨九抚额,“大婶真单纯,可爱得像个孩子。”

    她话音刚落,石阶上头便传来脚步声,火把的光线带着一种生存的美好照亮了台阶,但率先入得密室的却不是人,而是拼命摇着大尾巴的旺财。

    紧接着,薛昉推着五花大绑的乔占平进来,往萧乾面前重重一叩,“属下来迟,望使君恕罪。”

    ------题外话------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二锦爱你们,敬请收藏,加入书架啊,要不然回头一不小心,就把咱69给忘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22米 获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22米 获救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